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至尊霸婿 > 第二十五章 沈家,不留也罢

第二十五章 沈家,不留也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太像了。

实在是太像了。

简直是和老爷子的一模一样!

沈家众人肃然起敬,沈国康脸色不善。

他们兄弟三人,只有老三最得老太爷的喜爱。

自己针对他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将来很可能会成为自己最大的对手。

虽然三年来他一直表现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但是背地里沈家还是有不少元老级别的人物支持他。

只要他愿意,这个沈家大半的势力都能够被他调动。

不仅如此,小时候沈老太爷经常领着沈安民去见各种各样的客户、材料供应商,相比较沈国康而言,他们似乎更愿意接受沈安民。

也正因如此,这沈安民一日在这沈家,他就一日不得心安,这个董事长的位置也就一日坐不安稳。

自己曾经千方百计想着将沈安民给彻底踢出沈家,可都没有哪一次比今日更接近成功。

一旦沈安民被赶出沈家,那么无论如何他都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可是现如今,他突然强硬起来,自己再想把他赶出沈家,可就得好好掂量一下了。

“振辉,你还不赶快像你三叔道歉?”沈国康审时度势,现在还是不要激怒沈安民为妙。

沈振辉一听,急忙道歉道:“三叔,对不起,是我没管好自己的嘴,您教训的是。”

“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而是梦月。”沈安民冷声道。

刚刚沈振辉与沈云怜对沈梦月出言不逊,身为一个父亲,沈安民忍无可忍。

既然他们都不顾及亲情,那自己何必苦苦执着于这淡薄的亲情呢?

“堂妹,对不起,刚刚是堂哥做的有些欠缺,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沈振辉说道。

现在的沈安民强势的让他害怕。

他丝毫无法将曾经谦和温驯的沈安民与如今阴翳冰冷的沈安民联系在一起。

这两者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沈梦月对父亲的突然强势也很疑惑,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愿意接受沈振辉的道歉了,与父亲沈安民一样,她也感觉这个沈家冰冷的有些可怕。

没有丝毫亲情可言。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既然你们都不乐意我们呆在沈家,那等奶奶的病情得到解决,我们自己会离开,你们也不必再担心什么。”沈梦月说道。

这样的沈家,不留也罢!

沈安民也出奇的赞同沈梦月的说法,没有任何异议。

这沈家,确实是让他彻底寒了心!

沈国康仔细的看着自己这个三弟的神情,不像是作假,当即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不来和自己争夺沈家的地位,那就怎么样都好。

自己一时认怂又如何?

……

与此同时。

房间内。

沈老太君脸色铁青,闭眼躺在床上,眉目紧蹙。

“大师,按照我的估计,这沈老太君她是急性中毒,是突发性的,毫无预兆,很难以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以什么样的方式给老太君下毒的。”方同说道。

在他看来,这沈老太君是刚被人下毒不久。

这沈老太君平日里并没有什么异常,如今突然毒发,自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被人下毒毒害的,可是整个沈家翻遍了,也没能从任何地发找到毒源。

更何况近段时间沈老太君爷并未接触过什么外人。

必然是沈家之人下毒所致的!

贺君轩沉吟一声,打量着整个卧室,突然眼睛被一抹妖异的紫意所吸引,贺君轩漫步其上,低头细细的打量起来。

这正是沈振辉赠送的睡火莲。

此刻它已经完全绽放,紫色的花瓣张来,簇拥着其内金色的花蕊,显得妖异至极。

贺君轩凑上前,用鼻子轻轻嗅了嗅,顿时一股芳香涌来,浓郁无比。

但是香味之中,居然还有夹杂着一种奇异的味道,这股味道里似乎蕴含着某种药性。

不好!

贺君轩神色一凛。

“方同,你快将这盆花搬出去,这花里恐怕蕴含着某种气息,将沈老太君身上的毒素勾动,放在沈老太君身边越久,这毒素催发的速度也就越快!”

“是!”方同应道。

对于贺君轩所说的话他没有半分的怀疑,而且他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于是雷厉风行的行,动了起来,将这花搬到门外,甚至还不放心,特意吩咐仆人将这盆花拿得再远一些,这才匆匆赶回房间。

贺君轩来到沈老太君的身前,将她的眼皮翻开,发现瞳孔已经逐渐涣散,必须要抓紧时间救治。

此刻沈老太君腹部插着数根银针,很显然是方同所施。

虽然这银针可以暂时压制沈老太君体内的毒素,但是时效不长,如今已经隐隐有些压制不住的趋势,必须要加固一番。

贺君轩取出银针,在方同的注视下施针。

他实在是好奇,自己这封脉之术乃是自己的师傅所传授,理应是最佳的封脉之术,此术施展起来极为困难。

足足需要八根银针相互配合,封住奇经八脉!

这样的封脉之术,即便是你只有一口气,也能勉强将你吊住。

贺君轩只是手捏一根银针,直直的插在这八根银针中心,在老太君的丹田位置,将她浑身的气机锁定。

锁命门!

方同无比震惊。

这门绝学还是自己的师傅从古书上偶然看到的,现实中几乎没有人能够做到。

这锁命门之术,需要的不仅仅是极其强大的医术,同样对施展者的判断力、勇气、胆量,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因为这命门只有一点,然而在命门附近存在的却全是死门。

要想锁住命门,当真可谓是九死一生啊!

想到这,方同忍不住看向贺君轩。

此刻的贺君轩脸色平淡,没有丝毫的波动,随手一针直接扎在沈老太君的生门处。

方同眼睛都瞪大了。

你你你,你这看也不看就往老太君身上扎,这样真的好吗,万一不小心扎到死门,那老太君就真的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啊!

他忍不住为沈老太君捏了一把汗。

嗖。

伴随着贺君轩这一针落下,沈老太君脸上的青紫之色全数消退,缩入生门之中。

“这,这就算是治好了?”方同震撼。

“只是将毒素锁住罢了,如今沈老太君的毒素起码能再压制一个月。”贺君轩说道。

“那要如何根治呢?”方同问道。

“毒素的根治首先我们得知道她身中何种毒素,如果是已知的毒素,我们只需要准备解药即可药到病除,但是老太君身中的这种毒素就连我也闻所未闻,故此我们需要自行配制解药。”

“自行配制?”方同满脸的惊讶。

贺君轩点头。

解药这种东西大部分都是前人所遗留,一般人在配制毒药时会顺便留下一份解药,但是沈老太君这次就连凶手都没有找到,何来的解药?

再者来说,以沈老太君目前的身体状况也不一定能够拖到将凶手捉拿归案的那一天。

所以就目前的局势看来,配置解药应当是最好的方法。

然而方同可不这么认为。

配制解药,这哪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事情?

这需要极其渊博的药理学知识才行,虽然贺君轩的医术出神入化,但是他并不认为一个仅仅20出头的小年轻,能够懂得如此浩瀚的知识。

毕竟知识是需要漫长的时间去积累的!

虽然他不愿意相信,但是贺君轩那认真严肃的神情不免让他有些动摇。

难不成,他真的能够配制出解药?

如果当真是如此的话,自己真就给他跪下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