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抗战之三生传奇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找到好演员,意外发现

第二百四十六章 找到好演员,意外发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沈宸准时来到,还带着小礼物——两颗钻石,送给曹怡馨打戒指。

曹怡馨美滋滋地拿着钻石左看右看,又冲着灯光瞄。

“吃饭好吧!”沈宸搞不懂女人,怎么就喜欢这亮晶晶的玩艺儿,“还没看出是假的呀,玻璃做的。”

曹怡馨当然不会受骗,她还分不清钻石和玻璃?

“今天敲了奥尔科特一笔,你又送我钻石,收获颇丰啊!”曹怡馨收起钻石,端起酒杯,开心地笑道:“来,庆祝一下。”

沈宸和曹怡馨轻碰了一下酒杯,喝了一口,笑着问道:“美国佬就是人傻钱多,特别是现在的形势下,日本人的情报不管真假,多多少少都能卖上些价钱。”

“英国佬就太小气了。”曹怡馨对此深有感触,“特别是在远东,他们既怕日本人,又不甘心妥协到底。”

“他们正被德国人打得焦头烂额,如果不是美国在后面挺着,你以为不会妥协到底?”沈宸慢条斯理地吃着菜,说道:“年底或明年初,我就打算离开上海。你呢?”

曹怡馨停下筷子,问道:“你要上哪去?就算我想跟着你,你也得告诉我个地方吧?”

沈宸轻轻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没确定,但肯定是没有鬼子的地方。”

曹怡馨想了想,说道:“到时候看情况吧。我要想走,随便编个理由,就说被日本人盯上了,上面也处罚不了我。”

“还是早做准备的好。”沈宸提醒道:“缉捕许可证这个协议,给了日本人和76号的特务很大的操作空间。法租界是名存实亡,公共租界的防护作用也大为降低。”

“嗯,你早先就说过,我记着呢!”曹怡馨举了举杯,喝着酒,脸有些微红,似笑非笑地问道:“你来我这里是有事情吧?要不,干嘛送东西献殷勤。”

沈宸讪讪一笑,强辩道:“没事儿的时候我不也送你东西?别把两者混在一起说啊,听着怪别扭的。”

“好,这是两码事,是我想错喽!”曹怡馨咯咯一笑。

曹怡馨这么一说,沈宸就不好意思在饭桌上把事情说出来。不过,他不着急,反正有时间,他又没打算吃完就走。

两人边吃边聊,说了些趣闻轶事,笑语连声。

曹怡馨还告诉沈宸,因为日本鬼子的滥杀无辜,军统已经准备停止无差别格杀日军的行动。

对此,沈宸说不上是反对,还是支持。

杀一个鬼子,要死几倍,甚至十几倍的老百姓,在心理上确实不好接受。同时,这也是一个无法两的事实。

“围绕中储券的斗争也会告一段落。”曹怡馨轻抿着红酒,“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已经请杜先生周旋,两家罢手。”

围绕中储券的特工战,血腥而残酷,连花旗、大通、友邦等外国银行的业务也大受影响,纷纷提出抗议。

与此同时,上海社会各界及英、美、法领事也强烈呼吁早日结束这一混乱局面。

此时,国、伪双方均感到事态如此发展下去,必定会两败俱伤。

一方面,决斗的场所在沦陷的上海,日汪方面可以明火执仗地滥杀无辜显然是占尽了上风。

而重庆特工则只能以租界作为掩护,暗中冒险出动,人手少、力量弱,形势很是不利。

所以,国府一面积极寻求英、美、法领馆的调停;一面授意香港的杜老板,请他出头翰旋。

而76号遭到沉重打击后,正在喘息恢复,也希望早点结束这场令人生厌的战斗。

特别是周佛海的态度由强硬转为温和,从而使双方达成了默契,进入了实际上的休战状态。

当然,在租界内,得到了英、美方面和租界当局的公开支持,法币与中储券的较量,基本上占着绝对优势。

至于租界以外,在日占区的中储券的发行流通,则是在刺刀和子弹的威胁之下,国府也是无可奈何。

“其实,我还想干一票大的呢!”沈宸晃着酒杯,看着殷红的酒液在杯壁缓缓流下,沉声说道:“外滩的中储银行,是个不错的目标。算了,就放过他们吧!”

曹怡馨笑了笑,说道:“你知道我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吗?”

沈宸看着曹怡馨,调侃道:“不会是施展魅力,把我牢牢栓住吧?”

曹怡馨飞了个媚眼,甜笑道:“我觉得差不多。血旗门,上面要我尽最大努力联系上他们。”

沈宸嘿嘿两声,吃菜喝酒,对曹怡馨的暗示不作回答。

“好了,我不问你这个啦!”曹怡馨稍有些无奈,但还是表示了歉意,“只能说血旗门太招风了。以前的先不说,这次丽都舞厅的屠杀,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沈宸淡淡一笑,说道:“血旗门都是一些不想受约束的家伙,想让他们加入什么组织,绝不可能。”

曹怡馨觉得这话并不象是完拒绝,便开口说道:“倒也不是说非要他们加入,联手行动,或者说是雇佣性质,他们会接受吗?”

“也许吧!”沈宸不置可否,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可以帮你带个话,想干什么他们自己考虑。价钱嘛,到时再说。”

曹怡馨笑着点了点头,沈宸虽不承认自己就是血旗门的首脑,可已经答应替她带话,也就是在帮她完成任务了。

至于合作的方式,组织上有考虑,她只要把条件要求什么的,报上去就行了。

而沈宸也是无所谓,与马名宇已经进行过类似的合作,曹怡馨的情报也都给他,现在只是顺水推舟,让曹怡馨对上面有个交代罢了。

吃过饭,自有佣人收拾。沈宸和曹怡馨坐在客厅,这才说到了今天来的目的。

曹怡馨一开始还依偎在沈宸身上听得认真,不时颌首,还插上几句。

可等到沈宸说出自己的计划,曹怡馨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捶了沈宸一拳,嗔恼道:“让我装妒妇,你缺不缺德呀?”

沈宸赶紧把曹怡馨搂住,好言好语地说道:“不过是演戏,把那个日本特务蒙住。你看,和我关系亲近的就你一个。估计呀,日本人和76号多少也知道一些。所以,你就委屈一下哈。”

曹怡馨撇了撇小嘴,说道:“你这话又在骗谁呢,还就我一个。”停顿了一下,她又盯着沈宸问道:“真的吗,和你亲近的就我一个?”

沈宸连连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我可不是随便的人,你勾*引我的时候不也挺费劲的?”

“去!”曹怡馨也不知是羞恼,还是酒精的作用,绯红着脸蛋又捶沈宸。

沈宸呵呵笑着,挑弄着曹怡馨的下巴,说道:“害羞啦,你当时不就那样想的。”

曹怡馨用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沈宸,坏笑道:“你这家伙,是不是想利用我,泡那个年轻的学生啊?日本特务也不打紧吧,你不是有男子汉的魅力吗?”

沈宸哼了一声,说道:“我还怕她趁机下毒,或者是给我一刀呢!若即若离的分寸啊,还真不好掌握。”

曹怡馨深以为然地点头,揶揄道:“哪象在我这里,睡得象头小猪。”

“是啊!”沈宸深有感触,低头在曹怡馨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说道:“搂着你睡得踏实,什么也不用担心。那感觉,真好。”

曹怡馨似乎被沈宸的这话所感动,亲热地搂着沈宸的脖子,腻声道:“人家帮你这个忙儿,你可不能忘恩负义哦。”

沈宸嗯了一声,没有过多的语言,深深地吻了过去。

…………..

沈宸编好了剧本,找好了演员,就等着合适的时机好上场表演了。

还没等表演开始,一件大事发生了,惊动了上海滩。

“昨华格臬路血案,张啸林遭枪杀,凶手即张保镖……”各大报纸登的标题大同小异,张晓林死了。

横行了半辈子的流氓大亨张晓林,在贴身保镖的骂声中吃枪子而亡。这样的结局,是谁也没想到的。

当然,这不包括沈宸在内。

张仁奎曾很隐晦地告诉他,张晓林身边的内线如何如何,沈宸在那时就有预感。

现在,果不其然,张晓林死在了贴身保镖之手,也就是那个内线。

自作孽,不可活。

沈宸冷笑一声,将扔到了桌上。

通过马名宇,沈宸知道重庆方面要杀两个大汉奸。一个是张晓林,另一个是伪上海市长傅悠庵。

这两个大汉奸的保卫措施都很严密,可张晓林的死却给出了一个很好的思路,那就是利用内线。

沈宸不想去刺杀傅悠庵,因为傅的保安措施比张晓林更严密,行动的风险很大。

作为上海伪市长的傅悠庵,不仅得到日本宪兵的特别警戒,还把家搬到虹口公园边的斯高塔路26弄2号。

虹口可是日本势力的大本营,驻有大量的日本军警,日本海军陆战队大本营也在附近。

傅的住宅周围也是警卫森严,几十名警备队员分层警戒,日夜巡逻。傅外出时是数辆保险车同行,有十余名白俄保镖形影不离。

当然,沈宸要是豁出去了,也不是杀不了这个大汉奸。但沈宸现在却还不想视死如归。

自从妹子一家搬走之后,沈宸就很少去那所石库门宅子。

今天,他换了衣服,简单化了装,便和狗子去看小萍一家。这是狗子求来的,为的是应付小萍和家人的怀疑,让他们能安心地住下去。

只不过,接近宅子的时候,沈宸觉得不太对劲儿。倒不象是针对他的杀机,而是被人监视盯着的感觉。

沈宸有些奇怪,也愈发谨慎起来。

他看似没有发觉,只不过不象常人般的东张西望,但通过一些正常的举动,通过眼角的窥看侦察,他还是确定了一两个可疑的家伙。

进了宅院,沈宸见了小萍一家,按照编好的说辞让他们宽心。呆了时间不长,他便和狗子出来,一路走远。

现在,沈宸不好确定那些可疑的家伙在盯着什么。但可以基本确定,他们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沈宸也不想问狗子,是不是手脚不干净,留下了蛛丝蚂迹。

胡乱猜想是没用的,要想弄清楚,就要直接问口供。沈宸决定采取比较直接粗暴的方式,这样更节省时间。

走出很远,来到停车的饭馆前,确认没有盯梢跟踪的家伙之后,沈宸便和狗子说了情况,讲了自己的计划。

狗子也有些吃惊,但沈宸的镇静给了他底气。他赶忙依着沈宸的交代,乔装改扮起来。

沈宸开上汽车,在离石库门宅子不远不近的马路旁停下来,耐心地盯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沈宸没有丝毫不耐烦的表情。坐在后面的狗子抓耳挠腮,不时动弹,已经过了他的忍耐极限。

“睡一会儿也行,有事我叫你。”沈宸从后视镜看了狗子一眼,轻轻笑了一声。

狗子咧了咧嘴,赶忙说道:“我,我没事儿。就是,就是——”

“耐住性子,这是非常重要的。”沈宸手一抬,一把爪刀在手中转了两圈,玩了个反转爪花,说道:“可以给自己找点事儿干,这样就能稳住心情。”

狗子羡慕地看着沈宸的动作,用力咽了口唾沫,问道:“师父,你教我练刀吧,就是这种,这种怪刀。”

沈宸给楚娇打造的是比较标准的后世军用匕首,而他则用后世比较习惯的爪刀。

所谓的爪刀,或者称爪子刀,是一种尖锐弯曲的刀具,并且大部分尾部有环。它最早可能出现在苏门答腊岛、马来西亚和爪哇,后来逐渐变成现在的样子。

因为爪子刀的设计特点,它的切开和切割能力非常的强硬,它弯度在造成伤害时会让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刀尖上,从而轻松的深深刺入身体给对方造成非常恐怖的切口。

虽然刀具的刃长度有限,不过他的尾指环可以保证使用时候不轻易脱手,非常适合防身。

而沈宸的爪刀也是定制的,具有较独特的形状和特点。如果是后世,他的爪刀应该被称为虎爪。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