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妙木山的塔姆仙人 > 第301章 两份喜悦

第301章 两份喜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里...发生了什么?”

远远望着火影办公室的大片新鲜废墟,六代目火影卡卡西也不由地愣住了。

“那边好像是...纲手?”

带土注意到了废墟中间对峙着的两位纲手。

在见到带土之后,卡卡西便完全忘了自己要担任毕业考试主考官的事;

长久的感慨叙旧之后,卡卡西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带着这位与队友失散的异世界人去火影办公室报备一下。

不过当他们来到火影办公室的时候,这里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了。

两人缓缓走到近前,这才发现他们要找的火影鸣人和失散的救援队员们也都在这里。

“带土?”

火影鸣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不由地惊呼出声。

鸣人激动地走上前去,似是见到了什么故去的亲友一般,眼中满是回忆与感伤。

“你是...?”

带土有些认不出来面前这个金发寸头中年男人...

在原本那个世界里他就和少年鸣人没有什么交集,所以面前这个自顾自感动的家伙让他隐隐有些发懵。

事实上,带土从之前和异世界的卡卡西接触开始就有些发懵:

他在另一个世界里明明是劣迹败露、臭名昭著的大反派,遇上这个世界的卡卡西之后对方却是直接拿出了对待木叶烈士的态度。

原本带土以为这只是因为卡卡西和他一直是挚友的缘故,可是现在怎么又跑出来个对他这么热情的模式家伙?

“我是旋涡鸣人...”

鸣人顿时醒悟过来:“你...你是另一个世界来的带土?”

说着鸣人又热情地笑了起来,态度和煦得如同一颗温暖的太阳:

“带土,过来坐吧...”

“我们慢慢解释...”

带土不明所以地跟着鸣人的脚步走上前来,大致知道了面前这个男人就是这个世界的七代目火影,也就是水门老师的儿子...

另一个世界的少年鸣人因为受了塔姆影响,缺少了一个主角应有的“大原谅光环”,所以一直对带土这个杀父仇人、甲级战犯抱有淡淡的敌意;

带土也没指望自己能得到别人的原谅,之前他在塔姆面前已然有了以死谢罪的心思;

后来有了挚友卡卡西的接纳就已然让他足够满足了,至于更多的他却是不敢奢望。

可是,这个世界的鸣人对他的态度却是异常地亲切...

带土愣愣地与异世界里的鸣人、卡卡西展开了一番畅聊,一时间竟是生出几分宾主尽欢的气象。

“额...”

一直沉默寡言的角都却是突然对身边的鹿丸说起话来:“鹿丸先生?”

鹿丸的眼睛还死死地钉在飞段身上,听到角都的声音又立马警觉地转过头来,眼神中满是犀利的防范与警惕。

“有什么问题吗?”

鹿丸声音中的提防和敌意几乎是不加掩饰的。

角都有些无语,他和飞段直到现在都还没解开身上的枷锁,四周的木叶忍者们还都跟防贼一样死死盯着他们。

一向性格沉稳的角都终于有了些情绪上的波动...

他转过头用眼神示意鹿丸,先是看了一眼那边惬意站着的长门与小南,又看了一眼与两位火影相谈甚欢的带土,最后把目光投回到困住自己的枷锁上。..

鹿丸还不明所以,角都却是说话了:

“有个问题,我想冒昧地问一下...”

鹿丸问道:“什么?”

角都神色郁郁地问道:

“我刚来这里还不太清楚,平行世界的概念也是刚刚才理解。”

“莫非在你们这个世界里,长门和带土其实是好人?”

作为官面人物的火影大人,张口就亲昵地称呼长门为师兄,又对待宇智波带土如同多年未见的战友一般...

这副模样让角都很好奇他的前任老板和幕后大股东在这个平行世界里的身份...

“额...”

鹿丸显然是被角都这一句话给问住了,沉默了许久才尴尬地回答道:

“他们在这里也不算什么好人...”

“只不过是后来幡然醒悟了而已...”

“幡然醒悟?”

当了一辈子忍者的角都气得胸口一闷:

“他们两个幕后黑手,一个幡然醒悟就成你们木叶的战友了?”

“是、是的...”

鹿丸也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对着角都和飞段两个喽啰严防死守,而那边两位bss却是都有宾至如归的待遇。

“咳咳...”

角都忍不住剧烈咳嗽了两声,又不甘地问道:

“那我再冒昧地问一下,这个世界的我和飞段结局怎样?”

“额...”

鹿丸愈发有些尴尬:“被我们木叶忍者打死了...”

角都蓦地沉默下来:

这意思就是说...

恐怖主义头目最后全都弃暗投明成了烈士,而自己这种跑腿打杂的反而成了为黑暗势力卖命、执迷不悟的反动分子?

“P!”

角都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还好我投降得早!差点让那两混账抢了先!”

.......................................................

当自来也意识略微清醒之后,他便感觉到了自己浑身的疼痛都发作起来。

脸上的肌肉稍稍扯动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肿痛,胸前的肋骨似乎也裂了几根,每一次呼吸都像是一个漏气的风箱一般艰难。

糟糕了...

自来也凭着自己多年担任纲手怪力拳人肉靶子的经验,在第一时间便意识到情况的恶劣性:

被暴力的纲手揍成猪头是自来也习以为常的事,甚至还能当成一种特殊的趣味互动来看...

但是挨完打还浑身是伤、完全没得到治疗的话,说明纲手的怒气还远远未曾消除。

自来也从自己肿得如同打了玻尿酸一般的眯缝眼中艰难地捕捉到一丝光明,稍稍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只见到一片砖石瓦砾的废墟,而自己这个重伤员还躺在一个人形大坑里无人照料...

再一转头,自来也便看到了纲手那秀美的脸庞和傲人的身材。

不过这次他却是不敢再动什么风花雪月的心思了,因为这次他看到的纲手足足有两个,她们正一左一右地站在自来也身前不远处。

两道目光在空中激烈地碰撞,无形的气势让四周的人自觉退避、给这里自然而然地空出了一片任由其发挥的场地。

两人专注于眼神的交锋,连自来也的清醒都没有意识到。

好可怕...

两个纲手脸上的神色都极为阴沉,再加上同样年轻的相貌、几十年都不换的相同穿着,让自来也根本分不清面前的纲手哪个是“温柔版”的、哪个是“暴躁版”的...

自来也犹记得自己上次看到纲手在他面前露出这种气势的时候还是在多年前的偷窥事件里,那次他可是住了足足两个月的木叶医院重症监护室。

自来也悄然屏住了呼吸,面前的两位美人此刻就像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一样可怕。

但是躺在这废墟中装死终究不是办法,良久之后自来也还是硬着头皮轻轻出声喊了一声:

“纲手?”

两个纲手齐齐转过头来。

这下子自来也分清楚谁是谁了,因为两个纲手望向他的目光不同:

一个温柔关切的探询,另一个则是余怒未消的逼视。

“自来也?”

暗藏愠怒的纲手只是淡淡地喊了一声自来也的名字,便让自来也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纲手...”

自来也尴尬地笑了笑:“我、我可以解释的...”

这声音中的心虚根本藏不住,倒是有几分小学生在网吧被家长人赃并获的味道。

“哼!”

纲手双手抱胸、冷冷地哼了一声,嘴角却是不自觉地挂上了得意的笑容。

自来也这样的表现,无疑是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自来也数十年如一日追求的那个纲手终究是她,而不是什么异世界的复刻版本。

纲手二号见到此情此景心中便不禁一沉,脸上那针锋相对的敌意也不知不觉地黯淡下来。

对于这种情况,纲手二号其实早有心理准备;

因为她也清楚这些天里她亲近的自来也终究是另一个世界的人,而她只不过是沉浸在虚假的幸福之中不愿醒来罢了。

可是...

纲手二号回想起这些天的经历,那难得的幸福时光终究不是虚假的;

她终于有些模糊地认识到,自己恐怕不仅仅是将这个自来也当成死去挚友的替代品,而是真真正正地进入了一段奇异的新感情。

这么多年来她经历的沧桑挫折已然够多了,她不愿意再承受这种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

纲手二号的眼神悄然间变得坚定起来,之前失魂落魄的状态也被昂扬的斗志一扫而空。

就在纲手暗自得意之时,纲手二号却是自顾自地走上前去,毫不避讳地将还在坑里躺尸的重伤员自来也扶在了怀中,又旁若无人地施展出医疗忍术为其治疗起来。

躺在那熟悉的怀抱中、感受着身上伤势快速痊愈的温暖,自来也终究是有些沉醉。

纲手瞳孔一缩,心中顿觉不妙:

她打伤的男人,什么时候轮得到别人来治疗?

“自来也!”

纲手眉头紧蹙,再一次用一声呼唤把自来也从沉醉中惊醒:“给我过来!”

自来也神色慌张地就想直起身来,可是正轻轻拥着他的纲手二号却是也悄然用上了力气将他一把给拽了回来。

纲手二号淡淡地说道:“你的伤还没好,先不要乱动。”

自来也果然不敢动了,纲手二号画风突变的声音让他猛地认识到自己身旁这个“温柔版”的纲手同样是能一拳崩山的纲手...

“自来也...”

纲手眉头一挑:“别忘了你是哪个世界的人!”

纲手二号不屑地笑了笑,早年作为五代目火影的意气风发全然回到了身上:

“治疗的事情...”

“还要分患者是从哪里来的么?”

“你!”

纲手被另一个自己噎得说不出话来,对方不肯退让的意思已然很明显了。

但是一直都是公主待遇的纲手终究是不太擅长与人争风吃醋的戏码,她只能憋着一口气、又恼羞成怒地指着正亲昵地拥着自来也的纲手二号说道:

“你给人治病,需要凑得这么近吗?”

纲手二号脸上的挑衅意味反而愈发浓烈了,言辞中满是弦外之音:

“怎么了?我们只是动作稍稍亲密而已...”

“这些天里,我和自来也都是这么相处的...”

“混账!”

纲手气得拳头都攥得骨节发白,铁拳上暴躁的查克拉更是有抑制不住的趋势。

自来也神色蓦地一滞,浑身僵硬在纲手二号的怀中不敢动弹。

但是纲手却是蓦地松开了拳头,眉间不自觉地染上了几丝黯然之意:

之前自来也在对方怀中那沉醉的模样表现得异常熟练,也不知道是演练了多少次;

显然这些天里他们的关系的确如对方所说的那样亲昵...

纲手的心中百感交集,失落之中夹杂着荒诞的不可思议:

才刚刚下定决心接受这段感情,自己的墙角就被撬走了?

横插一脚的,还偏偏也是纲手...

纲手不甘地再次攥紧了拳头:

可恶!

明明是我先的...

短暂的沉默之后,她缓缓地走上前来,每走一步都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敲在了自来也心中那张快被锤破的大鼓中。

自来也紧张地闭上了眼睛,他凭直觉判断自己恐怕又要挨打了。

而纲手的拳头他还不能躲,躲开只能带来更多的麻烦和隔阂。

可是在一片黑暗之中,他的身体并没有迎接到想象中的铁拳,反而是感受到了另一个温软的身体。

纲手不仅没有再次上手揍他,反而是扶住了自来也的另一边身体,伸出手细心为其治疗起来。

纲手那傲人的身材,一旦凑近便会带来足以让人当场昏厥的触感;

老司机自来也再一次沉醉了。

“我打伤的男人,我自己来治!”

纲手手上治疗的动作温柔而精准,声音却是冷冽得杀机四伏。

自来也猛地惊醒过来,他终于开始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的糟糕处境:

两位梦中女神正一左一右地轻拥住他,美妙的触感和沁人的香气在大脑中缠绕冲击...

两份喜悦相互重叠,简直是梦幻一般的幸福时光...

然而,自己大概能活多久?

幸福和恐惧的交织之中,自来也大致构思出了下一本亲热天堂的大纲:

《亲热天堂之我的青梅竹马与青梅竹马的惨烈修罗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