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五帝玄书 > 第七十章 雌雄双剑

第七十章 雌雄双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当然,也不会让易兄您白忙,知道易生您使用剑,在下家族恰恰有一把祖传的宝剑,叫做哈克斯,乃是一把上品的“宿”级宝剑”,看到易生犹豫的神态,任清生怕易生拒绝,赶忙把诱饵抛了出来。

易生依旧不为所动,并没有什么动作,“宿”级宝剑虽好,而且现在易生对实力也很渴望,但是为了一把上品末级宝剑就搭上自己这么大的精力,有些不值,自己现在缺的就是时间。

“我知道,区区一把“宿”级宝剑自然不能打动易兄,但这哈克斯并不是一般的“宿”级宝剑,这剑本有两把,是雌雄双剑,这哈克斯是其中的雄剑,还有一把雌剑尼克斯。

虽然他们分开后,只是两把普通的上品“宿”级宝剑,但是他们合在一起,却能生成上品高阶天地玄黄中的“黄”级宝剑,斩杀之剑苏克斯”任清一字一顿,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而我们手上,就有这雌剑尼克斯的地图。

“嘶,黄级啊”。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脸上挂满了向往之色,易生也是一愣。

“斩杀之剑苏克斯”。易生默默念到,不禁心中起了涟漪。一个“宿”级的雪灵宝剑,就让自己跃升五阶,要是“黄”级苏格斯,那会

让自己成长到何种惊人的地步。实力,易家,易生的思绪不停的在飞转,最后握紧了双拳。

“什么事,说吧”,在“黄”级苏克斯面前,易生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虽然知道寻找那雌剑尼克斯绝非易事,否则任清早就自己找了,但是易生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实力,如果能将苏克斯吸收,那自己的实力将会有质的飞跃。

没有什么是可以轻易得到的,得到必定意味着付出,任何一个机会,易生都不会放弃。

“爽快,我就习惯跟爽快的人做生意”。任清微微一笑,然后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半个月前,任清的父亲危家峪执法队队长任行带领重兵押运救济饷银和大批灵石,结果在莱马石林遇袭,物资全被夺走。至今下落不明,危家峪城主只给了一个月时间让任行追回物资,如今半个月过去了,一点头绪没有,任行急火攻心,昏在了床上现在还没有

醒,任清也是没有办法,又得郑辽、百晓通大力推荐,这才把宝押在了易生身上。

等任清描述完,易生恍然大悟。怪不得任清会拿出如此贵重的酬金,原来是任清的父亲,危家峪执法队长任行出了大麻烦了。

易生朝着郑辽和百晓通望去,他俩不停的点了点头,同意接单,显然他们也拿了不少的酬金。

“好,我接了”易生点了点头道,酬金不薄,何况被劫的又是救济饷银,在道义上,易生就不能不管。

“多谢易兄”。任清俯身行大礼道,关乎任家的生存大计,任清什么都豁的出去。

“现在也没事,就带我去现场看看吧”。易生缓缓的站了起身,道。

众人朝门外走去。

拒马石林,位于希博镇之南,危家峪之西,是一座碎石山林,因到处乱石林立,和这里的树木融合在了一起,马车很难通过,所以久而久之,拒马石林的名字就这么传开了。

“就是这里了,他们就是从这里冲出来,然后把货物抢走的”,拒马石林深处,任清指着地下一个方圆数十米的深坑说道。

“下去看看”。说完,易生一拂袖子,跳了下去,随后,任清、郑辽、百里通也跟着跳了下来。

“额。。手。。。手笔不小啊”。百里通不禁睁大眼睛赞叹道。

入眼处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暗道,暗道有数米之高,可以容得下三辆马车并排行驶。

“为了这次绝密押运,我们组织了尽一万人的护卫队伍,可是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在这地底下挖了一条蜿蜒数十公里的暗道。

我们十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护卫,竟然都成了摆设,就让人在眼皮底下把赈灾饷饷银和大批灵石给运走了”。任清指着眼前的暗道,无奈的叹道。

“知道什么人下的手么”。易生开口问道。

“不知道,劫匪全都带的面具,抢完货物后,快速进入暗道,等我们调奇人马时,对方早就带着货物跑没影了“。任清摇了摇头道,

连对方一个人都没留下,任清显得十分的憋屈。

“货物有多少?”。易生再次开口问。

“额。。金币十亿五十箱,灵石三十箱,总共八十箱”。任清略微犹豫了一下,便开口说了出来,他知道既然选择了易生,就要如实的相告,任何的隐瞒都会造成误判。

“这么大的工程,绝非十天半个月能够完成,最起码在一年前这里就已经在动工开挖,八十箱的货物,运也得运很久,对方可留下什么线索”易生摸着两旁齐整的通道说道。

“对方动作很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要说有的话,倒是。。”。任清想了想,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

“嗯?怎么了”易生疑惑道。

“倒是留下几具尸体”。任清开口道。

“带我去看看”。易生开口道。

“就是这了,这是几个低等级的灵者,看来是被掳来挖地道的,挖完便被劫匪们杀了,掩埋的很匆忙,被我们发现了挖了出来,他们的身上我们已经搜过了,没有任何线索”。

在暗道里摸索前进了大约半刻钟,通道右侧出现了一个巨坑,坑里横七竖八卧着十几个没了气息的人,任清指着他们说道。

“还有其他线索么?”易生再次问道。

“没有了”。任清摇了摇头。

易生的目光朝着坑里的十几人望去,这些人面容激愤,身上不少刀伤,应该是临死前反抗过,从最后的结局上来看,反抗并没有成功,易生仔细的观察着每个人的面貌,神态,当扫视到最后一人时,易生愣住了。

这个人易生认识,那是一年前护送人去临希荒野时一个赏金队里的成员,当时还遭遇到了临希兄弟会的人,他和天逸还差点被掳走,最后失散了,逃出来的那些人中并没有他,他叫什么易生记不清楚了,但是易生肯定,绝对是那个队伍中的人,难道他被临希兄

弟会掳走了?那劫这批货物的,很可能就是临希兄弟会的人。

但是,那可是一年前,临希兄弟会又不是算命的,怎么会知道一年后这押运队伍会经过这里,而提前下手开挖呢。数个谜题困扰着易生,理不清任何头绪。

“你可知道临希兄弟会”。易生突然转头向任清问道。

“当然知道,他们总据点就设在希博镇的西部,这拒马石林西北方向的临希荒野深处的芜东崖上,因为离危家峪不是很远,所以双方经常起冲突,他们是这一带知名的土匪,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任清开口道。

“既然知道他们的老巢为何不率兵围剿,彻底解除这个匪患”,易生开口问道。自从上次赏金任务,易生就对临希兄弟会没有什么好印象,自诩临希的水泊英雄,却跟东泽的水泊英雄相差甚远,净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易兄弟有所不知,我父亲执法队的职责就是保护这里,自然希望剿灭他们,只是他们实力太强,又很狡猾,数次大规模清剿,都被他们给逃脱了,对方似乎神机妙算,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下设下了层层陷阱,去的少了打不过,去的多了,他们老早就隐匿起来,我们得道的只是一座空空的营寨,等我们走了,他们在卷土从来”。任清无奈的说道。

“易兄难道怀疑是临希兄弟会干的?”。任清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

“现在只是初步怀疑”。易生开口道。

“应该不会是他们,我们一开始也在怀疑他们,但是如果真的是临希兄弟会,为什么出口不在临希荒野,那样离他的大本营芜东崖反而更近一些。”任清摇了摇头道。

“出口不在临希荒野?在哪”。易生心中疑惑顿生,疑惑道。

“嗯,出口在希博镇,而且还穿过大半个希博镇,在希博镇最东部的一片荒野中”。任清说道。

“走,我们去看看”。易生说了一嘴,然后率先朝着通道内部走去。

通道不只有一条,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多个岔口,通往四处,显然是分开逃离所用的,大概是匪徒也怕被一窝端了。但是车辙印一直顺着主道向前方延伸。

以四人灵者的实力也足足走了三个时辰,方才走了出来。出口外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野,外面是硬地,本身车辙印就不明显,而且最近是雨季,经常下雨,车辙印就在这出口处消失。

“这附近的镇民探访了么”。易生问道。

“都打听过了,但是那段时间并没有人看到车队经过”。任清回答道。

“行了,我们回去了”。易生再次忘了一眼出口周围,然后转身道。

“易生还没有动静么”。任清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向一旁的下人问道。

“没有,自从五天前跟少爷您回来后,就一直呆在任府的西客房,一直没有出屋”。下人俯身恭敬的回道。

“这易生究竟搞什么呢,就只剩下十天了,怎么还不出去调查”。任清加快的步伐。焦急道。

“吱”,门开了,一胖一瘦两道身影闪了进来。

“我让你们打探的消息怎么样了”。易生一袭黑色长袍倚靠在太师椅上,仔细的看着手中的帛书,听到开门声并没有抬头,

只是淡淡的开口问道。

“打听到了,果然正如你所料,原本预定押送救济粮饷和灵石的带队人选确实不是任行,而是侍卫统领霍尔金,只是前些日子,霍尔金在剿灭临希兄弟会的时候,被高手暗杀,受了重伤,至今还未受伤,所以危家峪城主才临时决定换成执法队长任行”。郑辽满脸的佩服神色,开口道。

“他跟临希兄弟会可有什么瓜葛”。易生依旧没有抬头,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书,问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