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横刀行 > 虎斗龙 第一百三十四章 顺水推舟

虎斗龙 第一百三十四章 顺水推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陈梁献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朕,封你为将军,忙你的吧!对了,敬长安朕已经知道他在哪里,会找人的!你大可通传给黄统军,现在先消内患,才是重中之重!”

陈梁献说完便推着同样点头一语不发的郭温继续赶路。

丁晴风目送他们离开,赶紧撒腿就跑,他一个人回到冯府,跑到了也准备离开黄燃众面前。

丁晴风喘着粗气,心里实在太激动了些,以至于根本没有调息,也有可能是自己太过于依赖自家媳妇,这么多天没有习武,腿力确实下降不少,相反腰力涨的飞快。

“慢点!何时让你如此激动!”黄燃众拍了拍丁晴风的肩膀,帮他顺顺气,笑着说道。

“我……我刚才遇见新圣人了,他一句话说提我为将军,还让我传话给您,敬长安的行踪他已知晓,现在让我们先除外患!”

丁晴风终于调好了气息,这才说道。

这一言语胜过千金归来,黄燃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对着丁晴风正色说道。

“这话听着来力气,既然百姓现在流失甚大,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极佳之事,我们甩开膀子去干就是了,小小商儿,何惧哉?”

黄燃众大步前行,丁晴风心里那种莫名其妙的激动,使得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

敬长安将黄小娇送了绑,给黄小娇倒了杯茶,递给黄小娇,黄小娇一饮而尽,揉着自己的胳膊以及手腕,站起来看着四周,没有言语。

“小娇,你怎么和我一样啊?你记不记得是谁绑的你?我必须把他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一番!”

敬长安抱住黄小娇,颇为心疼的说道。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也来大佑了,十有八九是你两个哥的主意!妈呀!!!!!!!!!!!!!!!!!!!!”

黄小姐叹了口气推开敬长安,自己走到镜子前一看自己这个样子,尖叫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敬长安赶紧过来,看了看镜子,又看了看地上,询问道。

“好脏啊!你这有没有换洗的地方,有没有衣服啊!我这怎么办嘛!啥东西也没有!”黄小娇嘴巴嘟着,轻轻跺脚,看着敬长安一脸难受的样子。

敬长安还没开口,门外有人高声叫喊道。

“敬将军,奉帝君之命,前来送上景秀服饰三柜、胭脂两箱、银钗四盒、出门领旨!”

黄小娇推了推敬长安,敬长安赶紧出门接旨。

那穿宫殿卷云服的总管,只是用手掌点了点,双手一捧,高举头顶又说道

“帝君早已出金言,敬将军双手接旨就行,切莫下跪,折煞了老奴,老奴可担待不起!”

敬长安恭敬拱手行礼,上前几步接过了,那公公手里的圣旨。

“对了,敬将军,需要您稍等片刻,随老奴说说话,你们还不快快去,将准夫人伺候好了?”

“喏!”

一大批宫女还有公公,将东西开始有序摆放,还有一批宫女,捧着东西,进了房间。

黄小娇一看就知道她们要做什么,脸红了起来,怯声说道。

“我自己来可以吗?”

“夫人,切莫让奴婢们难堪,夫人请移步!”

宫女们一同施了个万福,摇了摇头。

黄小娇也不好推辞,只好乖乖就范。

“敬将军,老奴姓陈,是大佑京都的内务总管,以后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通报老奴身边的这位,小奴才,二喜,老奴定会帮您解决。”

敬长安看着这个双鬓微霜,头戴高帽的男人,点了点头,轻声问道。

“您是不是也那个了?这岂不是太过于……”

“敬将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路,老奴虽然并不完整,但能养活自己的一家子,有舍有得,但帝君也已经下令,废除了这个东西,每个月的十五与三十,我们便可以回家,这里大部分都是宋氏皇宫留下来的奴才们,他们懂法,懂节,什么事情都会井井有条。”

“原来如此,问您这个,切莫怪罪!”

敬长安拱手行礼,认真说道。

“佑国与其他四国,不同以往,佑国帝君对您如何,您也心知肚明,老奴希望,您能携手帝君,为这久战不休的江山,画上休止符,百姓可经不起折腾了。”

陈公公,拱手行礼,对着敬长安掏出肺腑之言说道。

“长安,铭记于心!”

敬长安点了点头。

黄小娇被宫女洗了个干净,将她的头发整理妥当,为她穿上了薄衣,黄小娇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脸是桃红色,她想说话,宫女们,却摇了摇头,黄小娇只能微微皱眉,心想道。

“又没有喜结连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怎么能行,况且,还让我穿这么露骨的衣服,哪个裁缝做的啊,就是个老色胚子,这也太那个了!”

宫女们还把屋里打理了一番,将被子褥子,全部换成了大红色鸳鸯图的,黄小娇外头一看,刹那间还以为自己以及嫁给敬长安了。

“蓼国的风俗习惯,与佑国不同,准夫人是可以与自家相公同床共枕的,请准夫人入乡随俗即可,心里也不会那么别扭!”

宫女们说完,便退了出来。陈公公看到后,对着敬长安笑着说道。

“入乡随俗即可,出了什么事,在老奴都比不过帝君金口一言来的实在。”

“知道了,那我我怎么入乡随俗啊?”敬长安点了点头,转念一想,又回头询问道。

“攻克乃知肚明!敬将军老奴告退!”

陈公公噗嗤一笑,认真说道。

人都走了,敬长安走到自己屋门前,迟迟不敢进去,黄小娇一个人坐在屋里,看着自己穿的颇为露骨的衣服,脸上的桃红一直没有消失,她又想敬长安进来,又不想让敬长安进来,她也听到了门外有人来回踱步的脚步声。

两个人耗了两个时辰,黄小娇在那里坐着直打盹,敬长安在外面冻得直哆嗦。

黄小娇心一横。

“老娘豁出去了,以后辜负老娘,老娘弄死他!”

黄小娇起身,上前走了几步,门打开一扇,拉着敬长安的脖领子,就把他往屋里拖拽,敬长安闭着眼睛进了屋子,黄小娇将门关上,上手将敬长安的眼睛,扒开个小缝隙,轻声说道。

“去洗洗,咱们歇息了!”

“哦……好好看!”敬长安这才睁开眼睛,马上就被黄小娇起伏的胸口,吸引住了,喃喃道。

“想看啊!滚去洗澡!我在床上躺着等你好了!”

黄小娇将胸口一捂,捏着敬长安的脸,说话声音越来越道。

敬长安赶紧点头,转身就开始便走便脱衣服,黄小娇赶紧跑到了床边,掀起被子钻了进去,把床里放的枕头,放在自己身边,这才放心,把头埋在被子里,耐心等待。

敬长安洗漱妥当,看了眼,那个奇怪的衣服,想了想还是穿上了,他捂着自己的凉嗖嗖地方,跑到了床边,看见黄小娇只露出了一点点额头,赶紧钻了进去,他摸到了枕头,喘了口气,黄小娇听到了,有些点点不悦,心里痒痒的,她又开始了自己最烦的心思,她想让敬长安过来,敬长安又喘了口气,她又害怕敬长安不过来。

两个人都把头埋在被子里,没有出声。

“哎,长安,你来这里这么久,有没有见到你大哥啊?”

黄小娇边说边把枕头拿了出来,故意往敬长安那边靠了靠,询问道。

“见过了,可是我并不知道你也会来,而且会是以这个方式,黄统军他还好吗?回来了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何不谓身受重伤,我是给他买药的时候,被稀里糊涂地一弄,然后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就被绑在这里,若不是我看见了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黄小娇说着说着成功摸到了敬长安的胸口,敬长安眉头一皱,他有些担心何不谓,可昨天,自己的大哥给自己看了蓼国通报,自己以及成了悬赏贼人,他回不去,他也不能回去。

敬长安从思绪回来,却发现黄小娇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

敬长安吞咽了一口唾沫,黄小娇便深吸一口气,趴在敬长安的身上,敬长安手无处安放,黄小娇便伸手将他的手,搭在了自己滑若无骨的嫩白后背上。

敬长安的手有些颤抖,黄小娇便大胆了些,将嘴牢牢贴在了敬长安的嘴唇之上。

一股独特的清香,让敬长安和黄小娇两个人,变得更加迷离。

“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地道啊?”

门外点迷烟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歪头询问道。

“少给朕说话,你懂个什么?朕这是顺水推舟!”

另一个还在扇风的男人,脸色一变,咬了咬牙说道。

“帝君,肖槐对您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另一个人赶紧跪在地上,磕头行礼说道。

“行了!你给朕从皇后寝宫拉出来,有功!到时候后多给你的银子花就是了!走走走!这烟劲可大着呢!吃了辟毒丹也顶不住!”

左廖和肖槐两个人,赶紧收拾东西跑路,左廖鬼鬼祟祟地走到皇后寝宫,还没进门,一个女子的轻声咳嗽,让左廖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堂堂大佑皇帝,为了给自己弟弟加把火候,偷自己女人的东西,去半夜帮忙!帝君是要全天下人耻笑吗?”

“皇后!嘘!朕知道了!可敬长安这小子,对他那仙女姐姐如此之好,他们一直这样吊着,像什么话?朕不是帮帮他们罢了!”

左廖将皇后直接抱了起来,进了寝宫,皇后自己伸手将门关上,双手环在左廖的脖子上,又说道。

“帝君又当他哥哥,又当他爹爹的,不累吗?”

“不累!他为了朕,付出一切,况且朕的父亲,临死托孤,朕这前辈子,就他一个交心人,既然通过这一系列无心插柳柳成荫,朕不会与他刀兵相见,皇后应该明白朕的!”

“那行!帝君今天晚上,有没有……哎呀!”

“当然,帝君今晚心情甚好,不可不做!”

——————

天亮,敬长安睁开眼睛,定睛一看,吓了一跳,黄小娇竟然没有穿衣服,光着身子,躺在自己的怀里。

黄小娇揉了揉眼睛,也从睡美梦中醒来,看着一脸茫然的敬长安,这才感觉自己小腹剧痛。

“你……我……”敬长安结巴说道。

黄小娇艰难起身,将盖在身上的薄纱拉开,看着床上的落红,眼睛一下就红了。

“你莫要负我!”

黄小娇想不出来能说什么,离那抹落红远了些,看着敬长安,缓了很久才说道。

“怎敢负伊?你等等,我去给你找衣服!”

敬长安赶紧起身,刚一落地,便腿一软摔了一跤。

“没事吧!”黄小娇躺在敬长安睡的暖暖位置上,轻声轻语道。

“没事,不知道怎么的!腿软了!”敬长安站了起来,一看自己下面没穿衣服,赶紧捂住,脸红说道。

“那个都……看看无妨,去吧!”

黄小娇也觉得腿十分酸疼,又看见敬长安这一糗样,脸红说道。

敬长安赶紧去给自己收拾一番,穿上了衣服,去给黄小娇挑选衣服,他打开第一个柜子的时候,两件衣服,吸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不是?”

敬长安惊叹道。

他将衣服拿起来,对比看了看,欣喜若狂。

敬长安将明显略为宽肩的一套白莲服饰穿好,跑到了黄小娇身边,捧着另一套笑着说道。

“仙女你看,这是什么?”

黄小娇歪头一看,眼前一亮。

“这不是我们订制的吗?怎么会?长安,抱我去梳洗,我也想穿上它!”

敬长安点了点头,将黄小娇从床上抱了起来,黄小娇双手环在敬长安的脖子上,含情脉脉地看着敬长安,敬长安亲吻黄小娇的额头,黄小娇摇了摇头,相反将嘴撅了起来。

敬长安笑着吻了上去,两个人缠绵了一会,这才不舍分开,黄小娇走路走着困难,她强忍着疼痛给自己洗漱一番,穿上敬长安抱过来的衣服,在梳妆台上,认真打扮,特意选了两个好看的银钗,插在发上。

敬长安等到黄小娇施完了胭脂,这才走过来,抱着黄小娇,两个人一同看向镜子中的彼此,笑得十分开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