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道易天下 > 第四百七十章 独自作战

第四百七十章 独自作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易恒见此时交战之地,已经被大漠修士逼进万里,心里便知,哪怕以孙博弈之能,如今恐怕也只能保证不溃败之势,而无力坚守防线。

毕竟大漠五百万修士结集在此,而西南大陆以十方书院和无极剑宗为首的势力,仅仅凑得四百万修士。

好在虽有百万修士之差,但胜在西南大陆增补迅速,各种资源也丰富,特别是法器法宝、符箓、丹药等等绝对远超大漠。

更有尚兵门数千弟子,孙博弈等人强大的指挥能力在,故而能够在此战中坚持到现在。

到达此处之后,易恒才知当日深入大漠并非运气差才会遇到修士队伍,虽说那时大漠还未结集那么多修士,但哪怕是几十万,也足以将进入大漠的路封死。

而此时,对方五百万修士队伍正在百里之外,密密麻麻的修士正在沙地之上盘坐调息。

五万一队,足足有一百个大队,并成一排,连绵百里,全是正在养精蓄锐的大漠修士。

而西南大陆似乎不足四百万,此时却是四万一队,也有一百个大队,隐约与对方针锋相对。

只不过从面色来看,绝对是被追击不久的样子,面色苍白,双眼无再战勇气。

一个大队便相差一万修士,抵抗起来,恐怕一直处于挨打局势,根本不能形成有效攻击。

二十万修士队伍缓缓飞行,他也未曾在队伍前方带队,就在二十万修士中间,与他们缓慢从后方飞近前线。

一里之时,一道身影从前方修士群中猛地飞出,拦在二十万修士之前。

二十万修士瞬间停下,队伍中没有任何命令声音发出,反倒令那修士微微一惊,但随即大吼道:

“新来的是谁带队?奉孙博弈孙道友之命,前来问话。”

易恒只是下令二十万修士停下,并没有答话。

虽感觉前方那修士语气不对,但此时也不是争辩时机,正准备开口,却又听那修士说道:

“算了,孙道友之意,无论是何人带队,现在有无数队伍需要支援,便将此二十万修士分为二十个小队,填补到最为需要的地方。”

易恒瞬间噎住,他不答话,二十万修士何人敢答话?故而还是一阵沉默以对。

数十息之后,那修士面色变得难看之极,释放出金丹大圆满气息,再次大吼:“既然无人应答,那现在我便直接分配。”

此时从前方再次飞来数十人,其中一人开口道:“何道友,这是怎么回事?”

显然这最后一批队伍已经成大家争抢对象,若是能争抢得一万修士,自然便勉强能够在自己防线之上,抵抗对方。

“就是,非常时期,为何要拖那么久?按之前惯例,各家各门归各家各门不就行了么?”

过来的显然便是各家各门在此联络的修士,数十息过去,见此处没有动静,实在太不合常理,故而亲自跑来。

“不准回答。”易恒心念一动,二十个修士瞬间将命令传下,瞬息之间,这道指令进入二十万修士脑海之中。

本来见到本家本门师兄前来,正要开口的修士瞬间闭嘴。

“孔师弟这是怎么回事?赶紧带领本院弟子走,新来还不知何时才能适应战场厮杀。”

来的修士中一个身穿月白道服修士双眼凝视着队伍中一修士。

易恒灵识扫去,正是那十方书院孔姓修士。

那孔姓修士刚想回答,忽地感觉一道灵识紧紧锁住自己,便立即想起不准回答的命令,故而眼里露出犹豫之色,不知如何是好。

“何人作祟?给我滚出来。”发现不对之后,那喊话之人面色一凝,眼中散发怒意,浑身气息暴起。

他见还是无人应答,与身旁十多人对看一眼,便立即要进入队伍中直接拉人。

“准备攻击。”易恒心念一动,二十万修士条件反射之下瞬间运转灵液,这二十万队伍都是金丹筑基相杂,故而大部分是筑基,少部分是金丹。

此时运转灵液与法力,整个队伍瞬间爆发出滔天气息,将那十多人震得倒飞数十丈。

二十万修士同时爆发气息,恐怕连化神期都不敢直面而对。

“孙博弈道友,此处有古怪。”被震飞的数人开口大吼,一时间将无数修士惊得转过身来。

前方阵线之上一阵混乱,数百人拥着一修士飞速前来,易恒知道,来人定然是此处第六联盟修士的总统领,孙博弈。

“孙博达,你这是做什么?要造反么?”人还未到,当先一修士开口大声吼道,显然是生气之极。

“回答他,这二十万队伍要独自作战。”易恒心念一动,向孙博达传出指令,这条指令也瞬间传遍二十万修士。

本来孙博达见孙博弈如此气势汹汹,心里有些退缩,但得此指令,便立即挺胸抬头,变得胸有成竹之极。

“孙博弈,这二十万修士要独自作战,不会打散,如今这里是何情况?”

既然有易恒支持,他立即反问过去,直接将孙博弈气得当即停下脚步,脸上又惊又怒。

本来两人在门中地位相若、资质相若,最终修为实力也是相若,若是没有这场大陆混战平台,两人恐怕会是一辈子好兄弟。

但这场混战给予太多人机会,而其中他孙博弈便是其中一人,只不过区别在于他抓住了这机会,从默默无闻瞬间变成天下皆知。

而与此同时,本来样样都与他相差不多的孙博达却仍是默默无闻。

这实在让他心里大为舒服的同时,也想找个机会提携提携。

只是万万料不到的是,孙博达初来乍到,似乎并不需要他提携,甚至还如此对他不尊重。

难道他没有意识到今日已经不同往日?此处数百万修士,谁不尊称他一声孙师兄或者孙统领?

当下面色剧变,阴冷地说道:“孙博达,你这是用这二十万修士的性命开玩笑,就算你很嫉妒我的辉煌,但也绝不该如此急功近利、胆大妄为。”

“一战,一战便知是否我急功近利、胆大妄为。”

“何人给你胆量?看你所带队列,各家混杂,筑基金丹混杂,如此整队,难道你所学兵法都已经还给师傅?如此队伍上阵,与送死有何区别?”

“孙博弈,是不是送死,一战便可证明,现在,请你让开。”

“你,你这队伍修士之间相距不过五尺,一排五千,足足四十排,简直是活靶子,不知死活,不知死活......。”

脸色发白的孙博弈一再被他怼怒,显然气得不行,而两人对话,并未故意压低声音,此时无数修士皆已关注这里。

一时间,很快传遍数百万修士,阵阵议论之声大起来,甚至有修士已经起身,准备凑近,瞧个仔细。

“不可胡闹,你尚兵门想争什么,随便你们,但想用我十方书院弟子试验,绝对不行,所有十方书院弟子,全部出列。”

“韩家弟子出列。”

“墨家弟子出列。”

......

无数吼声响起,但数息过去,却毫无任何反应,二十万修士就当他们不存在一般。

很多修士也想回答,但此时脑海中传来一句话,便让他们打消此念头,“一战成名,无须回答。”

所有修士立即想起前进路途之中,那无数种变幻莫测的攻击与防御演练,此时正是能用之时。

若是不说一句话,一战而胜之,岂不更加爽快?

故而二十万修士还是默不作声。

此时再次从前方飞出数道人影,易恒灵识一扫,便知此次不能不开口。

飞来之人便是孔言兴、公孙致昌等全部认识之人,也是确定将来要一起跟他进入百族大比的各家金丹修士。

见到众人怒气匆匆的样子,显然也没有发现他的存在,而二十万修士中,已经有些修士隐隐惧怕。

说明此十一人在各家各门中确实有威信和地位。

“孔道友无须惊慌,易某在此,带这二十万道友初试身手。”他不待孔言兴飞近,便立即传音道,“将公孙致昌他们也拦下。”

孔言兴一听此传音,立即停下,同时脸上露出大喜之色,他本就是当先一人,此时忽地停下,后面公孙致昌、音含冰等人自然也惊疑不定,跟着停下。

“孔......。”公孙致昌刚要说话,立即被孔言兴伸手止住,似乎极力压抑激动一般,说道:“各位道友,易道友亲率此二十万修士杀敌,我等且仔细观看。”

半年之后便要进入百族大比,带队的便是易恒,他指挥能力如何直接影响他们性命,故而对于他实力绝对信任,但对于指挥能力却还将信将疑。

此时既然有此机会,自然得好好看看。

“易道友?回来了?”公孙致昌惊呼一声,让孙博弈等人也全部听到,纷纷释放灵识朝二十万修士之中查看。

易恒面露苦笑之色,若是不知自己在队伍之中,自然很难寻找自己。

但此时已经知道,自然会仔细查看,不消片刻,数道灵识便锁定在自己身上。

他此时不得不开口说道:“各位道友,易某来迟,此二十万修士便由我统领,今日初试一战。”

此声虽小,但不消片刻便已传遍整个前线,连在十多里外无极剑宗队伍都已经知道,他易恒易百杀已经亲自到来。

孙博弈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显然知道此队形一定不是孙博达所带领,而是易恒带领。

那刚才那番话,便是在说易恒根本不会带军作战。

不过此时还是很是固执,故而他大着胆子吼道:“易道友,博弈虽是佩服道友个人实力,但这带队作战之事,恐怕道友还需斟酌。”

“呵呵,孙道友不必担心,路上已经斟酌四五日,早已等不及了,来,说说此处是何情况?”易恒自然也不会对他有何意见。

若是自己一开始选各家各门之时,没有考虑到后面的组合问题,自然也会如他一般将筑基与金丹分开,而此人虽是傲气一些,但确实有此能力。

“这,唉!昨日激战甚烈,此时双方打坐调息,估计不久便再次开战。”孙博弈见他客气中又自信无比,也很是无奈,轻叹一声。

“好,那我便带此二十万修士前去邀战。”

“道友真的不再考虑?”

“无须考虑。”

易恒回答得斩钉截铁,心念一动,二十万修士同时向前飞去,将前方数十人惊住,纷纷朝后避让。

“各位道友,我等立即整队,有备无患。”孙博弈大吼一声,赶紧回到前方队伍之中,显然是怕他溃败之后,大漠修士趁机攻来。

一阵混乱后,孔言兴等人也是惊疑不定,赶紧回到队伍之中。

而易恒与二十万修士便静静地从他们头顶越过,直直朝两军中间飞去。

两军虽是隔着百里,但这边发生的一切,大漠修士也已知晓,只是听不见声音,不断猜测发生何事。

虽说西南大陆增加二十万修士,但他们已经占据主动,人数还多得多,根本不怕。

而此时,灵识中却见二十万刚到的修士队伍便直直朝他们飞去,便惊诧之极。

一般新来的修士,都会被打散分到其他队伍之中,沙场团队厮杀自然是单独斗法无法相比。

在此种战斗中,个人力量绝对不起任何作用,若是不懂配合,不能齐心,那等着的便是被击溃,被碾压。

此时这是什么情况?

“大漠道友,今有二十万修士在此邀战,敢否?”易恒运转法力,大吼一声,传遍两军。

此种邀战也出现过,并无任何修士觉得怪异,只是两军都很惊讶的是这刚到的修士队伍,竟然不经磨练便想沙场作战?不是找死?

瞬间,所有修士都议论纷纷,孔言兴等人听到此种议论,脸上也露出惊疑之色,不知到底该不该阻止。

而此时孙博弈发令,“全军准备。”无极剑宗修士队伍自然不归他统领,但此时却是捆绑一体。

若是第六联盟溃败,他们又岂会有好结果?

故而十里之外也传来无数吼声,纷纷命令整队准备。

大漠修士队伍中也传来数道命令,若是能够趁着将这二十万修士队伍击溃之时,一拥而上,那定然会再次大胜,追击万里,斩杀无数。

别的不说,起码这二十万修士定要死伤大半。

“三队筑基,一队金丹应战。”大漠修士中灵识一扫便知这二十万修士队伍中,筑基大致有十五万,金丹五万。

既是公平邀战,自然也不会占便宜,若是派出太多金丹修士,对方又岂会应战?

易恒看着延绵十多里的大漠修士队伍中,缓缓飞出四支五万人队伍,手心不由慢慢出汗。

大漠修士四支队伍刚出列,便立即相互靠拢,如同自己队伍一般变得紧密,相互之间距离不超过五尺。

一排五千人,足足四十排之多,而这队伍变化过程也是迅速无比,指挥修士只是轻吼数声便已做到,显然,也是一支沙场强兵。

他心里开始颤抖、紧张,一路之上虽是演练得很好,但真的面对沙场厮杀,指挥如此多人作战之时,却感觉压力甚大。

这不是演练,一旦开始,便会死人。

心里虽是紧张,但面色却轻松之极,生死,经历无数次,此次场面虽大,但还不足以让他惊慌,只是想着身旁二十万修士性命现在皆在他手上,略微紧张。

“火。”

“火,火。”

“火,火,火。”

数声大吼,震动两军,若说此次大漠与西南大陆混战中,哪个势力最为愤怒,绝对是圣火教无疑。

从元婴后期在两军阵前被一金丹后期修士击杀,到后面五个炼虚老祖夜袭总部。

十多个化神修士惨死,百多元婴修士被杀,再加上正副两个教主重伤,差点导致圣火教原地解散,所有教徒岂不愤怒?

故而每次,都是圣火教教徒冲在最前方,现在有斩杀刚来修士的机会,自然也不肯放过。

易恒眼里微微一喜,若是其他修士队伍,他还真不知这第一战如何打。

但来的却是他最为熟悉的圣火教,那几招几式他不仅清楚,还亲自试过威力。

他看着缓缓接近的圣火教队伍,二十里,双方便可进入攻击距离。

若是圣火教没有任何进步,那必然会在空中形成巨大圣火图案,然后那圣火图会带着不可阻挡之势,朝自己队伍中砸来。

而那圣火图案,在空中吸收所有修士火焰,需要两息之久,那两息,便是对方溃败之时,只不知一下将圣火教打残,是不是太过高调。

他心里冷笑,“天医宗准备,二号公孙世家准备,三号韩家准备,四号墨家准备,五号天音门与正名门准备,其他人,准备全力攻击。”

心念一动,指令便已无声下达,同时传进二十万修士脑海之中,队伍气息开始缓缓爆发,显然是开始运转灵液。

三十里,“前进。”指令一下,二十万修士同时无声朝前方飞去,不少修士开始有些惧怕,脸上渐渐显出恐惧之色。

大漠修士队伍见此,再次确定此是刚刚成立的队伍,根本没有见过流血与厮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