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秦河发动了车,按下了车窗,让心耳方便透透气,然后道:“今晚去我那儿住吧,一会儿带你吃好吃的。”

“不用了秦哥,我没事儿了。”心耳看向秦河,心里觉得今晚实在没少麻烦他,就别给他再添麻烦了。

“没事儿,刚才也没吃饱,一起吃点东西,然后去我那儿住,我那儿总比宿舍舒服。”秦河笑了笑道。

“嗯那好吧,那我请你吃饭吧,谢谢你今晚帮我。”

“随你,想吃啥?”秦河看心耳应了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开心,一路上嘴角都没下来过。

“我想撸串去,行不?”心耳完不禁咽了咽水,好像已经看到了喷香喷香的串串一样。

秦河恰巧看到了心耳咽水的样子,顿时哈哈的笑起来,这孩子心是真大啊,刚才吓的脸惨白,这会儿想到吃的两眼都放光了。

被秦河这么一笑,心耳直接脸红了,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丢人。

就这么开了二十来分钟,找了一家人挺多的烧烤店,两人坐下后点了不少好吃的,还要了几瓶酒。

“秦哥,你现在还做模特吗?”心耳一喝下了酒杯里的酒问道。

“做啊,不过现在做的少了,最近要写毕业论文,准备答辩,所以没太多的时间接工作。”秦河看着心耳一手拿着羊肉串,一手用着筷子快速吃着,样子别提多可爱。

突然心耳抬头,瞪着不的眼睛看着秦河问道:“模特是不是都得一米九以上?!”

秦河看着他两眼放光的样子,明白了心耳的意思,耐心地解答道:“也不是,平面模特的身高要求不是很高,不过也是越高越好呗。平面模特主要看的是身材比例,比例好看的话矮点也没关系。”

听到这话,心耳心里觉得舒服多了,转而问道:“秦哥,那有合适的活儿帮我介绍一下呗?”

秦河哈哈一笑,道:“行啊,有合适的我就告诉你,不过平面很累的。”

“没关系没关系,我挺能吃苦的。”心耳一听秦河答应了,赶忙夸夸自己,旋即端起酒杯和秦河碰了一下杯,“谢谢秦哥。”完一干了。

“哈哈,客气什么。”秦河开车不能喝酒,只能喝着矿泉水陪着他。

刚才就喝了四瓶,没一会儿又喝了两瓶半,心耳有点晕晕乎乎了,话也更多了,不过聊的也都是学校的趣事,并不会让自己失态,反而让秦河觉得心耳更加...可爱。

没一会儿第三瓶就喝光了,眼看着心耳脸色越来越红,秦河便拉着他不让喝了,心耳也不撒泼,自己从来不“贪杯”,差不多就行了...

晕晕乎乎的结了账,晕晕乎乎的上了车,晕晕乎乎的上了楼,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耳就晕晕乎乎的睡着了。

秦河去厨房拿瓶水的功夫,回到客厅就看到已经睡着的心耳,不禁有些无语了,这入睡的速度也太快了吧,看来是真的喝多了。

“心耳,喝水再睡吧。”秦河再不忍心也想叫醒一下,喝点水胃里不会太难受。

可是心耳好像睡得挺沉的,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其他的反应。

秦河也不再叫了,一伸手拦腰把心耳抱了起来,向卧室走去。这次是第二次抱他了,为什么这次自己心里多了点儿激动?还有一点...兴奋?

秦河家里的两间卧室是门对门的,也就是人们常的南北通透。秦河走到两扇门中间的时候停了下来,心想到,心耳半夜如果渴了难受了找不到水怎么办?今晚先让他跟自己睡,他应该不会介意吧?毕竟为了照顾他嘛...两个男生睡一张床又怎么了?男女有别,男男没有别吧?嗯,今晚就一起睡吧,以后分开睡也行嘛...

估计秦河自己也没想到,后来心耳想跟他分开睡他也没同意过,这是后话了...

轻轻地把心耳放在床上,秦河准备帮他把衣裤脱了,可是手刚伸到心耳的腰间,秦河就停下来了,因为他自己又开始纠结了:脱还是不脱?脱了是不是不太礼貌?不脱会不会不舒服?要不然帮他换睡衣?换睡衣也得脱衣服也是不太礼貌啊?...今晚自己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没关系的,都是男生,怕他难受嘛,脱!

想到这,秦河还是用自己的“恶魔之手”把心耳的衣裤部“扒掉”了,之所以用“扒掉”这个词,实在是因为技术不咋滴,秦河还真没有给别人脱过衣服。

今天的天气不算太热,可是秦河脱完了心耳的衣服之后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可能真的是笨手笨脚把自己急得,也可能是...咳咳...

脱完了衣裤,秦河转身要拿薄被给心耳盖上,可是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一时间竟忘记自己要做什么了。可能加了适当的锻炼,心耳的肉属于比较紧致的,不过确实有点偏瘦了,这么多肉都吃到哪儿去了?不过心耳的皮肤是真的特别好,白净无瑕,很有弹性,看起来颇有羊脂白玉的感觉。

看了几分钟,秦河回过神,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算了算了,自己也不是“故意”的...

拿过薄被给心耳盖上,自己便钻进浴室洗澡去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洗澡特别急,好像“别”后的丈夫想赶紧洗完澡...

果然几分钟秦河就洗完了,换上了干净的内裤就出来了,看着床上的心耳还在熟睡,便轻轻的上了床,拿起另一条薄被盖在自己身上,目光还停留在心耳熟睡的脸庞上。

比心耳好看的人也有不少,可是秦河从没这么注视过一张脸,也从没有一个人会这么吸引自己,仿佛有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目光,使自己无法移开视线。

看了好一会儿,秦河才控制住自己一直看着他的目光,闭上眼平躺下,没有丝毫的越界。

一整晚,心耳都很安静。

“嗯...”慵懒的声音响起,心耳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下,可是看了一下,总感觉哪儿不对。诶,这是秦河的房间!秦河呢?

心耳想到这,头转向了床的另一边,可是一瞬间呆住了!这...

“秦哥?!”没错,心耳侧头看到的就是秦河半靠在床头,静静地看着他。

“嗯,醒了?”秦河微笑的看着他,问声很轻柔...

“我怎么睡你床上了?”心耳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着,两个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这可是第一次啊!至少从记事起,这是第一次!

“你不记得了?”秦河挑了挑眉毛,极其暧昧的问道。

“我不知道啊,到底怎么了?”心耳越想越害怕,自己是不是丢人了?!

秦河要是知道心耳在意的是自己是不是丢人了,估计要吐血了,自己岂不是白做那些暧昧的表情了?!“疼不疼?”秦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继续发问来完成自己的“暗示”。

这回心耳是彻底懵了!疼不疼?!自己应该哪疼?摔了?磕到门上了?和秦河打起来了?不应该啊,哪也不疼啊。

心耳赶紧掀起薄被,想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淤青,可是一下子就惊呆了!自己只穿个内裤躺在床上!衣服呢?

想到这突然意识到旁边还有个人,赶忙又把薄被捂在自己身上,焦虑的看着秦河问道:“秦哥,我到底干什么了?我耍酒疯了?”

这回秦河可算明白了,合着这脑瓜转了半天,是以为他自己耍酒疯了?!想到这笨蛋还不明白自己的暗示,秦河真是一阵无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