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傲翔九霄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新生

第一百七十六章 新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出了船舱那冰冷刺骨的寒意立刻减少了许多,沈涵虽然担心鹰翔安危却不敢再进去了。

船舱里的温度太低了,沈涵只穿着单衣,根本不能抵抗寒冷。

鹰翔此刻正忍受着无边的苦楚,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随便吃了一块糕点竟然会惹出这样的祸事。

这样身体不能动,但意识却很清醒的状态鹰翔不是第一次经历。

上一次在金刚猿王的洞穴中鹰翔因为触碰金属性钟石乳半边身体被金化,这次的情况看似相同但实际上却截然不同。

上次金属性钟石乳鹰翔只碰到了半滴,半边身体金化也只是体表金化,除了行动不便外体内各处依旧正常运转。

这次不知道那最后一块糕点里到底放了什么,居然有大量惊人的冰属性力量爆发出来。

开始是体表然后这股力量逐渐深入体内,最后竟然侵入了经脉。

刺骨冰寒哪里是脆弱的经脉所能抵挡的,于是经脉一寸一寸被冻的裂开,这种痛苦比千刀万剐还要难受十倍。

可鹰翔即使再痛也叫不出来,也动不了,没有半分宣泄的途径。

就连冷汗也流不出来,因为还没等流下来就早己被冻成冰了。

最最要命的是鹰翔还很清醒,能清楚的感知到每一点疼痛,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经脉骨头血肉被冻裂的声音。

这种非人疼痛加剧和心理折磨足以把一个正常人逼疯,即使鹰翔心性坚韧远胜于常人,也被逼到了崩溃边缘。

鹰翔的脑海里两种信念在交战,一个念头是快点死去吧,死了就不用再忍受这种痛苦;另一个念头则是要坚持下去,你还年轻还有好多事情没做,不能死。

求生的信念和求死的信念交织,但鹰翔再纠结也还是无能无力,此时的他根本动不了半分。

就算想求死也做不到,他只能够继续忍受,继续听自己的身体慢慢崩坏咔咔的清脆响声。

鹰翔的体内此刻呈现出来的场景很奇特,虽然身躯受损严重但是要害部位却丝毫无损。

三生万物诀开始自启,他体内的两条五彩细线抵住了那刺骨的寒意,鹰翔慢慢也察觉到了这点,于是开始全身心的运转三生万物诀。

突然鹰翔的脑海一震,识海中高高悬浮着的造化玉牌旋转起来。

玉牌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速度快到一定程度竟然看不清玉牌本身的轮廓,只能约摸看见一个朦胧的影子。

在朦胧的影子中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这样的状态差不多持续了半炷香时间,紧接着鹰翔体内那仿佛能冰冻亘古的极寒力量被鲸吞海吸般收走。

造化玉牌随即旋转速度减慢最后完全停止,仿佛吃撑了一般缓缓下坠。

浑身的极寒之力被抽走后,鹰翔更加清楚明白的感受到浑身的痛苦。

造化玉牌再度一震发出耀眼的白光,同时鹰翔体内的两条五彩细线发出五彩光芒。

五彩光芒照射鹰翔体内每一寸,连最细微的地方都不放过。

鹰翔已接近支离破碎的身体竟然奇迹般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鹰翔闭上眼睛心境恢复平静,静静感受这新生的神奇力量。

破碎的经脉仿佛被人拿针线缝合,冻坏的血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新生的肉芽,冻裂的骨头也在重塑,新生的骨髓发出晶莹的光芒。

鹰翔体内的鲜血在沸腾,血脉之力被激起,隐隐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响声。

鹰翔能够感觉到血脉之力激增,有了一个巨大的飞跃。血液在血管里隆隆的冲刷着,带走体内隐藏的杂质。

随即乌黑如墨腥臭万分的黑色汁液从毛孔渗出,即使鹰翔反应再迟钝也明白过来这是一次难得的机缘。

破而后立,自己的身体破碎到几乎濒临死亡,然后又重生。

这样一来,原本身体中存在的一些细微难以察觉的瑕疵终于得到彻底抹除。

鹰翔重新站了起来,这时他才察觉自己的修为也有提升,现在已经达到了九阶巅峰。

原本船舱里布满的冰霜也尽数消融了,除了地上留下的一滩水迹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痕迹留下。

鹰翔站在原地一连翻了了十几个跟头,只觉得现在的身手更加轻灵,整个人的状态处于完美的巅峰状态。

突然舱门呼啦一声被拉开,鹰翔下意识的出手攻击突然进来的人。

沈涵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随即肩骨被牢牢拿住。

鹰翔看清了是沈涵当即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沈涵可不是敌人。

沈涵刚刚忙前忙后的生火为他取暖他都是知道的,虽然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这份人情还是欠下了。

沈涵站在外面守了许久,慢慢发觉寒意减少了许多,于是大着胆子闯进来瞧瞧。

看到鹰翔一身污秽沈涵当即打了几桶清水来,鹰翔用水从头浇到脚顿时浑身清爽了不少,这才换好衣服。

沈涵上上下下打量着鹰翔关切的道:“你没事了?”

鹰翔活动了下胳膊和腿点点头道:“嗯,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沈涵气恼的锤了鹰翔肩头一拳,道:“你刚刚吓死我了,整个人突然就被冻成了冰雕。

碰也不能碰你,而且房间里冷的吓死人,连火都生不着,真是太可怕了。”

鹰翔无奈的摊摊手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我最后吃的那块糕点有问题,差点冻死我了。”

沈涵好奇道:“对了,那你是怎么好的?”

“嗯……我也不清楚,这寒气来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

不过也没对身体造成什么伤害,就是把我吓的不轻。”鹰翔糊里糊涂的道。

这件事情关系到造化玉牌的秘密,所以鹰翔不得不对沈涵撒谎。

沈涵啧啧称奇,他只不过碰了鹰翔一下手都被冻伤了,但作为寒气之源的鹰翔居然啥事也没有,活蹦乱跳的连一丝伤痕也没有。

不过这寒气实在是太奇怪了,沈涵从来也没听说过这等奇事,是以对鹰翔的解释也没有太多的怀疑。

毕竟论眼界来说,鹰翔这个深山里出来的小子还是远远比不上他这个曾经的大少爷。

沈涵道:“我那份点心倒是没有问题,今日之事着实很危险,下次我们别随便乱吃东西了。

不过老大你倒真是好运,虽然受到惊吓好在身体没有任何事情。”

鹰翔哈哈一笑道:“或许是我命太硬了吧,连阎王爷也不收。”

沈涵道:“老大,你刚刚为什么攻击我?”

鹰翔道:“船上不是上来了很多劫匪,我还以为你是……”

突然一阵清脆的铃声传来,鹰翔一怔止住了要说的话。

沈涵道:“这是船上的集合铃声,我们要不要出去?”

鹰翔沉吟道:“我们出去吧,想必是劫匪已被赶走,现在才有空召集大家清点人数。”

沈涵突然脸色一变道:“不好,沈莫他死了,我们作为看管他的人岂不是要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