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十六章 兼爱天下

第十六章 兼爱天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让拜里米苏拉想象一万次,他也不能想到。这位大明的太孙殿下,来到麻喇迦,竟然是要拿麻喇迦的语言好文字作为大变的开端。

他想过这位太孙殿下年轻气盛,让家人在他面前一定要毕恭毕敬。

他也想过这位太孙殿下虚怀如谷,对他这个老朽的亲王礼遇有加。

他更想过这位太孙殿下盛气凌人,让国的国民一定要百般忍让。

这位殿下的“丰功伟绩”,早就随着东瀛的王室一股脑被抓到应天府,传遍了整个南洋地区。

他各方打听过这位殿下的为人,经历,兴趣,爱好,还从各国寻来了多位年幼的美少女,就是想要讨好这位殿下。

但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位殿下并非只爱好武事,他到南洋的第一把火,竟然是要挖整个南洋的根基。

从此以后不得习他国语言,不得写他国文字,只是要把整个南洋都变成真正的大明啊!

南洋地区除了土人,就是来自西亚的阿拉伯人。他们从唐朝开始,开始向南洋的各个岛屿迁移,至今已经五百年了。

这五百年来,原本还有一些学习梵文,信仰佛教的小国,部都被绿教徒和印度教徒消灭。

从满者伯夷灭掉三佛齐之后,现在大半个南洋都是以绿教为国教,只有少数还信仰印度教的小国在艰难生存。

但是这位大明皇太孙,竟然首先就是要挖各国的根基。

朱瞻基一只手轻扶住了拜里米苏拉,依旧露出着似笑非笑的笑容。在拜里米苏拉的眼里,这是恶魔的微笑。

“王爷何须如此,究竟为何使不得?”

拜里米苏拉暗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说道:“南洋各国都是大食人后裔,土人为主,大多信仰绿教和印度教……”

朱瞻基平静地说道:“孤并不会干涉你们的信仰,这一点大可放心。”

朱瞻基当然知道,宗教信仰在后世都是一个火药桶,更别说现在这个时代了。

这一点靠杀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想在这方面动手,只会让有同样信仰的人联合起来,坚决反对大明。

拜里米苏拉很想直接反驳,如果杜绝了所有人的学习渠道,这宗教信仰就是不变又有何用?人们连经书都看不懂了,谁还会信它?

可是他不知道这样说出来,会不会得罪朱瞻基,所以脑子里飞快地转着,想着对策。

跟随在龙辇旁的张勇这个时候说道:“殿下,到了下榻之处。”

虽然麻喇迦是大明在南方最重要的港口,物资转运地,但是面积也并不是很大。从港口到为朱瞻基准备的下榻之所,也不到两里地。

朱瞻基率先站起身来,向拜里米苏拉伸出了手。“王爷不必多虑,我大明之文字,文学,才是这个世界上一等一的知识,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与之相比。今后贵国民众都学成大儒,就是到我大明为官,也无不可。这个话题我们稍后再说。请……”

拜里米苏拉明知道这话是扯淡,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总不能说大明的知识体系不行吧!

他像吃了一团屎一样郁闷,这个时候也只能伸出手,扶着朱瞻基的手臂站起身来,暂时不提这个话题。

不过他的内心里还在谋划着,该如何劝说朱瞻基放弃这个“馊主意”。

他也不能确定,朱瞻基到底是偶然起兴,还是有备而来。

他在心里暗叹,不管是什么样,这日子要难过了啊……

因为心里有了忧虑,这顿饭他都吃的不是滋味。看着朱瞻基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他还只能压抑住内心的担忧,来奉承对方。

他并没有注意到,在宴会大厅里有不少内侍都在密切注意着他,他的任何一点小动作,都没有逃过这些久经训练的咨情司的人员的眼睛。

虽然大明现在并没有心理学的课程,但是对通政司,锦衣卫,咨情司这些间谍机构,或者说侦查机构来说,任何反应也都能分析出大致的轮廓。

这里锦衣卫的人不好露面,但是咨情司的内侍们并没有人在意,在这些南洋人看来,认为内侍部都是侍候朱瞻基的。

孙林就坐在朱瞻基与拜里米苏拉两人的侧后方,大厅里杯觥交错,却似与他无关,他那张死板的脸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表情。

像他一样的人还有不少,这些都是朱瞻基护卫,所以孙林一点也不引人注意。

而他的视线几乎一直落在拜里米苏拉的身上,只是因为拜里米苏拉跟朱瞻基在一个角度,所以就连拜里米苏拉也不认为这个内侍是在盯着自己。

与此同时,随着舰队过来的锦衣卫,通政司和咨情司的人员,在当地的士兵的带领下,骑马巡阅了整个内城,包括麻喇迦港口附近的各个村落。

既然要拿麻喇迦来开刀,朱瞻基当然不会打无把握之仗。最少每个村子的人口组成,民族信仰,要部都调查的清清楚楚,这样才能做到精确动刀。

他不愿意因为这件事闹的不可开交,这对正在积极筹备西征的大明会有重要的影响。

更主要的是,朱棣这个战争狂正在筹备攻打帖木儿国,在自己要是把沿途各个补给国搞的怨声载道,会降低他在朱棣心中的地位。

所以在这两年,他也只会在麻喇迦,旧港这两个地区进行儒家推广。旧港现在就是华人当政,推广儒学是理所应该。

而麻喇迦完依靠大明发展起来的,光享受大明带来的好处,却一点也不想付出,怎么可能呢?

除了推广汉语,汉字,朱瞻基还有一个釜底抽薪的计划,那就是建设新加坡。

麻喇迦的位置虽然重要,但是相比新加坡来说,其实是说不上好。

如今的新加坡经历了屠杀,那里简直变成了一个鬼地。麻喇迦的势力还没有发展到那里去,而在本地势力最大的暹罗,对这个最偏僻的地方,根本也不重视。

那里扼守马六甲海峡的出入口,又是亚洲大陆的最南端。更重要的是,新加坡才是东南亚的中心,不管是向东南西北,都不用绕路。

麻喇迦现在的发展完的依靠大明在这里设立了仓储基地,在这里转运物资,所以这里才会发展起来。

只要拜里米苏拉敢反对这个计划,大明就会撤出麻喇迦。并且会跟暹罗联合起来,好好地给麻喇迦上上课,教育他们一番。

按照长远计划来看,哪怕麻喇迦面汉化,大明的主力舰队基地还是会放在新加坡。

只不过到时候,大明会看在人口稀少的份上,带上他们一起发展。

而这个时候,右路军的舰队也已经抵达了新加坡与主力舰队汇合。他们按照朱瞻基的吩咐,只抽调了一部分货船前往麻喇迦,大部分舰队都驻扎在了新加坡,等候朱瞻基他们的回返。

郑和与朱真他们已经乘坐着两艘旗舰,率领着一部分战舰,焦急地向麻喇迦航行。

不过位于赤道的位置,风力小的可怜,舰队航行的速度也非常缓慢。按照这样的速度,他们要比原计划晚一天才能抵达麻喇迦。

天气热的厉害,郑和坐在顶层的甲板上,那宽大的船帆挡住了落下的夕阳,让他在阴影里面能稍微感受到一些凉爽。..cop>在他的身旁,还有陕西西安羊市大街清真寺掌教哈三,指挥王衡,林子宣,少监胡俊,哈同等人。

他们的行程比较近,原本计划是要在太孙抵达麻喇迦之前为太孙驾到做好接待准备。

但是现在,他们却落在了太孙的后面,所以每个人都显得有些急躁。

特别是哈三,他上一次就随着郑和一同下西洋,并且专程前往圣城祭拜了。这一次,他是听说了太孙会亲自下西洋,所以主动要求前来,想要跟太孙拉拉近乎。

却不曾想,他根本没有机会登上太孙的旗舰。原本还想等出海以后,日子寂寞,会找到一些相处的机会,却跟太孙分路扬镳了!

自明朝建立,汉人兴起,大食人等异族在大明就再也享受不到元朝时期的优待了。

朱元璋对商人格外歧视,而大食人更多是以贸易为生,所以遭到的打压也是最为严厉。

几十年间,有无数大食人退出了中原,返回了西域,但是也有许多人已经习惯了在大明的生活,不敢再冒险离开。

作为一个教徒,哈三并没有受到太多的打压,但是他一直想要为改善自己的民族的人在大明的地位而努力。

大明朝经历的三任皇帝,对商人都不太友善,但是唯独这个太孙一直在宣扬贸易兴国。

不仅仅是贸易,这位太孙还大力改进工业,加速了大明制造业的兴起。

当他从西洋返回,看到应天府西北,江边一带那如同水车森林一般的景致,他完被震惊了。

他去过许多国家,但是没有一个国家能像大明一样,在短短的几年间,就形成如此大规模的工业区。

特别是听说了那种一个水车就能带动几十架纺车,能带动几千斤的压铸机的时候,还能生产火枪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落伍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机器,更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机器。

可惜的是,那里重兵防卫,外人根本不能靠近,特别是针对异族人,有着非常严格的管理措施。

他找了很多关系,都没有人能带他进去,也不能亲眼见识到那种神奇的机器究竟是怎么运作的。

但是从这件事也能看出来,这位太孙殿下的确不轻视商人,他们大食人的春天似乎来了。

所以他更想靠近朱瞻基,希望能获得他的好感,学到这些先进的技术,教会他们的族人。

不过太孙又搞了一个什么专利法,似乎想学这些技术还要花钱。

不过没关系,他们大食人中间,有钱人还是不少的,愿意花钱学这些技术的人也不会少。

会有人为了学这些新技术,而舍得花钱的。

除了哈三,其他人也大多是各级官员,所有人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都想跟太孙拉近关系。

而郑和因为朱瞻基有些疏远了他,所以也想弥补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所以跟他们有许多共同语言,也能谈得到一起来。

“总监大人,殿下如今让大军驻扎淡马锡这个小村子,而不是前往麻喇迦,是否想要重建淡马锡?”

自从朱瞻基为郑和封了一个海军总监之职,这总监就成为了了所有人称呼郑和的特称。

他原本就是皇宫七大太监之一,又曾被朱棣封为舰队总兵官。但是不论太监还是总兵官,都没有总监这个名号喊起来更响亮。

总监,太监之总,从字面上理解相当于太监总管,而不是原本的总监理之意。

这个名字一下子就把郑和的身份凸显了许多,所以现在大多人都以总监一职称呼郑和。

郑和摇了摇头说道:“吾也不知殿下真实之想法,不过舰队太大,麻喇迦港口根本无法停靠上千条船,在淡马锡设立一个新的停靠点也是必须的。淡马锡有天然深水港,这里前往旧港便利,省了舰队来回奔波之苦。”

监臣哈同抱拳说道:“总监大人,下官曾参与建设并管理麻喇迦港口。若殿下有意建设淡马锡港口,还望总监大人多美言几句,下官定当不负所托。”

郑和点了点头,却又叹了口气说道:“殿下心怀天下,就连我也不能揣测到他之所想。若有机会,吾定当向殿下举荐。”

哈三笑问:“总监大人,殿下此行西洋,会否前往圣城祭拜?”

少监胡俊格外瞧不起哈三这个神棍,闻言嗤笑道:“我大明太孙乃是龙子龙孙,天潢贵胄。你大食一个唐朝时期的才建立的宗教,所谓的神至今不过六百年,还想让我大明太孙去祭拜,岂不是痴心妄想?”

哈同与胡俊的关系格外好,两人相交多年,闻言苦笑道:“胡少监,慎言。我曾多次说过,你可以不信我们的宗教,但是请不要侮辱我们的信仰。”

胡俊反问道:“我何来侮辱?诸位都是朝廷重臣,却与一阿訇来往密切。他何德何能,值得我尊重?总监大人,哈监臣,我知道两位与哈三乃是同族,却不可因私交而误国事啊!”

哈三脸色有些难堪,但是他不过是一寺庙主教,拿胡俊这个內监的少监却是毫无办法。

郑和听到他们的争吵,心中突然一动。殿下以往对我信任有加,多有褒扬,可是从蒲日和之事之后就转为冷淡,是否也是因为我与大食人交往太密,才引发了他的忌讳呢?

越想他越觉得是因为这个原因,身为海军总监,朝廷重臣,自己却似乎与朝廷之外的人交往过密了。

虽然他自认这是为了下西洋的便利,因为这些人在西洋都有各种关系,并没有掺杂太多的私人感情。

可是在旁人看来,自己有些是非,轻重不分了。

身为自己的下属,胡俊这个时候却毫无顾忌,当着自己的面直接痛斥哈三,这显然也是忍无可忍了。

他突然感到一股刺骨的寒冷,自己的路似乎走错了。

哈三原本还想等着郑和帮他转圜一二,这个时候却见郑和神游天外,似乎没有听见他们的争吵。

他的面子有些拉不下来了,站起身来,向众人微微鞠了一躬,说道:“祷告时间快到了,请恕我暂时先行告退。”

郑和这个时候回过神来,抱拳说道:“阿訇请勿恼,我方才却是想到了殿下曾经提到我大食在西洋建立的一个摩尔国,所以一时走神……”

哈三虽然见多识广,但是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摩尔国这个名字。他一时也顾不得恼怒,问道:“这摩尔国究竟在何处?”

大明的地球仪和详略地图是最大的机密,不允许给外人观看,即便是现在发放出来的一些地图,大部分也都是区域图。

郑和很难直接跟哈三直接点明摩尔国的位置,只能说道:“据说在天方以西五千里,还要穿过我们知道的马穆鲁克国,或者从海上才能抵达。”

其他人也都大感兴趣,因为如今的大明最远只是抵达了西亚和东非,对其他地区都了解甚少。

哈三问道:“这摩尔国也是我族人所立?”

郑和点了点头说道:“据传在天方以西数千里,都是我族人占据。”

哈三又问:“那总监大人此时提起此地,究竟是何意图?”

郑和笑道:“我族鼎盛时期,东到苏禄国,西到摩尔国,东西疆域达两万里有余。可数百年间,从来没有一个大一统的政权。这究竟是何缘故?”

哈三楞了一下,才不确定地说道:“是因为我族以商立国,内争不休。”

郑和道:“以史为镜,可以明是非。我族以教派为基,商业为本,这条路看来是走的错了。相反,中原大地以儒家为基,农业为本,才形成一个大一统的政权,纵使千年来朝代更迭,但是百姓都有大一统之愿。”

哈三更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问道:“总监大人想要告诫我等何事?”

郑和抱拳说道:“和以为,殿下心怀天下,乃不世之明君。纵观殿下所为,儒家为本,算学为用;农业为本,商业为用;以圣道为本,以王道为用。此乃一代帝王之统管天下之心境,阿訇心念族人,和钦佩不已。但阿訇的眼界比之殿下,还是窄了些。还望阿訇即便有缘与殿下座谈,也请不要急功近利,逆了殿下。”

对哈三的意图,郑和是很清楚的,以前他也认为哈三这样做没错。

但是朱瞻基虽然没有表现出对异族的鄙视,却因为郑和跟他们走的太近而恼了郑和。所以郑和这个时候也故意在众人面前大大夸赞了朱瞻基一番,同时劝慰哈三,不要一叶障目,一意孤行。

他很清楚,自己跟他们说的话,肯定会传到朱瞻基的耳中。他赞了朱瞻基,劝了哈三,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可谓是一举三得。

不管哈三听不听,自己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也不怕朱瞻基会因为哈三恼了自己。

哈三听到郑和的话,忍不住笑道:“总监大人多虑了。哈三虽然生于巴格达,却长于大明,也将自己视为大明人。纵使鄙人想要为族人多做些事,也不会损了大明的利益。”

不是不会,而是根本不敢。

大明皇室对宗教的态度一直是大力打压,光是清算佛教搜出的金银,田地,就让大明度过了最开始的艰难阶段。佛教现在已经没落,但是道教,绿教也都不敢大肆扩张,只敢在皇室圈定的范围内发展。

虽然道教现在是大明的国教,但是道教又有什么权力呢?没有!

道教不过的皇室抬出来的脸面,一点实际权力都没有。

绿教身为外来的宗教,更不敢猖狂了。

听了哈三的回答,郑和知道他并没有完听懂自己的话。他更想表达的是对大明统一天下的支持,以宗教信仰作为国本,事实已经证明是没有前途的。

不过哈三既然没有听懂,他也不想再解释。

他知道,太孙一定是听得懂的。只要他能听懂,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

想想如果大明能统一天下,这该是多么大的壮举啊!

而自己坚定地跟着殿下走下去,也定当名垂千古。

但是郑和却疏忽了一点,那就是他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他希望用大明的制度来惠济天下,只是一厢情愿。

不管是任何人,都不会愿意放弃自己手中的权力。而朱瞻基也并不是跟他一样,兼爱天下万族。

这种思想的碰撞,融合的矛盾,会让他的目的从一开始就偏离轨道,也会给他本人带来巨大的痛苦。

不过这个时候,他并没有想到这一点。

他自认为已经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并且愿意为此奋斗一生。

夜已深,郑和依旧在案前奋笔疾书,想要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计划,用更详实的文字来表达出来。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