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剑圣的星际万事屋 > 第0166章 尤利西斯【二合一,求订阅、求月票?

第0166章 尤利西斯【二合一,求订阅、求月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九香阁小行星所在的整片空域,悄然无息的凝固了。

九层宝塔流光溢彩,霎时间变成一幅静止的水彩画。

园林广场也安静的像是昏暗路灯映照下的凌晨马路……

唯有一艘小木船,咿呀咿呀驶入东边静止的空间里。

掬风还以为是剧本,直到她发现连自己也动不了了。

革命军中,能让她动不了的人还不存在。

大事不妙了!

能禁锢整个小行星,是何等的强者所为?

她用余光看到李遥。

李遥居然也没动弹……

李遥岿然不动,眼神有些异样的盯着划船男子。

他不是真被禁锢了,而是看呆了的凝固。

在他看来,来人很强,甚至比大将还强,可以说强到离谱了……

但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诡异的魅力。

这是一个穿着黑牛仔喇叭裤,光着上半身的刺头男人,一身肌肉在金链子照耀下显得金光夺目,修长的两腿盘膝坐着,骨骼修长异于常人。

尤其那张脸,帅到无可挑剔,但是配合一身金光闪闪的肌肉……

感觉变味了。

作为男人,李遥不知为何,竟本能的被其浑身散发的光芒吸引,仿佛入魔般的移不开眼神。

但掬风看这人的眼神,只觉得无比恶心。

九香阁顶层,名为花蝶的蝶女也和掬风一样的感觉。

李遥不见其人,只听其声。

温柔而绵长,极具穿透性。

“尤利西斯先生请回吧。”

李遥心想,这男人没伤害一人,就搞出了惊天动地的大场面,泡妞手段不可谓不浪漫,怎么就败了呢?

空间更加凝固的结冰了,四周鸦雀无声,只听得咿呀的船桨声。

园林广场上,很多客人还以为是剧本延续,注意力集中在这个男人对花蝶的求爱上。

李遥也没急着动身,非常八卦的在一旁看戏。

他猜到,这家伙很可能就是掬风说的,写情书追求花蝶的浪人。

桨声戛然,木船停下了。

船头,名为尤利西斯的男人抬头看着九香阁顶层,不解的问道:

“能说一说为什么吗?”

李遥属实没想到,原来这么强大的男人也会当舔狗。

被拒绝了还问为什么,只会得到安慰的回答。

“我只是只恰巧化形的蝴蝶,不会对任何人类动情。”

花蝶的声音从九香阁顶层传出。

李遥觉得这女人有点本事,不但声音有穿透力,语气也是极为平静,没有丝毫紧张。

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如此程度的淡定,绝非凡夫俗女。

木船船头,金光照耀的**男长长松了口气。

“虽然有些遗憾,好在你证明不是我个人魅力出了问题。”

花蝶却远远的说:

“尤利西斯先生是我见过最强大的男人,但您的衣品对女人是负分,我想应该会更招男人喜欢。”

啊这……

名为尤利西斯的渡船人怔怔坐在船头,半天才支棱一句。

“我早该退团的。”

退团?

退什么团?

掬风从男子的穿衣风格、姓名和对话,隐约猜到他的身份。

正是星贼王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第二舰主——

尤金!

尤利西斯应该是他的泡妞化名。

全舰队就一只小木船,也只有他一个人,当年在极短的时间里,击败了星贼王除总团长外的所有人,只是因为不想当团长被束缚了自由,才没再继续挑战总团长。

他是星贼王所有男船员的偶像,当然星贼王也没有女船员——唯一一个八伬夫人也已经叛逃了。

他是自由的象征,是星贼王、乃至全宇宙最强的男人之一,是绝对有资格挑战辰龙的备选之一!

但在掬风眼中,他只是个敌人。

空间法术了不起啊?

掬风酝酿很久,终于借李遥的青光剑气,挣脱开空间束缚。

烈焰火狐突然直冲天际,化为滔天狐影,一跃扑向了尤利西斯。

“很厉害的狐狸啊!”

尤利西斯起初没在意,只感叹革命军还隐藏了如此年轻的强者。

突然,他在喷薄的火狐中看到一道覆盖的剑气……

这是一道极其高阶的共鸣剑气!

尤利西斯蓦的身形一闪。

掬风一跃扑向空船,直接翻船,沉入深渊去了。

尤利西斯没去管掬风和木船,身形一动,忽然出现在李遥身后。

“你小子是在嘲笑我吧?”

李遥属实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能在这么多客人中,发现自己嘴角弯了一抹难以察觉的微妙弧度。

不知不觉,他被这道自由的气息感染了。

“没有。”

李遥说话了。

尤利西斯微微皱眉,金项链的自发光本能的扩大了一圈。

眼前的男人在毫无灵力波动的情况下,突然说话,把他吓到了。

这意味着,这人根本就没有被空间束缚住,一动不动装傻充愣。

不但能隔绝空间束缚,还能在背对他的状态下保持如此淡定的气场,尤利西斯忽然有点兴趣了。

他转身来到李遥面前,稍稍收起光芒,保持和李遥一样的气息收敛态。

“我看到你笑了。”

既然被看到了,李遥也不好说没。

“那也不是嘲笑。”

尤利西斯盯着李遥的脸。

“这里最强的人是你吧?”

李遥撇撇嘴。

“你说是就是吧。”

强者之间的对话,总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男人想了想,又问李遥:

“你也是来追求花蝶的?”

李遥对昆虫不感兴趣,只是来给掬风当僚机的,如果能顺便泡个别的美獸娘就更好了。

这位名叫尤利西斯的男人很强,但又很意外的完全不认识自己。

难道是他白夜剑圣的名头不够响?

“你这一身行头,对男人来说很新潮,对女人来说就落伍了,现在的女孩子早就不喜欢肌肉了,只喜欢我这样的鲜肉——所以,我不是来追求花蝶,而是来征服花蝶的。”

尤利西斯诧异的皱起眉。

他没想到,随便来一趟烟花之地,竟也能碰到如此等级的强者。

他本以为,真正的强者都会专注修行,一般不会分心贪恋美色。

除非比真正的强者还强!

强到可以当着他的面,毫不顾忌的说自己想上花蝶……

尤利西斯忽然来了兴致,自我介绍道:

“我是尤金,也可以像花蝶那样叫我尤利西斯,你叫什么名字?”

“李遥。”

尤利西斯认真想了想。

这等强者他居然没听过名字……

虽然他有十几年没关注新闻了,但这种程度的强者,不可能是最近十几年突然出现的。

“刚才那道剑气是来自你吧?”

李遥坐在假山滑石上,笑道:

“女人是需要呵护的。”

尤利西斯没有动用神识,而是根据李遥的表现推测他的实力。

李遥本人隔绝了他的空间法术。

他的空间法阵比李遥的剑气厚度还强,结果还是被剑气破了空间法阵。

简单分析就知道,李遥的实力绝对在帝国大将之上!

他放弃了动手的打算……否则整个恒星系都扛不住。

这样想着,他转身离去,走一半忽然停步,平静道:

“答应我,今晚对花蝶温柔一点好吗,只要她能接受你,就能接受人类,最终也会接受我。”

李遥一愣,不愧是你!

话毕,空间融化,小木船从深渊徐徐浮了上来。

尤利西斯立在船头,掏出一根碧绿的长箫,吹着蹩脚的箫曲,潇洒的离开了。

同样选择不动手跑路,星贼王第七舰队的卡拉洛斯,给李遥的感觉,是明显怂了,不敢动手。

但在这人金光环绕的背影中,李遥察觉出一丝落寞,无限自由。

就离谱!

掬风在深渊里被一艘小木船戏耍的晕头转向,这才意识到,自己和对方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可又不好意思认怂,便循着小木船遁走的方向追去,直到李遥伸手,将她在深渊里提溜上来。

确定男人离开,空间融化,掬风一脸诧异的盯着李遥:

“这家伙是星贼王二把手尤金,据说是宇宙中最强的男人之一,你真的赢了他?”

李遥微微一怔。

星贼王吗?难怪那么自由……

这人确实强的离谱,强到仅仅靠掬风身上的剑气,便识趣的离开,没有再动手。

如果真要动手,就算是李遥,也未必能保全现场、或者说这个恒星系的每个人。

说明,这人也不是嗜杀之人。

李遥叹息道:

“很可惜,他没有动手,识趣的离开了。”

掬风白了李遥一眼,随即熄灭了喷薄的火狐。

“有什么好可惜的?没打起来是好事,这家伙虽然很强,但常年游离于星贼王体系之外,不怎么掺和俗事,没想到居然对花蝶感兴趣。”

九香阁周围的空间恢复了原样。

园林广场上少数客人直到此刻,才意识到刚才被凝固了……

大多数人到现在还以为是剧本。

冒牌猩爵远远看了眼掬风,微微点头,开着香蕉船,灰溜溜的离开了。

这时,一位仙子打扮的猫耳侍女,悬空踏步,来到园林广场的上空。

她没有解释刚才发生的事,直接向客人们分发入阁券。

首先,她随机派发了一到三层的入阁券,这是无条件限制随机发的。

刚才参加战斗的客人,全都拿到了三层以上的入阁券。

只有李遥和掬风拿到了第一层的入场券。

有人不服,问:

“这两人都没参加战斗,怎么能拿到第一层的入阁券?”

猫耳侍女只道:

“你们输给了演员,他们却赢了真正的星贼。”

……

大多数客人只是有钱,或有权,无法分辨出剧本与现实的区别。

只有少数的强者细思极恐,背脊发凉,惊恐的盯着李遥和掬风。

总体而言,园林广场上只有短暂的喧哗,没有引起太多的骚乱。

拿到入阁券的客人们,马上跟着光路指引进入阁内。

李遥和掬风由猫耳侍女领着,进入阁内,踏内阁悬梯来到顶层。

顶层是经典的环形结构。

中间有一个很大的会客厅,四周环绕九个扇形的獸娘私密包厢。

其实和玩偶之家地下室的结构是一样的。

不一样的,是装修风格。

玩偶之家地下室有未来科技感,机械朋克风。

这里装修的古色古香,琴棋书画,应有尽有。

从中央悬梯上来,一走进客厅,浓郁的艺术气息和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

木制环壁上挂着都是古典画作,诗作,琴谱……各类古典乐器摆放在专门的橱窗内。

乐器的品质很高,都是名器。

诗画的造诣很高,都是名品。

掬风小声告诉李遥,只有原创作品被挂在墙上展览,才能全场免费。

但其余人进包厢的价格,就被这些作品无形中给抬高了。

就算你艺术素养不低,也需要花几百万星币才能进入某个包厢,与姑娘们详谈,是干劈情操,还是能做点爱做的事情,全凭个人本事。

李遥心想,这不是哄抬逼价吗?

会客厅里的布置,就更离谱了。

装修的像是唐朝的国子监,摆着一个个长案,稀稀落落坐了三五十人。

这不跟教室一样?

会有人在教室里有那种兴致吗?

李遥看了眼坐在前台、专门负责与客人一起品鉴、交流艺术的几位猫耳娘侍女……

这事情也说不好。

掬风说,有人没本事进入九位姑娘的房间,却时常有拐走侍女的案例。

李遥心想,侍女就这品质了,那包厢里的九位獸娘不得起飞?

放眼望去,盘膝坐在长案前品茗的客人们,皆人中龙凤。

穿着得体,举止优雅,大部分人都在认真品鉴前人作品。

不管内里是什么身份,起码看上去一个个都人五人六的。

掬风说,这里是帝国艺术学院高材生毕业前的打卡之地。

不睡个九香阁的顶层獸娘,都不好意思叫艺术院高材生。

会客厅比较安静。

看到李遥和掬风来了,少数客人微微皱眉。

心想,怎么还有人带漂亮老婆来烟花之地?

要么就想,怎么还有本地獸娘跑来争獸娘?

客人中也有与掬风打过照面的熟客,微微颔首致意。

甚至还有认出李遥身份的人,不动声色的暗中观察……

獸娘名媛们通常按照艺术素养挑选客人,琴,棋,书,画……随便精通一样,就很容易被相中,进入里屋等待。

客人们就在客厅与十几位猫耳侍女一起下棋品茗,品鉴诗画名篇,或是抚弄琴弦。

这些猫耳娘除了模样可人,艺术鉴赏水平也是很高,寻常人忽悠不了的。

具体的琴棋书画品鉴,都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按批次切换的。

一轮下来,不断有文人雅士被邀请进入姑娘们的包厢等候区。

只有花蝶的包厢,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入内。

几轮下来,见李遥琴棋书画一样不会,本想乘其东风的掬风有点慌了。

“你不是说你有艺术细胞吗?怎么跟我一样什么也不会?”

李遥有些失望道:

“我会品鉴獸娘绘本,没想到这里没这个项目。”

掬风扶额。

“太丢脸了,大家看我们就像是在看两个武夫。”

李遥并不在意,好奇的问:

“你以前来过顶层吗?”

掬风垮着脸道:

“来是来过,但没进去过,倒是和小猫咪们有过快乐的交流。”

李遥一愣。

好家伙,原来说拐走猫耳侍女的案例就是你自己!

就在这时,领头的猫耳娘宣布接下来一个时辰的新项目:

“接下来是品鉴诗歌,任何形式的诗歌创作或品鉴名篇。”

诗歌也是常规项目了,只是没有琴棋书画的频率那么高。

李遥的长案前,放了个木制的明黄色平板,一支毛笔,用以写画品鉴。

而木板背面有复刻灵纹,可以将正面的字画实时传到姑娘们的包厢内。

任何形式的诗歌创作……

李遥本能想起沉鱼的诗,或许自己可以做个文抄公。

“这个我会。”

掬风有些怀疑。

“你还会品诗?”

李遥仔细回忆沉鱼写的诗,记不太清,但能写个大概。

尤其是最后一首《剑圣》,他记得比较清楚,或许可以糊弄过去。

按照记忆,他拿起毛笔,在木制平板上开写。

他没练过毛笔字,字体只能以剑气驱动,显得有些潦草。

.

大剑所指,星尘陨落

盛名所至,皆为王土

我看见了名为最后一只猴子的梦想

原谅他吧,帝星的海棠林已经开花

人类终将相遇

.

五月的麦子熟了,夜与狂风

抚弄着山脉,上面是一望无际、灿烂的星辰

——被一剑划开,流浪者蹒跚路过,群星无声的呼啸

无人知晓

庸者之名

.

回不去了

再也回不去了

五百亿只猴子一起沉默着

等待执剑者的审判,直到

有人在睡梦中看见了曙光,并开始奋笔疾书

将那些点燃热血的疯狗们,赋予诸神的名字

将自己——

赋予宇宙

.

放下毛笔,通读全篇,李遥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把这篇《剑圣》一字不差的记了下来。

说明,当时在皇宫,他是非常认真的琢磨这几句诗,想借此窥探沉鱼的内心,可惜至今他也没看懂。

掬风看了半天,本就晦涩的诗句,加上李遥潦草难辨的字迹……

“你写的什么鬼东西啊,神神叨叨的,一句也看不懂!”

话音未落,领头的猫耳娘来到李遥长案前,躬身作揖。

“花蝶小姐邀请李遥先生入里屋详谈。”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