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盛宠无双:医妃权倾天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要杀了她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要杀了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到了一处隐蔽的楼台上,太子妃屏退了所有下人,只留下了温清竹。

姜远盛若有所思的看着温清竹。

温清竹微笑着回看着他。

贺文茹走上前来,跪在姜远盛的跟前:“请殿下责罚,恕臣妾冒昧。”

“太子妃不用紧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好了,我们都做夫妻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信任我吗?”姜远盛起身把贺文茹扶了起来。

温清竹注意到,姜远盛似乎对贺文茹,比想象中的要更好。

贺文茹起来后,转身给姜远盛介绍道:“这是小舅介绍的医女,她已经看过臣妾的身体了,臣妾并无大碍,她怀疑……”

说到一半,贺文茹低下了头。

姜远盛却明白过来,直接伸出手来:“麻烦温小姐看看了。”

温清竹心里已经不是一点的诧异了,这个姜远盛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在她的记忆里,姜远盛失去郑皇后的庇佑后,自乱阵脚,后来一步一步惹了皇帝厌烦。

以至于后根本在宁王和姜远成的联手下,溃不成军。

温清竹收敛神情,走到跟前,把三指搭在了姜远盛的手腕上。

静静的看了半刻钟,温清竹脸色不变,但心里很是疑惑。

她能感觉到蛊毒残留的气息,但是并没在他脉象里发现蛊毒的异样。

收回手后,温清竹转身从旁边的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了两个冰袋和两个药袋。

她首先把两个冰袋交给贺文茹:“麻烦太子妃帮忙给殿下敷上。”

“好。”贺文茹已经测试过一次了,自然知道这里面的流程。

只见贺文茹先把两个冰袋放到了姜远盛脖子两侧。

静待了片刻后,温清竹静静的盯着姜远盛的脖子。

有轻微的青紫,但是并没有蛊虫活动的迹象。

“麻烦太子妃换个地方。”温清竹再一次请求道。

贺文茹点头,这一次把两个冰袋放到了姜远盛的两个手腕上。

望着冰袋里面的冰块消融,但是姜远盛的身体里并没有蛊虫。

温清竹犹豫了一下,最后把两个药袋递给贺文茹:“娘娘,这两个药袋麻烦您让殿下一个嗅半刻钟。”

“嗯。”贺文茹点头,姜远盛虽然觉得奇怪,但也照做了。

一刻钟后,温清竹再次给姜远盛把脉。

这一次她发现了明显的异常,不过姜远盛的身体里还是没有蛊虫。

收回手后,温清竹解释道:“太子殿下的身体也很正常,不过……”

“你说。”姜远盛已经很习惯方太医的各种手段了,特别是刚才敷冰块,让他想起了方太医,给他涂上寒性的药汁。

仿佛又异曲同工之妙。

温清竹转身拿过来了银针,然后倒了一碗清水过来。

“殿下,我需要您的一滴血。”温清竹深吸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听到这话,贺文茹怔了怔:“之前寄给本宫测试的时候,可并没有需要鲜血。”

温清竹解释:“太子殿下和您不一样,我在他的身体里发现蛊毒残留的气息,我怀疑是一种特殊的蛊毒,但是我不敢确定,需要殿下的鲜血一试。”

姜远盛拧眉,他作为储君,血这种东西很犯忌讳。、

特别是现在郑皇后逝世不久。

贺文茹也沉默了下来。

温清竹想了想,决定说出自己猜测:“这样吧,臣女暂且不用殿下的血,臣女先说一下自己的猜测,有一种特殊的蛊虫,可以经过房事进行转移。在蛊虫留下来的时候,或者蛊虫气息没有彻底消散之前,当事人不会致孕,或者怀孕。”

“你的意思是——”姜远盛的神情彻底凝重起来。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蛊虫就在整个太子府内流转。

温清竹点头:“太子妃娘娘上一次和您同房正好是半个月前,一般情况下,这种蛊虫的气息会残留十天左右,所以臣女没有查出一点痕迹。对了,方太医对蛊毒很也有了解,我这里写一个办法,让方太医给你们查看一下。”

说完,她从袖子拿出了一个方子递贺文茹。

贺文茹接过来一看,收下了。

温清竹想到彻底了解郑旭的这个人情,她决定好事做到底:“太子殿下不妨试试,一个月不近女色,然后再和太子妃同房,如果没有特殊的意外,再有三个月,太子妃应该是可以怀孕的。”

“真的吗?!”姜远盛忽然激动起来,不知不觉有了一点点失态。

温清竹点点头,姜远盛起身,紧紧的握住贺文茹的手。

“文茹,这点事情我还是办得到的。”

温清竹终于放心下来,只要姜远盛能做到自己说的,怀孕还是很简单的。

毕竟蛊虫应该是刚从姜远盛的体内转移出去。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折嘈杂的声音。

一个略显嚣张的生意传了进来。

“大哥在里面吗?!我是三弟!”

姜远盛立刻收敛起神色,贺文茹也瞬间恢复了严肃的模样。

温清竹想了想,猜到了来人是谁。

她收起银针,把清水放下,站到了一边。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一个穿着紫色蟒袍的男人走了上来。

他一眼看向姜远盛,眼睛黑得发亮。爱我电子书

神情看起来颇为嚣张,不过他很快低头行礼:“见多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

“宁王不用客气!”姜远盛收敛神情,抬了抬手。

宁王姜远安抬起头来,却一眼看向了温清竹,眼神颇为玩味的笑道:“这又是哪家的千金?莫不是贤惠的太子妃又打算给你纳妾了?”

“宁王多心了,她只是太子妃的好友。”姜远盛盯着姜远安,心里很是紧张。

他刚才之所以离开流觞宴,就是不想和宁王对上。

毕竟现在宁王的生母李贵妃,在后宫独享圣宠。

要不是有个太妃还在,只怕李贵妃要一手遮天了。

“是吗?”宁王诧异的挑了挑眉,他走了进来,不住的打量温清竹。

忽然,他的脸色骤变:“见到本王!竟然还不行礼!”

“拜见宁王殿下!”温清竹简直想一把毒粉撒出去,毒死这个反复无常的宁王。

前一世,她在宁王姜远安的手里吃了许多亏。

“嗯!”姜远安又恢复笑容,伸出手来,要去摸温清竹的脸,“来!抬起头来,看本王看看!”

温清竹心里一咬牙,只能装作惊恐的跪下去:“宁王殿下!都是臣女无状,希望宁王殿下饶恕臣女!”

“怕什么!本王又不会吃了你!”姜远安感觉有点无趣,又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女人。

失去了对温清竹的兴趣,他转身望着姜远盛道:“太子哥哥让人好生难找,竟然跑到了这个歌偏僻的楼台来!”

“不知道宁王找本太子有什么事?”姜远盛倒不担心姜远安会动手,他只担心姜远安又背着他在外面动手。

“没事,这不是看见太子殿下走了,本王觉得流觞宴甚至无趣,这才追过来,想和太子殿下多多亲近亲近,学习一下治国之道呢!”

姜远安的扬起下巴,充满挑衅的望着姜远盛。

跪着的温清竹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这个宁王,果然嚣张。

跟李贵妃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怪不得她妹妹仪佳公主也是这副模样。

“哥哥!”姜仪佳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

宁王瞬间皱了眉头。

而姜远盛却冷静了下来,姜仪佳也来了。

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毕竟姜仪佳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傅瑜。

傅家和太子府的关系还算可以,至少比傅家和宁王府的关系要好多了。

姜仪佳气喘吁吁的跑上来,不满的骂道:“哥哥!你不是说好了,带我去找傅瑜的吗?!怎么半路上就还是故意把我甩开了!”

“仪佳!”宁王对自己这个更嚣张的妹妹有些没办法。

要是傅瑜真的看上她了,他觉得很好。

可现在傅瑜见到她就躲,只要有她的地方,傅瑜绝对不会出现。

连带着,傅瑜连他也不见了。

傅家最出众的继承人,他必须招揽。

但有一条,那就是必须甩开姜仪佳。

“刚才我看到他往那边去了!”姜远安面不改色的胡乱指了一个方向。

姜仪佳狐疑的望着他:“真的?”

“不信你问太子殿下。”姜远安转头看了一眼姜远盛,眼睛里面满是威胁。

姜远盛想了想,决定不理会宁王。

他不想帮助宁王摆脱姜仪佳,但也不像和宁王对上。

这个人仗着李贵妃越来越嚣张了。

特别是最近,不少朝臣又开始提起立后的事情。

姜远盛很清楚,那些人都是李家的马前卒。

他们就是要推李贵妃上位。

姜仪佳看了眼姜远盛,见他别开脸,知道他不想说话。

于是转而问着贺文茹:“太子妃,你说!傅瑜去哪了?”

温清竹想听到这里,突然站了起来:“见过仪佳公主!”

姜仪佳和姜远安同时看过来。

“是你!”姜仪佳脸色一青,扬手就要打过来。

宁王却快一手拦住了姜仪佳。

温清竹笑容清浅的道:“公主殿下,宁王殿下说的没错,傅公子的确往那边去了。”

说着,她指了一下姜远安刚才指着的方向。

姜仪佳愤愤的转头看向姜远盛:“哥哥!你为什么拦下我!她就是之前在百花宴上,被玉郎另眼相看的女人!”

“哦?是她吗?”宁王的不动声色的挑眉,眼底对温清竹的兴趣越来越浓郁了。

刚才见到温清竹的那一瞬间,宁王色心顿起。

这个女人可不比京城第一美人差到哪里去。

现在有听到姜仪佳说傅瑜另眼相看的女人也是她,姜远安觉得,把她抬回去当个小妾养着,也算不错。

这样一来,母妃就不会说他尽喜欢一些空有皮囊的女人了!

“哥哥!我要杀了她!”姜仪佳转脸,浑身都充满了杀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