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宋煦 > 第六十八章 权势扩张
听书 - 宋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女音1

男音1

女音2

男音2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十八章 权势扩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太医在赵煦与周和的注视下,万分谨慎小心的号着脉,好一阵子才轻轻松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他转过身,向赵煦抬手道:“官家,娘娘只是积劳成疾,加上怒火攻心,这才昏厥,只要吃几服药,好生休养就没事了。”

赵煦看着他,道:“说实话!”

周和心里一跳,陪着万分的小心,目光紧盯着这个太医,。

太医没有周和那么多的心思,恭谨道:“确实不碍事,官家放心。”

赵煦这才松口气,轻轻点头,道:“去吧。”

这个时候要是高太后突然病故,他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太医应着,到一边去写药方。

赵煦看着昏厥中好像还皱着眉头的高太后,与周和,语气十分平静的道:“你在这里看着祖母,凡是用药,用什么药,什么人煎药,什么人靠近,全部你说了算,祖母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止你一个人陪葬。”

周和悚然,连忙道:“是,小人明白。”

赵煦坐到高太后的床边,拿过毛巾,给她擦着头上的冷汗。

抛开对立冲突来说,这位不算恶人,赵煦这一系列动作也没有逼死她的意思。

周和看着赵煦的动作,心里多少松口气。拿到太医的药方,命人抓药,煎药。

有了这段时间,外面的事情正在发酵,不少人吵嚷着要进宫面见太皇太后,询问赵煦为什么命宫中禁卫查封三司衙门,扣押计相。

宣德门前,不止有殿前司的禁军,还有二十多个大小不一的官员,吵嚷不断,推推搡搡。

御史中丞马严,刑部尚书黄鄯没能跟着赵煦进慈宁殿,这会儿神情不安的等在政事堂外。

中书舍人秦炳眼见着宫中禁军调来调去,吕大防,苏颂等人进了慈宁殿后无声无息,看着慈宁殿方向,神情焦虑不已。

官家已经动用宫中禁军查封三司衙门,接下来会怎么做?

太皇太后又会怎么反应?

后续又会怎么发展?

皇宫内。

孟美人,朱太妃也不得安宁,宫外禁卫来来去去,气氛凝结,她们再怎么都能感觉到异样。

孟美人比较特别,拿得住,端坐不动,不慌不忙,没有其他动作。

朱太妃可不一样,在殿里走来走去,一脸的不安,几乎看到外面的人就想抓来问一问。

童贯就站在她身侧,想着赵煦的交代,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出言安抚道:“娘娘,不会有事的,官家就是官家,就算有什么事情,即便是太皇太后也不能轻易把他怎么样的。”

朱太妃皱眉看了他一眼,依旧心慌意乱,不安宁。

没人比她更知道高太后的严厉,她这些年没少被训斥,处罚,更何况赵煦在她眼里还只是个孩子。

……

慈宁殿内。

楚攸紧盯着皇宫内外,不到半个时辰,他就有些支撑不住,进了高太后的寝宫,见赵煦在给高太后喂药,悄步上前,低声道:“官家,宫外有不少人求见,殿前司的人也在内。政事堂那边来人了。枢相要求见太皇太后。”

赵煦一边给高太后喂药,一边应着道:“其他先不管,请二位相公进来吧。”

楚攸并不清楚赵煦接下来有什么计划,抬手应着,转身出去。

赵煦拿起毛巾,给高太后擦了擦嘴角,余光看向周和,道:“朕的玉玺在哪?”

周和脸色微变,立马低头不语。

赵煦继续给高太后喂药,道:“你不说,朕又多难找?”

周和还是不说话,只是身体一直在微微发颤。

太皇太后垂帘听政,最重要的一项权力,就是圣旨除了要赵煦的皇帝玉玺,还要附加太皇太后的大印才能生效。

赵煦要是拿走属于他的玉玺,那高太后的权力就受到了极大的削弱!

赵煦见周和不说话,并不着急,他知道玉玺在哪,既然周和不拿给他,他就自己取!

赵煦话音刚落下,偏殿侧门响起脚步声,吕大防,苏颂依次而来。

两人第一眼就看向床上,躺着的高太后。

吕大防盯着,脚步比以往快了一些,直到近前,静静的看着高太后的脸色,没有说话。

苏颂几乎是一样,见高太后面色苍白如纸,喝药是进少出多,神情不禁担忧起来。

赵煦一边喂,一边擦,语气十分随意的道:“苏辙没有臣子之礼,二位相公也没有,看来不是苏辙的问题,是你们朝廷里根本就没有朕这个皇帝。”

苏颂脸角动了动,侧身向赵煦道:“请官家恕罪。”

吕大防还在看着高太后,等了好一阵子,才慢吞吞的转身,抬手向赵煦,声音比以往更加沙哑的道:“见过官家。不知太皇太后病情怎么样?”

赵煦道:“周和。”

周和浑身一个激灵,陡然醒转,连忙道:“娘娘没事,就是积劳成疾外加怒火攻心。”

周和说着,目光却看向赵煦。

现在太皇太后昏迷,没了这个主心骨,皇宫内外,谁能抗衡得了赵煦?别说收回玉玺了,就是再做些什么,也没人能阻挡!

赵煦见碗里的药差不多喂完了,这才转向吕大防,苏颂,道:“二位相公听到了?朕没有趁机加害祖母,是不是有些失望?”

苏颂多少有些摸到赵煦的态度了,脸上依旧硬邦邦,道:“此等玩笑,官家切莫乱开,臣等年纪大了,接受不了。”

赵煦看着他,又瞥向吕大防,淡淡道:“年纪大了,就不要多想,更不要多事。”

苏颂仿佛听不出赵煦话语含义,低头不语。他依旧不敢大意,心里在思索着一些念头。

太皇太后毕竟六十多了,这个时代长寿者并不多,六十已经是高寿。

如果,太皇太后醒不过来,或者活不了多久,朝局会有什么变化?该怎么走?

吕大防默默无声,眉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皱了起来。

楚攸又从外面进来,看了眼吕大防两人,在赵煦耳边低声道:“官家,殿前司有些异动,张恒想要硬闯。”

赵煦拧着毛巾,擦了擦他自己头上的汗,道:“我刚才见过他,他没这个胆子,是不是背后有什么人等不及了?”

赵煦说着,抬头看向苏颂。

苏颂神色一紧,旋即明白了赵煦的意思,道:“官家放心,臣在这里,由不得他们乱来。”

枢密院与‘三衙’,也就是殿前司,侍卫马军司,侍卫步军司将兵权一分为二,相互制约。枢密院统调,三司统领,各负其责。

发展到现在,所有军事行动都需要枢密院核准,尤其是兵马调动更为敏感。

即便是高太后,也只能在枢密院的默许下,调动东京城里的一小部分亲信。

赵煦听着苏颂的话,微微点头,沉吟片刻,道:“传朕旨意:即刻起,陈皮提督皇城司。楚攸升任殿前司指挥使,三司衙门待查,三司使一应权职,由户部尚书梁焘代理。”

苏颂拄着拐杖,低着头,没有说话。

皇帝的旨意不是随口说出来就行的,需要中书省拟旨,宰执签署;门下省复核、侍中署名;然后再到宫里重新书写,盖上玉玺,交由尚书省执行。

这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卡住,这道圣旨就发不出来!

所以,苏颂不说话,其实不言而喻。赵煦要发布这道旨意,不止需要他这个枢密使点头,更需要吕大防这个宰执从上到下的安排,畅通指令。

吕大防站在高太后的床前,好似一直在等着高太后醒来,对于赵煦的话,充耳不闻。

赵煦见他不说话,冷哼一声,直接道:“事出紧急,朕发中旨,暂行代理,苏卿家,你没意见吧?”

苏颂能有什么意见,眼下这种情形,他再反对都没用,也不看看吕大防,道:“臣没有意见。”

于是,赵煦看向楚攸,道:“朕的玉玺在正殿里,你将陈皮叫回来,让他去做。还有,那马严,黄鄯给朕叫来,朕问问他们,是不是还没查出什么。”

苏颂不动声色的看着赵煦,他有种感觉,这御史台,刑部将要落到赵煦手里了。

宫中禁军,皇城司,殿前司,暂代三司使的户部尚书,御史台,刑部。

现在,皇帝可不是只有宫中禁军了!

他想到这里,又看向还在昏睡的高太后,神情凝起,拄着拐杖,默默思忖。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