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有没有阿卡多所说的那种可以无惧导弹、子弹以及魔弹的东西呢?

答案是有的,那便是由洛克希德公司所制造的黑鸟侦察机。

虽然这架飞机即将退出历史舞台,但也不妨碍它在世界军用机之中占据一席地位。

在决定了利用黑鸟侦察机靠近老鹰号之后,因特古拉便联系上了空军,她的计划是让三架战斗机作为正面诱饵,黑鸟侦察机从高空直接降落到航母上。

这是一个危险而又疯狂的计划,降落只是一个比较好听的说法,以阿卡多的作风,他会将黑鸟侦察机插入甲板之中!

2.8马赫,8500英寸高空,疯狂的做法,疯狂的人。

“果然是他的作风啊,这个男人,疯狂的男人...”少校看着屏幕之上,由天空直坠而下的黑鸟侦察机,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欣赏,也只有这个男人才会选择这么做。

“少校,这样一来的话...”冈德博士看着甲板之上因恐惧而颤抖的瑞普,不禁有些担忧。

“不用在意,博士,瑞普中尉已经很好的完成了她的使命,就让我们静静看着吧,看着...”少校跃动着双手的手指,脸上的表情充满了看着电影的兴趣。

火焰于甲板燃烧,撞击力几乎将甲板撞穿,阿卡多从其上缓缓走下,环视着渐渐围上来的人,脸上的笑容充满了嗜血,“挑衅于吾之人,汝做好成为亡灵的准备了吗?”

子弹于下一刻被倾泻,身躯千疮百孔,纵然是如此,仅剩一头双手,黑色如河水般的身躯拖动着他将这些变成吸血鬼的最后大队成员一一绞杀。

瑞普此刻早已吓傻了,亦如卡斯巴尔见到了魔王撒米艾尔,亦如魔弹射手的结局,终将被待到地狱之中。

但,不反抗一下就这样迎接死亡,真的好吗?为什么要如此坦然?明明还有余力,明明可以一搏,明明可以相信自己。

擦去因恐惧而溢出的眼泪,瑞普重新戴上了眼睛,拿起那把老旧的火枪,去直面即将给自己带来死的魔王。

砰!

一颗子弹朝着阿卡多射来,它跳动着,环绕着,无迹可寻,目标却是直指他而来。

咔!

意想不到的,子弹被咬在嘴里,纵然半张脸因此而烂,阿卡多却毫不在意,看着吃惊的瑞普,他重重咬碎了子弹,一步步的向着她走去。

血色的手臂从其背部长出,一根、两根、三根,将瑞普牢牢抓住,夺过她手中的火枪,掐着她的脖子死死按在铁壁之上。

赖以成名的武器,被一点一点的穿刺心脏的皮肤、血肉直至心脏,透体而过。

剧痛折磨着瑞普的神经,恐惧使她发出凄惨的叫声,而在此时,有什么比起吸食鲜血更令阿卡多感到兴奋?

尖锐的牙齿穿刺瑞普的脖颈,在未曾受到波及的舰桥之处,那歌剧的声音不时飘过...

“中尉,做得好,作战成功了...”少校拍着手掌,透过薛定谔中尉转来的现场直播,“无论在水面上扔多少石头,无论影子被踩多少次,水面不会消失,影子不会消失,他就是这样的东西,他就是死之河,在他面前,无论生死全是诈术,无论如何都是不死之身,不败的、无敌的、最强的笨蛋,但是我们会打倒的,由于你的牺牲,我们会打倒阿卡多的。”

冈德博士看着眼前的一幕,不希望瑞普再受苦,打算利用装置将其烧死,亦如之前对瓦伦丁兄弟和托巴鲁卡因所做的那样。

然而少校阻止了他,“住手博士,她完成了任务,完全,完全的完成了任务,我不允许你烧了她。”

“是...是...”

少校缓缓起身,举起右手,第三帝国之礼,“立正!”

在场所有人得命而动,只听他继续道,“永别了,英灵殿再见,中尉...”

“永别了...”“永别了...”

一声、两声、三声乃至于所有人,对瑞普进行了道别。

“祖国万岁!”

伴随着这道声音,瑞普彻彻底底的被阿卡多给吞噬殆尽。

而夜幕之下,阿卡多于猩红之月响起狂笑,他很高兴,非常高兴。

“高兴啊,阿卡多,战争多有趣?高唱凯歌吧,阿卡多,然后在那里看就好,我能看见哦,透过这眼镜也能看到那都市之中的华光,那都市的尖塔,所以高唱凯歌吧,阿卡多,然后在那里看着就好,大英帝国的崩溃!”

画面中断,少校走到士兵们的中央,进行着最后的动员,“各位,我喜欢战争。各位,我非常喜欢战争。各位,我最喜欢战争了!喜欢歼灭战、闪袭战、打击战、防御战、包围战、突破战、败退战、扫荡战、撤退战。平原、街道、草原、战壕、冻土、沙漠、海上、空中、泥中、湿地,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战场我都十分喜欢。喜欢排好队列的炮兵一次齐射然后轰隆一声将敌阵炸飞,看到被炮弹炸到半空的敌兵被有效射程的炮弹炸的四分五裂之后心中无比的愉悦、喜欢坦克手操作着虎式坦克那88mm的炮弹将敌人的战车哄轰碎,在悲鸣之中被火燃烧的敌兵从战车之中钻出被MG42打的时候心中无比的高兴、喜欢上好刺刀的步兵队列蹂躏敌人的队伍,那初上战场的新兵因为恐慌而无数次刺着死去敌人的尸体让我无比感动的记着、看到失败主意的逃兵被吊死在街灯上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失败的俘虏们在我挥下手的时候再MP40之下纷纷倒地,这也是最高兴的。可怜的抵抗者们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很精神的站在那里,然后用800mm多拉列车炮的4.8吨榴弹连同他们和城市一起夷为平地的时候,真是高兴到了极点!我喜欢被前苏联的装甲师打的乱七八糟,看到本应该保护村庄的女人被蹂躏被强暴,孩子被杀的时候,我十分的悲伤。我喜欢被英美的大量物资压垮歼灭,被英美攻击机追击像个害虫一样趴在地上,真是极大的屈辱啊!”

说到这里,他缓缓抬起手,脸上挂着扭曲的笑容,“各位,我期待战争,期待一场如同地狱一般的战争。各位,追随我的大队的战友的各位,你们到底在渴望什么?希望更激烈的战争?毫不留情将敌人扫落如粪土一样的战争?期待一场铁风雷火尽头,杀尽三千世界的乌鸦们,如同暴风雨一样的战争吗?”

“战争!!”

“战争!!”

“战争!!”

战争齐声而响。

“很好,那就战争吧,我们积蓄浑身力量现在正该挥动紧握的拳头,但是对于在黑暗之中忍耐长达半世纪之久的我们来说,普通的战争已经无法满足我们了,所以...大战争!专心致志的大战争!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大队,就连千人都不满的残兵败将,但我深信诸位都是一骑当千、久经沙场的战士,那么我和各位将成为总兵力100万的一个兵团,把将我们赶去忘却的彼岸,正在酣睡之中的人打醒,揪住他们的头发,把他们拉出来。撑开他们的眼睛,让他们想起来,让他们想起曾经被我们所支配的恐惧的滋味,让他们想起我们军靴的可怕声响!”

飞艇逐渐逼近了英国本土,透过窗户已经可以看到近在咫尺的都市华光,最后大队的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激动之色。

“欧罗巴,欧罗巴的灯光...”

少校看着,静静的看着,嘴角挂起一丝疯狂,“以一千名吸血鬼的军团,将整个世界都燃烧殆尽...各位,我遵照约定将你们带回来了,这个熟悉的地方,这个熟悉的战场。现在,向millennium各队传达大队长的命令,各位,创造地狱吧!”

啪啪啪...

突兀的掌声,于安静的队伍之中响起,令众人不由自主的望去。

身着一袭不显于人群之中造成突兀感的黑色,他身边的人都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的,然而他们知道该作何反应,如何去面对一个入侵者。

唰唰唰!

齐齐举枪,然后拉动枪栓,整整一千把枪齐齐的对准着那人,一声令下,他便会成为筛子,不,应该连渣也不剩。

但,少校并未下达开枪的命令,反而示意众人将枪放下。

他缓缓走向那人,在其面前躬身一礼,“总算,见到真实的你了,埃德温·布拉克先生。”

没错,来的人正是埃德温,当他感应到放在薛定谔身上的魔力越来越近之时,他便知道,最后的大队已然靠近伦敦,而此时此刻的阿卡多,却远在柏林顿海30海里处,没有任何工具可以尽快赶回。

所以,老鹰号是诱饵,魔弹射手也是诱饵,偏偏这是一个无法拒绝,只能咬钩的诱饵。

没有去问埃德温为什么能够来到这里,就像没有去问阿卡多为什么不死。

“很早的时候,我就想跟你见一面,然后问一问,为什么你会对阿卡多这么执着,因为他毁了你的梦想?毁了你的希望?在半世纪之前,毁掉第三帝国扭转战局的关键?”埃德温直接了当的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从他知道有少校这么一个人,从这个人的行为上去观察,行动、计划逐一分析,得出来的结论,他想要战争,但不是对英国,他想要的,是他和阿卡多之间的战争。

少校沉默了片刻,继而缓缓说道,“你不觉得他很可怜吗?强大的不死的笨蛋,早就应该死了,早就已经死了,早就想要死了,却一直都死不掉,他活着,难道不是最大的悲哀吗?终结掉这悲哀不好么?看着他如同伏地大哭的孩童一般,所求而不得的东西,难道你不想赠予他吗?”

轮到埃德温沉默了,是啊,求而不得的东西,难道就不想给他吗?同情也好,施舍也罢,给他,给他就行了,这是对他最好的礼物,纵然这个家伙性格很恶劣,脾气也很古怪,简直就像个疯子。但是,作为同类,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可怜他。

他知道,那家伙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和他战斗一次,结局是以生死来定论,真正的生死,而自己呢?又何尝不是想的跟他一样?纵然自己表现的多么避战,多么讨厌战斗,其实骨子里,他渴望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极度渴望,这是天生的争斗之心!

其实,他又何尝不喜欢战争呢?

看着埃德温的表情变化,少校脸上露出了深深的笑容,“埃德温先生,你喜欢战争,你喜欢酣畅淋漓的战争,而战场,我已经为你选好了,就在下面...”

良久,埃德温缓缓叹了口气,淡淡道,“你怎么做,我不管,但是他一旦出现了,就是我的,在此之前,你想要对他出手的话,我就会对你出手。”

“我会欣赏这一幕,作为一名看客...”少校做出了保证,最后的保证。

“我会记住你所说的。”埃德温的话音落下,他的身形也缓缓消失,直至不见。

看着这一幕,冈德博士脸上露出了狂热的表情,“这样的能力!这样的能力!好想要...”

“博士,两个不死之王,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一个,兴许我们有机会看到那一幕呢...”少校的脸上露出了深刻的期待,“送葬了一个,活着的还有一个,只可惜,地狱诞生的那一刻,或许我只能奏响最后的交鸣,只希望有人能够看到悲哀的延续,从而诞生终结的想法,可惜,似乎不会再有...”

从飞艇上下来之后,埃德温便仰望着天空之上的那一颗血月,地狱即将诞生,死亡无可避免,他无意去阻止,他不是圣母,他想看看,看看战火之中的挣扎,看看其中所蕴含的希望,看看人类是如何在其中闪耀着他们的人性,看看结束之后的浴火重生。

“加油啊,人类,这是灾厄,也是机会。加油啊,人类,保护好自己的亲人,保护好自己的家园。加油啊,人类,绝望之中会诞生出希望,是浴火重生,还是一蹶不振,由你们来选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