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离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LEE是个特别护短的人,在上次婚纱店的事情后,苏安沫把白雅洁回来后的一系列事情都跟LEE说了。

她很生气,要不是苏安沫铁了心想要嫁给他LEE都想劝说他们分手,以后再给她介绍其他好的男人算了。

本来她不想说些什么了,可是现在看到苏安沫做傻事,哭够了,她哪里还能忍,气呼呼地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道,“沫沫,你告诉我,是不是那个冷煜寒欺负你了,所以你才会想不开的……我要去打她,我要去打死她……”

苏安沫多坚强的一个人啊!

当初她遇上了不知道多少的艰难困苦,几次濒临死亡,都凭借着坚强的意志力硬抗着活了下来了。

可是如今这个刀子架在她面前都可以面不改色的女强人,却差点做出轻生的举动……LEE是苏安沫曾经救下的人,也是她最好的朋友。

你让她又怎么能不怨不恨呢?

苏安沫见到LEE气冲冲地就要跑去找冷煜寒算账,连忙抓住了她的手。

因为之前脚软的缘故,她目前还半跪着坐在地上,在LEE站起来就打算往外冲的时候,苏安沫拉住了她衣服的袖子。

“别去……”

LEE气得脸色铁青,“你都这样了,你还要拦着我?”

“我没有想要拦着你,我只是觉得自己那么努力地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好像也没什么意思!”苏安沫抬起一双空洞而麻木的眼眸道。

LEE和苏安沫做了好几年的闺蜜,算得上是非常了解苏安沫的,她猜疑道,“沫沫你是想……逃婚吗?”

苏安沫点了点头。

“那你走吧,明天我会帮你转告伯父伯母的,也会帮你应付那些宾客……”

苏安沫唇角勾起了一抹极为艳丽的微笑,然后她拿起桌子上的一个发箍将散落在肩头的头发给绑了起来,接着她开始往身上套衣服和牛仔裤。

做完这些后,苏安沫打了个电话给任远。

“任远哥,麻烦你一件事,请你帮我送来一份堕胎的病例单。”

没过半个小时,一名清隽的男人便站在了苏安沫的酒店房间门口。

任远把一张病例单交到了苏安沫的手中,然后苏安沫顺手拿给了LEE。

接着她穿上一件皮衣,把她为数不多的行李部都收拾好,苏安沫边拉着行李箱往酒店外面走了出去。

在离开前她抱了下LEE,接着去抱了任远。

“你决定好了吗?”任远在和苏安沫身体分开后道。

“决定好了,此生,我不想和冷煜寒再有任何的瓜葛。”

“你不会后悔?”

“我不会后悔。”苏安沫已经自己叫了车了,上了车以后,她对一直跟着她下了楼梯的LEE挥了挥手,“等我到了去处后,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LEE也跟着挥了挥手,并嘱咐苏安沫道,“照顾好自己,别又想不开跳楼了,如果你敢再做傻事,到时候我绝对会追着你的尸体大卸八块的。”

苏安沫潇洒而又释然地笑了笑道,“放心我不会做傻事了。”

苏安沫说完连夜订了机票,然后上了一架开往J国的飞机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