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禁欲侯爷宠上瘾 > 第178章 害死兮儿

第178章 害死兮儿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休想,你们先离开院子才能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要不然下一次不会前两次这么幸运,只是泼粪,只要你们不离开,你们一天都别想要安生!”绑架阿离的人歇斯底里地说着,似乎对每个住在院子中的人都怀有最深的恶意。

像是魔怔,白汐允怔的愣住,问道,“是因为那个人死了吗?”

就是酒楼之前的那个人死了,才发生后面的装神弄鬼,难道不是鬼怪,而是更可怕的人心作祟?

绑架阿离的一下子就变了眼神,他愤怒地冲向她说,“装什么穷人,我知道你是白家的嫡女,就是你们这些玩弄是非的人害了兮儿,谁敢在那间院子的人,都是我们毕生的敌人。”

隐隐猜出真相的她,白汐允越发的冷静下来,往后退了两步,冲着阿离使眼色,像是要出什么大招,阿离摇摇头,不愿意跟着她一起走。

“想好了没有,要么离开那座院子,一切平安无事,要么你死我活!”绑架阿离的人凶得很,感情在自己的世界,不看白汐允的动作。

白汐允能用毒第一次,就会用第二次,只是她没有想到阿离又上受伤了,慌张地连药都掉了下来。

“砰地一声。..co白汐允的心都快要被吓死。

“你有想要做什么?”绑架阿离的人猛地让阿离身上招呼,白汐允踢开药瓶,讨好道,“我没有做什么。大哥,麻烦你能不能把这瓶药给阿离,他受伤了,我是想要给你让他擦药。”

绑架阿离的眉眼一动,似乎不相信白汐允的借口,他的眉眼松动,不似之前那般嚣张,“真的?你把要捡起来,给我。”

显然是不相信白汐允,又怕是之前对付他们的药。

白汐允心突突地跳动,比之前跳的快的多,这一切都来源于别人拿剑对着她。

比武她不怕,她怕的是伤害她的朋友!

白汐允装作害怕地样子捡起来,还故意打开瓶盖闻了闻,其实在她右手中的时候,就已经换成疗治创伤的药瓶。

这一切都在他们的眼前,绑架的相信白汐允的说辞。

白汐允扔了药瓶,绑架的很快接到,打开,猛地在阿离身上做实验,阿离的伤口并不疼,而且在快速的愈合着,用肉眼都看到。

简直是神药。

“这,能根治你之前下的药吗?”

白汐允等了这么久,要的就是这么一句话。..co装作被人撞破真相的傻愣,许久不说话。

沉默的彼此,绑架之人带着阿离离开,临走之前咬牙切齿的说,“给你三天时间,要不然他的命,你就别想要。”

人有了弱点才好威胁,绑架之人嫉妒白汐允与这人的亲密,明明是主仆关系,却可以为阿离做这么多,一联想他们天人永隔的兮儿,泪水也流了出来。

“小姐,快走,别管我。”阿离喊着她,白汐允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手不自然的握紧,她不明白阿离为何不愿意跟着她一起回院子,而是躲在绑架他的人身边。

不论是何种的隐情,白汐允都会将他带回来,一旦发现他的身份威胁到她们母女安的,白汐允说什么都不会放过。

白汐允回到家,就看到跪在房间门外的暗金。

暗金一看到她,眼泪就忍不住泪下,不过是和小环花前月下一个晚上,就出了这么多事,要是被主子知道肯定是饶不了他的。

“对不起。”暗金言简意赅。

白汐允从他面前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望着暗金,她的情绪让人捉摸不透。

“是我错了,不应该没有保护好你。”

“你错了,不仅如此,我的院子发了什么大事你难道没有点逼数?两次前院门面被泼粪,你就该想到人家还有后招。而你在做什么?定北侯是让你守着我的安,不是让你花时间来和我的侍女谈情说爱的!怎么小环就这么让你心花怒放,忘记自己的本分?”

白汐允很生气,她这番敲打的意味很重,终于想明白现代为何不允许办公室恋情,谈得好可以双剑合璧,反之,有的恋爱就会让人本末倒置,显然暗金和小环是属于第二种人。

暗金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很响的头,白汐允不出声,他就一直磕着。

“允儿,要不然就算了。”林映芬本就容易心软,被小环拉了过来做说客。

小环也跟着暗金跪在地上磕头。

磕头的声音仿佛一直在她的耳朵中,白汐允的脸色越发的难堪,不知情的还以为暗金和小环受委屈,知道实情的,又没法不恨他们。

“小姐什么事情都请怪在奴婢身上,不是暗金的问题,是我错了,没有照顾好小姐,让小姐一个……”

小环的话没有说完,白汐允便打断了她,“我没有怪罪你,小环。但暗金之所以保护我,是受墨沐寒之托,我和对手对峙的时候,他不出现,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保护吗?”

“你忘记我之前对你们的警告了吗?小环,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允许发生第二次,要不然我会亲自和墨沐寒说,我不需要他,你既然喜欢暗金,我不反对,我可以给你自由,但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我守护的人都在。你知道阿离过的什么日子吗?他被绑架了。”

小环吓的不敢吱声,她过了火,求饶着,“对不起,小姐,你要奴婢当牛做马都没有问题,我只是想要替暗金求情。”

暗金忍不住头疼,拉了拉小环,“别说了,我知道你的心意,这件事本就该我来承担。”

白汐允有种年代感,此情此景,她像是打压老百姓的奴仆,而跪着的人就像是受压抑的百姓。

不自然的笑着,白汐允让小环先离开,写了一封信,递给暗金。

“对不起。”暗金跪着接受,虽然不知道信封里写了什么,但是他还是很清楚,他的错无法弥补,尤其是眼下这个时间,他再多的理由都不能诋毁她,因为白汐允真的很不错。

是他愧对主子的信任,尤其是当听到阿离绑架的消息,他反而很高兴,那样‘来历不明的人’,消失反而更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