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嫁给权臣之后 > 45、第45章

45、第45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兰妱的心中划过一个荒谬的念头。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很多事情都有些怪怪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却又想不明白,直到刚刚这个念头冒出来,就好像所有的事情一下子就都串通了,甚至一些微小的细节,例如郑愈对三皇子那种不经意间居高临下的态度,唤太子“朱成祯”时的轻慢,还有明明大长公主很厌恶自己,后来却还要小心翼翼的对着自己......自己不过就是一个侧室罢了,不说郑愈是个泰远侯府身份不清不楚的弃子,大长公主的孙子,大长公主她可还是皇帝敬重的皇姑母,她何须小心翼翼的甚至让兰妱生出错觉觉得她好像怕太过得罪自己?......这所有所有原先让她困惑不解的事情,便都好像说得通了。

可是,这也太荒谬了。

这,怎么可能。

可是皇家之事,又有什么不可能?

郑愈看着呆怔着近乎到有些呆滞的兰妱,看她红唇微张,长长的睫毛卷起,大眼睛清澈明透,此时却蒙上了一层迷惘的薄雾,她明明是极聪敏的,可是有时候看着却懵懂得很,也因此就格外惹人怜爱些。

惹他的怜爱。

其实,他想,只要她不背叛自己,她的心里只有自己,就算她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不至于连一个女人都负担不了。

他柔声道:“在想什么?”

“大人。”兰妱喃喃道。这么荒谬的猜测,他不说,她也永远都不会说出来的。

郑愈也没再继续问她,只手指微动了动,摩挲了一下她的脸颊,笑了一下,道:“不过,不管皇帝他是什么样的目的,你不想去就不必去,好好在家安胎即可,外面的事情我自会安排,对我来说,”

他顿了顿,再极浅的笑了一下,道,“那些事情,远没有你和你腹中的孩子重要。”

“大人。”

这是他第一次直接跟她说,对他来说,她和她腹中的孩子很重要。

也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她比别的事情都重要,她也很了解他,知道从他的口中说的这么一句在别人眼里看似简单的话,会是什么样的份量。

兰妱的眼睛有些发热,怕自己忍不住会有眼泪出来让他误会,或者......她也不知道,只是在他怀中把头埋得更深了些,好半晌,才吸了吸鼻子,有点瓮声道:“大人,既然您说陛下不过是拿我去麻痹甘家,他既是让我去住兰贵妃宫中,而不是将我交给皇后,便是不欲我出什么事之意。既如此,其实我去宫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之前只是担心陛下他是打算拿我和孩子威胁您,怕拖累您罢了。”

而若是自己不去宫中,必然会引出很多额外的麻烦,更会引得皇帝对他的不满。

不管他是什么身份,皇帝若对他不满,对他总是不利的。天家无情,更何况一个曾经牺牲了自己王妃,现如今再设局对付自己皇后太子的皇帝。

若他不是那个身份,他只是皇帝先皇后长姐的儿子,以他现在的权势,皇帝他不可能不忌惮他。

她已经不能帮到他什么,更不能再拖累他。

郑愈皱了皱眉,低头看她。

兰妱看出他的不赞同,便又低声道,“大人,即使我入宫,您也是会派人保护我的,对吗?其实这是在天子脚下,在这府中,不过是看似安稳一些,自己心安罢了,在宫中和府中,其实也并没有多大分别。”

“若是您为了我拒绝了陛下,违逆圣旨,陛下只会对我生出厌恶,也更觉得我是牵制大人的砝码......他已经知道三皇子对我有意,若是再知道我和太子有什么牵扯,为了避免您因我而和三皇子和太子生嫌隙,或许将来只想将我除之而后快了。大人您不可能永远把我藏在府中的,那个人毕竟是皇帝。”

兰妱本是为了劝他让自己入宫才说的这番话,可是说完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话很可能会成真。

她的话也成功的让郑愈的心沉了下来。

他竟然忽略了这个。

***

皇帝下旨,最终兰妱翌日还是跟着兰贵妃派过来的林嬷嬷和另一个皇帝派过来的管事太监入宫了,身边带了一个郑愈从北疆请来的嬷嬷秋嬷嬷,冬枝,秋双还有另外一个名唤夏绿的丫鬟,是郑愈另外抽调过来放在她身边的一个暗卫。

许嬷嬷十分担心,倒是很想跟着去,还是郑愈亲自劝了,道是秋嬷嬷照顾孕妇经验老道,又懂药理,带到宫中也能防备些别人的算计,许嬷嬷这才满腹忧心的应下了。

此时的她,不仅泰远侯府,就是连皇家,心里都恨上了。

其实追根究底,她们小姐所有悲剧的根源也都是源自于皇家。

***

到了景秀宫,兰贵妃亲自到了宫门口迎接兰妱,她满面笑容亲热的上前扶兰妱,却是被兰妱不动声色的避开了,然后给她浅浅的福了一福,道:“臣妇给贵妃娘娘请安。”

兰贵妃尚在错愕中,秋嬷嬷已上前请罪道:“贵妃娘娘还请恕罪,太医说了,我们夫人胎位不好,所以闻不到任何脂粉熏香的味道,就是很多花香都是大忌,所以过去这么些个月我们夫人才闭门不出,此次陛下下旨,夫人到宫中养胎待产,这些陛下也是尽知的。”

兰贵妃脸上的笑容还在,目光却是有些木然地从秋嬷嬷身上转到兰妱身上,见她垂了眼不出声,神情淡漠疏远,哪里还是当初那个匍匐在自己脚下,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眼神胆怯无措时时想要讨好自己的兰妱?

兰贵妃心中的怒火一寸一寸升起,但这怒火升到面上之时却是被硬生生给压了下去。

不过就是个臣子的妾侍,什么侧室夫人,妾就是妾,怀了个臣子的种,就敢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摆谱了吗?不过是皇帝觉得你男人还有用,你还有用罢了,待处置了甘家,废了皇后和太子,陛下迟早也会办了你男人!

不过她看着兰妱挺着的肚子,她心里又是一阵憋闷!

就是这孽种,害得她儿子被皇帝斥责,虽说封王就藩什么的是做给甘皇后和太子一系看的,但她是皇帝的枕边人,哪里不知道皇帝是真真切切的怒了。

她那个好儿子,还竟然跟自己说这孩子是他的!这个孽种,到底是谁的,就是她现在都不敢确认!不过不管这腹中是谁的孩子,她竟然把自己儿子迷得神魂颠倒,就都不能留了!

原女主,果然就是个妖孽和祸害!

都怪当初她心慈手软,若是她当初没有一念之仁,那时她不过就是自己手中捏着的一只蚂蚁,要改变原剧情,自己就应该直接除了她,也就一了百了了。

***

兰贵妃心中又恨又怒,可是面上除了有些微的扭曲,笑容倒还是挂住了。

她没有训斥秋嬷嬷的僭越,反是尽量温柔道:“这倒是本宫疏忽了,只因着许久未见阿妱,想亲近一下,其实今日为迎接阿妱,本宫还特意未着普通的胭脂,皆只是用了些天然的米粉花汁做的胭脂,不过阿妱现在有了郑大人的孩子,谨慎些也是应该的。”

又冲秋嬷嬷道,“回头这位嬷嬷就把太医所说的阿妱平日里要注意的事项都列出来给本宫吧,本宫稍后就召集这景秀宫所有的太监和宫女听训,让他们一条一条的给背下来,免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冲撞了阿妱。”

兰妱终于抬了目光看向兰贵妃。

因着那些陈年往事,也因着太子之事,兰妱现在实在厌恶透了兰贵妃,是以她根本就不想跟她虚与委蛇,假意亲热。而且她现在有身孕,本就该和她疏远些好,所以刚刚才是那般态度,可兰贵妃这般大张旗鼓的来一下,想来不用等到明天,整个后宫,甚至整个京城的勋贵世家都会传出她,郑愈的侧室,仗着身孕在兰贵妃的景秀宫怎么不顾身份,嚣张跋扈,藐视皇威了。

她笑道:“贵妃娘娘不必这么麻烦了,陛下让臣妇到宫中养胎待产,臣妇已经十分感激,既然大总管已经给臣妇安排了自己的偏殿,也特意拨了人伺候,臣妇自当好好在殿中待着,不敢妄自走动,好端端的,哪里就会让娘娘的太监和宫女们给冲撞了?”

然后又福了一福,道,“臣妇今日一早就收拾出门,还未曾歇过片刻,娘娘还请容臣妇告退,待收拾好了偏殿,用过早膳,再容臣妇过来给娘娘请安。”

兰贵妃的温柔彻底僵住。

她再没想到兰妱已经自大到这种程度,这是被男人宠了几天,就以为自己已经上天了吗?

可偏偏现在她还真的拿她半点办法也没有。

兰贵妃就这样僵着笑脸咬着银牙看着一位着了绿衣的丫鬟扶着兰妱穿过回廊,去了隔壁的偏殿。

***

兰贵妃回到殿中,林嬷嬷少不得好一顿劝兰贵妃,道:“娘娘,现如今东边的那位和太子殿下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对付他们才是首要之事,娘娘何必现在去跟妱姑娘置什么气?当初娘娘您把妱姑娘嫁给郑大人,不就是为了拉拢郑大人对付太子殿下的吗?现在正是时候了,娘娘怎么跟妱姑娘较上劲了呢。至于外面的那些流言,娘娘放心,冬枝已经暗自什么都跟老奴说了,妱姑娘腹中的孩子千真万确是郑大人的,跟我们殿下绝无一点关系。”

兰贵妃心中憋闷却无从说起,她总不能说兰妱是女主命,不能将她踩在脚下就会让她心生不安吧?

她只能道:“嬷嬷,你也看见了,她刚刚是什么态度?我们兰家养她教她十数年,人都说生恩都不及养恩大,没有我们兰家,哪里有现在的她?可她竟是半点不念恩情,本宫怕就是怕,将来她忘恩负义......”

说到这里她猛地色变,道,“嬷嬷,你说,郑愈不会是真的有反意吧?”

否则兰妱凭什么敢用这种态度跟自己说话行事?

她想到她的女主命,想到自己跟太子随口说的“天生凤命”,一时之间就有些冷汗涔涔起来,她,她不会谋算了十几年,最后却成了郑愈吧?

林嬷嬷听兰贵妃这么一说也是吓得一激灵,她以前就一直对兰妱不错,一来是她心存善念,对兰妱有些怜惜,二来也是觉得她秉性不凡,凡事留一线,而现在......现在她却已经被人拿住了命脉。

她忙道:“娘娘,这事如何是能胡乱揣测的事,陛下一向圣明,这些事情想来他心中都是有数的,娘娘您只需要依照着陛下的吩咐,好生的照料着妱姑娘,其余的事情自然有陛下来定夺。”

又道,“娘娘,妱姑娘一向是个谨小慎微的孩子,她此次这般疏离的对娘娘您,怕是做给外人看的,您也知道外面的流言,若是她跟您还像往日那般亲密,岂不是让外人更加怀疑她腹中的孩子是和我们殿下有关......”

林嬷嬷絮絮叨叨的劝着,兰贵妃此时的神思却是已经飞了出去,林嬷嬷那么些话却是只有一句钻入了她脑中,“陛下一向圣明......其余的事情自然有陛下来定夺”,对,她要把此事跟陛下说说。

甚至太子和兰妱的事情,她也要好好安排了,让皇帝“意外”知晓。

自己的两个儿子都迷恋一个臣子独宠的爱妾,这个臣子还权势滔天,足以威胁皇权,届时,看皇帝还容不容得下兰妱,容不容得下郑愈。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早上6:00正常更新~~

留言少了,大家都走了吗?┗|`o′|┛嗷~~挥挥小爪子求冒个泡吧,另外感谢这几天各位大人的地雷,手榴弹和营养液,爱你们,么么哒~

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2409:45:44

27476475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01-2511:19:17

读者“素素”,灌溉营养液+12019-01-2510:05:21

读者“finallyi”,灌溉营养液+12019-01-2507:31:52

读者“默染l”,灌溉营养液+52019-01-2507:22:03

读者“流年不愿与你相忘”,灌溉营养液+12019-01-2422:59:47

读者“心嗅蔷薇”,灌溉营养液+12019-01-2315:12:54

读者“素素”,灌溉营养液+32019-01-2307:36:29

读者“lala”,灌溉营养液+12019-01-2300:13:47

读者“諪諪玉立”,灌溉营养液+12019-01-2211:20:23

读者“佐佐佑佑”,灌溉营养液+12019-01-2121:34:01

读者”,灌溉营养液+52019-01-2115:30:14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9-01-2115:29:59

读者“e”,灌溉营养液+72019-01-2112:53:52

读者“valkyrie”,灌溉营养液+152019-01-2022:46:25

读者“”,灌溉营养液+62019-01-2000:36:08

读者“珍妮花”,灌溉营养液+52019-01-1912:10:12

读者“佐佐佑佑”,灌溉营养液+12019-01-1909:29:35

读者“小雪”,灌溉营养液+12019-01-1907:41:3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