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大海商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恐怖的回忆

第六百一十九章 恐怖的回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碰巧发现了自己在外面的肉身,这才惊恐地尖叫起来,怎么外面还有一个自己?所有人终于明白过来自己遭遇了什么。

他们以为自己这是到了阴曹地府了,只有传说中的阴曹地府,才会有单独的灵魂存在,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死了,他们的灵魂现在已经不在阳间,而是在阴间了。

逐渐的,一个个灵魂开始如同泡影一般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撕开,四分五裂后归于澌灭,被撕裂的过程无比的痛苦,饱受煎熬,犹如被人用刀锯割裂着自己的肉身一般。

其实人的痛苦都是来源于灵魂的感觉,没有了灵魂的,只是一堆碳化物,根本不会有任何感觉,就像外面那些依然完好的肉身,即便遭受最残忍的刑法,使用最严酷的刑具,也不会有半点感知。

作用于肉身的刑法,灵魂会有间接的感受,现在的情况是,痛苦直接施加在灵魂本身,这要比肉身的痛苦放大百倍千倍。

于都蜷缩在侍女们的包围中,两手紧紧捂着耳朵,灵魂的形状就跟一个完好的人体一样,什么都不缺,只是裸的。

接下来,一个个侍卫陆续遭殃,被那个灵魂体逐个消化下去,于都还有那些幸存的侍女已经不敢再看下去,也不敢再听下去。

但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声音还是直接传到他们的耳朵里。他们哪里知道,灵魂是不用耳朵听的,灵魂的任何一部分都具有完整的功能。

这种折磨持续了很久,最后于都麻木了,也不知昏死过多少次了,他真正品尝到了地狱的滋味,领悟到了痛不欲生的含义,庆幸那些先他死去的人,至少他们不再痛苦了。

这时候他的神智早已不清了,浑然忘了,鬼魂在地狱里也是不死的,遭受刑罚澌灭后还是会重聚在一起,然后接着承受惩罚,地狱的可怕正在于此。..cop>于都看着身边的侍女一个个也相继如泡影般澌灭,心里已经绝望了,可是他忽然感觉到身边的灰雾在飞速运动。

于是,他看到了一幅奇异的景象。

他看到况且骑着一匹棕色的天马在追,这个灰雾却在一路狂奔,好像逃命一般。

于都并不知道这个灰雾是什么,但是他明显感觉到这个灰雾反应出一种情绪,好像特别怕况且似的,再然后,他看到了追上来的七公主还有图顺王和他最爱的玉公主。

此时他可没有任何旖旎心思了,他急中生智,向七公主传达出自己的想法,那就是请况且出手拯救自己,那幅图景暗示他,只有况且才能救自己。

七公主跟况且说了些什么,于是他就看到况且在一片空地上假模假样,虚张声势的比划了几下。

那几下子,就连什么都不懂的于都都看不下去了,实在是太外行了。然而就是这几下子把这个灰雾吓坏了,于都感觉到一股弹力作用在他的灵魂上,于是他被弹出了灰雾的范围,他的灵魂重新得到了自由。

灵魂裸露在空中让他更加恐惧,四周的劲风似乎随时可以把他的灵魂吹散,于是他一路逃回军营中,找到了自己的肉身,一头钻了进去,然后他的肉身就苏醒了。

“你是说吞噬你们的是一种灰雾?”况且听了半天,一头雾水。

他和七公主当时都看到了远处天上一块灰蒙蒙的云团,但是谁也没想到于都的灵魂就被拘禁在那块云团里,可是云团怎么能吞噬、拘禁生灵的灵魂?难道这个云团就是那个恶魔?

一连串的疑问在况且心里生成,他却一个也解不开。

于都断断续续回忆着,断断续续说着,最后又是筋疲力尽,脑袋歪在七公主的怀抱里睡着了,如同一个疲倦的婴儿。..cop>七公主叹息一声,弟弟这真是走了一遭地狱啊。

她可不相信什么云团之类的说法,认为灰蒙蒙的空间就是阴间。

按照民间说法,阴间没有太阳,所以整日里灰蒙蒙的,里面有鬼魂到处闲逛等等。

“钦差殿下,您真了不起,能从阴间把我弟弟的灵魂救回来。看来您真是福大造化大,就连阎王都给您面子。”

况且苦笑摇头,他可不敢居这份功劳。

不过他心里也是一惊,那灰蒙蒙的云团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难道是阴间的一角从阴间脱离开来,逃到阳间来了,而且开始吞噬生灵的灵魂。如果真的是这样,它吞噬灵魂就比较正常了,要不怎么叫阴曹地府呢。

“于都王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以后才是福大造化大。”况且恭维一句。

这话有一半是真心的,虽说于都是他救回来的,然而现在为止,这个恶魔吞噬了那么多灵魂,只有于都一个人逃回来了,别的人都死光了,这不是福大命大造化大是什么?

“但愿他以后没有这些磨难了,我这弟弟从小就多灾多难,母亲又过世的早,我这才特别疼他。”七公主垂泪道。

“公主无需忧心,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多谢您吉言,钦差殿下真是菩萨心肠。您放心,谁要是想借这事找您的麻烦,那就让他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七公主坚定道。

“这个倒不必,不管谁想找我的麻烦,尽管来就是,我还不至于托庇于公主的石榴裙下。”况且洒然笑道。

“典型的汉人大男子主义。”七公主笑着点点他的额头道。

正在此时,萨蛮闯进来,见到两人这副光景,又是一怔:怎么像是一副打情骂俏的样子?

萨蛮怒火中烧,这个小钦差果然是个见了女人就开花的花花公子啊,不仅搞上了他的最爱,现在又开始勾搭他的妹妹,看样子已经快得手了。

这岂能容忍,他正想着是否要发作,七公主不悦道:“二哥,你急匆匆闯进来做什么?我不是说了让你们在外面守着,任何人都不得进来的吗,是任何人,你不明白吗?”

萨蛮一听,也顾不得找况且的麻烦了,苦笑道:“妹妹,现在外面闹翻天了,都要跟弟弟打听情况,想知道他究竟被什么人害的,还有具体经过。我实在是拦不住啊。”

七公主看看怀里的于都,依然酣睡如同一个婴儿,并没有被惊醒,这才放下心来。

“好吧,我出去见见他们。”七公主道。

她把于都的脑袋小心放在厚厚的垫子上,然后比划了一下,蹑手蹑脚地走出去。

她是怕外面的人真的不耐烦了,直接闯进来,这时候的于都哪有精力回答劳什子的问题,刚才的回忆已经让他重新遭受了一番痛苦和折磨,七公主不想弟弟再遭这份罪了。

三个人走出七公主的幄殿,外面果然已经围了许多人,都在这里等着听答案,主要是两族的那些法王,还有鞑靼族的一些高手和哈桑等人,他们脸上的表情说明已经等不及了。

“钦差殿下出来了。”

看到况且出来,玉公主几步就跑到况且的身边,亲热地叫了一声,然后小声道:“你要小心些了,那个妖女想要害你。还有达利亲王始终在怀疑你。”

况且感激地点点头,报以一笑。

他看向上任圣女,上任圣女却很客气,对他微微躬身施礼,况且也回了一礼,然后又看向达利亲王。

达利亲王感觉到况且灼热的光芒,心里一跳,急忙稽首为礼:“见过钦差殿下。”

“法王客气了,听说法王对我有所怀疑,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何妨说出来,让大家评个理?”况且直接揭开了盖子。

这种事越直接越好,越早解决越好,不然的话,时间长了,难保会出什么差池。

“哪有这种话?是谁胡说的?”达利法王故作惊诧道。

他又看看玉公主,情知是玉公主通风报信的,又笑道:“钦差殿下,听说您是当年药王菩萨派来的况神医的儿子,此事是否为真?”

况且笑道:“我父亲单讳一个钟字,的确是名医,当年也的确在草原上行医了几年,至于是否就是你们所说的况神医,是否为药王菩萨派遣而来,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呢,那时候还没有我呢。”

大家哄堂大笑起来,屈指算来,当时况神医大名传遍草原时,的确尚未成婚,不知多少名王都想把公主嫁给况钟,想要留他在草原过一辈子,况钟却坚决不肯,几年后忽然间失去了踪影,谁也找不到了。

就因为况钟行事诡秘,来去无踪,草原上的牧民才真心相信,他是药王菩萨派来专门解救草原牧民灾难的神仙,现在不见了,那是完成了使命回到菩萨身边,伺候菩萨去了。

“钦差殿下是当年况神医的儿子,这事不会有假,难道大家看不出来钦差殿下跟当年的况神医多么相像吗?”上任圣女笑道。

她这么一说,大家倒是认真端详起况且的模样来,这一看真还是这么回事。玉公主的脸上直接就出现了花痴的表情。

况且跟父亲的确有些相像,但是二十年过去后,草原上见过况钟并记得他容貌的人也不多了,达利亲王、郁满亲王倒是都见过,可是况钟和况且身份地位悬殊,一个只是行医的郎中,一个却是大明帝国权钦差大使,所以谁也没把这两人联系到一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