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仙魔大红楼 > 第五十八章 都是混蛋

第五十八章 都是混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胡闹!”

贾政只有两个字给宝玉,要不是夜深了,当场就要请家法。钱谋学是老一届的三甲举人,上面还有个三元进士的恩师,来头不比贾府差了多少。他要暗杀人家?暗杀得着吗?

里外不过是文名的争夺,胜了,那也就罢了,在整个大周,少有要取人性命的,可宝玉如今所为,别说是君子了,就算在小人里,那也能排上一号。

“不对劲啊,这冤家向来是个大度的,那次断了手,也不过一句‘多大点事’,怎么今天…….”

贾政仰头看见《忆秦娥》,其上涵义,让他头脑清明许多。他想到宝玉今天的反常举动,突然嗤的一下笑了,道:“好个江流,早想到了,却不告诉老爷,该打。”

江流腆着脸对自己打了一下——以他从小养来的家生子身份,不用拿捏。贾政让他罢了,反正没个真打,只是要醒着宝玉,别因为一时气愤误了前程。

江流应了,也就过去。

碧纱橱灯火通明,林黛玉和王嬷嬷绣着香帕,要等宝玉回来。外面传来小厮、丫鬟们开心的笑声,立马知道了——这宝二爷,终于顽够回来了。

宝玉进了屋,脸色不好看。林黛玉亲手端了碗羹汤来,看他喝了,这才问道:“输了?”

“没输,就是憋气。”

林黛玉摸了下眼角,一抹朱红悄然闪过。以她红袖仙子的本事,立马看到了宝玉的文名状况,俏脸露出笑靥。

“果然是赢了,那就好。一个生员,赢了三甲举人还不开心?憋气个什么劲呢?”

旁边袭人、晴雯都把好奇的眼神投过来,竖着耳朵偷听,连王嬷嬷都好奇了。特别是越发开朗的大丫鬟鹦哥儿,好奇的眼神忽闪忽闪的,要凑过来听。

宝玉闷了两下,道:“我想弄死钱谋学,没成功。”

这话说的,登时乐坏了一屋子人。袭人凑趣道:“我的爷,您都赢了那个钱三甲,踩着人家脑袋广增文名了,这还不够?咱别使小性儿,还是饶了那……”袭人是个贤淑的,还是忍不住笑起来,“咱们就饶了那个钱三甲吧,毕竟是个三甲举人。”

晴雯、麝月,还有鹦哥儿就瞪着眼乐,连王嬷嬷都笑开了——一介生员‘饶过’三甲举人,怎么听都不是个味儿。大概这整个大周,也就咱们宝二爷有这本事。

宝玉摇摇头,恨声道:“我不想饶了他,还有贾雨村……要是能一起解决了,简直是乐翻天的好事。”

林黛玉不高兴了,贾雨村是她的老师。

左右一想,忽然明白过来,捂着樱桃嘴儿惊了一声,俏脸泛起酡红。她想:宝哥哥向来是个大度的,怎么突然使了小性?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她受了伤。

晴雯很久没见宝玉耍性子,立马不开心得很,竖起眼睛道:“我的宝二爷啊,您怎么又犯起倔来了?本以为您好了,厉害了许多,却没想性子更厉害了。以前还只是摔摔玉,闹闹不痛快,现在都要杀人了,还是两个三甲举人。您就不怕给咱们府上招了那种摆不平的大事件?”

“懂什么!”宝玉心情不好,直接怼过去,“对别人我能大度,对这两个,大度不得。”

他哼哼道:“贾雨村,好吧,暂且不说他,单说那个钱三甲。他的压制异象碎了黛玉的三点水晶泪,这可是三分寿元,我怎能轻易饶他?本想下个套让他舍不得,结果老家伙也是机灵,硬是舍得了,还赔上我一篇煊赫篇章。”

听这话,晴雯都觉得心疼,端了茶水给宝玉。别看跟宝玉闹得欢,她却是最在乎宝玉的家底不过,当下小嘴叭叭的,把钱三甲骂了个痛快。

麝月跟着说了几句,也就停下,一双桃花眼来回瞅沉思的宝玉和脸色酡红的黛玉,嘴角带着笑。

宝二爷是真的好啊,对她们没的说。看看先前,宝二爷把手都脱臼了,不过是句‘多大点事’,那就轻飘飘的饶过了王善保夫妻,可如今因为黛玉受了伤,就要往死里弄一个三甲举人。

她又想到金钏儿,暗地叹口气——跟黛玉姑娘比起来,金钏儿在咱们宝二爷心里的地位,明显差了许多。只是不知道,跟自己相比又如何?

宝玉不懂女人家的小心思,他在想自己的事。

钱谋学钱三甲,他是真的没想放过,但从这件事里,他看出来不好的状况。

贾府是个金字塔,站在顶端的,自然是贾母老祖宗,其次是贾政、贾赦,以及宁国府的贾敬,都比他高一辈,也是自然。而在下一层的,明显包含他宝二爷,却不只有他宝二爷。

比如凤辣子,比如贾元春,一个是祸害,一个是他亲姐,都是跟他同等地位的。这点,从家人奴仆的态度中可以体现。如果他是玉字辈的第一人,绝对压制同辈的话,他要暗杀钱三甲的事情,会有许多老妖出现、参与,甚至为他谋划。

而现在,除了王善保外,他没有别的老妖部属。

可惜了,自己在贾府的地位不足。宝玉叹口气,端起茶慢慢抿着,满心思量。

时至今日,他对贾府,乃至大周都有了一定的了解。跟贾府相比,贾雨村这个‘万恶之源’,如今还只是出土的幼苗,可以连根拔起。他一是想弄死钱谋学,第二呢,也是想试探自己在贾府的能量。如果可以借此名目调动力量,自然要把贾雨村顺手除掉。

可惜的是,自己还不够分量。

要专注秀才大考了,不管如何,提升自身的实力才是正经。宝玉想起君子六艺,都是秀才大考要考的科目,正要问下黛玉,外面有人传话。

江流来了。

不只他自己来,还有一应小厮跟随,带了一马车的东西——幸好贾府道路宽阔,便是林荫小径,也能供马车行驶。

江流给宝玉见了礼,指着后面的马车道:“都是钱谋学的赔礼。他说了,是给红袖仙子的赔礼物什。还有,专门写了帖子致歉,说他伤了红袖仙子,枉为文人,要闭门思过十五年。”

宝玉的眼睛眯了下,笑道:“这倒是个真诚的,他人呢?”

“已经走了,说要立刻闭门读书,还有思过。对了,除了帖子外,他还让小的给您捎个字条。说是只能您一个人看,我没打开。”

宝玉接过字条,打开看了。

字迹潦草,好像写得匆忙,宝玉看了内容,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怪不得写得匆忙呢,这老家伙,真真是个敏捷的。

江流凑过来,笑问道:“爷,这字条上写的什么?”

“要看?”

江流呆了一下,拍拍嘴巴,“不看,不看。爷,这天色已晚,我就回去等老爷唤了,有事您差人传召小的,一准到。”

宝玉点点头,笑送他离开。

等人走了,拍拍马车上黄梨花木的箱子,把纸条扯吧碎了,随手撒在了马车上。

纸条上只有一句话:和贾雨村,都是…….混蛋!

是的,没错。堂堂三甲举人给他留了张纸条,上面就是一句骂人的话。

宝玉偏头想了片刻,噗嗤乐了。看来不只自己想用些‘不妥当’的手段,那贾雨村,显然也对钱三甲动过不怎么让人舒坦的小心思。

这小心思,无外乎杀人嫁祸。

嗯,应该是这样,跟他想的一样。

他要是暗杀了钱谋学,不嫁祸给贾雨村,那就是他白痴了…….

一首《竹石》,踩了八位举人的脑袋,让宝玉在中都城可算家喻户晓。

有人学习、使用《竹石》、《咏麻雀》等篇章,让宝玉的的第七十六把文火越发雄壮,很有一飞冲天,点燃下一把文火的苗头。而且东城的青山老竹,已然成了文人风骨的标榜。很多学塾夫人带着孩童,前去教导启蒙。

宝玉让人把路清开些,任人去学,这让他的文名更盛,往小里说,也带动了门脸的生意。

牙刷、牙膏不比火炕,一般人偷学不去,让他的兜里宽敞许多,甚至那碎花软黄玉四方砚,也能笑着想想了。

“爷,钱三甲又送赔礼来了。”

突然晴雯进来,眼睛笑变了形,扯宝玉去看,“这次不是给黛玉姑娘的赔礼,是给您的,还有个帖子。”

“先拿帖子来看。”

晴雯从三辆马车上翻查了好久,终于想起帖子扔门口了,拿来给他。宝玉打开看了,见是求‘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文的帖子,撇撇嘴,随手丢掉。

钱谋学说是赔罪,其实是送礼求文章。

大周文人之间,很有这种礼尚往来的风俗。当然,并不是说他收了礼物,就一定要给文章。千金有价文无价,给不给文章,要看他的心情。

宝玉觉得自己的心情不太好,让麝月跟晴雯过去估价,听见是价值接近三千两白银的绸缎、古玩等物,突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去,把东西卖掉,给爷买了碎花软黄玉四方砚。”

“给钱三甲派来的人传话,就说这‘赔礼’,爷收下了。让他好好的闭门思过,别跑出来让贾雨村撞见了,出事了可不好。唔,他还受着伤吧……”

正出门的袭人和麝月对视了一眼,有点可怜钱三甲。

咱们的宝二爷小心眼起来,还真是一根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