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傲翔九霄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勃然大怒

第一百八十九章 勃然大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贾老二结结巴巴地当年的事情说了,康大师脸上神色变化不定,最后松开了贾老二的衣领。身为灵阵师,康大师对于一个人的精神力波动感觉非常敏锐。

贾老二说没说谎瞒不过他的眼睛,贾老二没有说谎,他与画下这灵阵图的人确实没有关系。康大师是个有原则的人,不愿意牵连无辜。

“当年那一战,自己毁了他一只眼睛破了他的绝学并且把他打下山崖。但终究没找到尸体,他果然没死。”康大师喃喃自语,神情肃穆眉头微蹙,显然这并不是个好消息。

当年那一战,实在是战的太惨烈。康大师侥幸胜了,但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他因此伤了本源这么多年来修为止步不前,这对一个修行中人来说简直是最残忍的惩罚。

此刻他的情绪激动很难平复,又喜又忧。

高处不胜寒,康大师喜的是自己不再是孤单一人,还有可以比肩的对手较量。

忧的是自己修为多年止步不前,影响了在灵阵图上的成就,只怕再相见赢不了那人。

只是自己的输赢康大师倒没有那么放在心上,技不如人输了便是输了,输了也要输的坦坦荡荡。

可那人修习的灵阵图走的是歪门邪道,以生灵的精血和魂魄奠基。那人在灵阵图上的造诣每提升一点,就会造下无数的杀孽。

要是自己输了,在灵阵图方面世上再无其他人可以压制那人。只怕那人会更加肆无忌惮,任意屠戮苍生。

康大师沉吟有所思,一旁的天阶剑客却是放了心。看来康大师不是为了那个毛头小子来的,这就好。

这时外面有了动静,原来是这边的响动惊动了其他人,此时船上的天阶供奉正带着船上的高层人员赶往这边。

天阶供奉看到里面站着的两人顿时有些头疼,又怎么了,一下子惊动了两尊大神。

不过天阶供奉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脸上仍然保持笑容,问道:“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惊动了二位?”

天阶剑客耸了耸肩道:“我也不清楚,我是发现康大师很着急地往这边跑,于是跟着过来瞧瞧的。”

天阶供奉看向了康大师问道:“不知什么惊动了康大师,我们招待不周真是失职。”

康大师淡淡一笑道:“没什么大事,只是突然察觉到了一位故人的气息,这才过来看看。没想到只是故人留下的一道符箓,倒是让我空欢喜一场。”

天阶供奉这才放下了心,也没有多问,毕竟这涉及康大师的私事。

天阶供奉开口道:“既然没什么事就好,想来老夫还没有好好招待过二位,今晚由老朽准备些酒菜一尽地主之谊。”

康大师拱了拱手表示谢意,肖峰道:“大供奉实在太客气。”

“来人呐,赶快准备酒席。”大供奉吩咐下去。

肖峰突然想起来什么,问道:“有件事我有些好奇,刚刚我进来时发现有人要杀这位小兄弟,于是多手阻拦了一下。”

他说着指向了鹰翔,顿时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噢?”天阶供奉看向鹰翔反问道。

“大供奉,事情是这样的。”贾老二顾不上身上的伤势,急忙爬起来禀告道:“这小子是内奸。上次来船上的那批劫匪正是这小子勾引上船的。

被我发现了秘密,这小子居然偷袭我,想杀我,于是我准备清理门户。”

大供奉对这个解释不太相信,毕竟鹰翔修为实在太低,这样的一个内奸实在顶不上大用。

不过康大师和天阶剑客都在这里,大供奉不想深究,免得让别人看笑话。

大供奉一瞪眼,摆摆手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这个内奸拖下去处死。”

贾老二一听顿时一喜,但没想到天阶剑客肖峰再次插手。肖峰挡在鹰翔身前道:“我觉得这件事情或许另有隐情,还是问问清楚的好。”

贾老二急忙解释道:“大人,我已经问的很清楚了,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还是立马处死的好。”

康大师也开口了,指着贾老二道:“你说谎!”

贾老二顿时急眼了,大声辩解道:“我没有说谎,你别诬赖好人,这小子的的确确就是内奸。”

“混账,怎么跟康大师说话呢?”大供奉不悦的呵斥道,他对手下人没有眼力界感到头疼。

康大师可是盛宝堂的贵客,犯得着诬赖一个灰阶的小人物吗?这家伙真是缺乏管教,这种人居然也能在船上任职,大供奉简直气的肝疼。

康大师慢条斯理道:“我没有诬赖你,也不是偏袒这少年。只是你说话的时候精神力波动很不正常,而说实话是不会产生这样的情况。”

大供奉知道灵阵师的精神力强大,并且感知他人精神力的能力敏锐,康大师显然说的是实情。

眼看这件事要成为盛宝堂的笑话,大供奉于是浑身气势发出,怒目瞪着贾老二道:“说,我要听实话。”

“我……我”贾老二头上冷汗流下,他没有想到大供奉居然如此相信一个外人的判断。

贾老二眼珠子一转,于是随便想了个理由搪塞道:“是这小子不听话,我想教训教训他,差点失手打死他。”

这个解释跟事实很接近了,只不过事实是因为他嫉妒鹰翔的容貌俊美,各种看他不爽,想教训一下他。

“你说谎。”康大师在一旁突然又开口道。

贾老二简直要骂娘了,你这老头真他么的多管闲事,我说的话已经很接近事实了,为毛就盯着老子不放

大供奉真的怒了,这个家伙当着自己的面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谎,这不是明摆着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什么时候灰阶蝼蚁变得这么猖狂了,居然敢蔑视天阶强者的威严?

贾老二刚准备再解释一番,天阶供奉一巴掌呼了过去,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混蛋没一句真话,真是丢尽了盛宝堂的脸。

天阶供奉这一巴掌打的很重,贾老二整张脸都肿了起来,牙齿不知打落了多少,乍一看就像一个猪头。之所以饶过贾老二一命,是因为大供奉觉得直接把人打死了很丢人。

肖峰道:“这件事情还是搞得不清不楚,我这人眼里最是揉不得沙子,现在这人似乎已经说不出来话来。不如听听这少年怎么说,或许能够从中知道一点事实的真相。”

大供奉点了点头,今天这件事情已经很丢人了。他倒想看看事实真相是怎样,能让一个灰阶小人物一次次当着自己的面说谎。

鹰翔顿时被拉到了所有人面前,被无数双眼睛注视着。

按常理来说一个不到灰阶的十几岁半大孩子,骤然被这许多高手、大人物围观,理应感到惶恐和扭捏。

但鹰翔却并不能够按照常理推测,骤然被如此之多的大高手和大人物围住,鹰翔目光清澈,有条有理的把事情从头到尾说清楚。

鹰翔很冷静地叙述事情的经过,他实话实说也没有趁机添油加醋,而围观的众人脸色越来越难看。

无缘无故地给别人额头上刺字这是非常阴损的事情,而贾老二竟然犯忌。

“混账!真是混账!”大供奉破口大骂,他气地浑身颤抖。

“到底是谁下令让他这么做的?”大供奉勃然大怒,转头质问身后的一群高层人物,顿时把其他人吓的冷汗直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