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大英公务员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海尔塞拉西一世

第八百一十四章 海尔塞拉西一世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是啊,我也很期待,我是说,很担忧,对,担忧。”惊觉失言的艾伦威尔逊赶紧补充,脸上挑拨离间的贱样,转变成了悲天悯人之色,既有对战争扩大的担忧,又有对和平的寄希。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也亏现在海蒂·拉玛穿着黑色长袍,除了一双魅惑的眼睛,脸上的鄙夷都在黑纱之下,这才避免了两人的尴尬。

要想俏一身孝,一袭黑纱的效果其实和婚纱都具有差不多的效果。但显然,海蒂·拉玛这一身没有这个效果,纯粹的后世阿拉伯保守派才有的穿着。

就算是如此,只要能看到这一双眼睛,任何一个人也有这个女人一定很漂亮的感觉。

“我换一身衣服。”海蒂·拉玛直接撂下一句话,直接就进了卫生间。

艾伦威尔逊则坐在靠窗户的沙发上,对本轮法国大动干戈展开合理猜想。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但应该都比历史同期要惨烈的多。他甚至想到了类似土耳其政府的口号,“没有阿尔及利亚人,只有戈壁法兰西人。”

海蒂·拉玛很快出来,迈着黑色大长腿,打开卧室的行李箱,旁若无人的拿出来了内衣更换,直接把沉浸在键政大业中的帝国专员,拉回了现实。

“这也太刺激了。”艾伦威尔逊发出压抑的怪叫,满脸受不鸟的表情。

只剩下腿上黑丝没有更换的海蒂·拉玛,抬头瞟了艾伦威尔逊一眼,不住的抱怨,“别以为我多有时间,只是别人不愿意过来罢了。葛丽泰连门都不愿意出,英格丽还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最后只有我看你孤单。”

“海蒂,我很感激。”艾伦威尔逊不知道动物的发情是什么样,但他此时此刻的状态诠释了人发情的模样,一双眼睛将整个过程全部记下,不落下每一帧。

这样的恭维,并没有在海蒂·拉玛这里引起波澜,类似的甜言蜜语,在她人生不同的阶段中,已经听过无数遍,没一会,海蒂·拉玛披上了一件衬衫,解开了绑住的发辫,长发披肩坐了过来。

“我这样会不会显得不太庄重?”海蒂·拉玛一条黑丝搭在另外一条上面,衬衫下若隐若现,却带着严肃之色询问。

“还好吧?”艾伦威尔逊言不由衷的故作正色,艰难的移开视线,想要体现帝国专员的专业性,从客观中立的角度进行评价,可余光总是想要往那撇,这就很尴尬。

“你在看什么?”海蒂·拉玛嘴角微翘,打趣道,“又不是没看过,哪里没让你仔细的摸索过,这个时候又绅士起来了。”

“海蒂,你知道的,我这一次出差。”艾伦威尔逊组织着语言,但最终想了半天,把话术的基本素养忘得一干二净,愧对了大英帝国的多年培养。

海蒂·拉玛听了后点头道,“对的,你怎么这一次来非洲了,在巴黎这么着急,通知一下就离开了,这次来做什么?”

这也不能怪他,事关帝国未来,十万火急的大事,艾伦威尔逊当然不能在浪漫之都停留太久,他倒是想,可时间确实是不允许。

张了张嘴,艾伦威尔逊回答道,“其实和现在的法国要做的差不多,但手段不同?”

海蒂·拉玛这才恍然大悟,知道了英国也在面临殖民地独立的浪潮,带着探寻之色问道,“是什么地方?”

“英属苏丹。”艾伦威尔逊回答之后又补充道,“不比阿尔及利亚小,一块很大的殖民地。”这都是谦虚了,英属苏丹的面积,比阿尔及利亚还大。

海蒂·拉玛不知道苏丹的情况,但阿尔及利亚还是知道一些的,法国国内之前对阿尔及利亚发现石油的报道欣喜若狂,热潮持续了很长时间,法国政治混乱带来的副作用是各派对政治的热度都很高,换句话说法国的键政环境,可比英国有热度多了。

自然而然,阿尔及利亚的一些基本信息,也不得不随着这波热度,让海蒂·拉玛这样不太关心政治的人都知道了。

“你们也要镇压么?”海蒂·拉玛想了之后询问,眼中闪过一抹担忧,如果镇压的话,苏丹说不定会引起冲突,她不得不有些担忧,面对战争这种可怕的危险,女人应对起来还是有些惊慌的。

“不会,法国采用的办法,英国绝对不采用。”艾伦威尔逊矢口否认,补充道,“一般我们会采用政治手段解决问题。”

事实是英国没有多余的兵力进行镇压,英国在和法国从殖民时代争夺到一战之前,胜负还是相当明显的,英国占据了土地更好,文明程度更高的地区。

后果就是,英国面对的反抗力量,普遍比法国面对的更加难对付。

如果选择和法国同样的镇压,法属非洲在法国的作战范围之内,英国的作战距离比法国都远,镇压成本也要来的更大。

就拿战前的殖民地对比,阿尔及利亚就算是法国殖民地当中的佼佼者了。但相信任何正常人,也不会觉得阿尔及利亚或者越南,能够和英属印度相提并论。

民族意志可能会高一些,但这弥补不了方方面面的差距,独立后的印度能锤死越南。越南要是和印度开战,刚开始能占一些便宜,一旦出现一点失误,就是全线崩盘的下场。

“所谓成熟的政治手段是?”海蒂·拉玛可不觉得艾伦威尔逊说的话就是字面意思他也是在新德里认识这个男人的,那个时候他就一肚子坏水,如同万能钥匙一般,开了众多的好莱坞锁。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嘿嘿。”艾伦威尔逊轻轻一笑,他还真不好意思说要分治。毕竟这招已经用过一次了,虽然这是两大宗教自己导致的结果,英国刚开始不愿意这么干。

英属苏丹面积为二百五十万平方公里,是埃及的两倍多,光是看面积的话,应该苏丹是埃及的老大哥才对,可实际上对一般国家而言,人口多寡就决定一个国家的强大与否,战争毕竟需要人口的支持。

苏丹人口约为七百万,其中阿拉伯人和黑人比例约为四比一。阿拉伯人五百多万,南苏丹的黑人有一百多万人。

埃及人口是苏丹的三倍多,没有出现人口爆炸的时候,埃及的国力远比苏丹强大。

当然在后世很多人眼中,苏丹分裂又是英国殖民的一个有力罪证,认为其分裂的结果是英国埋下的地雷,艾伦威尔逊看来,这特么比印巴分治还无厘头。

阿拉伯人和黑人,哪个好对付?就好像没有英国,人家就和睦的相亲相爱一家人一样。一个个都站着说话不腰疼。

从人口和面积的比例来看,艾伦威尔逊还是相当有信心的,人口上不过是一个海得拉巴的水平,甚至还不如,苏丹对英国来说是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存在。

在英国驻埃及的开罗大使馆,艾伦威尔逊当着外交部的同事们和苏丹专员约翰,大言不惭的叫嚣着,“整个苏丹的未来都在我的手中,只要我的铅笔在地图上随便一划,就是一个新国家的诞生。”

大使馆的英国人哄堂大笑,纷纷举杯表达赞同,他们知道,这句话是巴黎和会上,劳合·乔治首相,和法国总理商谈时候的自夸,表示战后的世界就在两个人的铅笔下。

艾伦威尔逊在这个时候,说着巴黎和会的名言,表达着不可一世的决心,“一个七百万人口的殖民地,我们想怎么做,如何做?不需要任何人的教导,只要做到对英国有利,不用管其他国家怎么看。”

“没错!干杯!”英国大使馆的同事们高声赞同,对这种帝国主义之词甚为赞同。

“艾伦,这一次你的具体想法是什么?”约翰端着酒杯,询问有思路没有。

“屁大点的体量,还用专门想办法么?哼……”艾伦威尔逊把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满不在乎的道,“敢惹我,我可能会拿出来一个其中一方十分吃亏的方案。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喀土穆是当前苏丹首府,喀土穆是两条尼罗河的交汇处,青尼罗河在与白尼罗河汇合前的河床中央有一小岛叫“土堤”,将青尼罗河一分为二,南边一股水在小岛南侧同白尼罗河相遇,向前流去,又在小岛北端同其另一股水汇合,青白尼罗河由此合二为一,称为尼罗河,然后一直向北流往埃及。

虽然苏丹总人口只有七百万,但喀土穆是一个实打实的百万人口的大城市。整个城市看起来非常的阿拉伯。

在埃及呆了几天之后,艾伦威尔逊和约翰两人,带着助手们乘坐飞机,降落在了英国修建的机场当中,算是正式抵达了这座闹独立的城市。

与此同时,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的宫殿当中,一名穿着西装的白人面孔,正在和皇帝陛下进行沟通,“我和很多朋友都认为,以皇帝陛下在非洲的影响力,应该对苏丹局势发表看法。”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