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流光一曲芳菲尽 > 第一百章 暗流

第一百章 暗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

这处镇比盘龙镇大不了多少,但作为进出鬼哭沙漠的中转站,这里倒是应了那句话麻雀虽,五脏俱,客栈、饭店、商铺都有,当然都是为来往沙漠的人服务的。

云辞和流光已经在镇上呆了五日了,如今已经快到季风季节了,赶在季风季节之前进沙漠回大陆的人特别多,镇到处都是人,云辞和流光几人的出现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云辞敏锐地发现,这些人当中,像他们一样冒充商队人员的人也有不少,不知道是随着商队回大陆的,还是和他们一样别有目的的,心中暗暗提高了警惕。

又过了几日,苏恓惶和无锋也来了。

“哥,有胤初的消息么?”流光见到苏恓惶雀跃不已,但也没有忘记询问胤初的事情。

“暂时没有。不过胤初如果真的跟刺杀城主的事情有关,此行应该是他最好的机会,我想他很有可能此刻也在这座镇上。”苏恓惶道。

“真的吗?那我们可以找到他么?”流光喜道。

“他既然是要刺杀城主,此行必然是保密的,依天堂鸟的手段,我们要找到他很难,除非是他主动来找我们。”苏恓惶笑道。

“怎样才能让他主动来找我们呢?”流光听了苏恓惶的话,脸不知不觉地皱了起来。

“我也希望能事先找到胤初。我们此行的目的是要救苏二先生,我们至少要保证城主在找到苏二先生之前的安,否则沙漠茫茫,我们要找苏二先生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再次之前和胤初的人发生了冲突,难免两败俱伤。”苏恓惶道。

“不好,不好,我们不要和胤初打起来。”流光一听也急了。

“别急,妹妹,我们还有时间,镇就这么点地方,这几天我们多找找,找得到固然好,找不到也就顺其自然了。”苏恓惶看到流光着急了,笑道。

“好吧。”流光点头道。

接下来的几日,苏恓惶、流光和云辞,装作采买过沙漠的东西,在镇的各个角落转来转去,想要发现点什么,但是镇上的人大部分都穿着从头蒙到脚的袍子,身形样貌根本就无从分辨,要找人真的很难。

流光回到客栈,抱着雪儿歪在床上忧心忡忡,心情烦闷异常,就想开窗透透气,站在床上掂着脚够了半天,还是够不着,沙漠里的客栈窗户开得又高又窄,饶是如此一开窗就是满屋子的风沙,因此大部分时间窗户都是关着的,雪儿看到流光想开窗,许是觉得好玩,就跳上了流光的肩膀,又踩着流光的肩膀跳到了窗台上,胖嘟嘟的身体撞击着窗棂。不知道是窗户没关好还是年久失修,只听得咔嚓一声响,的窗户竟被雪儿撞破了,而雪儿胖嘟嘟的身体随着惯性就向着窗外跌落下去。

“啊,雪儿……”流光大惊,失声尖叫道,呆愣了两个呼吸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外衣也没来的披就冲出了房门。

苏恓惶和云辞的房间就在隔壁,听到流光的叫声都跑了出来。

“怎么了?妹妹(光)。”两人看到慌慌张张的流光,齐声问道。

“雪儿掉下去了。”流光急道。

“掉下去了,掉哪里了?”苏恓惶轻轻拍着流光的背问道。

“从窗户,我去开窗,够不着,雪儿就帮忙,然后就从窗户掉下去了。”流光急得不行,很快地道,房间在客栈二楼,距离地面还是有点高度的。

“傻妹妹,没事的,猫有九条命,从多高的地方摔下来都不会有事的,何况雪儿又不是一般的猫。”苏恓惶笑道。

“没事的,我们现在就帮你找回来。”云辞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也笑着道。

雪儿和流光形影不离,感情深厚,自然是关心则乱,根本没想到这个问题,听到二人这么才算放心了。

果然不一会,云辞就抱着雪儿回来了。雪儿看到流光喵呜一声,扑倒流光的怀里,撒娇地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不动了。

“这个雪儿,越来越懒了,动都不爱动,又胖了不少。”云辞笑道。

“是呀,我和胤初碰到它的时候,它才那么一点点,现在胖得都有原来两个大了。”流光摸着雪儿柔软的皮毛笑道。

流光完,突然间眼睛一亮,转向苏恓惶道:“哥,胤初认识雪儿,我们可不可以利用雪儿来找胤初?”

“这倒是个办法。”苏恓惶和云辞对望一眼道。

第二日三人又在镇上转了一圈,这次流光怀里抱着雪儿,雪儿一如既往地打着盹,然不知自己如今已是一个诱饵,沙漠镇里凭空出现的一只大白猫确实十分打眼。

当晚流光抱着雪儿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忐忑不安地等着胤初出现,一直等到星光黯淡,依然没有动静,流光不知不觉睡着了。朦朦胧胧间听得一声轻响,流光陡然间惊醒,黑暗中似乎有个人影在自己床头。

“胤初?!”流光揉揉眼睛试着适应眼前的黑暗,试探着叫道。

“光光?!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黑暗中一只手伸了过来,轻触流光的脸庞,压低的声音有点颤抖,带着抑制不住的狂喜。

“啊……”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低呼,然后一个恼怒的声音低低道:“你这只死猫。”

回答他的是一声猫叫,“喵呜。”

“干得好,雪儿。”流光只觉得眼前骤然一亮,不适应地微闭了眼睛,苏恓惶冰冷的声音出现在房间内。

“苏恓惶。”胤初吊儿郎当地一屁股坐在流光的床上,瞟了眼左手上的几道红印子,瞪了眼罪魁祸首——此时雪儿正老神在在地趴在流光边上,优雅地舔着自己的爪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苏恓惶拿着一盏油灯,正和云辞站在门。

“太好了,胤初,我们终于找到你了。”流光适应了眼前的光亮,看清楚坐在床边的正是几个月不见的胤初,高兴地道。

胤初冲流光灿然一笑,转过头来冷着脸对苏恓惶道:“吧,引我出来什么事。”

“你此行可是刺杀城主的?”苏恓惶也不客气,和云辞在桌前坐定,开门见山地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胤初初时一愣,然后斜了眼苏恓惶道。

“我们需要跟踪城主找一个人,在找到这个人之前,城主不能死。”

“所以呢?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胤初依旧不在乎地道。

“你!”苏恓惶脸色一沉,顿时气结,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胤初不上几句话就要斗气起来。

“胤初,哥哥不希望和你的人起冲突。”流光拉着胤初的胳膊道。

“我可不见得会输。”胤初一脸笑容地对流光道。

“少主,我们要找的这个人是我珍宝斋的重要人物,希望少主能行个方便,只要我们找到了人,之后的事情就与我们无关了。”云辞见苏恓惶和胤初谈不拢忙道。

“据我所知,要刺杀城主的可不止我们天堂鸟还有好几拨人,你们能保证城主安然到达目的地?”胤初轻笑道。

“有少主在,其他人想要得手,只怕很难。”云辞笑道,“而且,少主既然接了城主的生意,自然不会让他死在别人手上。”

“我很好奇,你们怎么知道,城主雇请我们杀死他自己?”胤初道,“毕竟请人刺杀自己是很疯狂的行为。”

云辞一笑将那日的分析又对胤初了一遍。

“没错,城主委托我们刺杀他,但是这种刺杀是附有条件的,在条件成就之前,我们不但不能杀了他,还必须保证他的安。所以你们大可不必担心,此行我们的目的地应该是相同的,在此之前我们不可能会起什么冲突,相反我们还可能成为合作伙伴。”胤初对云辞道。

“太好了,你和哥哥不用打起来了。”流光拍手道。

“光光,太好了,接下来我们可以一路同行了。”胤初拉着流光的手笑道,“我有好多话要跟你呢。”

“有少主同行,此行必然一路顺遂。”云辞望了苏恓惶一眼笑道,却见苏恓惶冷冷地看着胤初拉着流光的手。

“时候不早了,话也完了,你该走了。”苏恓惶站起身来,摆出送客的架势,对胤初道。

“也好,光光明日我再来找你玩。”胤初这回却没有跟苏恓惶对着干,而是笑着跟流光道了别,从容地从苏恓惶和云辞面前出了房门。

“二哥,怎么这镇上的人不见减少反而越来越多,明明这些日子已经有很多人进了沙漠了。”苏恓惶和云辞正在客栈二楼喝茶,等十殿他们过来的的日子里,两人无所事事,除了打坐,也就是喝喝茶聊聊天了,此时苏恓惶就从客栈二楼看着镇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道。

“二哥,劳烦借一步话,这都快到季风季节了,镇上怎么还是这么多人?”正巧店二过来添茶水,云辞看似随意的问道。

“两位客官,看来您们是刚到沙漠来得吧。”二边忙活边向两人道,“不满二位,像这样的情形啊,每隔个四五年就要来一回。”

“哦,这是什么道理。”云辞和苏恓惶对望一眼,都十分感兴趣。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传啊这沙漠的深处有宝藏,还有仙人,宝藏里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要是遇到仙人那就能立地成仙。”二笑道。

“真有这回事?”苏恓惶惊道。

“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传啊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辈就有了,我是从听到大,这些年来来去去这么多人,没听谁找到了宝藏的,更别仙人了,”二摇头道,“死的人倒是不少,不过啊每隔个几年还是又这么多不知死活的人赶着去沙漠送死,哎……”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之常情也。”云辞叹道,“不过这沙漠虽大,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多人找,要是真有宝藏,怎么着也该找着了吧。”

“话可不是这么。”二道,“这沙漠啊邪门,您别看这么多人进沙漠找,但真正能进到沙漠深处的人万中无一,而进了沙漠深处能出来的人,还从没听过。听老辈人讲,沙漠深处终年狂风不止,传哪里是地府的大门,那风都是黑色的,那风声就跟恶鬼哭嚎似的,那风能吸人精气,人一旦靠近,就会被那鬼风吹得血肉尽失,只剩一副骷髅架子。您们进来沙漠的路线啊,哪都只是沙漠的边缘,就那也是够凶险了吧。”

“既是如此,保不准那传就是真的。”苏恓惶喝了茶,笑道。

“这位客官向您这么想的人多了去了,您看看来来往往这些个人,哪个不是这种想法?!”儿笑道,“怕只怕有命找,没命花。我看您二位都是斯文人,可别为着个不着边际的传白白送了性命。”

云辞给了二些碎银子打发了他,问苏恓惶道,“你怎么看?”

“都是传未必可信,倒是给了我们此次行动的掩护,只是另一方面,人多眼杂,只怕这一路上多多少少要有些麻烦了。”苏恓惶笑道。

“我也是这么想。”云辞笑道,“不过这二哥得沙漠深处的凶险,不得不防。之前我的人在沙漠的外围几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苏二先生的下落,怕是苏二先生就在这二的黑风区域。”

又过了两日,月灵十殿等人都来齐了。而这个时候镇上寻宝的人潮已经开始慢慢地进入沙漠。

苏恓惶和云辞将这些日子的情形向十殿等人讲了一遍,十殿听沙漠里有宝藏顿时来了精神。听十殿的法,城主还有四五天才会出发,一行人决定先进入沙漠的边缘等待,避免暴露行藏。云辞将这个想法告诉了胤初,胤初也没有反对。

整支队伍二十人,苏恓惶和云辞这边加上两个向导总共十四人,胤初和五杀共六个人,也算是进入沙漠寻宝的中型队伍了,倒也没有多引人注意。

可能是因为到了季风季节的原因,一进沙漠众人就感觉到了一阵迎面吹来的热风,夹杂着细的沙尘,粘到皮肤上,粘腻粗糙,干涩异常。女孩子们都不由得戴起了面纱,为了不让风沙迷眼挡住视线,男人们也带上了冰绡。

早晚温差依旧很大,但冬季已过,晚间不再那么难耐,相反的午时的温度倒是升高了不少,好在众人也不急着赶路,休息的时候多,赶路的时候少。

随着行进的深入,众人身上的法力又一次消失了。

苏恓惶等人料定城主的目标是黑风区域,因此规划的路线也是朝着黑风区域进发,这一路线得到了胤初的默许,苏恓惶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队伍里的向导,一名是云辞原本带过来的,另外一名则是在无双城内临时找的,只当众人是寻宝的,只同意将众人带到黑风区域的外围,在往里无论加多少钱都不同意去。

“老爹,这沙漠里的风似乎有点奇怪啊,按理春夏季应该是以东南风为主,怎么这么多天了,一直都是西北风。”苏恓惶边走边喝向导聊天。

“这位公子,你可就想错了,到了这沙漠里啊,你原来知道的那一套都不管用了。”向导叫老根,这些天跟着苏恓惶等人混的熟了,见都是些斯文客气的人,话也就随意起来了,经常给大家讲些沙漠里的事情,听苏恓惶问他,忙道。

“此话怎讲?”一旁的云辞也来了兴趣。

“这沙漠里啊,一年四季刮的都是西北风,只不过是大不同罢了。我不一样你们还别不服气。”老根叼着烟道,“外边进来的向导啊,都喜欢靠星星、月亮、风向来判断位置方向,不是我老头吓唬人,跟着这样的人在鬼哭沙漠那就是死路一条。”

“这就奇了,老爹,靠星星定位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法子了,怎么单单这里不能用?”苏恓惶奇道。

“传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并不是沙漠,也是一个大草原,也是有人住的。后来,不知怎么滴,天上的仙人们开始打架了,直打得天昏地暗,山河破碎,天上的星星都被打得移了位,这一架打得实在是太厉害了,最后把天都打穿了,从打穿的窟窿里面掉下来一颗巨大的天石,这颗天石落在这里,熊熊大火烤干了草原上的一切,灭绝了草原上所有的生灵,最后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老根竭力想要给众人描绘当时毁天灭地的情形,但是众人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哪里真的会理会这样的传,老根到最后就有点索然无味,只好清清喉咙道,“因为星星被打得移位了,所以沙漠里不能使用星象或者月亮来定位,沙漠里常年都是西北风,自然靠风向定位也不准确。”

“沙漠里常年大风不止,沙子都是移动的,自然靠地形定位也行不通了。难道老爹你是神仙,这路是靠鼻子闻出来的?”十殿哈哈大笑道。

“各位哥,你们看看老汉我的脸有什么特别的没有?”老根听到十殿的话,也哈哈笑了一阵道。

这么一众人都好奇了,凑过来围在老根跟前多看西看。

“也没什么特别的啊,就是鼻子大了点。”流光看着老根的脸,嘀嘀咕咕道。

“难不成真的是靠鼻子?!”十殿瞪着眼睛道。

老根笑而不语。

“真的是靠鼻子!这也太神奇了。”流光一脸崇拜地看着老根道。

“所以沙漠向导不是人人都能当的,没有几十年的经验,谁敢进沙漠?你们找老汉我,是真的找对人了。外面的那些向导,在沙漠外围走走还可以,要进沙漠深处,难……”老根叼着烟摇头道。

“老爹,我们句不好听的,要是靠鼻子,找条狗不是更好?”十殿显然不大相信。

“你这哥!”老根被十殿一,面上果然有几分不高兴,“我老汉的鼻子问的是风里的水气,根据水气大结合风力来判断方向,这活狗能干得了?!”

“老爹,沙漠里是不是真的有宝藏?仙人?”云辞一看老汉有点不高兴,忙岔开话题问道。

“这事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传开了,有没有老汉我还真不知道。”老根抽了烟,顿了顿又神神秘秘地道,“不过老一辈人里一直有个传言,据第一代的无双城主就是用沙漠里的宝藏这才建立了无双城。”

众人听得这个法新鲜,都想多听听。

“历代的城主总会时常进出沙漠,大家都城主这是去沙漠取宝呢,所以啊,这沙漠有宝藏的传才一直流传到了现在。”老根继续道,“不过我老汉当向导这么多年了,还真没看见谁从沙漠里带过东西出来,我看几位都是好人,还是趁早回头,别白白送了性命,不值当。”

众人笑着有和老根了会话,老根看众人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暗自摇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