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重生成为狗皇帝的后宫团宠 > 第六十九章 程慕娴表示这真吃不消

第六十九章 程慕娴表示这真吃不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在陆又白怀里的程慕娴娇笑一声:“陛下现在可是抱得起臣妾,待臣妾腹中孩子一大,那可就抱不动了。”

跟在后面的暗卫头子高平表示:娘娘您是真的小看陛下了。

昔年在威海王封地上狩猎,一拳头打碎猛虎天灵盖的就是他们家主子。

高平很想说一句:别说是一个,就算是三个,他们主子都抱得起。

陆又白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见她面白唇红,一双眼睛水灵灵的,忍不住低头又落了个吻:

“卿卿安心就是。”

说着,男人手上的力度更紧了些,唯恐不小心将人摔下。

入秋的夜里倒是格外的凉一些,程慕娴这个时候比平常都要畏寒。陆又白抱着她的同时还不忘记替她整理好披风,将人裹严实才放心。

程慕娴待在男人怀里,抬头只能看见他刀刻般的下巴,下意识往他胸前贴了一下。

听着他的心跳声,程慕娴知道这不是做梦。

如果,这要是上辈子就好了。

可是陆又白,我该不该信你?

上辈子对于程慕娴来说就是个深刻的教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的这个道理,程慕娴这个死过一回的人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明白。

她实在是……不敢去回应,不敢去应,也不敢承受。

可是他对自己的好,她也能感受到。

尤其是她做梦梦醒的那个时候,这个男人眼里的担忧都快溢出来了。

程慕娴又垂下眼皮,心里一团乱麻。

方才在寿安宫去见韩芷柔的时候,这男人握住她的手比任何时候都要紧,说出口的那些话毫不例外的都在警告韩芷柔,不要僭越。

他来看她只是因为她韩芷柔救了太后一命而已,跟其他的没有任何关系。

他,真的放下了?

程慕娴小眉头一蹙,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这两个人上辈子爱的跟什么似的,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莫不成这又是个什么***?

抱着程慕娴的陆又白丝毫都不知道,就因为这短短的一段路功夫,他自己好不容易在程慕娴心里建立起来的一点信任,都被完全摧毁。

这倒也不怪程慕娴。

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程慕娴莫名来了点气,干脆合了眼睛假寐。

本来打算到了未央宫就把人撵去其他宫殿睡的程慕娴,居然就直接睡着了。

而且还是雷打不动的那种,睡得可沉可甜了。

又是陆又白上手给程慕娴更衣卸钗环,后果嘛——

程慕娴做梦梦见自己被压在火焰山下,用尽什么办法都没有逃脱。

迷糊之中,她好像看见男人的身上浸了一层薄汗,自己则是被他好一顿搓圆捏扁来着……

她只会哼哼唧唧的出声,中途还依稀听见布破的声音。

“好、好贵的料子……”

“朕明天给你送,送一库房……”

昏睡过去之前,程慕娴总算是明白了上辈子这个混蛋狗皇帝为什么有那么多妃子和孩子了。

咳,搁谁谁都吃不消。

——

等陆又白下了早朝去勤政殿翻开第一本奏折准备批阅的时候,程慕娴才从榻上勉强起身。

锦书前来伺候程慕娴沐浴更衣的时候,瞥见她身上的痕迹都忍不住红了脸:“陛、陛下这也——”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自家姑娘狠狠瞪了一眼。

瞧着姑娘那杏眼圆瞪、气呼呼的模样,锦书觉得:若她是个男子,说不定比陛下还要过分。

锦书低头一笑,边给程慕娴整理拖尾的大衫,边道:“陛下娘娘感情好,奴婢很是高兴。”

程慕娴内心:呵呵。

今儿要不是饿了,她才懒得爬起来用膳。这不,用过膳食,程慕娴着人挪了软榻到院子的一处大桂花树下,要了盖毯和软枕,沾上就睡了过去。

未央宫外头种的丹桂虽说仅此一棵,却是整个皇宫里头最大最好的一棵。此时正是花期,整个树上是橙绿交错,密密匝匝的花和密密匝匝的叶挤在一起,远远望去便是最靓丽的一道风景。花香浓而不腻,令人闻之怡然。

锦书在一边伺候,防止有小虫子或者什么东西黏到程慕娴身上。

陆又白午膳时分进门没走几步,就瞧见睡得一脸茫然的小女人伸手拿下了头上落下的丹桂花,她的肩膀上、怀中、膝盖上都是。

整个人就像是遗落在花下的仙人儿。

茂盛的花树下,男人伸手折了枝条,小心的插在程慕娴的发间:

“很美。”

程慕娴脸一红,紧接着肚子一叫,脱口而出便是一句:

“臣妾想吃姜蓉桂花虾。”

陆又白忍俊不禁:“来人,去准备。”

盛泰笑着就下去了,陆又白伸手牵过程慕娴,替她拂去身上的花儿,道:

“卿卿看看就好,不要吃。”

桂花有活血的作用,这也是为什么陆又白没有派人送过桂花糕进未央宫的缘故。

但凡女子流产,身心俱创,陆又白不希望程慕娴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舍不得,也不忍,才会小心再小心。

程慕娴听过这话,心里是认同,可到底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是,臣妾知道了。”

陆又白笑着揉揉她的长发,才带着人回了内殿。

用膳的时候,宫人们都习惯性的留在了外面,里头依旧是帝后二人。

程慕娴夹了一筷子后厨刚做的青豆虾球,又看了一眼陆又白,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没有跟上,脱口而出便是一句:

“陛下,不觉得无趣吗?”

正要给她舀一勺子鱼汤的陆又白闻言,手里的汤勺都差点砸回碗里:“卿卿怎么了?”

“何出此言?”

程慕娴拧了小眉头,盯着男人俊秀的脸,一字一句:

“陛下每日都是上朝、勤政殿、未央宫,偶尔还会去一趟太后娘娘那儿——都不会腻味吗?”

程慕娴想问陆又白要不要换个地方,就去一下别的宫里,少来她这儿,她着实吃不消这混蛋的体力。

结果这话落在陆又白耳朵里,男人觉得是这样的:

“卿卿可是厌烦了朕?”

天地良心!程慕娴就差直接跳起来了!

她要是敢明目张胆的讨厌这个狗皇帝,她是不要脑袋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