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鬼王独宠俏医妃 > 第一百六十一章:去床上躺好

第一百六十一章:去床上躺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最快更新鬼王独宠俏医妃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一章:去床上躺好

宫初月早就想过,在顾夫人的身后绝对还有人的,只是没有想到,丞相府竟然会让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给逃了。

“这事和我父亲有关吗?”宫初月看着沉思的夜晟,在她的脑海中隐隐的有了一个猜测,却又没有足够的证据。

“暂时还没有得到消息。”夜晟缓缓的摇了摇头,祸不单行,明日还有宫宴需要赴约。倘若顾夫人的这件事情,再有什么纰漏的话,以顾夫人对宫初月的恨意,只怕是非得要宫初月死了才会罢休。

“来人!”夜晟缓缓踱步至窗前:“以最快的速度,彻查顾夫人以及她身后的势力。”夜晟将一封密函交给了隐卫。

顾夫人留着就是一个祸害,他是没有想到,宫丞相竟然无能至此,两个大活人,能够从丞相府的后院逃脱,这宫丞相到底是真窝囊,还是这里面的确有另外的事情?

“明日的事情,毋庸担忧,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夜晟转身之后,便看到宫初月撑着头,半趴在桌上,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是出神了,夜晟的语气里不由得染上了一抹担忧:“怎么了?”

“说,若是我出事了,会不会连累了外公一家?”宫初月此刻最担忧的就是这个,从她穿越过来第一天起,就不断的思索着,为何这些人都巴不得她去死?

她只是一个丞相府不受宠的嫡女而已,就算是指婚给了夜晟,那也是个残废了双腿的闲散王爷,应不会受人这般的挤兑才是,那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些人非得要她死?

“那得看皇上是不是有心要除掉镇国公府。”夜晟在宫初月的身边坐了下来,轻声说着。

宫初月注意到了,夜晟用的词是镇国公府,而不是镇国公,那意思就是皇上假如真的要行动的话,那要的就是镇国公府整个府邸上百条的人命!

宫初月眼眸微缩,她从来没有想过,一国皇帝竟然能够这般的狠厉,竟然能够狠心朝着开国老将出手!而这中间的导火索,必然会是她!

倘若真的有那么一天,她不介意亲手杀了那狗皇帝!

“倘若是我,会怎么做?”宫初月微微测了测脑袋,看向了夜晟,前世她就在政治中心,不断的周旋着,见识了太多的黑幕,也暗杀了很多的人,这里面有商界大亨,有政界头脑,却唯独没有皇帝!

“该出手时,便出手。”夜晟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便囊括了他所想要表达的意思。

夜晟亲眼看着宫初月一步步的走到了人前,更是亲眼看着她一步步的被人追杀,有些事情,他早已在盘算了,然而腿伤却是他的硬伤,现在还不到时机。

“去床上躺着吧。”宫初月拍了拍脸颊,强迫自己打起精神,随后指着身后的床榻,让夜晟躺上去。

“确定?”夜晟看了一眼那床榻,脸上闪过一抹诡异的神色,在看向宫初月的眼里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这个女人是在玩真的吗?会不会太猴急了些?

宫初月却没有注意到夜晟那面具下隐藏的神情,只是点了点头,随后交代了一句便出去了:“我去准备一下,等我过来了,我要看到躺在床上。”

夜晟在看向宫初月的背影时,眼底满是笑意,那神情像足了抢到糖果的孩子,满满的都是欣喜!终于在今日他要圆房了!久违的洞房花烛夜……

宫初月再度进来的时候,手中抬着一盆热水,准备这些东西,她甚至没有借南橘的手,这件事情必须要秘密进行,任何人都不能知晓。

在宫初月将热水放在凳子上后,这才注意到了,夜晟已经脱了衣裳,只着了里衣,安安静静的躺在了床上。

“裤子脱了。”宫初月恬淡的声音突然传来,她站在床边,比划了两下,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夜晟的这条裤子太碍事了。

“什么?”夜晟原本紧闭的双眼,在瞬间便睁了开来,这个女人确定不是在开玩笑的?这件事情难道不应该是男人主动吗?她这么猴急?

“我让把裤子脱了!墨迹什么呢?”宫初月有些不耐烦了,脸上挂着严肃的神情,她就没见过这么不配合的病患!

夜晟的脸颊微微的红了红,甚至就连耳根都泛起了红晕,娶了这般霸气的王妃,这是一种幸福吗?

在夜晟脱裤子的同时,宫初月从她的医药箱子内,翻出了一套针灸和推拿的工具,这东西她已经准备了有好几天了,大婚之前就有想过替夜晟治疗腿伤。

暂时的,也就只能先舒缓一下他的经脉,等他的双腿能够承受动手术的强度时,便开始手术治疗。但是当她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之后。

却是看到了令她尴尬的一幕:夜晟已经将裤子部都脱了,连一条亵裤都没留……

“流氓!”看到床榻之上,那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宫初月整个人都惊呆了,她到底做了什么令夜晟误会的事情了?

此刻的夜晟,只是用被角遮住了那重要的部位,那笔直修长的双腿,便这般的暴露在了宫初月的面前,虽然他的上身还穿着里衣,但是宫初月还是第一次看到这般香艳的场景。

再搭配上夜晟那一张就连面具都掩盖不住的绝世容颜,作为一个颜控来说,这种场景宫初月完没有招架的余地,她真是觉得自己此刻真是血脉喷张了,一个弄不好是要流鼻血的!

“不是让我脱裤子的吗?”夜晟扫了一眼宫初月的表情,虽然之前的确有些尴尬,但是在看到宫初月眼底那一抹惊艳之后,夜晟倒是隐隐的得意的起来。

“我有让部脱完吗!”宫初月脸颊通红的举着手中拿着的银针,满脸都写着尴尬!明明这般尴尬的境地,她的一双眼却是忍不住的想要看过去。

宫初月内心一阵的哀嚎:宫初月完了完了,怎么可以这么色呢!

“也没有让我不要脱完。”夜晟理所应当的回了一句,脸上带着一抹邪魅的笑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