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男神他今天可甜可盐 > 第62章 教主大人,有何吩咐?(18)

第62章 教主大人,有何吩咐?(18)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就在锦瑟和小团团说话时。

司聿忽然抱起锦瑟,他温凉的唇瓣落在锦瑟的脸颊上,一下又一下,情深至极。

“小霓裳,本座喜欢你。”

“当初,我在观台心里毫不在意的拉起弓箭,射向走在草地上的少女。本以为依旧如往常一样,红色的血液喷洒落地,可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她竟然能从我的手里活了下来,并且还能以一人之力单挑狼群,那一刻我对你开始产生了好奇。我开始慢慢的关注你,从把你带回我的宫殿里开始,你就逐渐展露不一样的一面。”

“你深深吸引着我,就像是瘾君子,渐渐沉迷在那种新奇又美好的感觉里。而那次带你去格斗场,你得到了凤凰玉琴的承认时,我就知道,我一定会爱上你,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后来你逐渐展露你的聪慧,更让我一步步的沦陷,直至今日。小霓裳,你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男配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95】

好感度飙升得如此之快,锦瑟都始料不及。

不过想想也是,司聿这种心思深沉,形色不易外露的男人来说,即便是喜欢一个人,也是在压抑在心里。

有点闷骚呢~

“教主,如果我和你在一起的话,那每天都能第一时间看到你吗?”锦瑟抬起眸子,装作懵懂道。

“自然。每天起床的时候,你都可以看到我。”男人拍了拍她的脑袋,唇角勾起一抹宠溺的弧度。

“那……我勉强答应你吧!”锦瑟眼眸微微眯起,像一只慵懒的小猫咪,收起了爪子,露出肚皮让自己信任之人轻抚的感觉。

司聿又捏了捏锦瑟的鼻尖,笑着道:“那你以后就是本座的夫人了,可在无外人的时候,唤本座为——夫君。”

锦瑟脸蛋微红,她羞涩的推开了男人的胸膛,娇嗔道:“教主大人你可不能得寸进尺!我还是黄花大闺女!”

“很快你就是本座的女人,提前适应也挺好的……”

“教主!”锦瑟跺了跺脚,心里却感觉揣着一只蹦跳的小兔子,一只在捣乱着自己平淡如湖水的内心。

这男人,真的是见过这么多人里脸皮最厚的一个。

心事摊开后,自然心情好多了。

锦瑟拉着司聿,走在湖边的小道上,她看着周围一个个回头的少女们,她悄然把手放在男人的后腰侧,捏了捏他身上健硕的肌肉。

“祸水!”锦瑟瞪了他一眼,脸蛋红扑扑的,非常可爱。

司聿笑了笑,他紫眸微闪,眼底划过一抹戏谑:“娘子吃醋了?别担心,为夫心里只有你一个。”

锦瑟恨不得立即把这个情话满天飞的男人捉回房间。

一旦两人心意相通后,这男人就开始放飞自我,无论什么羞涩大胆的情话,就像是喝水一眼平常的说出来了。

看着如此娇羞可爱的少女,司聿唇角微微翘起,露出淡淡的宠溺之意。

一只温凉的大手忽然牵住了锦瑟的手。

锦瑟抬眸望去,男人却已经转过头,视线落在了远处。

他墨色的长发随风飞舞,绝美惊艳的脸庞如凝脂般完美,在昏黄的灯光下,甚至一点毛孔都看不见。

他殷红的唇瓣微微翘起,似乎在为什么事情高兴。

一身红衣,恍若天人。

锦瑟心里一跳,忍着泛起波澜的心湖。

她用力拉下男人的手臂,左手绕过男人的脖,朝自己拉过去。

脚尖微微翘起,仰起头红唇贴在了男人的唇瓣上。

司聿似乎有些惊讶,紫眸微缩,几秒后反应过来,揽住锦瑟的腰肢,脚尖踩在湖面上。

恍惚间,就已经回到了房间。

砰地一声,窗门被关上。

“霓裳,我爱你……”

窗外,夜色如画,微凉的风微微吹拂着天上的云朵,虫鸣彼此起伏。

今晚,夜色很美。

————

翌日。

锦瑟是扶着腰下楼的。

她看着一脸笑意的男人,心里恨不得狠狠的揍他几顿。

但想到这男人在她耳边所许下的承诺,锦瑟心里微软,便不再计较昨晚的事情。

司聿坐在阁楼外的小亭里,悠悠的喝着茶。

一个长相秀气如女人的男人坐在司聿身边,他眉眼比女子还要精致,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一直含笑看着司聿,他手拿着茶杯,戏谑道:“啧啧啧,真不愧是教主大人,就连找媳妇的速度都比其他人快,这似乎还不到半年吧,就已经有媳妇了。可怜我这个比教主你还大的男子,到现在却依旧没有女子喜欢我啊……”

“司徒清,女子可能没有喜欢你的,但是男人嘛……却是一大堆,嗯……或许你可以尝试接受一下?”司聿建议道。

“司聿,老子可是直的,直的不能再直了!要找,也只能是找媳妇。再说,我是家里的独苗,延续家族香火这事,可是家里定下的死规矩,老子可不能违背祖训!”说着,司徒清脸颊微红,一双秀丽的丹凤眼里闪烁着恶狠狠的目光。

司聿丝毫没有在意司徒清那要吃人的眼神。

他敲了敲石桌,忽然严肃道:“最近陈建骅那边传来消息,阴日便是所谓的比武切磋。但你知道,我的来意并不是这个,而是那东西。但我的人再怎么在陈建骅家查探,也找不到任何关于此物的下落。”

“更奇怪的是,陈建骅家里竟然没有发现任何地下暗室或者地道,相反,他家的墙砌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坚实无比。”

“你说,那东西会藏在哪里?”

司徒清摇了摇头,皱起秀丽的眉毛道:“按道理人最重要的东西是藏在家里,但搜查好几回却都没有任何线索,这我也想不通。我猜它应该是在……谁!”

忽然,司徒清眼眸犀利地落在不远处一棵大榕树下,他拿起剑,指着树大声道:“出来!”

榕树依旧是之前那样,仿佛司徒清听到的只不过的错觉。

——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