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道易天下 > 第四百九十章 虚空空间

第四百九十章 虚空空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易恒眼里越来越亮,若是申屠天并没有隐藏实力,那他今日必死无疑。

而此时他受到“恒”字影响,眼中毫无恐惧之色,但从他极力想要拉远与自己的距离来看,似乎真的没有隐藏任何实力。

只是时不时浑身会散发出丝丝白光护体,应该是他全套护身上品法宝所发出,但他法力能支撑多久?

此时他与申屠天相隔十丈,并肩击杀噬灵族,眼睛朝前,身体朝前,但灵识死死锁定他,在最为关键之时,便会击出致命一击。

盏茶过去,周承然所施展的“恒”字法术,功效快要消失,申屠天恢复神智,惊恐之极地再次向右移动二十多丈。

但接着一个“恒”字闪过之后,又再次忘乎所以,奋力向前冲去。

易恒有了经验,那“恒”字闪过身体之时,紫府内八卦盘猛地旋转,将一道不明光芒吸收,他眼中红色又立即褪去。

几拳下去,砸飞噬灵族,又再次只距申屠天十丈远。

深深吸口气,不再等待,猛地将法力全部集中在右拳之上,脚一蹬地,在无数喊杀声无数惨叫声中,朝申屠天激射而去。

双眼死死盯住他的头颅,此时全世界只剩下他头颅在眼中,连额头的汗水,连不时蠕动的经脉也看得一清二楚。

将右拳猛地收到右肩之后,十丈,五丈,两丈,一拳朝那头颅击去。

此时,毒蛇的断臂,一人城的厮杀,瑞宁山脉的追击,花月如与李月蓉的身影,全部都浮现在脑海之中。

一拳泯恩仇,生死自有命。

“嘭。”一声巨响超越场中所有声音,一马当先的周承然自然没有受到“恒”字影响,猛地转身遁声看去。

只见一青衣修士被击飞数十丈,一路撞翻数只噬灵族,而一道黑色身影微微停顿,立即又朝那青衣修士追击而去。

他并无惊讶,反而面露大喜之色,低吼道:“易师弟,撑住,周某来会他。”

说完身形猛地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之时已经拦在黑色身影之前,与黑色身影厮杀成一团。

倒飞出去之人正是易恒,此时他抹去嘴角一丝血迹,眼中射出一丝阴狠,脸上露出惊惧之色。

当右拳快要击中申屠天头颅之时,见到他眼中一丝戏谑,便知要遭。

那申屠天当时只能不断向前冲杀,但仍是如此清醒,甚至露出此表情,岂会没有任何准备?

果然,从他身后一道黑影瞬间窜出,一拳击打在自己右拳之上,便将自己打飞二十多丈。

右手骨头肌肤皆无问题,但内腑已经被震伤,说明此人肉身强度最多与自己差不多,那炼体诀最多到第三层顶峰。

只是法力便比自己浑厚不知多少倍,全力运转法力之下,配合肉身力量,竟然一拳将自己击伤。

而此时周承然能够跟他厮杀得难分难解,这说明周承然之前也未曾动用法力,如今运转法力,配合肉身力量,威力瞬间增大数倍。

果然,易门弟子在此试炼之地,一般不会运转法力,只是此时是生死时刻,周承然自然不再隐藏。

伸手抹去嘴角鲜血的瞬间,他便想了那么多,而此时虽有周承然缠住黑衣修士,但若再去击杀申屠天,自然也会被他发现。

申屠天一定是与此人勾结,击杀修士获取贡献点,再由申屠天将贡献点换成修炼资源,交给此修士。

故而他根本没有修炼资源提升实力,而此黑衣修士的身份立即便可知道,一定是那被通缉,贡献点已经涨到八万之巨的夏成志。

“嘭,嘭,嘭。”前方二十多丈外两人也不施展法术,法力只是用来加持在身体之上,不断拳头相撞,身体相撞,发出无数巨响。

而打斗那处,方圆十丈之内,疾风四射,陨石漫天,没有修士,也没有噬灵族。

“夏道友,还不安心受死?”

“桀桀,周承然,你还不够,叫你兄长前来才勉强够看。”

“大言不惭,死来!”

“嘭。”一声巨响,易恒将扑来的噬灵族一拳砸飞,此时他进退两难,不知该杀人还是杀噬灵族。

“桀桀,杀了你之后,身价是否涨到十万?不跟你玩了,死吧。”

易恒凝神看去,只见夏成志浑身气息再次爆发,显然刚才是隐藏修为。

“金丹大圆满?”

“嘭。”一声巨响,周承然被一拳砸飞落到噬灵族中,而夏成志双眼直视易恒,低吼一声:“要杀的人便是你?”

易恒浑身一冷,立即大吼道:“开山斧,疾。”法力差了何止数倍,此时哪怕肉身相差不大,也不敢再试锋芒。

一柄大斧猛地出现在身前,变成丈大,呼啸着朝夏成志疾射而来的额头斩去,同时身体猛地腾空三丈,想要避过夏成志锋芒。

“铛”一声,那巨大斧头被一拳击打在侧面,抛飞十多丈,夏成志猛地一跃再次从他下方一拳击来。

易恒见到拳头之上,附着的拳影已经膨胀四五尺,无法避让,立即猛地咬牙,运转浑身法力与肉身力量聚集于右拳,从上而下,迎着他的拳头全力击去。

“轰隆”一声,虚空似乎被击打得动荡起来,他只觉口中一甜,胸口瞬间火辣疼痛,生生咽下一口鲜血。

但整个身体却制止不住,被一股大力猛地击向高空,直直朝空中冲上三十多丈。

夏成志虽一拳将他击飞,但从拳头上传来感觉告诉他,上面那修士最多是内腑受到震伤,根本不可能被打死,眼里再次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而此时他正在上升的身形受到易恒一拳阻击,也微微一缓。

等再次提气想冲上去追杀之时,周承然猛地激射而来,一拳朝他头上空三丈多处击去。

心里暗叹一声,此时周承然虽然距离二十多丈,但若是继续追击高空易恒,必然要硬接此拳,虽说不惧,但自己境地绝不允许受伤。

故而猛地运转法力,止住飞速上升的身体,硬生生在空中停顿瞬息。

得此瞬息时间,二十丈外的周承然见他已经反应过来,但仍是拳势不变,左手瞬间祭出八卦盘,大吼道:“巽下震上,恒心有成。”

一个“恒”字瞬间加持到他身上,他气息立即变得狂暴之极,不要命的拼尽全力攻来。

夏成志眼神微微一冷,此字一出,便是不死不休,而且厮杀起来疯狂无比。

但既然已到此时,自然也不敢在大意,停顿片刻的身体猛地朝前冲去,同时尽起全身之力,朝周承然一拳轰去。

而此时,从天空滴下数滴鲜血,虽被两人尚未碰撞的拳风瞬间吹散,但鲜血之中,金木水三种属性平衡的玄妙,实在让人感到心动之极。

只可惜还没有人能够注意到这数滴鲜血,便已消散在空中。

易恒被一拳击到三十丈高,内腑再次受伤,嘴角又流出血迹,滴下数滴鲜血。

但他不怒反笑,便是在这瞬间,最后一粒星空水精砂瞬间被肉身吸收,全身肉体到达金木水平衡状态。

《太易先天五行精砂炼体诀》终于进入第四层。

左手一抹立即拿出数两星空火精砂,运转功法瞬间便将之吸收。

此时,身体周围便隐隐出现金木水火四种属性光芒,看起来神秘而强大。

但他微微收敛全身光芒,等身形达到顶峰,瞬间跌落下去。

感受到浑身力量再次增加十倍,十龙之力,立即变成百龙之力。

此时他有信心,一拳将夏成志击退,哪怕他法力远超自己数倍。

既有此力,便不再迟疑,他立即高举右拳,不再任由身体自由下落,而是猛地运转法力,驱动身体,全力朝下激射而去。

一分道韵之下,夏成志前进轨迹十分清楚,拳头所指之处,正是夏成志前面丈远,瞬息之后,他头颅必定移动到自己拳头之下。

而此时,正是周承然施展出“恒”字加身疯狂击向夏成志之时,也是夏成志全力一拳轰过去之时。

若是有人注意到此,定然发现距地面三丈的空中,夏成志全力朝前方冲去,全身法力尽出,肉身力量尽出,右拳迎向周承然激射而来拳头。

而高空中易恒激射下来,拳头向夏成志前方五尺空处击打而去。

瞬息之间,两人在下一南一北相对而攻,一人在上直扑而下,三道身形瞬息之后便要激射相撞。

但夏成志似乎感受到上方易恒的拳风将前路封死,自己若是按照此轨迹速度,定然恰好用头颅撞上拳头。

而上方拳头未到,便已感觉头颅疼痛,不及抬眼朝上看去,便立即将朝前的右拳,猛地扭转方向,击向上方。

周承然见此,立即面露大喜之色,等两人拳头相撞之时,定然是自己攻到之时。

那时夏成志先受上方易恒猛烈一击,在接自己全力一击,哪怕不死,也定然重伤。

上空易恒双眼猛力睁开,感觉自己全力之下,法力加肉身之力的一拳,似乎已经击破虚空。

见夏成志改变方向,右拳斜斜向上对着他拳头击来,牙齿咬紧,不退反进。

从他被击飞到现在不过一息功夫,三人皆发生很大变化,但瞬息之后,拳头又要再次相撞。

“轰隆”一声巨响惊动整个战场,所有修士与噬灵族猛地回头朝这里看来。

周承然双眼中见到两人拳头相撞之时,那处虚空似乎承受不住如此力量,无声撕裂出一道四五尺大小口子。

“轰隆”声音刚响,便嘎然而止,声音似乎已经被虚空中撕裂的口子吞噬,而同时被吞噬的还有两道身影。

他眼里大喜,只是此时他尚在四五尺之外,来不及收回右拳,但等他右拳击打到那里之时,直接击打在空气之中。

夏成志消失,易恒消失,连那虚空口子也消失,那处空中如同其他地方一般,恢复如常,看不出任何裂痕。

“虚空空间。”

“虚空通道。”

“赶紧进去。”

......

数声大吼从修士中发出,无数身影纷纷朝刚才虚空口子这里激射而来。

“吱~吱”噬灵族似乎嗅到瞬息间从虚空口子中,喷涌而出浓郁灵气,也尖叫着朝这里跳跃来。

但瞬间所有修士与噬灵族都失望之极,只见周承然不断在那里击打着空气,每一击都用尽全力,将那处空中打得“呼呼”着响。

只是空气还是空气,根本没有任何变化,片刻之后,他面露失望之色,回过头去,大吼道:“继续杀。”

众修士本来已经略显疲倦,刚才“恒”字影响已经减弱,但此时又被愤怒的周承然施加“恒”字,立即双眼变得通红,继续斩杀噬灵族。

身体虽在与噬灵族厮杀,但脑海清明无比,百年难得出现一次的虚空空间,今日竟然在眼里出现,但他们却偏偏错失良机。

坤如山等人虽是遗憾,但眼神中担心之色更甚,那黑衣修士之厉害,刚才已经展现,易恒虽进入虚空空间,但是否还能出来?

唯有申屠天一边压抑住低声狂笑,一边不断与噬灵族厮杀,至于偶尔被噬灵族獠牙刺穿身体,竟然也感觉不到痛楚。

“十多年大仇,终究得报,从今申某不姓申,申屠才是姓,大仇得报时,复还我真姓,两人最好同时死在里面,哈哈。”

却说易恒见到夏成志脸上露出狂喜的那一刻,正是两拳相撞力量猛地爆发瞬间。

受如此力量撞碰,无巧不巧,那里恰好是虚空通道,故而瞬间被巨大力量撕裂出一个小小口子。

而两人全力发出力量虽堪比元婴修士,但终究无法将虚空口子撕裂得很大,仅仅五尺左右,刚好能穿过身体,更是不能持久,故而瞬间便消失不见。

而夏成志见到虚空口子一出,身形猛地一闪,瞬间进入虚空通道,消失在易恒面前。

他连思索时间都没有,只觉里面散发出浓郁之极的灵气,长久没有感受到如此浓郁灵气的他,受本能影响,跟着夏成志身后,也瞬间闪身进入虚空口子中。

等睁开双眼之时,再回头看去,虚空口子已经消失不见,而前方十多丈外,夏成志正打量着四周。

他心里猛地一沉,迅速查看四周,第一感觉便是灵气浓郁得逼人,如同沐浴在上品灵石之中一般。

此时无需灵识,仅仅肉眼一扫,眼神中立即露出狂喜之色。

这虚空空间仅有二十丈见方,如同超大型储物戒指一般,四周明显看出空气墙的样子。

而下方,方圆二十丈左右,竟然是一块药园,全部种植着灵性之极的灵药,散发出阵阵浓郁的药味。

仅仅闻到这药香之气,都让他有金丹欲成婴的感觉,而药园中间,有一株四五尺高矮的灵药,高度远超其他灵药。

他自然立即注意到那株灵药,此时只是肉眼看去,都已经让灵魂中小人欣喜若狂。

而此时,夏成志显然也注意到中间那株紫红灵药。

青色的枝干,紫红的花朵,似乎毫不起眼,但仔细看去,那紫红花朵便如同虚幻一般,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

“寰宇冥魂花?哈哈,哈哈哈......。”

易恒听到此笑声,才想起还有此人在这里,狂喜的眼神瞬间变得黯然,想来这什么寰宇冥魂花珍贵之极,让此人狂喜至此。

“你便是申屠天口中所说的易恒?”夏成志此时似乎也想起他的存在,故而抬头朝他看来,沉声问道。

“申屠天与你是何关系?”他稳住略微颤抖的心。

“什么关系?等我想想,应该是各取所需,哈哈,他怕死,故而我饶他一条命,便是如此,哈哈。”

“饶他一命,然后他引出修士,你击杀,而后将所获之物给他,他换成贡献点,又用贡献点替你换修炼资源?”

“不错,想不到你实力可以,心思也细腻。”

“呵呵,就说他那点实力,运气再好,又岂能获得如此多贡献点?原来如此。”

“运气好?他运气当然好,当时本想杀他,而他也准备受死,只是忽然间竟然不想杀了,哈哈,大家各取所需,你不愤怒?”

“愤怒?为了修炼资源,为了提升实力,何事做不得?我有何愤怒?”

易恒面上渐渐淡然,想来这里面,他与自己,终究只能存活一人。

夏成志见他如此淡定,面色之上露出略微惊诧之色,不过瞬间恢复正常,沉声道:

“想不到道友与我是同一种人,为了修为,为了实力,有何错误?只是后来他让我杀你,你也不愤怒?”

“修仙界,不是你死便是我活,没有实力,愤怒有什么用?这次只是他运气好而已,否则他已经死去多时。”

“好个你死我活,如今,这里也是,只能有一人活着,不知是你还是我?”

夏成志狂喜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眼前此人不断对他自己作心里暗示,眼神中坚毅之色越来越浓烈,此举竟然与那“恒”字有同等功效。

“不试试怎么知道?夏道友,请。”避无可避,唯有实力说话,易恒微微拱手,对十丈外的夏成志说道。

此处空间狭窄,而自己炼体决高出对方一层,肉身力量强大无比,近身厮杀,自己绝对占据巨大优势。

但此处灵气又及其浓郁,也正是使用法力施展法术的绝佳之地,对方法力之深厚至少超过自己三倍以上,而且可以长时间施法。

双方优势劣势明显之极,是生与是死,还得亡命厮杀一场才知。

但生死相博而已,从踏入修仙界至今,自己经历又何尝少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