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十八章 我往山梨去

第十八章 我往山梨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咚咚。”

佐田真依从床上差点滚下来,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就像惊雷。

她蜷缩在床脚一动不动,敲门声每响起一下,佐田真依的身子就轻轻颤抖一下。

“是我,水野空。”

是他?佐田真依皱起了好看的细眉,他不是刚离开吗,怎么又回来了。

她轻手轻脚的走到铁门旁,透过猫眼确认了外面的确是水野空。

“吱呀。”

“你怎么又回来了。”佐田真依的口气里说不出的嫌弃。

“我忽然不想去打工了,想在家里玩手机。”水野空露出了一个在佐田真依眼中被判定为猥琐的笑容。

“对了,这是便利店买的两份便当,我一份你一份。”水野空甩了甩手中的袋子,两份便当盒咣唧作响。

虽然是个猥琐男,但是个内心还没有坏到家的猥琐男。

进了房间后水野空真的如刚才所说的一样玩起了手机,不过并不是在玩氪金手游。

他调出了岛国一些剑术流派的资料和视频,忍术中只有剑术、体术是能堂而皇之的在众人面前展示出来的,在大部分时候还是要指望剑术和体术解决问题。

看了一会后,水野空确定了自己修炼的火影剑术在岛国独树一帜,相比起来,大言不惭的说一句天下第一也不为过。视频中的剑术对比之下,远远逊色。

当然也有可能是在网络上流传的都是不入流的剑术,真正的核心剑术还藏在剑术世家里,不对外公开。

可普通人的身体素质所施展出来的剑术,能和非人类的火影世界剑术相比?

到了晚上十点,佐田真依的情绪慢慢有了变化,她忐忑不安的盯着时针慢慢走着。

这个时间绝对不正常,寻常那女人十点的时候应该已经回家了,虽然以前也有夜不归宿的情况,可再联系起今天白天的一群和尚,佐田真依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观察到了佐田真依的情况,水野空摇了摇头。

“她一定出问题了。”佐田真依喃喃的说道,“这么晚了,她不会不回家的。”

“一定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还有那些和尚……”

看不下佐田的自言自语了,水野空望着她认真的说道“有些事,你还是说出来好,说不定我还能帮助你。”

“你?”佐田真依这次出气的没有再用嘲讽的语气,而是忧心忡忡的说道,“你帮不了的,他们是持正会的人,政府睁只眼闭只眼,你又能做什么。”

水野空还是第一次从她的口中听出无助软弱的语气。

持正会?水野空完没有听说过,看到和尚穿着袈裟的模样,他一开始还以为佐田夫人加入的是八大宗,没想到却是这种名不见经传的“新宗教”。

岛国战后被限制的不光是军备方面,在ghq的大刀阔斧下宫家被废、华族消失、思想文化方面也被迫放开,一个个战前被严格打压的新宗教层出不穷。这些新宗教基本上可以分为四类,以洋教为基础,佛教为基础,神道教为基础,以“科学”为基础。

“是新宗教?”水野空抓了抓头发,觉得有些麻烦。

这些新宗教是岛国除合法的黑社会外另一个糟糕的社会问题,林林总总上万的新宗教里鱼龙混杂,有些宗教哪怕大家都心知肚明有问题,但在宽松的宗教法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实里的警察也不会像影视剧里那样正气十足,闲没事去找新宗教的麻烦。

可能在大街上走着走着都会有人问你“幸不幸福”,但问这句话的人绝对不是某央视台的外派记者,而是某些名为“幸福xx”或者“xx幸福”的新宗教宣传成员。

“是恶教。”佐田真依斩钉截铁的说道,“我见过他们的恶行,他们处刑过叛教的人。”

她的语气如此斩钉截铁,让水野空都不由一怔。

新宗教与恶教,在岛国很多时候是一体两面的存在,就像奥姆真理教,在还没有做出沙林毒气袭击之前,无论是公开报道还是民间都明白这教派是当之无愧的恶教,但直到袭击发生后才开始着手解决真理教。

而又是依托了宗教法,在逮捕真理教时只逮捕了首恶者,像是一些其他部员在教派解散后又以自己的名义发展了新的宗教,依然是以真理教为蓝本,而对于这些增殖出的癌细胞,官府又变成了泥塑的菩萨。

“你是说,佐田夫人会有危险?”水野空神色严肃的正色道。

“绝对。”佐田真依的话多了起来,“我看过他们的邪恶法事。他们虽然说自己是正常的佛教,但其实背地里却做了无数的龌龊事情。把教徒的钱骗光,宣称教主是唯一的救世主,还有……打死那些退教的人。”

水野空眯起了眼睛,手中的笔不自觉的转动了起来,一个恶性的杀人的新宗教,一群宗教成员找上了门,到了现在佐田夫人也还没有回家。

佐田真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而且还是说给一个不相关的人。

是的,水野空也觉得自己和这件事不相关,他和佐田家的关系也只是邻居,今天帮佐田真依躲过和尚们已经是情理外的事情,就算今天他没有出手,也是情有可原的正常反应。

看着沉默不语的水野空,佐田真依的眼睛逐渐暗淡了下来。

我真是个傻子,为什么要说这些话。猥琐男虽然看上去是个好人,可我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告诉他又有什么用,这不过是徒劳的给他添麻烦。

在家庭破产,被迫搬到足立区后,佐田真依又一次体验到了无助坠入深渊的绝望。

她无法想象假如那女人出事后自己会怎样。

被持正会的人抓走,还是成为孤儿?

“你既然看过他们行事,那知道持正会在哪里吗?”水野空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放下了手中的笔。

他的确是不想惹麻烦的人,但也不是个会冷血旁观他人死的行尸,上辈子不扶老人是因为没钱,可现在有了一身忍术和重活一次的机会,怎能又做一个麻木的人。水野明白自己兴许不是个好人,更不是圣人,但握有力量的他却不愿再让自己成为一个被社会磨平了棱角的“社会人”!否则这重活的一辈子又和过去的浑浑噩噩有什么区别。

人非木石,哪能圆则行,方则止!

今日我三尺青锋剑在手,何恶不能斩,何人不能杀。

“什么……”佐田真依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双明亮的眼睛,她下意识的回答道,“在山梨县。”

山梨县就在东京的旁边,不过却是在西边,而足立区在整个东京的东北边缘!

“走,现在还能赶上最后一班jr。”水野空看了下手机上列车的时刻表,抓起了佐田的胳膊。

“嗨依?”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