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十国千娇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努力克制中

第二百五十六章 努力克制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道歉书:前两天因为我自己纠结、卡文,断更两天,并修改了几个章节,让大家很不爽,那种心情我感同身受。我心里也非常着急,但一时半会儿只能生闷气,写不出来就是写不出来……向读者朋友致以发自内心的歉意,你们对我太好,我对你们太差。对于我在心情极差的时候的一些失误和错误做法,奢望能得到你们的谅解。

终于今天的状态渐渐找回来了,恢复更新终于松了一口气;希望读者书友们还没有离开。

4天内一共更新了4章,欠你们8章,我会补齐的。好像没算错吧?

另外252到255一共四章,进行了全部推倒重写,情节大不相同,只好请你们从252重新看了。原版在纵横中文网。)

........

.......

“真傻……”符金盏喃喃道。

抛下了外面的国丧诸事、军政大事,以及自从先帝病重后积压的一大堆亟待处理的奏疏,她回到了后殿。

前阵子情绪紧张、诸事劳心,她没太注意。今天郭绍忽然没来参加极其重要的“拥护”朝会,符金盏终于醒悟过来了:几天和郭绍一起去见病重的柴荣,她生气之下说的气话……或许没气到柴荣,反而气到了郭绍。自己怎能把他和趁人之危的卑贱马夫相提并论?

她本是个心思很细的人,猛然想到了那茬,琢磨了一下很快就明白其中的缘故。

“咚咚咚……”大殿灵堂上的木鱼声传来,以及和尚们如唱诵一般的经文。时不时还有一阵阵大哭,那是轮流守灵的后妃和大臣们在哭丧,听起来很伤心。但尴尬的是伤心也要很规矩,不能哭的万万不能出声;该哭的时候才能放声大哭、不哭还不行。

她听着那叫人烦躁的声音,越来越心急,内疚在心里慢慢酝酿。

“先帝对于我、和李崇训(前夫)又有多少区别;为什么他那样对待我,我却能宽容他?但是……”符金盏小声地自言自语,“但是我为何偏偏对绍哥儿一句感谢都没有?”

某种瞬间,符金盏有种错觉,郭绍好像是她的家人亲人一样。因为只有亲人的无私付出,才会让人觉得理所当然、忘记感恩……习惯了。

也许并不是错觉。溺爱、顾惜,只有父兄一样的人才会做得到,兴许父兄也做不到。符金盏觉得自己是郭绍的亲姐姐、妹妹、女儿诸如此类最亲的关系。这种感觉非常强烈、真实!如果郭绍现在说他是符延卿失散的儿子,说不定她还有点信……只可惜长相显然不是。

她抬起头叹气,恍惚中好像看见一个人站在殿中,说道:违天命者,郭绍,老天要降罪,冲着我来便是!

那人影又闪到了另一个角落,道:那时我知道你病了,生怕有个三长两短,如果当初你没活过来,我的心也会为之死去,这个世上|将变得黯淡无光、毫无意义……

我要感谢你,如果没有你的存在,此时我将是多么绝望与恐惧,我也怕死。但现在我并不害怕,因为有一种情绪更加强烈……

也许我会化为灰烬,在宇内某个角落再度与你相遇。也许我会变成魂魄,下一世,当偶然相遇,你还会回眸一笑吗?

我多想在最后一刻念着你的名字死去,而不是一个姓……还会有皇上来保护你、爱护你……

……符金盏又忽然听见乱兵哄哄,剑出鞘的声音,“让我最后一次为夫人效命”!那躺在地上的儿郎,最后看着自己远去的背影。

“绍哥儿!”符金盏猛地站了起来,椅子“砰”响后仰倒,她不甚将膝盖撞到了旁边的桌案底部,一阵钻心的剧痛传来,她的眼泪都差点痛出来。

桌案上写着国家大事的奏疏被她碰翻一地,乱糟糟地落在地砖上。

立刻见穆尚宫从远远的地方急匆匆地进来,问道:“太后……”

符金盏脸色苍白,拉下脸道:“我要马上见到郭将军!”

她心里默默地说:我要马上向他解释清楚,向他道歉,是我疏忽了……绝无要伤害他的半点意思!更没有对他冷漠无情。

以前不敢见他,连片言只语都小心翼翼、心中怀着极大的恐惧;现在有机会了,我都做了些什么、说了什么!

不!这个世上除了他,没有人再能保护我爱护我了!那个“皇上”只会动不动就得意洋洋地炫耀他的至高无上的权力,威胁诛灭符家满门;若我不是抚养小皇子的母妃,我能病死一次,就能“病死”第二次……还有那些强人,一旦把我变成“前朝太后”,绝不可能心慈手软!

穆尚宫躬身道:“太后,曹公公已经快马去找了。是否立刻再派出快马去找?”符金盏听罢稍稍呼出一口气,摆摆手道:“你下去罢,郭将军进宫了,叫他立刻到这里来见我。”

“喏。”穆尚宫忙弯腰道,小心翼翼地退出了宫门。

符金盏回头看了一眼椅子,亲手把它扶起来,坐在上面一时间怅然若失。

终于曹泰进门拜道:“禀太后,郭将军奉召求见。”

“叫他进来,任何人不得打搅我,我有要紧的事要和郭将军商议。”符金盏道。

不一会儿,就见郭绍走了进来,他先回头看一眼被关上的宫门,然后远远地单膝跪倒,以军礼抱拳道:“末将参见太后。”

符金盏怔了怔,说道:“你过来。”

“遵旨。”郭绍的声音客客气气,他大步走了过来。符金盏的目光在他身上始终没有离开,不知道为何,一见到他,符金盏就觉得非常好受。他的长相其实有点普通,但符金盏就是爱看他这样的。他的脸、他的神态、他说话的声音,他言语投足之间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口气……符金盏只要感受到,就觉得全天下最美妙的事。

郭绍走到符金盏跟前,沉声问道:“发生了何事?”

“没有事,我就是忽然……非常非常想见你。”符金盏颤声道。

郭绍愣了一下,符金盏喜欢看他这样有点呆的反应。她抬头仰望躬身站立的郭绍,问道:“你为何变得疏远了?”

郭绍道:“臣从未疏远,以前说过的,无论您是怎样的人,始终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从未不曾变,以后也不会,我想变也变不了。只是……”

“只是怎样?”符金盏急忙问道。

郭绍沉吟不已。符金盏刚刚明明觉得自己有千言万语想对他说,真见面了,却又被各种各样的心思左右。

……郭绍忙道:“现在这状况,君臣若能信任、方能联手渡过难关;不然,我们都会面临极大的危险,这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不用臣多言,太后应知,国家还有很多隐患和危机。”

符金盏若有所思道:“你说得有理。”

俩人陷入了沉默和冷场。符金盏低头考虑着什么,但郭绍猜不到她在想何事。

之前郭绍本来已经想通了,他觉得有些感情里揉不得沙子,想走太近更容易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产生矛盾;退而求其次,反而能保持多年的信任和情谊,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可是,无论多少理由和理智的考虑都是枉然的!

郭绍进来第一眼再见到符金盏,然后被她一句话就撩|动得心乱如麻;把之前想通的事儿、通通都抛诸脑后!她的仪态和说话的口气,都叫郭绍心里是砰砰直跳。

不知是因为他倾慕,才觉得她什么都好,还是因为符金盏确实是特别受造物主的偏爱,她确实太能诱惑人了。

还能克制吗?郭绍不断提醒自己要考虑周全、理智,他在努力克制中。

就在这时,符金盏终于开口道:“我只要告诉你一件事,或许别的多余的话都不用解释了。”

她的声音舒缓清幽,非常地好听,特别是在她带着某种情绪时的口气,婉转而可爱。郭绍忙问:“什么事,请太后告知。”

符金盏脸上一红,抿了抿朱唇,小声说道:“我其实还是处子之身。”

郭绍顿时又是一愣,他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符金盏究竟说了什么,他本来低落的心情又顿时燃起!他惊讶地脱口道:“怎么……怎么会?”

“你不相信?”符金盏急忙问。

郭绍很想信,但是符金盏嫁了两回也便罢了,嫁给柴荣都多少年了,至少五六年了吧!就算她熬得住寂寞,柴荣能忍受她这样的美貌?若柴荣是太监,那他前后生了好几个儿女是怎么来?

他摸了摸后脑勺,嘀咕道:“这不科学!”

符金盏颤声道:“如何让你信?”她急道:“宫里有稳婆,要不叫个稳婆来给我验身……但是这样好羞人。怎么办呢?”

郭绍不动声色地观察她的神情,无论多么有智慧的女人在某些时候也会把心情写在脸上。他已经信了……正想说一句你说的我都信、之类的话临时又感动她一把。

但郭绍此时的心情已经高涨到了极点,再也不像之前那样小心谨慎,当下就改口道:“不用稳婆,我也能验身的。”

“你怎么验?”符金盏的脸已经绯红,忽然有点生气道,“我说的话你都不信,不信算了!”

郭绍看着她一身白色的孝衣,腰间用麻绳一系,更显得婀娜多姿,艳丽的脸红扑扑的、羞涩中带着恼气,更加可爱漂亮。此时此刻她不太像一个二十七岁的妇人,却像年轻了十岁。

他心里一黑,沉声说道:“我也想信,但是若是有个嫁过两次、第二次跟了丈夫五六年的妇人,来告诉太后她未经人事,您信么?这完全是不合常理的事。”

符金盏皱起眉头,舒展了一下上身,胀鼓鼓的胸脯随着她的动作、更把本来刚刚合身的孝衣撑得紧绷绷的。她用那给人压力很大的很有洞穿力的目光看过来,问道:“你待如何查验?”

郭绍表示自己什么都怕,但在这种有机会的时候胆子很大,硬着头皮抵抗她那很犀利的目光(感觉很强烈,觉得自己想什么完全逃不过她的眼睛,像是心思暴露在阳光下一样)。他的声音有点变音了:“稳婆怎么查,我就怎么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