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道易天下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心印兵书

第四百六十八章 心印兵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孙博达双眼一眯,刚才大吼不同意之人,他都认识,一个是韩家子弟,韩家以前最多与自己尚兵门实力地位持平。

但现在混战一起,尚兵门地位名声便远远将之抛在身后不知多远,他的意见,可以忽略不计。

但另一个则是十方书院,那等底蕴深厚的州级大门派,还不是现在尚兵门敢得罪,故而他不同意的声音此时还一直脑海中环绕。

第六联盟明面虽只有十一个家族门派,但在这十一个家族门派之下,不知又依附着多少家族门派。

因此,此处除了十一个大家族门派弟子之外,更多的还是依附的家族门派弟子,特别是依附在十方书院之下的弟子更是众多。

故而,十方书院弟子一开口,场面瞬间便沉默下来。

孙博达无奈之下,只得拱手道:“不知两位道友有何意见?”

“韩某认为,既然指令未到,那便等,不见指令,韩家不动。”

韩家弟子甚是古板,不过也不怪,韩家家规严厉古板,是出了名的,任何事情皆依家规处理,毫无半分人情之味。

“孔某虽也对贵门指挥作战甚是佩服,更是耳闻孙博达孙道友之名,但我等既是出征,便为军士,自然须等待指令为好。”

孙博达脸色稍缓,心里对韩家暗恨不已,相比之下,这十方书院果是州级大门派,既通情,又明理,此话说得有条有理,意思虽是相同,但心里却甚是舒服。

“迂腐,尹某同意孙道友带领我等前往大漠。”人群中再次响起一道声音将此沉默打破,众人循声看去,却是识得,此人乃是正名门修士。

只是等韩家修士与十方书院孔姓修士看清此人时,面上露出尴尬之色,怕倒是绝对不怕,但这正名门乃是以雄辩正名著称,若是认真与他辩论,恐怕必输无疑。

最为著名的例子便是法宝非宝的辩论。

传闻正名门一元婴修士与某个家族元婴修士在拍卖行相争,不知为何,竟然将矛盾转移到争执法宝是宝,还是法宝不是宝的问题。

谁知正名门修士却口出狂言,得出法宝非宝的谬论,而那修士明知是谬论,竟然也辩他不过,当场又不能动手,直接被气得喷出两口鲜血。

众人想到这事,不由紧紧闭着嘴巴,生怕被此修士逮住,辩过数个时辰。

见韩家修士与孔姓修士不说话,正名门修士略微得意,再次开口说出他的逻辑:

“指令中谁率领我等杀敌,那是到达大漠后之事,而现在仅仅是带队前往大漠,岂能混为一谈?哪怕现在有指令让我带领大家杀敌,但也可以让孙道友先带队到大漠。”

一番言论之后,场中又开始闹哄起来,一些纷纷点头,一些不断摇头,更多的是修士应有的冷漠。

孙博达虽是高兴此人赞成自己带队,但他却知此人并非真的认可他孙博达,而只是单单想诡辩一番。

换作所有人都同意自己带队,恐怕他又会反过来不赞成。

只是那韩家与十方书院虽不说话,却是一副不得指令诀不同意的样子,此时,他下来也不是,不下来也不是,实在是尴尬之极。

“那便由博达道友整队,易某带领大家杀敌。”正在哄闹之时,场中一道声音如同命令一般,瞬间让众人安静。

循声看去,只见场边一个青色道服修士缓缓站起身来,之前如他这般打坐调息,或是听着众人争论热闹的修士也有不少,故而根本未曾注意到他。

但此时站起之后,隔得近的眼睛一亮,隔得远的只有释放出灵识,不过身形也微微一震。

这青色道服,这坚毅面孔,这有力的眼神,更为重要的是这易某两个字,让他们瞬间想起一种可能。

易某,此时大陆之上,最为有名的易某除了易恒还会有谁?

哪怕他三年多不见踪迹,但何处不流传他的传说?

最为轰动的是重伤草原顶级天才,惹得草原王庭举兵南下,直接开启大陆混战序幕。

而后在两军阵前与元婴后期修士大打出手,数息不分高下,接着指挥一千筑基修士秒杀元婴后期修士于阵前,直接激怒大漠圣火教。

再接着是五个老祖同时出马,昼夜伏行,到大漠深处将圣火教一击而溃。

因为此事,楼兰神教召集大漠众多势力,结集四五百万修士压进迁州,又再次引发混战。

也即是说,此时此次上沙场厮杀,都是眼前之人引起?

“敢问道友可是易恒道友?”韩家修士拱手问道,其他修士虽有所猜测,但未得到证实,也是竖着耳朵倾听。

二十万修士瞬间安静之极,只闻心跳之声。

“正是易某,昨日十一个老祖让我带领在座各位前往大漠,故而未曾再次下达指令。”

昨日出了十方书院之后,认真再次思索一遍十一个家族门派功法及组合,海口已经夸下,机会也仅仅有此一次,若是不能成功,那恐怕离进入易门的目标越来越远。

此时他腾空而起,与孙博达并肩而立,双眼微微扫过众人,散发出摄人光芒,大声说道。

刚才听到众人的议论,也看到众人表现,自然也有了一定了解,说不上失望,但也绝对与自己想象相差太多。

本以为是最后一批修士,应该已经训练成军,不说军纪严明,但至少应该能够有点模样才是。

但现在看来,从这里到五万里外的训练,恐怕必不可少,而且还得将让各家功法能够配合起来,更是需要训练。

而最终是否能够达到自己预期,实在难以预测。

“易恒易百杀?”

“应该就是此人,各种特征都符合。”

“难怪一直没有下达带队指令,原来是他亲自带领。”

“个人实力绝对毫无问题,只是能否领军作战?”

“这还用说,千人筑基队伍,一击便将元婴后期修士打爆当场,谁有此能力?”

......

他听着这些议论,心里暗道侥幸之极,阵前击杀那元婴后期修士有取巧之嫌,只是没有传出来而已。

若是这二十万修士根本不听自己指挥,逼得自己去找十一个老祖强制下令,便显得自己无能。

“莫非考验已经开始?”他心里微微一惊,不下指令,又让自己带领这些修士前往大漠,也是一种考验?

“既是易恒易道友,那我等自然毫无异议。”韩家修士双手一拱,大吼道。

“不错,十方书院自然也毫无异议”

“正名门略有异议,只是现在想先看看易道友指挥能力如何。”那正名门尹姓修士也跟着说道,只不过其意见总是与旁人不同。

其他各国修士自然也纷纷开口,但竟然无人敢有其他意见,片刻之间便已统一思想。

“易某多谢各位道友,孙道友,先按照你的想法将在座道友列成队形。”不管是与不是考验,目前看来,应该不会有太大难度。

但忽地见到身旁孙博达脸色不是很好看,似乎有什么想法一般,凭他的经验,又岂不知此人在想什么?

“孙道友无须多想,定会让你一展胸中抱负便是。”

“当真?”孙博达本已黯淡的双眼猛地冒光。

“自然当真,我可是在老祖面前承诺只能胜不能败,还得多多仰仗道友。”

“孙某遵命。”哪怕不能独领一军,但有此人在,绝对不敢多言半句,整个联盟便是因为此人而存在,连各大族长门主都得忌惮几分,更何况自己?

“领易道友之命,各家各门修士立即升空列队,一排五百人,各人前后左右一丈距离,十息完成,开始。”

孙博达既得命令,自然毫不迟疑,振作精神,一声大吼,将整个混乱修士震得到处飞起。

但终是修士,而且在场之人至少是筑基修士,之前在族中又有训练,故而空中列队,自然轻松不已。

十息过去,队列已成,二十万修士,每排五百人,便是四百排,每人相隔一丈,便是五百丈少一丈。

易恒略微满意,不管战力如何,但这队列与速度,绝对比当年小岛之上那群散修绝对好得太多太多。

“按此队列,缓慢前进,前进之时,相隔距离不可多不可少。”易恒对已经列成队形的二十万修士说道。

这让孙博达很是惊讶,他还以为至少要说说什么军规或是纪律之类的,毕竟尚兵门指挥军队第一件事便是整顿军纪,哪怕这群人是修士。

不过,他瞬间便明白,无须多多整顿军纪,在这青色道服修士面前,所有修士规规矩矩,根本没有任何议论声音。

他眼中露出佩服之色,这种崇拜和威信,绝对是一个统领穷尽一生所求,有此种威信和崇拜在,指挥起来绝对犹如臂使,收放自如。

“各位道友,传言我在两军阵前一击斩杀元婴后期修士。”易恒此时尚未转身带队飞走,而是再次说道。

此言一出,二十万修士更是迸住呼吸,连身旁的孙博达也再次立即转身朝他望去,传言终究是传言,没有得到本人亲自证明,众人心中还是略有怀疑。

一个元婴后期修士,若是让其冲进千人筑基修士队伍,绝对能够将所有修士全部斩杀,而且还不会带伤。

能够伤到或是杀死那种等级修士,关键便在于同时发出攻击,若是一个两个甚至十个百个接着发出,根本不起作用,不能伤其分毫。

但如何能让所有修士同时不差分毫地发出攻击?

修为虽是相同,但反应有快慢,实力有高低,千人同时,绝对很难。

此消息传遍大陆之后,很多修士统领都做过试验,根本不能成功,不由怀疑此消息真假。

这也是为何修士队伍祭出法器之后,还得在空中组合一起,才能壮大威力之故,虽然这组合之时,所耗时间略多,但也不得不如此。

故而很多修士对于此传言根本不信,但后来无极剑宗当时亲自参与的修士,信誓旦旦,更加东木剑也亲口证明此事,这才半信半疑。

如今正主便在面前,正在说起此事,自然要听过清楚。

“这不是传言,千人筑基修士,一击将那元婴后期修士打成血雾。”声音不大,但却传进所有修士耳里。

得他亲口证实,二十万修士眼中再次露出敬佩之色。

“但,没有传出来的消息是,我曾独自在圣火教千人筑基队伍之中闯个来回,而安然无事。”

易恒忽地大声说道,话语刚落,众修便立即面露不可思议之色。

先是千人筑基修士一击将元婴后期修士打成血雾,让众人感觉哪怕仅仅是千人筑基修士也绝对厉害之极。

但现在又是他独自一人在千人筑基修士中闯过来回,难道他比元婴后期修士还厉害?

绝不可能,就算在金丹期中厉害无比,也绝无可能比元婴后期厉害。

那么唯一说明的便是那千人筑基修士队伍的区别。

厉害之时,可瞬息斩杀元婴后期修士,若不厉害,便连金丹后期都无法斩杀。

这,便是统领区别的缘故?

“不错,大家都已经想得明白,这便是齐心与否、听从号令与否的缘故。”他见大家都略有所思的样子,便高声吼道。

一旁孙博达瞬间佩服之极,不从死板的军纪军规开始,而是从具体事例说明齐心与军纪的重要性,绝对更加有说服力。

现在,他是否真的独自闯过千人筑基修士队伍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众人眼中再次露出明悟之色。

“既然都已明白,那便从此时开始,齐心协力、服从军令便是这一路上的第一个训练目标,出发。”拉起还在惊讶的孙博达转身便向大漠飞去。

后面部分修士一听出发两字,微微迟疑半息,才跟随前进,队列便略显不畅。

“第一百二十三列,坐起地三十一个修士,第一百八十二列,右起第七十五个修士......。”他一连念出数百位置修士,灵识瞬间集中在这些修士身上。

“听到命令还略有思索,此为首次,下不为例。”此时他修为虽只是金丹大圆满,但实力之高、杀人之多绝对远超众人。

那灵识便犹如实质一般盯在众修身上,让众人心里微微发抖,额头见汗,但却不敢争辩不敢迟疑,集中精神,保持不变的间隔,一路向前。

一个时辰之后,易恒满意地对震惊中的孙博达说道:“孙道友对于指挥作战有何想法?”

一个时辰时飞时停,总算让身后二十万修士形成条件反射,听见命令,毫不迟疑按命令行事。

这绝对让孙博达怀疑他是否偷学本门功法,如今甚至用得比他自己还好。

此时听他发问,面露敬佩又略微黯然地道:“易道友之能,孙某佩服之极,此时道友若有指令,孙某绝对遵照执行。”

此时除了具体战术战策还未曾听到,对于一开始的整队、军纪训练都让他佩服之极,而这偏偏是带兵作战最为重要之处,他不得不佩服。

“孙道友不必过谦,贵门主修功法《混元心印兵宝书》及相关一些秘法,我都曾借阅过,这些都是从中所学,而后面指挥作战,更是要仰仗道友。”

“道友此举真的是因为本门功法《混元心印兵宝书》?”

孙博达瞬间又变得自信起来,一开始还以为除了本门之外,还有更为厉害的兵书功法,但此时竟然便是本门功法,自然再次恢复自信。

“不错,正是贵门功法,不过我此时只是修炼到第三层,五百人之境。”

易恒心里回忆着《混元心印兵宝书》这门功法,可以说十一个家族门派各有所长,功法也绝对不错。

但他也没有时间也不会全部修炼,而认真修炼或是研究的功法便只要少数,这尚兵门的功法绝对是重中之重。

《混元心印兵宝书》第一层五人之境,能够在五人队伍中将五人联系起来,基本能够做到攻守同盟。

第二层五十人之境,便可指挥五十人队伍,犹如指挥自己手足一般。

第三层是五百人之境,便是自己此时的境界,能够同时指挥五百人,不是靠吼,而是将五百人用此功法联系起来,自己的指令,瞬间可传达给五百人。

一开始便觉得此功法很是神奇,施展之后,像是将五百人拉进一个房间一般,不过只能传达命令,而无法收到反馈信息。

即是说,在此小房间中,只有他说话,其他人只能执行。

而第四层,则是五千人之境,需金丹大圆满才能研习,他自然也可修炼,但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

若是此处尚兵门有四百个弟子修炼到五百人之境,自己指挥他们,而他们每人再指挥五百人,那便能做到同时指挥二十万修士。

更或者自己无须指挥那么多人,便能做到此事,如今只看有多人尚兵门修炼到第四层。

这便是《混元心印兵宝书》最为恐怖之处。

孙博达佩服地看着他,“第三层已是足够,本门这次同来的金丹大圆满不止二十人,修炼到第四层的也不止二十人。”

“那便好,道友如今可有想法?”

“莫非不是按照各个家族自己组合成队,然后将本门修士安排在其中?”孙博达有些疑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