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明医天下 > 第二百一十章 别样张居正

第二百一十章 别样张居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来者不是别人,竟然是戚继光和本来应该在平谷的张居正。

“元辅大人就是操心的命,让他闲着,简直比要他的命都难受。”戚继光和张居正相交莫逆,半是玩笑半是埋怨的说道。

张居正没接戚继光的话茬,而是正容对张佑说道:“适才那番话真是振聋发聩啊,‘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说的好,你这个年纪能有这般见识,真是少有。”

对于张居正这个人,张佑的心情十分复杂。后世的时候,有明一代,除了朱元璋以外,他最佩服的就是张居正,谁知道命运捉弄,穿越之后,居然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张居正的私生子。

是,为了顾大局,他不得不为张居正出谋划策,他也一直劝说自己想开一些,只是,再次见到张居正,他的心里仍旧免不了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元辅大人谬赞了,不过是随口瞎说而已,当不得大人如此夸奖。”张佑随口应付道,语气淡了下来,微微显得有些疏离。

子诚这孩子骨子里还真是够高傲的啊,元辅大人秉国朝政,一言九鼎,若是换做别人,突然得知成了他的私生子,估计做梦都得笑醒,子诚倒好,一口一个大人,就差当面跟元辅大人划清界限了。

戚继光暗想,打着主意,有机会的话,倒要好好劝一劝张佑。

郭造卿隐隐明白自己这弟子心中的结,一边请张居正和戚继光落座,一边瞪了张佑一眼,这才亲自出门,吩咐下人沏茶倒水,又叮嘱他们,捡着新鲜的水果,端一盘上来。

“如此谦虚可不像你的风格啊。”落座之后,张居正随口笑道,对于张佑的心思仿佛根本就没有察觉。

张佑扯了扯嘴角,礼貌的笑了笑,不想继续这样的话题,说道:“元辅大人夤夜过府,不是光为了夸赞卑职吧?”

戚继光皱了皱眉,张居正不以为忤,微笑道:“老夫可没有那份闲心,今夜过来是特意找你小子算账得。”

“哦?不知道大人指的是允修出海的事,还是我想请若萱出任报纸副总编的事?”

“若萱被誉为京师第一才女,你想请他做你报房的副总编,也算合情合理。刚才你不是说了吗?最不爱听的便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法。之所以特意过来,主要是想问一问,你为什么要怂恿允修出海贸易?”

张佑这才知道原来张居正和戚继光早就来了,一直在偷听自己和郭造卿的谈话。

“说句不客气的,允修不是读书的料,这一点大人您应该承认吧?说白了,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读书做官上面。当然了,凭着大人您的威望,再有十个他也养活得了,不过,就这么放任他做一个混吃等死的蛀虫吗?”

张佑说的十分不客气,戚继光听得面色大变,担忧的望向张居正,却奇怪的发现,元辅大人的脸上,竟然微笑依旧,一点动怒的迹象都没有,仔细一想,是了,都是自己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看来子诚虽然不愿认大人这个父亲,大人自己倒是没拿子诚当作外人。

钱倭瓜端着茶盘,郭造卿蹲着果盘,一前一后进门,放下之后,又悄然退出。

张居正没动茶盏,而是从果盘中拿起一枚焦黄的李子,放进嘴里细细咀嚼,稍顷,将李子核吐到手里,轻轻放在茶几上。

“出海贸易,风高浪急,稍有不测,便有葬身海底的风险,相比较起来,我这个做父亲的,倒宁愿让允修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当他的公子哥儿。”

“可怜天下父母心,大人一片舔犊之情,实在是让卑职感动,不过,俗话说的好,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庸庸碌碌一辈子,就算活到百寿高龄,又有什么意思?与其如此,我倒宁愿轰轰烈烈一场,就算死了,也对得起来这世界走上一遭。”

张佑慨然说道,并不给张居正插话的机会,顿了一下,很快又道:“冰川深渊有一枚死火,它有两个选择,留在深渊,长久的存活之后归于幻灭,离开深渊,怒放一场,很快幻灭。若大人是那死火,不知作何选择?”

张居正尚未回答,戚继光已经抢着说道:“当然选择离开,留在深渊便算活上万年,无人知晓的话,便和没活一样,与其如此,还不如痛痛快快地绽放一次。”

张居正微微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不正是自己一直做的事情吗?想着,他抬眼望向张佑:“不用说,你是要做那离开深渊的死火了,不光如此,你还想把云修也从深渊带走,对吧?”

张佑点了点头:“没错,男子汉大丈夫,要做就做那离开深渊的死火,不光要红红烈烈的绽放,还要想办法燃烧的更持久些。”

“这就是你撺掇允修四处去找三宝太监下西洋宝船图纸资料的原因喽?”

“不光如此,我还替他找上一些拥有出海航行经验的人才,尽最大的可能将出海的风险降到最低。”

“看来,对于出海贸易这件事情,你早就做好了充足的考虑,就算允修不去,你也会派别人去对吧?”

张佑微微点了点头,海外那么大一块蛋糕摆在那里,若不咬上一口,如何甘心?

沉默片刻,张居正说道:“其实也不是我不希望允修有所成就,实在是他的岁数太小了点,若是再过几年……”

张佑万万也没想到,张居正居然有如此婆婆妈妈的一面,失笑之余,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居然被触碰了一下。

他忍不住回忆起了自己的师傅,那个整天板着脸,活像自己欠他多少钱似的老道士,自己当初独自去美国求学之前的那个夜晚,他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实际上却辗转反侧了一宿,临别之际眼圈都是红的。

不知道师傅现在怎么样?听到自己出车祸的消息,他一定会十分伤心吧?

“卑职理解大人的心情,不过男孩子要多摔打,说句不客气的,您保护不了他一辈子,越早放手,他才成长得越快。”

张佑说道,他突然知道为何张居正一死,诺大的张家迅速凋零的原因了,就冲张居正这种护犊子的心,那兄弟几个也不可能有多大出息。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