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皓玉真仙 > 第四百八十二章 一粒金丹吞入腹(上)(6K求月票)

第四百八十二章 一粒金丹吞入腹(上)(6K求月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我杀了一尊金丹!”

破开一层层的云雾,陈平心中颇为激动,反复的念叨着。

每一个金丹修士都是拥有道号的大人物。

饶是他这样的处事不惊之辈,也不能免俗。

皓玉海修炼界,梵沧海域,元燕群岛狂枭岛邪修首领澹台堰。

这个名字,将被他永远铭记。

飞了几柱香的时间后,陈平俯冲进了一处偏僻寂静的山峦。

连续两次的珊瑚法相,导致他神魂刺痛,又伴有昏昏欲睡之感,状态径直跌入了谷底。

肉身无所谓,神魂的伤势一定要先恢复完毕。

对法修而言,魂魄是控制肉身的关键。

这也是陈平一开始不使用珊瑚法相镇压澹台堰的主因。

此人好歹是金丹,神魂长年累月的受丹气滋润,如果杀不死,接下来只能陷入任他宰割的绝境。

当然,陈平承担的风险亦是巨大无比。

若澹台堰炼制的生魂珠多上一枚,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眼睁睁的看他逃走。

一战下来,陈平吸取了足够的教训和经验。

往后的利益之争,必然以金丹级别的敌人为主。

和某些出身大宗门,掌握了神魂防御秘术的修士斗起来,太一衍神法或许不再有碾压的优势了。

他该小心万分才是。

……

一个不起眼的树洞里。

陈平布置了几道防御后,意念沉入金珠空间。

如今,肉身已至金丹的他开启金珠,没有以前的那般畏畏缩缩了。

将这具身躯摆在外界,普通修士都无可奈何。

过了小半个时辰,在翡翠土地的滋润下,神魂回复到了巅峰。

陈平慢悠悠的站起身来,顿感一阵神清气爽。

望着满身的狰狞刀疤,他沉默了一下,还是决定不浪费精血去愈合了。

反正体修肉身的恢复速度很快,自主弥补左右一月、两月的功夫罢了。

和澹台堰的一番大战,足足燃烧掉了三百滴精血。

这无疑是一个恐怖的消耗。

好在一念及此次的收获,他才稍微的缓了口气。

单单是那具奇门骷髅和双刀法宝,就够大赚一笔。

澹台堰的金丹,则作用更大。

可以当做四阶傀儡或道尸的核心源泉,也能直接投食给翅恶王,供其消化升阶。

自然,陈平现在还没决定,甚至澹台堰的两枚储物戒,他都未着急的打开。

“真极宗敖无涯,散修谷陆蒲!”

陈平一字一字的出口,目光闪烁不已。

澹台堰临死前还拉了两个垫背,这令他大感头疼。

谁也不清楚,是否为此人的诬陷挑拨之计。

不过,邪修阵营与正派素有来往,乃是铁板钉钉的事。

如果澹台堰言语属实,那么他杀了此人就称不上神不知鬼不觉。

面对两尊金丹中期的存在,目前的陈平只有落荒而逃。

“还是按照计划先去秘境,九宗的人应该尚未离开古州平原。”

决定下来后,陈平不假思索的飞出树洞,一路往东疾驰而去。

……

玄风谷,位于天兽岛的外围地带。

十数载前,这里还只是一座默默无闻的小山谷,盘踞着十几支弱小的妖兽族群。

但自从飞天宗秘境的消息泄露出去后,玄风谷的妖兽算是倒了血霉。

在人族高阶修士成批成批的扫荡下,哪怕深藏在地底百丈的妖虫妖鼠都化为了尸灰。

此谷四周和天空,或电闪雷鸣,或狂风大作。

明显是被设下了重重叠叠的阵法禁制。

这些禁制厉害异常,环环相套,动一而牵全身,即便是金丹初期修士也根本无法轻易破入。

唯一没有阵法覆盖的地方,就只有玄风谷的入口,一条宽数丈,数十里余长的狭窄通道。

但这里的防护比其他之处有过之而无不及。

剑鼎宗的姜阳真人,近阵子一直坐镇在此。

年仅四百岁的姜阳,却是老牌的金丹中期修士。

此人不仅是地品的雷灵根,还身怀某种天生的雷灵体,斗法手段之强,普通三名同阶都得甘拜下风。

而姜阳也被誉为元燕群岛一众金丹中期修士的第一人。

况且,幽火门的钱坞生钱真人重伤退居秘境后,两大金丹联手之下,玄风谷千里内的妖兽族群栗栗自危,纷纷迁徙去了别处。

……

这日,陈平深入山脉十余里,眼见山中瘴气急剧增多,就随意找了一个小山坡落了下来。

再往内数百余里,便是玄风谷的所在。

据殷仙仪透露,玄风谷并未被几大宗门管控起来。

相反,对人族的元丹、金丹修士持着欢迎的态度。

若有意协助破除秘境的禁制,还能获取丰厚的奖励。

下一刻,陈平面庞灵光一闪,身材五官即刻大变。

一名丹凤眼男修风度翩翩的飘了下去。

他这外表,和刚死在他手里不久的鲲鹏盟修士童关一模一样。

显然,是打算用伪装的身份潜入谷里。

毕竟他当下不愿和钱坞生照面。

随着山脉瘴气的越发稀薄,玄风谷附近的修仙者陡然增多起来。

而且基本都聚集到了谷口这一片区域,开辟了一个个密集的简陋洞府。

此批修士的数量非常多,有五、六百人的样子。

部分人图谋秘境,又不愿意参与破解禁制,就在外界等待了起来。

还有部分则是把玄风谷当成了临时的据点。

以这边为中心,大肆捕杀妖兽。

……

一路上,陈平的神识轻轻拂过,感应到了不少修为迥异的气息。

他未多加理会,直奔通道口而去。

此通道五光十色,石壁上镶嵌着各色的龙眼大珍珠,交相辉映,如同白昼一般。

这些珍珠可不是等闲之物。

都是来自深海的通灵贝类,各有一些避水、辟火、辨别妖灵力之效。

当陈平一脚踏入时,外面的青色光雾一阵翻滚,通道消失不见,禁制弥合如初。

陈平看了看前面,心里微微一警惕,然后淡定自若的迈开了步伐。

通道不算太长。

转眼间陈平就来到了一座古朴素雅的大厅。

厅内中心,放着一张洁白晶莹的玉桌,还有数把美玉雕成的椅子。

四角则分布着几个禁制覆盖的密室。

就在这时,两道强横的神识从密室里扫出,于陈平身上细细打探了一圈。

“晚辈童关,拜见两位前辈。”

陈平抱拳一鞠躬,话语里充满了敬畏之色。

那两道陌生的神识,一个比一个强大。

不用说,是坐镇通道的姜阳和钱坞生所发。

而姜阳乃是剑鼎宗的老祖,必定修炼了神魂秘术。

所以神魂强度比同阶的钱坞生高了数筹。

虽然陈平的易容之术也不容小觑,但心里难免生出了些许的忐忑。

好在那两股神识都没有恶意,打量片刻后,就如潮水般褪去。

“童小友可是来协助破除禁制?”

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却如一声惊雷,在四周炸开。

“禀前辈,正是如此。”

陈平低着头,恭敬的道。

“善哉,小友既有出力的心思,那便去吧。记得每隔十天来领一枚上品灵石,这是尔等的报酬。”

话声渐渐消失,从始至终都不见人影。

“谢过两位前辈的指点。”

陈平面无异色,规矩的继续前行。

又走了一段路,眼前才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谷,轻雾弥漫,清泉潺潺流淌。

只是远方不断的轰鸣巨吼,打断了此地的宁静。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浓绿的水潭。

陈平飘身落下,朝前方抱了抱拳。

在其对面处,盘膝坐着一名浑身被一层晶莹剔透甲衣包围的黑脸青年。

从甲衣释放的气息来看,竟是一件纯正的下品通灵道器。

当然,此黑脸青年本身不是金丹修士,而是幽火门的假丹王沧井。

王沧井平时不在双城修炼,这回是临时受命被调遣过来的。

“见过道友。”

陈平笑了笑,礼数周全的道。

“在下王沧井,专门管理破禁事宜,道友怎么称呼?”

黑脸假丹也不拒人千里之外,态度温和的道。

“童关,元丹中期的散修。”

陈平不卑不亢的道。

“童道友通过了两位真人的筛查,身份当是没问题的了。”

王沧井点点头,起身带路的同时,张口说道:“跟我来。”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的消失于云雾中,不见了踪影。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王沧井在一方悬崖边止住身形。

附近的天空,一会儿火红,一会儿乌黑。

炸雷般的爆炸声随之响起,并不时有耀眼的银虹、彩霞急闪而过。

七、八十位元丹修士操纵着各式各样的法宝,朝一个方向狠狠打去。

雾气冲散,被攻击的目标露出了真面目。

那是一个厚实且浑浊的巨型护盾,并且除了这层光罩外,其内似乎还另有数层的样子。

在光罩中心处,则隐隐有一块数丈方圆的高大平台,上面仿佛雕琢满了古老花纹和古文,具体是什么,陈平就无法看清了。

因为神识稍微一碰触光罩,就会被立马反弹回来,压根无法渗透一丝。

更诡异的是,无数条细长的藤蔓在各光罩之间飘忽不定,仿佛活的一样。

眯眼扫视着那些翠绿的蔓藤,陈平心中一动。

这不是天穹藤的身体部位,此叶片更宽更大,略成呈三角。

难道是那株蚀日神芽?

陈平不禁啧啧称奇起来。

“童道友,这里就是秘境的入口了。”

王沧井语气慎重的一指,道:“经过大家多载的努力,仅剩下了最后的数层禁制,大概还要耗时一年。”

“敢问王道友,那是什么?”

盯着禁制最深处的高大平台,陈平不经意的道。

“这是上月破除了一道护盾后才显露出来的景物。”

王沧井耐心的道:“剑鼎宗姜真人与本门钱师叔一致认定,那平台应该是一处祭坛,或者是一个传送阵。”

“结合秘境的跟脚,我们的猜测更偏向后者。”

“通过传送阵才能进入的秘境吗?”

陈平眼中一闪的道。

“童道友,王某奉劝你一句,在秘境附近少用神识。”

感应到他不停的扫视四周,王沧井不由漠声的提醒道。

“哈哈,在下心里有数。”

陈平微微一笑的道。

下方绵延数十里的山脉上,除了秘境入口的那一小扇面外,皆遍布着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

这些裂缝有的白光刺目,明显异常。

有的黯然无光,若有若无。

还有的根本无影无踪,防不胜防。

裂缝的尺寸也大小不一,大的足有数百丈,直接吞下一头巨兽毫无问题。

小的仅仅尺许来长,如同一柄柄利刃悬空,让人提心吊胆。

如此多的空间裂缝,恐怕连元婴修士掉入都后果难料的。

即便用神识靠近,也有被吞噬进去的风险。

正是由于空间裂缝的存在,金丹修士们才不敢从别处强闯秘境,老老实实的破解入口禁制。

而入口那方,又被一层莫名的力量阻挡,金丹遭排斥在外,否则也轮不到元丹小辈们一点一点的水磨。

接着,两人飞下悬崖,一步步地向入口走进。

五里、四里、三里!

眼看就到了分界线时,陈平突然脚步一顿,淡淡的道:“王道友,你是假丹修士,可能深入进去?”

听罢,王沧井面色一沉,暗觉不喜。

一般元丹中期修士见到他几乎都唯唯诺诺,把自己放在低位。

可这童关不仅以平辈的口气和他交谈,甚至还略带一丝上位者的意味。

“假丹始终是假丹,王某不受此限制。”

冷冷的解释了一句,王沧井毫无阻碍的穿了过去。

“究竟行不行,一试便知。”

陈平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也学王沧井往前一跨。

接着,他的面色当即一变!

前一息的山谷景象竟蓦然一换,四周出现了一片绿意盎然的空间。

放眼望去全是藤叶摇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层波涛汹涌的力量便挤压上来。

形成了一股重逾千万斤的巨力,将陈平推回了原地。

踉踉跄跄的跌走了数丈,他方才站立稳当。

“你?”

发现陈平没有跟上来,王沧井猛一回头,眼里惊疑不定。

“唉,肉身金丹也不能进么。”

陈平微叹了叹,一身精芒流转,恢复了原本的容貌。

因为远方的天际中,已飞下了两道遁光。

一道风声里隐隐传来的雷鸣之音,另一道则化作金光撕裂长空。

速度之快,眨眼间就接近了秘境。

光华散去,两名修士并肩走来。

一人紫甲持锤,面容刚硬,一人白袍冰冷,貌若少年。

正是剑鼎宗的金丹姜阳,以及幽火门的金丹钱坞生!

“法修境界元丹巅峰,难道你的炼体修为达到了金丹境?”

钱坞生落在十余丈之外,万分狐疑的道。

“肉身金丹罢了。”

陈平冲两人拱拱手,大大方方的承认道。

“果然!”

姜阳与钱坞生不由对视了几下,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在炼体秘宝愈加匮乏的当代,供养一具金丹肉身的难度简直堪比登天。

整个元燕群岛,也只有邪修阵营的那位,拥有金丹肉身。

但那位也是在法修境界突破金丹后,才慢慢将肉身积累上来的。

这陈平却仅是一位元丹巅峰,肉身居然先一步的跨入金丹。

当真是匪夷所思至极!

天知道他吃了什么等级的炼体重宝!

“陈道友,你既已是金丹之尊,刚刚为何不显露身份,反而偷偷摸摸的入谷,这种特殊时期,莫让姜某怀疑你的动机。”

姜阳舞着手中的大锤,略带不满的道。

言语间,他改了对陈平的称呼。

显然是极为了解金丹肉身的恐怖。

“姜道友莫怪,在下只是单纯的想知道,我能否进入秘境。”

摸摸下巴,陈平恳切的道。

金丹修士洞若观火,牵强的借口就不用讲出来献丑了。

“如果道友能进,是不是要在秘境里大杀四方,称王称霸?”

姜阳瞬间猜中了陈平的心思,嗤笑道:“幸亏这莫名的压制对道友同样起效。”

“在下可是忠于揽月宗的正派修士,姜道友此言过了。”

陈平眉头一皱,似笑非笑的转头道:“王小友,你怕我吗?”

“禀陈……陈前辈,幽火门和揽月宗一向共同进退,何来惧怕一说。”

王沧井苦笑的回道,接着偷偷瞟了自家的老祖一眼,见其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才放下心来。

同时,他心底十分的好奇。

这陈平原本只是一个筑基小家族的弟子。

短短百多年,摇身一晃竟成了一名金丹前辈。

此消息一旦放出去,不知会引发何等的轩然大波。

但至少海昌陈氏的威名,将响彻方圆数万里海域。

“钱道友,你的伤势调养的如何了?”

陈平视线一移,淡淡的笑道。

这钱坞生除了一开始的质问后,全程保持沉默。

此人周身的气息忽强忽弱,面有血斑,明显是重伤未愈。

“基本控制住了,多谢陈道友的关心。”

钱坞生摆摆手,闷声闷气的道。

“日后陈某碰上那只狮皇,定斩了其的妖头,为钱道友一报大仇。”

陈平握拳狠狠锤了锤空气,嘴里愤愤不平的道。

“道友的神通恐怕还差了点。”

哑然一笑,钱坞生不客气的道。

“多了陈道友的镇压,秘境这边算万无一失了,再过几天,古州平原的道友们大军一至,我们人族就等于是稳稳在天兽岛扎了一根钉子!”

两人因七凰商会结怨一事,姜阳略知一二,当即打断了两人的明争暗斗,不紧不慢的道。

“不好意思,在下受殷道友所托,还要回古州平原一趟。”

陈平毫不迟疑的推辞道。

他时不时的把殷仙仪挂在嘴边,就是让两人清楚的明白,海昌岛是揽月宗的麾下势力。

姜阳、钱坞生若于他不利之前,得先考虑会不会引发揽月宗的报复!

要知道,现在的揽月宗今非昔比了。

三眼古蟾、楚清凌、陈平连连涌现,揽月一方,立刻拥有了五位金丹级别的战力,足以撼一撼剑鼎宗的地位。

“那陈道友请自便。”

寻思了片刻,姜阳嗓音低沉的道。

他没有强留陈平的理由。

“两位道友打扰了。”

陈平像模像样的把胸膛一挺,慢悠悠地往回路走去。

“钱道友,你可能勘破他的易容之术?”

目送那道背影消失,姜阳不动声色的传音道。

钱坞生摇了摇头,仿佛决定了什么,遁光一升的跟了上去。

……

“陈道友且慢!”

通道旁的绿潭前,钱坞生终于拦截下了陈平。

“何事。”

陈平抬了抬眼皮,不咸不淡的道。

事到如今,他和钱坞生之间仅剩下了一层薄薄的纸,一捅就破。

“百年前,钱某也收过一位记名弟子。”

钱坞生看了看陈平,冷幽幽的道:“可惜小徒运势不佳,被一名金丹道友误杀了。”

“哦?”

陈平眉毛一挑,露出了几分感兴趣之色。

“后来钱某和那位金丹道友仍然谈笑风生,私交甚笃。”

钱坞生意味深长的道。

“陈某虽听不懂钱道友的话,但是有一点深以为然。”

顿了顿,陈平笑眯眯的道:“金丹修士间的情谊,不会受已经死掉的小辈影响。”

“道友悟透了。”

钱坞生微微一愣,旋即颔首。

“钱道友保重,期待与你品茶阔谈的那一天。”

遁光腾空而起,陈平人影径直冲入通道。

……

数刻钟后,山脉外围区域,突然传出一声欢畅之极的长啸。

啸声中夹杂的狂笑冲天而起,直传九霄云外。

接着,一道刺目青虹从地下窜出,一闪即逝的从空中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天际的尽头。

如此惊人的遁速,让远处看见此幕的几名修士,个个张目结舌,满脸的敬畏。

好整以暇的站在遁光上,陈平渐渐收敛了笑容。

他用实力,获取了金丹老怪的忌惮和尊重。

天底下,没有比这更令人痛快的事了!

遗憾的是,飞天宗秘境排斥了他的肉身,意味着和殷仙仪、天穹藤的约定算是作废了。

“既然秘境进不去……”

念头闪烁下,陈平双眼突爆神光,心境再一次登临玄妙的状态。

他清楚双城金丹们的谋划。

秘境之外,就是和天兽岛一战雌雄之地!

但哪怕接下来洪水滔天,也与他无关了。

金丹不入腹,何谈纵横元燕?

结丹!

结丹!

结丹!

飞离了天兽岛后,陈平没有丝毫停留的破空遁去。(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