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赊刀人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狗急跳墙

第三百六十三章 狗急跳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乔鲲鹏转身要走,我赶忙拦住了他,他进来不过一刻钟,现在离开必然引得那老鬼生疑,我将他留到入夜时分,吃了晚饭才放他离开,临走之前我又叮嘱了他一些细节,听得他连连点头,这才嘿嘿笑着走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上午,莫勋还没吃完早点,就有一名衙役惶惶来报,市井传闻,都监府扣押了一名无辜阴魂,囚禁在府中后院,意图很值得玩味。

若只是扣押个阴魂,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可关键是,这传闻传得有鼻子有眼,据说那阴魂是个年轻男子,相貌颇为英俊,而且还是莫都监亲自下令从别的州府截过来的!

事情到了这里便有点变了味,要知道,一府都监,亲自下令截下其他州府的阴魂实在有些非同寻常,阴司治下,法令严明,州府郡县各司其职,少有这种垮境抓人的事发生。

但即便如此,也还算不得太稀奇,州府之间联手查案也是有的。

可关键是,再加上年轻英俊,囚于后院这两句,便不能不引人遐思了。

江州素有娈童之风,广平尤甚,一些高官贵人乐此不疲,甚至一度引得稍有品貌的青年阴魂人人自危,不敢公然显露相貌于街市之上,个个皆以方巾遮面,还冠以避祸巾之名。

直到十数年前,阴司重堪疆域,江州划归秦广王治下,秦广王为人方正,最厌恶那些苟且之事,严令清查治下州府,凡涉案者尽皆下狱受刑,就连在任的江州都督都未曾幸免。

如今事情虽然过去了十几年,但余波始终未平,恰逢秦王麾下大司判即将巡狱至此,广平府中竟出现这等传闻,让身为当事者的莫勋怎不如坐针毡!

没等衙役汇报完,莫勋一张老脸已然变得铁青,手中小碗重重往桌上一甩,啪嚓一声摔了个粉碎,碗中粥水溅了那衙役满身,惊得他慌忙后退,低头不敢直视莫勋。

“哪个混账走漏的消息,查,给本都严查!”

莫勋的咆哮声震得那衙役魂魄摇荡,答应一声便要逃开,可刚一转身便被莫勋叫住:“回来!”

“是,大人还有何吩咐!”

莫勋眯着眼扫视周遭侍立的仆婢:“这事儿有点蹊跷啊,你是从哪儿听来的消息?”

仆婢纷纷低头避祸,那衙役却只能壮着胆子应道:“小的也是不知,但街头巷尾都在传,好像……好像这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似的,要查源头,怕是要耗费些时日。”

“耗你娘的费,滚,三天之内查不出造谣之人,你们都给老子下大狱!”

莫勋气得胡须乱颤,连粗口都爆出来了,那衙役得了一个滚字,却如蒙大赦,一路小跑着出消失在府衙之中。

而莫勋铁青着脸坐在堂上,目光在周遭伺候的人身上扫了一圈又一圈,不得要领之下,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后院的方向,疑神疑鬼起来。

没错,这事正是我授意乔鲲鹏做的,只是我也没想到乔鲲鹏一个即兴发挥,愣是把我跟莫勋配上了对,导致这流言一夜之间传遍府城,掀起了偌大的波澜。

本来我的意思,只是让他制造一些小道消息,这样一来,我那师祖若是寻上衙门要人,也不至于显得那么突兀,能减少乔鲲鹏传递消息的嫌疑。

可此时,连我都不知道,事情闹得这么大,反而将莫勋逼上了绝路。

等我拿着备好的功法残篇去见他的时候,却见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目光中明显透出了饿兽一样的光芒,言辞间也是不冷不热,比不得昨天那么有耐性了,对我交给他的功法残篇看也不看,只是轻拍着桌面催促我多写一些给他。

我心知不妙,却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只得回了后院,琢磨应对之策。

手上仅剩的功法可能连最后一天也无法应对,明天我若还是拿着这点东西去见他,难保他会彻底失了耐性,不过好在我已经将苏城的命魂托付给了乔鲲鹏,即便莫勋翻脸,也再难从我身上搜查到什么,在他完全绝望之前,我的小命还能保得住。

果不其然,第二天,莫勋见我的地方换在了都监府内院的一间正堂,这地方,又叫小衙门,古代官衙多有设置。

前边的衙门大堂,是公开审案的地方,后院的小衙门,则是私刑、密审、处决一些见不得光的人犯最合适的所在。

而今天的阵仗,也与之前大为不同,堂上两侧,各站着几名带着描漆铁皮面具的阴差,与手持杀威棒的衙役不同,这些阴差手中的刑具,却是透着阴寒血腥的利器,大堂两侧,更是刑具齐备,滚刀板、荤不沾、断魂锯、锅里烹,林林总总不啻于无间地狱。

见我上堂,端坐上首的莫勋笑了:“贤侄今日,又带了几页功法来啊?”

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将手里的残篇交给伺候在侧的阴差递了上去:“伯父见谅,并非小侄不想多默写一些出来,只因时隔太久,又事关重大,只能逐字逐句的仔细回忆,不敢有分毫差池……”

我这边话未说完,莫勋便冷笑着打断了我:“罢了罢了,贤侄啊,原本看在你师父面上,我不想对你使那些下作的手段,可你却拿我的仁慈来愚弄我,这叫我情何以堪?”

虽然我早在进都监府的时候,便已预见到了今日的局面,可眼看莫勋这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情,还是觉得脊背生寒,若是活着时,难免一身鸡皮疙瘩。

“都监大人这话,我可就不太明白了。你要的东西,我当然得认真着点,慢是慢了,好在没什么谬误,若是大人要的再急了,我可就不能保证它是多了几字,还是串了几行了。”

“哼!”一声冷哼自上边传来,却非莫勋所发,而是站在他身侧暗处的一人。

此人上前两步,我才看清是个红衣白巾的瘦弱老鬼,可那绿得瘆人的眼珠子,却溜溜转着盯在了我脸上:“好个无知的后生,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不看看跟你说话的是什么人?在这儿还敢口出狂言,看来你是真不知掌刑使的手段!”

说着,他挥了挥手上的判官笔:“来呀,大刑伺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