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我不自梳1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陈月亮听到这些人议论君小姐气不过,她骨子里是个大人,不是孩子气冲动,知道在这种场合,没有她说话的份。

她竖起耳朵听,不愿漏过一个字,回去要如实的向君小姐禀报这里的情况。

其实君灵儿已经在小宝镜里全程看直播。她可一点都不生气。

给码头工人加价是她故意的!

行有行规,这个行规就由她来定,一天一斤米那工资也忒低了,她就给两斤,以后谁要请工人就必须按照她定的标准给两斤。

如果不是为了把工人们的工资提高,她哪里需要什么船,什么工人。

要多少米就搬到仓库多少米,何必绕那么一大弯子,浪费船费。

这些人还好意思说她?宁可花钱给漕帮,都不愿意给工人们加价。

漕帮最早就是码头苦力的联盟,只是后来这些人抱团在一起,不干活,专门剥削后来的苦力,并收取码头停靠费。

工人要去码头干活,给漕帮钱,商家货船要去码头停靠,找工人来帮他们下货,也要给漕帮钱。

漕帮成了最大的本地帮派,吃两家茶礼,不光在码头有势力,在陆路上也有势力,到处收保护费。

按道理说任何一个商家想要到某个城市发展,肯定就要先去拜码头。

所谓的拜码头就是要去给控制这些码头的帮派,一些好处费,求照应,并且以后按时给保护费。

君灵儿调查过,每两年去陈月亮家乡,把那些自梳女运到南洋,也是漕帮的业务之一。

每个人收取的费用是180个大洋,一个大洋可以买20斤米。在码头干活的苦力,一个月辛辛苦苦也赚不到两个大洋。

180个大洋可谓是天价,即使在南洋,普遍高工资的环境下,也要女佣,不吃不喝的攒5年。

本来都是穷苦人家出生,却抱团欺负穷苦,人家这样的漕帮,必须取代了。

取代漕帮,在别人来说可能是痴人说梦,但在她来言非常容易做到,买地修码头就可以了。

几个靠海沿岸的地皮,她已经买了。位置非常好,就是没有人花钱修建,一直荒废着。

省城的官员是非常乐意大商人投资,一边出政策,一边出资金,大家双赢。

而她只负责出资金,其他的交给省城专业人才去弄吧。

漕帮霸占的一些码头以前有些是私人建设,最后成了无主之物,还有些是在早以前的皇朝建立。

大多数年代久远,对目前海上贸易货物的吞吐量来说是供不应求。

现在的码头全部控制在帮派手上导致省城市府的工作很难运行。

新的码头必须要建设起来,这是整个省城的大事。

不仅是商家需求更大的码头,还要废除管理费,保护费,成立新商会,由市府直接参与管理。

君灵儿不管那么多,她来这个小世界又不是为了建功立业,但通过小宝镜拿到大量的无主的财富,便还富于民,积极参与各项公共设施的建设,这是一件好事。

其他的名利,她是不在乎的。管他谁当领导,谁当码头的话事人,当商会的主席。

她该出钱出钱,该出力出力,谁都不能说她不好。

咳咳,现在这个区商会的几个女强人就在说他的坏话。

她已经习惯了,当一个人站得太高,无欲无求的时候,其他人说什么,不在乎的。

陈月亮回来却不开心,君小姐那么好,做了那么多好事,却在背后被人诋毁,真是好生气。

君灵儿安慰她,不招人妒是庸才。这些女人在背后说她,不外乎就妒忌她更漂亮,更有钱,更拽。

陈月亮噗呲笑出声来,君小姐也太逗了。

“哈哈,会笑就好,快去睡吧”,这个身体才十岁。

第二天,君灵儿把这个区域商会要她捐的一万斤大米准备好后直接交给了来收取的人。

对方仔细检查后,收了米。竟然什么收货凭证都不给她,这怕不是有阴谋?

管你阴谋阳谋,在她绝对实力面前都是见不得台面的肮脏手段。

君家的大米哪那么容易被你们贪啊。呵呵,她才不怕。

果然第2天小宝镜就推送,她的米已经被运出港。哟,这是帮她出口赚外快呢?

这些人怕是不知道,她的东西随时可以用小宝镜收回。

不光是可以把她的大米收回来,连卖她大米的钱也能收回来。

她这些米卖的贵呀,一个大洋只换4斤米,这些大这些大米总共卖了2500大洋。

跟她耍阴招,不知道小宝镜都能收回来吗?

1万斤大米让这些坏人白忙一场,卖的钱2500大洋,已经落到她口袋里了。

哈哈哈!

敢把她的大米卖了,肯定就会冤枉说她没有捐大米,最后查无此证,传说中的1万斤大米凭空消失,让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不过现在到底谁是哑巴,有苦说不出呢?

存心害人的,害到自己头上,就不要再去说什么了。

这1万斤大米她派人以君记米铺的名字直接捐给了省城负责收取的官员。

不从这一帮联盟商会里面过账,你们抱团捐你们自己的,别算计君记。

负责接纳的官员当场验收,只感叹这真是好米,也就在君记米铺才买得到这么好的米。

非常足称的1万斤,看来这个君老板是个实在商人啊。不像有些家大业大,不想多捐,非要拉着那些小商户来摊派。

要是省城里每个大商户都像君记粮铺这样,他们整个市募集到的,就能救活北方一个省灾民。

除了这1万斤粮摊派任务,君记粮铺直接捐了100万斤粮,给北方受灾的省。

不是她想出风头,而是因为北方饥饿的人等不得了。

为什么不匿名?就是怕有人从中捞私。

北方爱吃小麦,所以这次捐的以小麦面粉为主,配合部分杂粮和大米。

就算是实名制的捐献,也被从中苛扣了几乎一半分量。真正到灾民手上的已经被换成发霉的,受潮的,被虫蛀的陈粮。

为什么这些人要昧着良心做这些坏事呢?别人捐赠的东西他们都好意思去偷。

她的粮食凭什么喂给这些蛀虫,全部由小宝镜收回。

1万斤粮食虽然散落各地。但说没就没,引起了很多人的警惕。

好好的粮食不翼而飞,这是谁干的?失踪的全部是君记粮铺捐的粮。

但他们却不能报警,因为在账面上这些粮食已经去了下面赈灾。

君灵儿决定不捐粮食直接改捐馒头。每天在小世界里做馒头,然后去灾区灾民集中的地方免费发放。

她都好几辈子没做过馒头了,记得还是以前在知青的那个位面,为了帮助村里农忙的大人们解决营养补充的问题,做过一些奶香馒头和豆沙包。

那就照旧做奶香馒头和豆沙包吧。小世界的鸡蛋也很多,还可以做鸡蛋馒头。

吃馒头还要配一些咸菜,常年缺盐,人没有力气。

君灵儿想到一个好主意,陈月亮家乡可以做橄榄菜。

橄榄菜下稀饭,夹馒头,炒肉末都非常好吃。

算算时间,上次她留在陈月亮家里的酸柠檬,应该都腌好了,是时候去取货了。

这次她不仅带陈月亮回老家,还把陈月亮做苦力的爸爸也一起带回家。

他爸就是在码头卸货的工人。忙碌一整年只能回两次家,每次只能带两三个大洋。

就是这么穷这么缺钱,才想着把女儿送出去,当一辈子的女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