18.第十八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但是米娅的年纪太了以至于现在不会有学校去收她,罗伯特在旧书柜里翻出泛着黄的书,封皮并不好看,上面甚至还有孩子的炭笔涂鸦画。

汉尼拔已经被男仆开车送到学校去了,家里除了那条叫做皮特的马士提夫犬,就剩下米娅和罗伯特了。紫夫人带着比莉吉特出去购物,听村里来了不少跨海而来的商人,似乎还有东瀛人。

罗伯特没有孩子,他抱着米娅坐在自己的腿上,在挨着窗户的位置给她读着书上对他来浅显易懂的内容,本以为坐不住的三岁孩子却认认真真的坐在他的怀里学完了一页,生涩着念出夹杂着立陶宛饶舌的法语来。

她期待的望着他,这让罗伯特根本拒绝不了去夸赞她,“米娅真是棒极了!”

他翻了下一页,眯着眼快速的扫视了一遍,“噢这一页有点难我们先休息一会再学习吧,米娅觉得来一块蜜桃味的冰淇淋怎么样?”

罗伯特比米娅还像个孩子,他的性格直率又不冒犯,尽管有些男性大部分人所具有的粗枝大叶,却会为了别人尝试着做出改变,这一点真是可爱的过分。

冰淇淋是比莉吉特买回来的,这几天的秋日格外的充足,也有可能是暴风雨即将来临而显得有些闷热。

巴黎的天气并不算好,但这几天的太阳出现的频率难得一见。

罗伯特自己吃的开心,给米娅喂得也非常的起劲。

冰淇淋里粉色的果肉很新鲜,没有放太多糖,因为放在冰库还能保持原有的凝固状态,但嚼起来很软。

两个人吃了一整盒的冰淇淋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罗伯特望着门铺着石板的凉廊,女仆已经将外面擦得干干净净,在太阳光下发着光。

他拍了拍米娅的脑示意她待在沙发上不要动,兴冲冲的跑到画室拿了颜料出来。

“米娅和叔叔一起去凉廊上画画怎么样?”罗伯特侧过脸对着米娅眨眨眼。

米娅沉默了一下,“可是米娅不会画画。”她连画个人都不会,每次画出来的熊都被误认为是猪。

罗伯特放下手中的颜料,蹲在米娅的旁边声和她话,“你婶婶也不会,每次会把画板弄得一团糟但是不是每一件事情必须会就去做,如果想做的话,只要自己高兴就好,何必去看结果呢?”

从来没有人这样和米娅过,以前汉尼拔会护着她,但是她还是心翼翼的压制着自己的爱好,不想给他添麻烦。

能活下来就很好了,再多的要求就得寸进尺了。

米娅抬起眼睛去看罗伯特,他看起来和汉尼拔很像,米娅想着以后汉尼拔长大之后是不是也和罗伯特一样,不过,她更希望的是汉尼拔能够话就好了,那样就不会被别人欺负都不出来。

她思考了一会,罗伯特目光柔和的揉了揉她的脑,这一点和汉尼拔很像,都喜欢对她的发顶揉来揉去。

紫夫人回来的时候,比莉吉特远远的在大门看到了坐在凉廊上的两个人,他们欢声笑语的光着脚丫子在凉廊的柱子上画画。

“上帝啊!”比莉吉特将身上的披肩搂紧一些,快步走了过去,“先生您把鞋子穿上吧,现在天气已经降温了我的天,米娅姐快从地上爬起来,石板上得多冷啊,您会感冒的!”

紫夫人温婉的站在凉廊下看着罗伯特,没有半点威慑力的目光却让罗伯特搓了搓手,没有再去管柱子上还没有画完的画。

“式部,你回来啦!”他悻悻的把米娅抱了起来,给她穿好袜子鞋子,才从凉廊下面的草地上捡回自己的鞋子穿上。

蹲下身体穿鞋的时候,还声的和米娅着悄悄话,“我觉得米娅画的棒极了,明天我们再继续式部,今天买到心仪的东西吗?”他又转过头去和紫夫人话,转移话题的速度可是求生欲很强了。

穿着和服的女人摇了摇头,不太想和他话的模样走了进去,比莉吉特手里拎着一些东西一把抱起米娅,路过罗伯特的时候叹了气,“先生,您先去洗把脸吧。”

米娅从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示意他在这个位置蹭到颜料了。

罗伯特明白了她的意思,用手去摸了一下,放下手的时候脸上又多了三道指印。

米娅被比莉吉特带着去楼上洗了个澡,因为怕她感冒又端了一碗不知道放了什么汤给她喝。米娅咕噜噜的把汤给喝了,她并不想在这个疾病能够轻易杀死一个人的年代感冒,尽管这可能只是一个病。

“真乖。”比莉吉特亲着她的额头以示鼓励,“我从来没有见过比米娅姐还要乖巧的孩子了好孩子都需要奖励的。”

她从里掏出一块花生薄脆糖递给了米娅,上面还有一层油纸包着,“您尝尝,他们都味道不错。”完,又走到她的身后将米娅的长发绑成一个辫子垂在脑后。

米娅咬了一觉得味道很不错,有点像以前吃过的牛轧糖。她掰下一半没有吃过的地方放在里,用油纸包好了,最后又压了压,汉尼拔应该快放学了。

事实上,汉尼拔在学校犯了点事情,罗伯特被通知到学校处理。

紫夫人带着米娅吃完晚餐,在消食的时候他们就回来了。罗伯特走在前头,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而汉尼拔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紫夫人迎上去,罗伯特张开的又闭上了,“先吃晚餐吧,汉尼拔应该饿坏了。”

米娅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还在楼上的时候罗伯特就已经出门了,而她询问紫夫人的时候,她也只是回答有点事情需要处理。

汉尼拔坐在了米娅的旁边,米娅朝着他抬头笑,在桌子底下把油纸包着的牛轧糖塞到了汉尼拔的里。

“汉尼拔你看到凉廊柱子上画的画吗?”她声的问着汉尼拔,因为自己拙劣的画画技术并不想让其他人听到,这样引起注意的话就太尴尬了。

外面天已经很暗了,凉廊上的灯光又不太明亮。汉尼拔没有看到,也没有往柱子上投入任何的关注。

他点了点头,揉了揉米娅的脑,但这并不阻止他撒个善意的谎言。

可能是米娅在柱子上画了画才会这样问他,汉尼拔猜想到。

“叔叔教我画了一条鱼,他画了一条我脑这么大的,我就在旁边学着画了一条的。”她觉得的这个形容词并不能很好的体现出来,于是用食指和大拇指比划了一下,表示那条鱼只有她一根手指头那么。

汉尼拔被她逗笑,因为下午被挑衅的郁闷也随之而去了。

到了房间,罗伯特解开衬衫的时候他才告诉紫夫人,汉尼拔把同学的鼻梁打断了,还被退了学。

“肯定是学校的孩子欺负汉尼拔不会话,”罗伯特有些生气,“我给他买一些书在家学习吧,我想汉尼拔宁愿待在庄园里的。”

紫夫人抚上了他的肩,靠在了他的怀里。

罗伯特叹了气将她拥住,“米娅是个好孩子,不管米莎还有没有活着都将她记到我们的名下吧。”

“好。”

米娅还不知道汉尼拔退学的事情,中午的时候罗伯特教了基本的法语她也就记得一两个了,汉尼拔给她盖好被子,看到她还眨着眼睛不睡觉,便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示意她该睡觉了。

“晚安。”米娅望着汉尼拔用法语了一遍,朝着他眨了眨眼。

她晚上翻来覆去的,脑昏昏沉沉,最后半清醒的时候趴到床边吐了一会,满脸通红的着胡话。

汉尼拔去抱她,三岁的姑娘烧的浑身滚烫,哼唧哼唧着到最后哭着难受。

鞋子都没穿,汉尼拔抱着米娅跑到罗伯特房间的门,想敲又有些迟疑,毕竟现在是凌晨。

米娅又有要吐的迹象,汉尼拔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急躁的敲了两声,这个时候房间内出现了响动,他听到他的叔叔在里面迷蒙的问了一句谁。

但是他只会米娅的名字,罗伯特从床上坐起来,披着长外套走到门,隐约着能听到孩子的哭声和少年的呼喊声。

罗伯特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他打开门,“怎么了?米娅!”

但是米娅闭着眼睛,似乎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一样,只是一个劲的难受,哭花了脸。

比莉吉特穿着睡衣披着外套出来查看,她的鞋子在楼梯上发出快节奏的哒哒声,不一会就跑到了伯爵的面前。

“应该是发烧了。”比莉吉特头发披散着,但面容姣好看起来一点都不凌乱,皱着眉将米娅抱了过来,汉尼拔也不阻止,正因为他现在做不了什么才这么做。

“先生,需要去医院她太烫了。”比莉吉特看起来有些着急。

“把塞尔奇叫起来,比莉吉特!”罗伯特把米娅又抱了过来,在一旁踱着步子,“我还得换衣服,对,换衣服”

他走到一半的时候,想到站在们开的汉尼拔又掉回了头,“回去睡觉吧汉尼拔,米娅不用担心,我会把她送到医院治疗的,去睡吧孩子。”

汉尼拔看了一眼米娅,急急忙忙的跑回了房间,罗伯特把孩子递给紫夫人,自己到处翻着自己的衣服胡乱的穿着,结果衬衫的扣子一排都系错了。

“不要着急,罗伯特。”紫夫人忍不住安慰她,“遇到事情不能着急,要稳重些。”

“是的是的,我不能着急,一着急就容易出错。”

终于,花了几分钟的时间罗伯特抱着已经被围了一块薄被子的米娅走出了房门。

他一走出来就看到了无声无息贴着墙站着的汉尼拔。

“哦汉尼拔。”罗伯特被吓了一跳,“你回去睡觉吧孩子。”

汉尼拔换好了衣服和鞋子,罗伯特叹了气,“好吧好吧,一起去医院。”

凌晨三点二十,他们赶到了医院,而这个时候已经没剩多少医生了,大概也只有值班的医生还在医院待着。

希望值班医生不要打瞌睡开错药就好,罗伯特想着。

白色的医院走廊空荡荡的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瓷砖已经有些发黄,还有的开裂,没有刮风都能感觉到一阵凉意。

罗伯特喘着气敲了敲门,这是值班室的地方,希望还有医术好一些的医生。

打开门的是金发棕眼的白人男性,他个子很高,金发都梳在脑后,是一个很帅气的医生。

“请进。”他的声音非常的有磁性,温文尔雅。

罗伯特认得他,可以整个镇上的人都差不多认得这位卡莱尔卡伦医生,不仅是医术还有外貌,都令人印象深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