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名门闺煞 > 第133章 赘婿

第133章 赘婿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宋家作为大安四大门阀之首,未来家主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着家族的存亡。

宋展沉稳谨慎却不刻板,虚怀若谷且刚毅果决,满腹才华又不骄不躁。这样的人,正是担负传承家族重任最好的人选。然而,他明知众人对他抱有极大的期望,却丝毫不顾家族的利益,不仅在外不告而婚,竟还做了人家的赘婿!

宋延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当时他的母亲看到这封信时该有多么愤怒。

“应该能想得到,我当时看到这封信时的反应。”宋老夫人的目光犹带着不甘,她面上横亘的皱纹是多年来的风霜雨雪的铭刻。她遥望着眼前的虚无,仿佛是想要感受宋展遥不可及的灵魂。她说:“我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也绝不同意他如此糟践自己!只想着,只要展儿回来,他还是我宋家的第三子,什么赘婿,什么女人,都当做没有发生过!”

至于如何对付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宋老夫人没有对宋延阐述内宅腌臜手段的兴趣。

宋延愣怔的看着母亲,几乎无法反应,这个刚强而独断的女人,完能做出这样的事。他不由将信上的内容再次看了一遍,喃喃念道:“吾妻之事,等儿归家之后,再与母亲详谈……看来母亲也不知这女子是何人?”

宋老夫人说道:“我并不知此女是何人,但展儿亦未曾提起她们已经生下了一个女儿。”

宋延拿着信,微微有些颤抖,说道:“三弟信中说,他们是因为一块血玉偶然结识的,这块血玉……一定就是他们的定情信物,继而被雕刻成了荷露簪……”

宋老夫人双眼半阖,问道:“已经打听清楚了?”

宋延老老实实的说道:“儿子派人去阳城仔细打听过,女罗庵里有一位老尼,还记得当年到庵中祈福的秦氏,她说,看那孩子的模样,不像是能活的长的,秦氏最后呆在那里的几天,几乎听不见孩子的哭声了。”

宋老夫人若有所思道:“若说先天不足的孩子,人参灵芝的吊着,多少人精心照看着,也未必也长的健实。”

“儿子也是这么想。”宋延小心看着母亲的脸色,说道:“那老尼觉得秦氏很可怜,时常会去宽慰秦氏。她隐约记得那天雨下的很大,秦氏一整天都没出屋子,她曾敲门想要问问孩子怎么样了,却没人答复。站在门前听了片刻,没听见有人哄孩子的声音,也没有孩子的啼哭声,那间厢房就像没人住似的。”

“她心中觉得孩子可能不好了,又不敢贸然打扰,便走开了。谁知第二天她却听见秦氏那间厢房里传出婴孩响亮的啼哭声。后来听说是秦氏在庵堂外碰见一位贵人,赠了支簪子,贵人的气运可保有缘人平安顺遂。之后,那孩子真的越发好起来了,跟正常的婴孩没什么两样。老尼还说,每年那个时候,秦氏都会到女罗庵住几日还愿,还喜欢到庵堂后身的梅林中闲坐,一坐就是一天。”

宋老夫人沉默却锐利,听了宋延的叙述半晌也没说话。

宋延说道:“这件事,就发生在三弟出事之后,儿子想着,那日三弟被贼人所害,却并未发现妇人装扮的女子,会不会……是她抱着孩子逃出生天了?”

“可她为什么要遗弃这个孩子?又去了什么地方?既然已经与展儿成亲,自是知道咱们宋家。夫君出了事,难道第一个反应不应该是来府上求助么?”宋老夫人冷冷说道:“就算她重伤不治,也该倒毙在孩子的身边才对。”

宋延也猜不出是什么缘故,便说:“那依照母亲的意思,这个纪尔岚到底是不是三弟的女儿?”

宋老夫人对宋延所说的消息抱有十分复杂的心情。一来,就算纪尔岚是宋展的女儿,也只是个女孩家,无法继承宋家的家业。二来,纪尔岚若是那个不明来历的女人所生,不知自己会不会将恨意转移到她的身上。三来,宋家要如何对外人解释纪尔岚的身份?

想起那日在街角狭路相逢之事,宋老夫人不由皱了皱眉。似乎,这个女孩子虽然足够聪慧,却颇有些桀骜不驯。她说道:“此事先不要张扬。”她盯着荷露簪的图样看了半晌,幽幽道:“若是能通过这支簪子,找到那个女人,就在好不过了。”

“母亲是想……”宋延心中打鼓,犹疑着问道:“母亲是想查探当年三弟遇害的事情?”

当年宋展在京郊十里遭遇横祸,以宋家的势力和手段不可能不下死力去查,结果只是在西山深处发现一伙盗匪,那些人承认是他们杀了宋展,为的是劫财。然而,宋老夫人总觉得事情有蹊跷。多年来私下探查,却连丁点结果也没有,想要找那个女人,也同样没什么线索。

如今,既然知道了荷露簪也许能找到那个女人的下落,宋老夫人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她沉吟道:“我会派人到靖国去打听,纪尔岚的事情,先多加留意着吧。”

宋延见她不再多说,也不敢在问别的什么,便无声的退了下去。总之,他不敢乞求能够马上得到谅解,但母亲对他的态度没有恶化,已经算是好的了。

门声一响,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了过来。宋玉凝心下剧烈的跳了跳,见父亲宋延面色沉凝的从屋里出来,连忙迎了上去:“阿爹!”

宋延摸了摸他的头发,却没说话。宋霁仔细看着他的面色,却没看出什么来,便问道:“二弟,发生什么事了?”

宋延搁在宋玉凝头顶的手不由僵硬了片刻,随即摇摇头说道:“还不是因为我不争气。”

他的语气,与平日里醉酒时十分不同,却更加颓然失意。宋霁和妻子女儿对视一眼,转眼劝宋延说道:“二弟,母亲她总是心疼的。”

“嗯,大哥,我知道。”宋延面色并不太好,答应了一声便拱拱手带着宋玉凝回去了。

宋玉衡透过廊檐下随风微微转动的琉璃宫灯,看着二叔宋延的背影,心中有些不信他的话。近日宋延暗中命人出远门到城阳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由。

渡王府,纪尔岚缓步穿过中庭,沿着抄手游廊一路往苍崖台走。雷成等人已经习惯,只是打了招呼便退下,任由纪尔岚自己一路过去。过了几重月亮门,庭院中的梅树白雪红蕾,冷香浮动。掩映着苍崖台的阁窗,影影绰绰,是一种若隐若现的迷离情境。

纪尔岚伫立在梅树下,四周一片安静。院子里的雪没有清扫,不知是渡王特意吩咐的还是怎么。她的斗篷在雪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痕迹,抹去了她的脚印。

难道是因为上次自己曾对渡王说,这天地间,唯有雪色能配得上寒梅?所以,他连院子里的青石路也不扫了?她想着,就笑了笑,自己这是在突发什么奇想呢?

转脸走到书房门前,正要轻轻敲门,却听里面隐约传来什么声音,是杨戭在梦呓。

“父皇!母妃!们别走……”

那语调惊惧急促而恐慌,像是生病的小孩子想要紧紧抓住父母的手,留住身边的温暖,才能安心入睡。

纪尔岚的手举在半空,没有敲门也没有落下。一时间有些愣怔,她眼中的杨戭,就如方清雪初次对她描述的那样,如同天神一般的男子。这样的男子,也会在睡着的时候,露出脆弱的一面吗?

“纪姑娘,来了?”

雷泽在身后招呼,纪尔岚回过头来,见他手中提着一个食盒,隐约有中药的味道传出来。便问道:“怎么,王爷病了?”

“可不是,这几日蓬莱仙阁的事情的确进展颇大,可王爷也越发脱不开身,这几日天冷的厉害,岛上风硬,王爷就着了风寒。”雷泽说着,支起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已经没有了梦呓的声音,不知里面的人是醒了还是睡沉了。“纪姑娘来了有一会了?”

“才刚到门前,便回来了。”

雷泽点点头,说道:“王爷近日公事颇多,多数时候都在书房直接睡下。这几日病了也不肯好生歇息,我先进去看看王爷是否醒了。若醒了,我再来请纪姑娘进去。”

纪尔岚刚要点头,里面已经传来杨戭惯常清冷沉稳的声音:“进来吧。”

雷泽冲纪尔岚笑笑,率先推开门将纪尔岚让了进去,然后自己提着食盒又在后门将门关严,避免渡王再惊了风。“王爷睡了一觉,可觉得轻快些了?属下煎好了药,王爷趁热喝了,最好躺下再发发汗。”

杨戭见纪尔岚在一旁看着,瞪了哆里哆嗦的雷泽一眼,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纪尔岚见他并没有听雷泽的话再躺下发发汗的意思,便在一旁劝道:“王爷公事辛苦,才更应该注意身体才是。还是再歇息片刻,我并没什么着急的。”

杨戭没有抬头看她,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怎么难受。走到几案后坐下,说道:“先前猜的没错,洪晏的确去过靖国,可以说,他几乎就是在靖国长大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