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踏歌少年行 > 第157章(四)

第157章(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女子生得英武果敢,双剑飞云鬓,流盼显英姿,整个人的气质当属女中豪杰。

刑严做完这一切,没有多余动作,拂袖收剑,退半步站到夜无仇的身后。

夜无仇微微欠身道:“女侠,多有冒犯请多担待,我们即为所做的道歉,您也就莫要追究太多了。”

女子仍满脸震惊似不相信眼前所见,她身后的服饰统一的人亦皆是一副见了鬼的神情。

夜无仇对他们不作理会,当即留下点钱财当做店小二的补偿,便欲离开。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境界的剑客定然不是无名之辈吧。”女子的声音遥遥传来。

“闲云野鹤,天地逍遥,浮名与我若过眼云烟,阁下何必如此问呢?”刑严慵懒的声音回应道,此时,他们已走至街心。

“若你们还在玉衡国,我想我们还能再相遇!”

“那就有缘再见!”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人群围观,当他们看到刑严剑影绰绰肉眼无法捕捉的时候,便知道遇见了绝顶高手,所以人们用着敬畏的目光看着队伍消失在街角。

“那个女子看起来很有背景。”

“大人,为何如此说呢?”刑严道。

“难道你不这样认为么?心如明镜的却反问起我来了。”夜无仇哈哈笑道。

刑严眼带笑意道:“她的剑法清新瑰奇不落俗套,定然是受过高人指点。虽说只是刹那的时间,可暴露出来的足以证明某些东西,比如说哪怕仅仅是一个戟指的架势,就很清晰到让人一目了然。”

“剑术方面,你是大家,这是谁都比不了的。点评了那个女子了,再来点评点评我的吧。”

“大人谬赞了。蒙大人不嫌弃,我说错的地方还望多担待。您的剑法,却是属上乘中的上乘,招式之间龙骧虎视,意趣连绵。很多简单的动作,单独取之无足为奇,可若放眼望川,那便是山河汇聚!如此化腐朽为神奇的无穷潜力,当真令在下叹为观止。”刑严语气真诚拱手赞道。

夜无仇闻之哑然失笑道:“刑严剑客,在我的印象里你可绝非阿谀奉承之辈,这夸也夸完了,快挑干货说!”

夜无仇笑嗔着。

“哈哈,大人,恕在下直言,您目前的状况真是所学不过饾饤而而,天行健地势坤,您要走的路还很漫长啊。”

夜无仇抚掌而笑,大赞其说。

金煜龙翔剑法,确实高深莫测,而自己虽然有天玄剑神指点,走了不少捷径,但实在是与大成相比差之甚远,刑严的话可以说切中肯綮。

而就在夜无仇与刑严谈笑时,云小婵与霍杰亦聊得火热,青春洋溢的云小婵仿佛活蹦乱跳的兔子,她摆出不依不饶的样子摇着霍杰的胳膊噘着嘴问道:“你快说,我和刚刚那个绿衣的姐姐谁好看!放着我这么个大美女你不看,你把心思都放在她身上了。”

霍杰脸色绯红,左右支绌道:“小婵,这么多人看着呢。”

“人看着怎么啦,人看着你就不要我了么?”云小婵挺着小脸气呼呼地噘嘴道。

“……”

队伍轰然大笑,气氛融洽和谐,就好比这艳阳天,真实且美好。

夜无仇笑得满脸灿烂,但是当他看向灵畅、蓝镖头以及薛可琪的时候,心思遽然沉重,他暗自叹了口气,内心的情感天平迟迟未衡量出个结果。

他转念一想,却又释然。

对于薛姐,始于欲念,滋生情感,不能说多单纯,却也不能说不纯粹。

对于灵畅,他先前就与霍杰说过,灵畅娴静坚强温柔心善,对他说不得只是妹妹对哥哥的敬仰,而自己对其也说不得是哥哥对妹妹的怜惜。

唯有蓝镖头,一见倾心,再见误余生,所有心事的流淌,脉脉地都是她冰雪无瑕的肌肤,淡妆浓抹总相宜的面庞,窈窕玲珑的身段,盘发精巧的发簪。

往后余生,得此女岂有不足焉

百人的队伍称得上颇为壮观,但在此地灵烛城并不罕见,放眼望去迎面便有这般规模的队伍熙熙攘攘不知干啥。

“我们自进入迈恩瑞,对于各方势力来说线索就是遽然中断了,我们白虎镖局改头换面,相必他们也无从察觉,我们可以安心去锦罗城找雇主的人了。”夜无仇若有所思道。

“无仇,我总感觉心有不安,目前的状况下我们谁都不能相信,我总感觉那锦罗城天衢客栈的人并不简单。”蓝如玉蹙着眉头道。

“是啊,我们虽说经历了迈恩瑞这段日子所经历的洗礼,但终究还是得继续没有完成的使命,璇星帝国光藩属国就有四个,有多少群英荟萃的宗门就可想而知了。若人人都想插上一脚,这稀泥便是和不明白了。”夜无仇的思维迅速从迈恩瑞这样的几乎遗世独立地方走出来,再度回想起他们在驻虎城之前发生的事。

这般想着,愈发觉得更大的局面扑面而来,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弄清楚了众多势力逐鹿的源头,而不是瞎子摸象乱闯乱撞。

不知不觉间,一队人马快要走到街头,夜无仇本想带领队伍去客栈盥洗干净,可却发现墙壁醒目的位置上贴着告示。

告示的四周隔三差五便会聚集着三三俩俩的人,这些人都是满怀着期待读完全篇,在叽叽喳喳议论的同时,亦是兴高采烈。

正是玉衡国皇家学院的招生告示。

皇家学院是对年龄有要求的,其所要求的上限年龄是二十岁,因此,那些看起来年岁很大的人多半是为子孙找到了前程似锦的机会,当然这前提是他们的子孙足够优秀。

当然,也有人在看完告示之后垂头丧气,显然是觉得自己亦或自己的亲人入选无望。

“人生不就那么回事吗?”夜无仇看着这些人的各异的神态忽然心有所感,他轻轻地喟叹道:“飄茵坠溷,从流飘荡,各人有各人的生活,而又谁能真正主宰自己的生活?这生命的本质,不过就是被牧羊人挥着时光之鞭驱赶的绵羊罢了,这一路上充斥着岁月的回响,我们被无奈支配,最后终将再也找不到初心的流觞,找不到琉璃般的梦境。”

“童真,不过是世界表象的折射,在表象的背后,永恒流动的是深沉的悲哀。就像福祸相依的道理,黎元喜怒,百姓哀乐,不自觉地在日子的煎熬中,以悲伤为地,以欢欣为空,化作彼此在主体上孤独却反而在细枝末节上交错不堪纠缠不清的芥子宇宙。你们要知道啊,表现是易碎的,梦境是脆弱的,只有这厚重黄土枝河涌流广纳百川的胸脯,是母亲。”

大家听着夜无仇的话,默然不语。生而为人,能为之何?各自在逃亡路上搭伙做伴,苟且于眼前的幸福即可。

就在他们准备走开之际,却看见统一制服的少年在为首中年男子的带领下向城外走去。

而这幕亦引起了人群的围观。

“听说昭南学院全员参加皇家学院的选拔,这看来是真的!”

“昭南学院可是灵烛城内最好的学校,当然有能力所出些有望被选进皇家学院的人了。”

夜无仇听闻这段话,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这感觉掺杂这熟悉,熟悉中又多了些陌生。

到底是什么呢?夜无仇电光火石之间想完,刚欲对霍杰说些啥的时候,却发现霍杰瞪大眼睛看向声音来源。

这种感觉与霍杰挂钩,无异于为酝酿着的疑惑找到了宣泄口,他遽然想到了此声音的主人是谁。

霍起庸!他怎么会在这。自镖车被劫之后便了无霍起庸的消息,他们一直以为霍起庸已葬身山林的百兽口中。

夜无仇扭头一看,果然是霍起庸,只不过此时的霍起庸与印象中的稍显不同,他身着白袍,儒雅谦逊,翩翩君子,温润如玉。

夜无仇依稀还记得与李家镖局乱战的时候他一身邪气凛然的功法纯熟精湛,再加之为人处事的风格更使他整个人处于阴鸷氛围的笼罩中。可如今这堪称改头换面的改变是什么情况!

不仅仅是夜无仇感到不可置信,就连霍起庸的妹妹霍灵畅亦是觉得不可思议。她微张小嘴,喃喃道:“起庸哥哥……”

几人的注视让霍起庸有所感应,他当即扭过头与众人来了个对视。

尴尬的遥遥相望,相互观摩。

“哦几位,有何指教这样盯着我看,怕是有什么事吧。”霍起庸施施然踱步而来,面庞是温和的笑容。

“霍起庸,你是怎么到这灵烛城的”夜无仇对霍起庸并无好感,语气稍显冰冷。

“嗯这位阁下,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想我们素昧平生的,没有过交集吧。”

众人一愣,包括蓝镖头三姐妹以及霍杰兄妹,他们都对霍起庸的不同寻常感到极为惊讶。

没有交集霍起庸曾在福来客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救过夜无仇与霍杰的命,接着与夜无仇十分不对付,二人相恶甚深,以及种种就让霍起庸一句“素昧平生”就概括了要么就是太不可思议,要么就是霍起庸在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