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死亡追踪 > 第二十一章 被爱所迫

第二十一章 被爱所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根本不考虑黄杏儿会有什么想法,仇大福只顾着按自己的计划行事,当他觉得一切时机都已经成熟时,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夺妻行动。

仇大福太了解黄杏儿了,在他们相好的时间里,他完全掌握了黄杏儿的心理,因此,对这个自己曾经爱得失去理智的男人,黄杏儿始终无法防备,也无法拒绝他见面的要求。

明知道与他的见面是危险的,明知道对这个男人始终无法拒绝,黄杏儿还是一次又一次地给自己寻找种种借口。

事实上这一次比原来还要轻车熟驾,仇大福和王渝生一样对她下足了功夫,在他们心里,对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更别说黄杏儿心里从来就只爱着仇大福一个人。

两个人又开始了藕断丝连地来往,只不过这一次,无论仇大福怎么要求,黄杏儿始终都下不了真正离开王渝生的决心。

也许是因为之前那次私奔的失败,也许是因为女儿的牵绊,再加上也上了一定的年龄,讨厌过飘泊流离的生活,黄杏儿一边与仇大福来往着,一边又在王渝生面前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

对于他们之间的这种状态,敏感的王渝生又一次觉察到了,人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因此,无论黄杏儿和仇大福之间如何遮掩,最终还是被王渝生发现了。

这样的反复,令王渝生备受打击,可是他却又不愿意就这样放手,虽然对黄杏儿的爱在这些年岁月的消磨中,渐渐平淡,可是面对他们之间感情的纽带,那个已经越长越大的女儿,王渝生的心始终是充满温情的。

争吵终于还是发生了,这不仅对于黄杏儿来说是意外,就连王渝生自己也没想到,被黄杏儿反反复复伤害的心,竟然也有不顾情面反抗的时候。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当争端越来越频繁地发生后,双方都觉得自己疲惫不堪,特别是王渝生,这一切只能埋藏在心里,不能向任何人倾诉。

直到最终,离婚两个字不知道从谁的嘴里先嘣了出来,如扎破充满了空气的气球,只要有一个细小的针孔,这个气球马上就会爆掉。

维系了他们夫妻好几年关系的两本红色结婚证书交回了民证局,换回了绿色封面的两本离婚证书。

看着这两本绿色的证书,王渝生和黄杏儿第一次平静下来,认真检讨着自己的错误,只是,两个人都不愿意再次进入婚姻这个围城,纵然两个人都认识到犯下的错误,却不约而同选择了离婚不离家的婚姻状态。

与其同时,尽管一直与仇大福保持着亲密的往来,可黄杏儿依然没有最后下定决心,真正跟他生活在一起。

她只是游走在两个男人之间,小心平衡着三个人之间的关系,不过,她和王渝生在一起的时候更多一些,毕竟还有个孩子。

这样的状态又持续了好几年,其间,仇大福因为心大,却不料股市缩水,他的钱都被套了进去,本来黄杏儿不肯离开王渝生跟他在一起就令他窝火,现在银根紧缩,更令他脾气暴上了天。

没多久,S市突然开始流行起健身、搏击这类既有利身体健康,又略能防身的轻体育项目,仇大福以前当兵的时候曾经认真地修习过,现在无聊,他也参加到朋友们一起搞的一个搏击俱乐部里。

谁也没想到,仇大福对搏击竟然有如此的天赋,在参加训练的朋友里面,他的进步是最大的,领悟也是最快的。

当时他已经三十七岁了,逞一时之快,在朋友的怂恿下,参加了全市业余轻量级自由搏击比赛,居然从初赛一路打进决赛,最后还击败了对手,一举获得了本次业余轻量级自由搏击比赛的冠军。

这件事或多或少冲淡了他一直抱怨自己运气不好的念头,而且在朋友的安排下,仇大福自任教练,招收了两个班的学生,传授搏击之道。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黄杏儿不知道为了什么,彻底与王渝生分道扬镳了,还带着女儿跟着仇大福住到了一起。

仇大福的搏击培训班生意竟然是出人意料的红火,在高兴之余,面对朋友力邀他再参加搏击比赛甚至是当一名职业搏击手的想法,他倒是十分的看得透,婉拒了朋友。

问他为什么,他说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了,再也打不了几年,还不如趁着辉煌的时候退了,保存自己的几分脸面,不想过几年,等到被后生小辈从王座上打倒下来后才灰溜溜地退役。

其实他的想法也是正确的,毕竟他已经三十七岁了,搏击这种运动本来就是需要很强的身体素质,就算他此时身体再好,也蹦哒不了几年,确实还不如在巅峰时期退了,让人永远无法超越和挑战。

凭着他办培训班的收入,用来应付他和黄杏儿还有王渝生黄杏儿的女儿三个人的生活,不仅绰绰有余还能适当储蓄,因此倒也过得悠哉游哉。

可惜好景不长,培训班没好好办上几年,搏击、武术就已经不再热门,取而代之的是日本的柔道、韩国的跆拳道、泰国的泰拳,没办法,仇大福的搏击班渐渐走了下坡路,最终门可罗雀。

收入少了,而黄杏儿的女儿却越长越大,学费、教育费这样费那样费的开支越来越多,令仇大福有些负担不起了。

仇大福左思右想,觉得自己养活黄杏儿就算了,可凭什么连王渝生的女儿也要抚养,而且这些年王渝生的经济状况明显比他好得太多。

他又一次觉得心理失去平衡,为了缓解家里的经济危机,仇大福决定让王渝生负责他自己女儿的抚养费用。

于是他开始向王渝生索要钱财,美其名曰是帮他养女儿的费用,开始王渝生把这件事当做无稽之谈,根本不想理睬他。

可在仇大福一次又一次的索要,并且还威胁他,如果不拿钱,就会虐待黄杏儿以及他们的女儿王美凤,到时就要王渝生后悔他的吝啬。

王渝生如何肯让他对女儿不好,就连黄杏儿也依然是他珍爱怜惜的,听到他说拿不到钱就对她们不好,如同软肋被人击中般疼痛的王渝生,马上就同意了仇大福的要求。

对妻女的爱竟成为仇大福用来讹诈他的利器,而且次次有效,可是王渝往却没有办法反抗。

他经常想起自己小时候,父亲没了,母亲走了,尽管有仇家父母收养了他,可没有血肉联系的亲情,如何又能抵挡住时光的浸蚀?

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他在爱上黄杏儿后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宠爱她纵容她,把她视做手中的宝一般地怜爱,那是因为在他心里,娶了黄杏儿之后,他就有了一个家,有了一个与他最亲近的人。

而他和黄杏儿生的女儿更是因为那是他们生命的延续,那个娇滴滴粉嫩嫩的小人儿身体里,是承载着他王渝生和黄杏儿的血肉精气,才生长发育出这样一个会笑会跳,会叫爸爸妈妈的妙人儿。

正是因为他孤儿一般的经历,造成了他对家庭的无比渴望和无论如何也要维持家庭完整,保护那一大一小两个他生命里最重要人物的安全。

大概这才是为什么仇大福屡屡向他索要钱财,屡屡得手的原因吧,这个可怜的男人宁愿自己苦自己累,也不能容忍别人伤害到他心目中大小女神的周全。

人的欲望是很难满足的,尤其是轻易就能到手的时候,贪婪的胃口越来越大,索要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每次仇大福都会有新的理由,而每次王渝生都在心不甘情不愿中,为了同样的理由被仇大福得手。

就连仇大福自己都算不清,这些年来他从王渝生手里拿到过多少钱,他只知道反正要得容易,因此用得也轻松。

尽管王渝生已经当上了食品监督局的办公室主任,工资也大幅增长,可仇大福这样的索要,也令他不免有不堪其累的感觉。

到后来他有时都想狠起心不管不顾了,可仇大福竟然还是不肯放过他,说虐待她们没用了,他就告诉王渝生,要在他女儿面前乱说他的坏话,还要告诉他女儿,其实她真正的爸爸是仇大福云云。

这是王渝生最不能接受的,也是他最大的致命伤,因此他只能就范,只能乖乖地任由仇大福将索扣套在他的脖子上,并且越勒越紧。

王渝生伸长了脖子,大口大口地喘息,仇大福已如附骨之蛆,令他无论如何挣扎也无法甩脱,在他身体上寄生着,压得他求救无门。

他唯一的欣慰只有在看到女儿的时候,女儿已经大了,如少女般婷婷玉立,每次与他手挽着手并肩漫步时,王渝生都会觉得那是他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刻。

可惜,那可恶的仇大福,无端阻碍了父女俩的见面,甚至有时候他会在收到王渝生付给的金钱,才会让他们行色匆匆地见上一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