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诸天逍遥居 > 第71章 不自由,毋宁死
听书 - 诸天逍遥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女音1

男音1

女音2

男音2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71章 不自由,毋宁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在师丞看来,这宴树妖实力还是不错的,不管她如何使计夺了狼千里的宝甲,但能活捉这三阶巅峰的狼妖,其实力之强弱,就足以看出一二。

何况,妖族之中何时有过人类恋爱之说,还不是看上了就抢,她没被狼妖强行掳走,这也是实力强大的具现。

还有刚刚的第一轮三道雷劫,她硬生生的靠着身体强行渡过,未用任何法宝,这般所做所为,谁人敢说其实力弱?

这么看来,宴树妖很有可能是被逼无奈,有道是天若不允,必有劫难,修行本就是逆天之举,更何况宴树这种稀有植物?她要想修行,那定然是劫难重重,比起其他妖族,有过之而无不及。

却说其一路行来所经历的磨难,初劫——启灵之劫,此为妖族第一劫,此劫针对的就是那些快要诞生灵性之物,从刚刚狼千里的所言推测,此树,足足生存了上千年,才完成初步的灵性凝聚,由此可见其中的艰难。

而这期间未被他人掠取而走,也可算是她唯一的幸运。

宴树妖的启灵之劫很难,听那狼千里的言语,雷击之下,树体成为焦炭,差点就此而亡,所以单单是这第一劫,就让师丞心嘘不已,妖族修行艰难至此,与其相比,人类是何其幸哉!

第二劫是那开智之劫,她启灵后,开始有了修行的本能,缓慢吸收炼化日月之精华,但尚不能吸纳天地灵气,当其修炼到饱和,就要经历开智这一关卡,渡过此劫,才会诞生智慧,至此方可正是踏入修行。

第三劫神通之劫,开智圆满,即可尝试渡劫,过了就可以进阶三阶实力,不但如此,比起人族一路平平的修炼,此劫,才是身为妖族一员的强盛之始,因为渡了神通劫,他们会诞生天赋神通,至于神通强弱,那就全看运气了。

第四劫为化形之劫,闻其名知其意,度了此劫就可选择化形为人类模样,有了人体,即可修习各种功法,此刻宴树妖所渡之劫就是这个。

“这宴树妖果真是修行不易,前三劫如此,现在也是这般!真乃苦命的妖,怪不得会无所不用其极,唉,虽然生活不易,但你也不能犯罪不是?小狼是我的妖,你那般对他,这可是打了本尊的脸面,不要怪我,本尊这就给你再加一劫!”

师丞心中嘀咕着,淡淡给出一个理由,收服此妖的理由很多,刚刚她可是,咳咳,可是差点吓着他,若非‘福祸无双之祸’起了效力,让她倒霉的进入了心魔劫,这会儿可能他已经跟狼千里差不多,躺尸了。

“福祸无门惟人自召,说的是你,也是我,我要是不来此地查看,也就不会有此劫难,你若放我离开,也不会有心魔之劫,以你的深厚底蕴,此劫定然可以安然渡过,嗯,第三轮劫雷来了?”

在他心中思前想后之时,天空再次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第三轮劫雷到达,转眼轰落宴树妖头顶,此刻那化形了的脑袋,就是她所有的灵智之所在,雷劫这般攻击,可说是直接攻向了她的要害!

若是脑袋被毁,其灵智尽皆随之消失,她的宴树之妖体虽然庞大,但那时也毫无抵抗之力,雷劫毁之易如反掌。

“咣!”

雷劫就要劈中宴树之脑,一个闪着土黄之色的大钟突然出现,挡住了劫雷。

此物就是她的五宝之一,好在都已经炼化,有了护主的功效,才会这般紧急之时出现,为其裆下必死之击。

“咔嚓!”

第二道劫雷落下,此钟裂纹闪现,消失不见,却是如那苍狼甲一样,受损太严重,自行躲起来修复去了。

“轰!”

第三道劫雷落下,一把伞形法宝遮住宴树之脑,但随之被第四雷击的伞面开裂,伞骨直接全部折断成两截!

第三轮雷劫险险渡过,宴树妖还未自那心魔之劫中醒来。

“你的执念得有多强烈?这般强大的雷劫都无法唤醒你的心神!”

师丞暗自猜测,这可能是此妖执念太深之故,若是换了他来,不知道是怎样的结果,不过他可不想试,以阴阳五行树的力量,想必那心魔之劫的力量还奈何不得他吧?

正思索见,那第四轮雷劫已然在天空凝聚成型,这是最后一轮,过了,那便是四阶强者,这天下虽大,强者虽多,但也不必再像往常那般躲躲藏藏,即使被发现也有逃跑之力。

“咔嚓嚓!”

果然如师丞所料,第四件法宝显行护主,这是一张渔网,样子寻常,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材质制作,但比之先前法宝,此宝显然更强些,劫雷被其包裹住,缓缓炼化成了自身的能量。

奈何,灵物自晦,此宝空有诸般异能,此刻却是无主之物一般,没人操控,只凭着本能运作,在下一道劫雷到来时,轰轰然的炸成了几片。

看其情形,似乎是被里外夹击了,本来这劫雷要成为它的养料,但是独木难支,它自个儿只炼化了那么一半,剩余的都被外界劫雷引爆,那场景之悲催,又怎是一个惨烈能形容的了的!

雷劫可不管这些,后面的劫雷轰轰然而下,这一道比之前面的更为强大,一道足以抵得上两三道的力量,若是这般下去,那宴树妖必定逃不过此劫。

“啊——!”

一声刺破耳膜的惊恐尖叫之声炸响,师丞似乎早有准备,生生的受了这一音击。

“这该死的老天,老娘哪里得罪你了,次次都是这般的对待于我,想那些作恶多端的妖族也没有这般的待遇,寻常良善之辈更是意思意思就过了劫!”

“你为何独独对我这般苛刻,老娘虽是这世间第一棵宴树成妖!”

“老娘虽然有着特异的神通天赋!”

“但老娘可有杀生千万,可有为祸世间?”

“你不公!老娘不服!死都不服!”

这宴树妖终于在生死关头醒了过来,但在师丞的感知中,她身上的黑树力量可并未消耗多少,若不出所料,片刻之后,她将再次被拉入心魔之劫。

宴树妖神情绝望至极,泪水弥漫了整个脸庞,这次可不是做作与人看,看她的眼神,那里有一股深深的恨意,如剑,刺向天空,如网,罩向劫雷!

奈何,这只是她自相情愿的力量,对此雷劫,却是毫无助益可言。

那雷劫可不会管她如何作想,她再恨,再怨!

又如何能奈何的了天地之力!

她绝望,她哭泣,她恨天之不公,她恨世人抢她掠她,她怨这世间的一切,此刻在她眼里,万物都是那般的恶念满满,将她覆盖淹没!

“宴树,你可想活?你可想逆天而行,为自己讨回公道?你愿世间万物在你的眼下消亡,你可愿逍遥而居于九天,自由出入于寰宇?”

正当宴树妖万念俱灰之际,一个淡然的声音传入她的心里,这声音,就像是一位居住在她心头的神灵,对她伸出了双手,欲要将其拉出深渊的世界,给予她新生!

“你是何人?你在哪里?你想干什么?若想奴役于我,我宁死不从!”

她也是个坚毅之辈,不像狼千里那般的憨直,她并没有直接相信,而是大胆的问出了心中疑惑,即使在生命将要亡去的危机关头,依旧心似钢铁般不愿为人奴役!

“唔,本尊就在你的眼前!想活命吗?想渡过此劫吗?本尊可助你一臂之力,但本尊此时修为不足,为了公平起见,你还需签下一个合约,签了合约,你就是我逍遥居的门人,从此世间万物都将不能阻你脚步!诸般强人都不能抢掠于你,你可愿意入我宗门?”

师丞本想过强行掠夺此宝,嗯,此妖,在世人眼中,宴树妖就是个宝物,独一份的奇异之宝,但此时,他改变了想法,他要将其收入门中,或是怜其修行不易,或是念其身世坎坷,也需是她那一番话语中的坚毅,动摇了他不择手段掠夺此妖的想法。

“你所言可是真的?曾听闻有强者仙人之流,为了修行之圆满,转世重新修行,这传闻或许为真,或许为假,我不管其真假,你或许是这样的存在,也或许不是,但我不管你是不是,此刻,我只相信我的自己,你若能救我性命,并保证不奴役于我,我入你宗门又有何不可?”

宴树妖之神色恨意丝毫唯有变化,唯独眼神中略带有一丝希翼,但她话语之坚定,心神之执着,未有丝毫受制于生命的卑微,字字如钢铁般坚硬、沉重!

师丞见其如此变现,非但不恼,反而大笑了起来,他很少这般畅快的笑过,因为从未有过这般,让他心神为之动容的事情,他觉得自己的心灵像是经历了一番洗礼,让他对曾经定下的目标有了更深的领悟。

宁死,不屈居于人之奴,不求苟且而活,只为自由长存!

这是宴树妖的执念!

逍遥而居于九天,自由出入于寰宇!

这是师丞的入道之念!

不同的世界,迥异的种族,但这心灵的执念是如此的巧合类同,活着!就要自由,失去自由,毋宁死!

“其中真假,非本尊口舌之言所能鉴证,你亲自查看吧,这契约关乎你的命运,关乎你的未来,用你的心神去感知它,读懂它,一切尽在其中,给你!”

师丞一道‘生死相依’施展而出,黑白相间的力量没入宴树妖脑袋之中,化形雷劫还未渡完,她也只有这么一颗脑袋。

这力量之迅捷,宴树妖根本未有丝毫的反应之力,她连其形色都没看到,一股淡淡的领悟涌在心头,正是‘生死相依’的契约内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