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赊刀人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收钱

第三百六十八章 收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有何不可?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广平府本就该是您的天下,这姓裴的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您呼来喝去?我知道您敬他是长辈,可您看看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哪有半分长辈的样子,简直把自己当太上皇一样,聚众滋事,大闹府衙,长此以往,您威信何存?”

被卢师爷这么一说,莫勋脸色也阴沉下来,今天他这张老脸算是丢到份了,要是再被裴天轩揪住此事不放,万一闹到巡狱的大司判那里,可就不光是丢脸的事了。

“你说的倒是轻巧,姓裴的惯会拉拢人心,且不说诛仙镇,就连这府城里也不知有多少捧他臭脚的人,他要是在我这儿出了个好歹,那还不捅破了天?”

卢师爷似乎早就等着这句话呢,嘿嘿一笑道:“如果不是在府上,而是在外边呢?”

“什么意思?”

“这眼看着可就要十五了。”

莫勋眼中亮光一闪:“你是说,收钱的日子……”

阴司惯例,每逢初一、十五,生辰、死祭、年节之日,便是在押待审的囚犯,也有权去收取阳间烧来的祭品,别误会,我说的不是那些盖了红印章的黄表纸,更不是动则上亿的地府宝钞,那些玩意儿烧了就烧了,除了一点青烟,下边是一个钢镚都收不到的。

真正有效的,是瓜果、糕点之类的吃食,有钱人家或许还多送几样荤腥,这些实在物件能让逝者填饱肚子,要是条件允许,再烧点烟、酒之类,即便逝者不好这口,也能拿来打点一下阴差,在下边的日子也能好过点。

至于什么纸人纸马、元宝、别墅之类就别烧了,烧那个除了能让扎纸铺子的老板多恭维你几句之外,没有任何用处,真正想给逝者送钱,那得请懂这门手艺的扎纸匠出手,详细该怎么做我就不赘述了,总之价钱不低。

而我这个新死之人还没出七七,阳世的亲友又都是行内人,送来的东西自然更多,只不过究竟有些什么,就不太好说了。

当然,我现在也没心情琢磨那些,眼前这位老祖宗,就特么够我喝一壶的了。

这老先生,正盘腿坐在床头上,磕着手里那杆已经盘成了酱色的老烟袋锅子,不紧不慢的往里塞了几撮烟丝,我堆笑凑过去想给他点上,人家拿眼一横:“显不着你,老实儿给我跪着!”

我苦笑着又跪回地上:“老祖宗,您倒是听我解释……”

“解释啥?这会首让你给当的,不到而立就跑下来报道,还特么有脸解释?”

一句话,就把我满肚子的牢骚、委屈全给怼回去了,只得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偷眼瞥着他抽烟,眼瞅着一袋烟抽完,他磕掉烟灰,把烟袋锅子别回腰里,才没好气的开了腔。

“说说吧,有啥了不得的事儿,非得拿命填?”

我哭笑不得:“这不是意外嘛!”

“意外个屁,谁传的你手艺?他就没告诉你,没传人之前,啥事儿也大不过命去?”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老货都没等我回去就撒丫子走人了,哪有机会跟我说这些?

当然,这话我也只敢腹诽,真要说出来,眼前这位非给我扣个忤逆不孝的大帽子不可。

无奈之下,我只得把夜菩提即将出世,黑巫教捞过界的事情捡紧要的跟他说了,听闻我是为了保镇灵碑、救自家师弟才送了命,老先生的脸色总算好看了点,可还是没个笑模样:“夜菩提闹腾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也没见哪个会首年纪轻轻就下来报道,就你这废物……”

“老子不管你那么多,过两天你老老实实给我回去,再敢招呼都不打就下来,看老子不打折你中间那条腿!”

我听得裤裆一凉,下意识的夹住了双腿:“您说的倒容易,莫勋还指望从我这儿掏出苏家功法呢,能就这么放我回去?”

“有我在,这事儿轮不着你管,你乖乖听安排就行了。”

我心说:“得嘞,我的死活都轮不到自己管了……”

“关键是,不知道他们怎么安置我尸体的,万一我一睁眼睛都躺棺材里了,不白费了您老一番苦心么。”

裴天轩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你以为单凭姓乔的阴差那几句话,老子就会带人跑这儿大闹一场么?要不是吴家那小孙儿捎信过来,老子才懒得管你这不争气的!”

我这才知道吴家人已经跟师祖通了气,虽然好奇上边捎了什么话过来,却又不敢细问,生怕问多了,再招来一顿臭骂,那简直比上刑都难受。

好在他老人家似乎也没有数落人的嗜好,之后的两天,除了教我怎么聚阴凝神之外,就是指点我修行,不得不说,老鬼就是老鬼,比我那不负责任的死鬼师父强了何止几筹,经他点拨之后,我只觉眼前豁然开朗,之前修行上的一些门槛,如今看来竟有些好笑。

可惜没有肉身,无法一一实践,只得在心里记了,等还阳之后再做计较。

或许是有裴天轩在侧的缘故,莫勋这两天竟然一次都没提审我,直到第三天头里。

早上吃过早饭,就有阴差来提醒,说今天是收钱的日子,我可以让人陪着去利川收钱。

我本来没当回事,阴魂去收钱再正常不过,可是当裴天轩笑着说要跟我一起去的时候,我就发觉有点不对了,那送信的阴差不但没有任何劝阻的意思,反而一口应承,转头就出去叫人了,似乎早就料到裴天轩会这么做似的。

一个送信的阴差,哪有权力替莫勋做这样的决定?如果是莫勋早就吩咐好的,这事儿就有意思了,他会这么痛快的让我跟裴天轩一起出门?

要知道,裴天轩的道行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真要是想趁机带我逃走,谁能拦住?

我一脸疑问的看向裴天轩,他却只是冲我微微一笑,做了个不必多问的手势,起身先一步出了房门。正巧门外两名道行颇深的阴差迎了过来,也不多说,拿阴差锁把我和裴天轩绑了个结实,也不走正门,押着我们从府衙后门出来,直向城外而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