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大魏王侯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压力

第二百一十八章 压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真是群傻子……”读书人并不服气,但看到黄来福几人都是膀大腰圆的汉子,却也不敢再争下去,只是嘀咕着不服气。

黄来福等人也不与他再争下去,读书人贵重,普通人对识字的人多加几分尊重,这在大魏是行之四海不被质疑的行为准则。

从江滩穿过一条小道,到了堤岸边上,黄来福等人才看到不远处的码头。

码头只靠着大船,沿江的栈桥上停着十来艘大福船,还有几艘外来的软帆船,这些大船俱是几十米长,在海上时并不觉得怎么样,在闽江岸边看到这些大船,还有来来往往搬抬货物的工人,给人的震撼感相当强烈。

小行商急着过关卡往福州去,匆匆走了,临行时还翻了那读书人几个白眼。

南安税卡对五十贯以下的小行商免征捐税,而对大商人特别是色目商人征以重税,这使得很多小商人庆幸之余,对徐子先充满感激,还有一种出了口恶气的痛快感。

对读书人质疑南安侯徐子先,这个小行商当然十分不满,若不是大魏有尊重读书人的传统,怕是他就要和这酸丁动手了。

黄来福看了看港口和栈桥,又看了看大片的仓储区,心中大致有了数。

这样的地方,除了泉州港,漳州港,就是江陵,明州有这等港口,规模当然更大,泉州一港口停泊的船只每天都有几百艘之多,夸张点说,泉州的停船和从泉州港口出发的船只,完全能在海面上一路接到吕宋!

闽江上的这个港口,从规模上来说当然不能和泉州港口相比,但从这一点来说,南安侯世子重视海贸,眼前的码头港口就是明证。

在东面一侧,茂密的绿色草滩上开出了多条道路,还有一些窝棚之类的建筑。

江面上全是放养的鸭群,那些窝棚和小船就是放鸭人所有。

再远一些,就是修好的小规模栈桥和港口,有几艘水艍船和福船停泊在江边,过百艘大小哨船也停泊着,几十个工匠在那里修修补补,还传来一阵漆味,显见得是有人在给这些船重新上漆防水。

黄来福点了点头,知道兄弟说的不差,这里确实是要大上水营,自己这样的老水手确实是有用武之地。

那些大小哨船,小哨船四浆无桅无帆,大哨船四浆或八浆单桅独帆,这些船黄来福没甚兴趣,这种小船最多江面巡抚,近岸打鱼或巡防,要到大海上,最少还是得那些福船才够格。

他相中的,当然是那几艘已经修补好,静静泊在岸边的福船。

福一,福二,福三,水一,水二,灵一,灵二,走的近了,黄来勇看到船只上方都飘荡着旗帜,这些名号应该是各艘船的名称。

不远处的官道上,大量的车马聚集,各色目商人愁眉苦脸的交纳着大量银钱,他们的利重,交了钱还是很合算,只占他们利润的一小部份,但是从向来通行无阻,不纳一钱,到现在得拿出一部份钱交纳上去,这些色目人的心情都不是很愉快。

黄来福也是用厌恶的眼神看了一眼这些色目商人,其实商人爱财是常态,海面上不仅有海商更有海盗,大魏人也有当海盗的,抢掠杀人都干过。但大魏人骨子里还有一些底线,一些仁德忠恕的想法是烙在骨子里的,而这些天方人,黑眼球见不得白银子,为了银子什么样的丧心病狂的事都做得,而且毫无心理负担!

黄来福后来才知道,在天方教义里头,抢掠外教人的财产,杀掉外教人不受约束,不受他们的上帝责罚,甚至还会受到奖励!

这种教义的纵容,加上天方人原本就瞧不起本国之外的人,所以他们在海外行事更加的肆无忌惮,毫无约束,很多杀人放火的事做起来毫无心理上的顾忌,比如十余年前的漳州之屠,下手的主力就是天方人蒲行风和他的部下。

黄来福在海外久了,对天方人的事知道的很清楚,看着那些天方色目人一脸不高兴的交钱过税关时,他心里也是没来由的一阵畅快!

停泊战船的码头处也修了一些房舍,大约是百余间,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院落。

有十几头耕牛和几十个农人正在用千把斤的石碾子来回的夯实松土,黄来福知道那里是训练水营士卒的小校场。

除了操船,在船上操持床弩,还得在船上用神臂弓,射箭,在船上射动移动的草人靶子,在岸上则练近身搏斗,体能等等。

当然,最基础的队列训练,体能训练,内务训练等等,是和岸上的武卒一体,这一点不会有任何的区别。

本事练的再好,首先是取忠诚,这是徐子先在接纳新武卒训话时的第一篇。

扫盲课程,首要就是讲一个忠字。

黄来福看到的是训练营地,新武卒还是普遍在别院一侧的武卒营里吃住训练,要等新兵课程完结后,这岸边的训练基地也完工了,会在这里进行特殊的水营兵的训练。

主要还是游水,操船,摆弄船帆,结绳,还有船上搏杀等训练,在岸边练的再好,也不如行船实练,这也是徐子先的理念。

黄来福扫了一眼,他对这些东西兴趣不是很大,毕竟是来应募水手,并不准备当兵吃粮。

不过他在上岸时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武卒大营,那里已经是相当出名的所在,想到自己的兄弟也在里头,黄来福轻轻摇了摇头。

好男不当兵,这话在大魏不算太有市场,毕竟禁军待遇不差,厢军也能养活家小,不至于被饿死,但不管怎样,经历唐末的武夫之祸以后,华夏对武人骨子里有一种提防和轻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主动当兵吃粮的人毕竟还是不多。

在水营码头已经修了木栅围墙,还有砖房建的官厅,并没有太多雕饰,显得朴实无华。

几个穿吏袍的人在正堂两侧坐着,黄来福和一群人领了号牌,待叫到自己号牌的时候,他急匆匆走进大厅,向着叫号的吏员叉手一礼。

“不必多礼。”吏员很温和的微笑一下,算是还礼,手做了一个手式,是令黄得福坐下说话。

黄得福谢过了,心里感觉怪怪的,这南安真是处处于众不同,在别的地方,寻常百姓见了官当然畏惧,便是吏员也不是容易打交道的。

“姓甚,叫甚名?”吏员已经取了一支短笔在手,在黄来福的眼前墨水瓶里蘸了一下墨水,等着黄来福说话。

“姓黄,叫黄来福。”黄来福略有些拘谨,不过他是识得字的,小时候上过蒙学,将自己履历一一报出来之后,看到吏员写的一般无二,心里放心了许多。

“稍待一下。”吏员书写完了,等墨水干了一些,叫黄来福等着,他取了刚记好的行状,往后堂走去。

黄来福心里微微不安,也不知道自己合不合式,但听了一阵子,发觉来应募的水手资历本事多半不及自己,心里安顿了许多。

“随我来。”记述的吏员从后堂转出来,向着黄来福招了招手。

黄来福一脸懵懂,随着这吏员一起转入后堂。

进来后才知道,转了一圈,进入一个更大的院子,两边厢房对列,不少吏员神色匆匆的在各间屋子里走来走去,也有和黄来福差不多的人跟着一并出入。

“这位是团练长史李仪李公。”吏员指着一个方面大耳,一脸严肃神色的中年官员,说道:“李长史,这是那黄来福。”

李仪这阵子就是在水营这边坐堂,团练那里有秦东阳和刘益,张虎臣等武职官负责,日常的开销一类是孔和负责,器械方面是傅谦负责,这天徐子先带着人去看水力纺车,就在南安河一侧,李仪没有跟过去,这边水营的事情也多,特别是修补船只和招募手水的事在同时进行,在夏天来临时要日夜不停的操练水兵,装载弩机,所以时间相当紧急,不可怠慢。

现在众人计较,要想顺利开发东藩,启动资金最少过百万贯。

开发出来是件大好事,所有人都乐见其成,而现在团练,码头,乃至侯府的纺车和力工收入是已经不少,但全部投入东藩是不可能的事,不要说这些在修的船,还需要建造真正的大型战舰,每艘都是十万贯以上的预算,以李仪对徐子先的了解,建船之事刻不容缓,只要财政上稍有盈余,怕就会立刻和林定一谈,是筹集了款子再动工,还是有一部份预付款就造,按李仪对徐子先的了解,怕是有一部份钱就会先造起来。

造船之事就是为了开发东藩,保护航道,防备岐山道,剿灭陈于泰的希望也正在这水营之上,由不得李仪不重视。

现在又有流言浮议,徐子先回福州之后,还没有到岐州接任,虽然官员接任有时间缓冲,但徐子先这种不急不慢,只顾南安甚至是东藩的经营,对岐州官职不是很在意的姿态,也是引发了种种流言。

福州的几家报纸,多半把徐子先捧的很高,什么不忘父仇,与陈于泰不共戴天,矢志复仇,乃有河桥一战,江滩之战更是展现了武卒的能力云云。

也有少数两家唱反调,认为徐子先就是为了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孝顺之意,如果是真孝,应在接任之后第一时间去岐州,替父复仇,剿杀陈于泰,还福建路百姓一个清平世界。

现在徐子先并无此意,说明这个宗室国侯的胸襟度量,不过如此。

这种论调令李仪等人大为光火,但这等事却也是无法还击,这种诛心论在南安本地没有什么市场,经历过的人反而知道做事的困难,最讨厌的就是四处的那些读书人,他们喜欢看报纸,发议论,对权贵天生的不以为然,这等气节原本是好事,但如果舆论一直这么对徐子先有非议,怕是真的会对徐子先的声望有影响。

浮议,造船,募人,团练,开发东藩的使费压力,使得李仪等人每天恨不得把自己劈开来用,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借此减轻一些徐子先身上的压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