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憋宝人 > 第三十二章 大王八壳子

第三十二章 大王八壳子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昏睡中,满脑子都是女人在水里拉着我的背影。

抛去那张惨白的脸,绝美的背影让人窒息于其中,隐约间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河子村?二道河口?还是出现在隅东门的那具女尸?

直到醒来,我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

睁开眼的时候,金一条端着一碗热鱼汤坐在床边,嘟囔着要不是我睁眼瞎瞧,几个人也不会差点把命交代在黄河水里。

我问他最后是不是有狗叫声,他说是。

那条狗是黄河捞尸人的大黑狗,跟着捞尸人在河边巡河的时候,冲河面疯狂叫了起来。

可是黄河娘娘出嫁,是连黄河捞尸人也不敢触的霉头,好在黄河娘娘并没有打算太为难我们,否则今天河里的四个人,就一个也上不来了。

我问道:“你们都看见了什么?”

金一条说:“什么也没看见,听到狗叫声我们才敢睁眼,就只看到你两眼翻白,已经被河水冲下去好大一截,是陈涛救的你,你得好好谢谢人家。”

醒来之后,身子还有些发冷,一口气喝完一整碗鱼汤才稍稍暖和了起来。我放下手里的瓷碗,环顾四周,没瞧见童晓萌和陈涛,就问他们到哪里去了。

金一条直咧嘴:“估计快起床了,你要是睡饱了就赶紧起来,我可一夜没休息呢。”

黄土斑驳的墙壁上挂着一个老式钟表,我看已经快五点了,估摸着也得是早上五点,瞧着金一条满眼血丝,我把床让他,换上晒干的衣服,推门走了出去。

日晓薄雾。

这边的天好像亮的要比北边早一些,出门的时候远处的天际已经能看出来鱼肚白了,河风吹在身上有点凉,我裹了裹领子,站在小院里,四周的墙壁破败腐朽,可是院子里却干干净净,应该是有人住在这里。

回过头看,身后是三间用黄泥砌成的农房,中间是堂屋,耳朵边上两间是卧室,院子里还有一间厨房,很有黄河流域农村建房的特色。我估摸着这里应该就是给金一条走货的南爬子家。

陈涛应该没有住在这里,我怀疑教他这一身本领的人应该就是村子里那位黄河捞尸人,不过现在时间还早,我满脑子想着河水里发生的事,绕过前从前院走向后院,视线中,一团巨大的黑色阴影,赫然蜷缩在土墙的角落里。

我被吓了一跳,以为是河里的女人找上来了,可等眨了眨眼睛,又发现阴影不是人,而是一块体型大的夸张的王八壳子。

一块墨绿色的完整王八壳子,静静地躺在后院的角落里,就像是一个正在沉睡的万年王八,匍匐在那里,让人发自骨子里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

这就是照片上那块王八壳子?

我本以为这块龟壳经过几千年黄河水的冲刷,早已经腐朽破败不堪,但是没有想到整块龟壳的表面,全新如故,没有一丝磨损的痕迹,泛着幽幽青光,就像是那已经逝去的古老时光。

我走过去,伸手摸了摸硬邦邦的龟壳,龟壳的表面覆盖有一层凉意,不知道是不是河边空气潮湿的缘故,空气到了这里湿度很大,让人产生了一种龟壳是刚刚从水里捞上来的错觉。

“这么大王八盖子……”

身后突然有人说话,我猛然回头,看见是童晓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才稍稍吐了口气。

“睡醒了?”我转过头目光继续落在龟壳上面。

童晓萌走了过来,和我并肩站在一起,神情唏嘘地盯着面前的龟壳,说:“这东西是真的吗?”

我转头看向她:“你以为是人工造的?”

她弯下腰伸手轻抚在龟壳上面,顺着表面上的纹路细细摸下去,摇摇头说:“这个东西一旦现世,你知道会对生物界以及考古界造成多么大的冲击么,甚至会颠覆古生物进化史的一些教科书理论,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我笑着说:“会不会颠覆我不知道,我只担心这么大的玩意儿要怎么既能掩人耳目,又能安全地从村子里运出去,这要是半路被人举报,那老金就得自己掏腰包,当一回真正的民族英雄了。”

童晓萌看着我说:“这东西很值钱吗?一个王八壳子能干什么用。”

我想了想回答道:“老货行里,讲究物以稀为贵,很多东西光凭天下独一份的价值就要远超过许多金银珠宝,这一趟老金要真是能把这玩意儿运出去然后找到适合的买家,别的不说,最起码那小超市不用干,可以去澳大利亚买别墅养老了。”

童晓萌眼睛瞪的浑圆,她跟古教授做了这么久的研究,怕是还不知道一些看起来对市场无用的东西,竟能卖到如此天价。

她问道:“那这里的村民,知道它这么值钱,还能卖给你们?”

我笑了,干老货一行的道理,其实和收破烂一样,你不能把老货当老货收,你得把它当成破烂收,也没什么技巧,我们习惯把它叫做“搭着买”,就是我实际买一些不值钱的东西,然后说自己没闲钱,就一个整的,那主人家说我找你,对不起,不用,我就……随便找个东西搭一下,搭完了我还得吃点小亏,你就别找了。

这一搭,可能是一个装酱油的瓶子,或者是一个破凳子,也可能是一个掏粪的铁耙子,其实我们要的,就是这些东西。但是直接明着去买,别人肯定怀疑,就这破玩意儿,你出多少钱都不合适,人肯定会当做宝贝,不喝你口血,是肯定不会出手的。

所以这里面没多少理论性的东西,得结合实际情况和个人反应,按我爹的话来说,就是肚子里的坏水够不够多。这方面我不如金一条,还得跟他学不少。

我们聊了一会儿,天就快亮了,金一条陪我了一宿没睡,刚躺下估计得到中午才能醒,先找到我们的是这个屋子的主人,一个叫刘德汉的老实农民。

五十多岁,脸上身上很有黄河流域农民的特色,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给我们熬了小米粥,贴了几张热饽饽,三个人坐在院子里一边吃一边聊后院的那块王八壳子。

刘德汉说,那王八壳子是全村的人一起从河里挖上来的,所以到时候卖的钱就得分给全村人,只是暂时寄存在他这里,不算是他私有财物。

我没搭他这茬,只是说你们这现在通外的桥断了,就算是有人买也不好运出去,而且容易被人发现,要是捅到公安部门,估计大家一分钱都拿不到。

刘德汉听完脸就白了,不过我安慰他说道,其实也没关系,我们这趟来主要是想收点别的小东西,要是东西够收,这王八壳子我们也没什么兴趣,但如果不够收,我们商量下,能带走就顺便带走得了。

这算是间接抓住他得知政府要将山峡村搬迁的心理,从王八壳子被藏到后院就不难理解,政府肯定是来过人做了调查了,要是在村子搬迁前不将这龟壳出手,那基本上就等同于砸在了自己手里。

老汉又问了点别的,就借故说还有事就急急忙忙走了,我估摸着他是找人商量去了,然后就听童晓萌撇着嘴说:“你就打算这么坑人家老实农民?”

我笑了笑:“又没说不给钱,钱也不会少给,金一条这趟是带着下家付的定金来的,你跟着瞎操什么心。”

“真能多给吗?”她问道。

“嗯。”

“看不出来你们这些奸商还挺有良心的。”她说道。

我无语地说:“没良心也不会掺和你这趟浑水不是。”

这一句话算是聊到了腮帮子上,我没想到童晓萌大大咧咧的,就是对这事儿极为敏感,尴尬地笑了笑,又喝了两碗粥,打算出去到村子里转转。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