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梵蒂冈。

马克斯韦尔觐见教皇,回报将millennium已告知因特古拉的情况。

听完之后,教皇缓缓叹了口气,“这样吗?现在的情况算是吴越同舟了,真是难为你们替我收拾50年前的烂摊子。”

“猊下,请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随意差遣我们【背叛者】,即便用烂了都没有关系。而且罪人的处罚,让同样是罪人的我们来执行是最合适不过的。可以的话,从墓地到葬礼都准备好。”马克斯韦尔此刻一脸虔诚,丝毫看不出平日半点张狂。

“马克斯韦尔哟,你的虔诚信仰我已经看到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从教皇厅走出来,随侍的老神父上前,只听马克斯韦尔淡淡道,“把参与过这个计划的人统统找来,历史的归历史。”

老神父目光轻闪,缓缓点头。

“哦,对了,怎么没有看到安德森,又去孤儿院了吗?”

“并不是,他正在看电视。”

“电视?”马克斯韦尔一脸诧异,“难道最近有什么好看的节目吗?”

老神父咧嘴一笑,“有,今天刚刚播出,巴西knt电视台直播...”

精彩吗?相当精彩,动用当地警察,就连反恐精锐部队都来了,将里约热内卢酒店层层包围。

多方电视台进行直播、转播,更是有着不少的民众围观这次的‘反恐行动’。

“大约数小时之前,有一男一女两名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入住酒店顶层,他们杀害数名酒店员工以及住客,控制了十几名人质...”

随后,电视上放出了阿卡多和塞拉斯的照片。不明就里的人痛骂是少不了的,恐怖分子在任何国家都不受待见。

但是,认识并且知道他们两个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被人陷害了。

质问的电话打进了海尔辛庄园,沃尔特在那解释着,因特古拉的面色异常难看,只听她喃喃自语道,“就这么想要战争吗?战争狂...”

端坐在电视机前的安德森一脸期待,“跳吧,舞吧,然后将地狱带来给我看!”

“目前挟持人质的恐怖分子依旧跟警方形成对峙之势,没有丝毫投降的想法。”

阿卡多看着酒店之外的阵势,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接下来就是战争时间了。”

酒店之外的指挥所内,人员正被不停的调度着。

“狙击手已经配置,突击部队亚当、达加蓝准备就绪,顶上两名恐怖分子的武装相当强大,请大家注意,遇到当即射杀,不必活捉,重复一遍,当即射杀,不必活捉!再过一分钟,突入开始...”

待到命令下达完毕,一名对着那名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德国绅士恭敬道,“这样就可以了吧?托巴鲁卡因先生。”

名为托巴鲁卡因的德国绅士轻轻拍手,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好,非常好,好好加油吧,各位,如果想去没有衰老没有痛苦的国度的话...”

高官闻言即便将兴奋之色隐藏的很好,但那因激动而潮红的面容却出卖了他。

此刻,突击部队以经进入酒店之中,数个小队一层一层的确保,直至踏上顶层的安全。

随着部队的突入,因特古拉也第一时间接到了通知,她的脸色从这件事情发生到现在一直就没有好看过,无论这件事情处理的是好是坏,结果终究还是会对英国政府方面有影响,没有可能会处理的干干净净。

她几乎可以想象的到阿卡多会怎么做,无论对方是谁,人类也好,普通的人类也好,只要是有着战斗意识的,只要是妨碍他达成目的的,他一个都不会留。

现在,她只期望埃德温能够尽快达到,在事情还没有变得更糟之前。

阿卡多所在的房间之外,此时此刻外面已经聚满了突击部队的人,只待一声令下,他们便拉动枪栓,突入进去,将敌人打成碎片。

终于,进攻的命令下达,排在第一位的小队破门而入,拉动枪栓对着站在窗户前的阿卡多问都不问便直接射击。

子弹如同雨点般射在阿卡多的身上,鲜血、碎肉飞溅四周,手脚被打断,头被打的只剩下一半不到,整个身体都是残缺的。

直到这个地步,他们方才停火并准备确认死亡,以这种活力普通人几乎不可能还活着,即便是拥有强大生命的吸血鬼也不可能活下来,但阿卡多却可以!

“走狗...”

忽如其来的声音从原本他们以为已经是死人的阿卡多身上传来,令原本已经准备收队的他们停住脚步,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那一动不动的‘尸体’。

“火力的确不错,但狗是杀不死我的...”

话音落下,四溅的鲜血疯狂回拢,残缺的身体被逐渐修复,在突击部队惊愕和恐惧的眼神之中变得亦如之前那般完好无损。

“怪...怪物...”

一声惊叫惊醒众人,枪声再度大作如同鞭炮一般没有半分停息。

但这一刻,没有一颗子弹能够碰到正在移动之中的阿卡多。

两把13mm口径人类无法使用的手枪被掏出,纵然弹容量只有六发,却也是一枪便解决掉一人,没有丝毫浪费。

打不死,被虐杀、吸血、枪杀,变得残缺、被吸尽鲜血,各种死亡的方式在酒店之中上演,令突击部队吓破了胆,慌不择路的选择逃跑。

的确这样很丢人,的确这样失去了作为一名警察和军人的骨气。但他们面对的是怪物,真真正正的怪物,死亡的恐惧终究是战胜了他们的理智,这些可怜被利用的人们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成为别人迈向永生的踏脚石。

阿卡多在享受,享受这一刻,沐浴于鲜血之中,他笑容狂态毕露。

与此同时,埃德温也终于从飞机下来,由于飞机之上也没有可以观看新闻的地方,直到机场之中看到那大银幕他才知晓。

知晓若是在放任阿卡多继续下去,后果恐怕不堪设想,纵然这家伙能够逃脱一个国家的追捕,但塞拉斯却必然会受到牵连。

于是,埃德温不再耽搁,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里约热内卢酒店赶去。

唰唰唰...

一具具尸体从半空坠落插在旗杆之上,便犹如昔日的穿刺伯爵那般对其敌人所施以的死亡方式。

围观的民众四散奔逃,唯有电视台的记者还在冒死记录着眼前的画面。

所有关注着这一切的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同,有期待的、痛恨的、无奈的。

而少校,便是这些人之中最为期待的一个。从阿卡多踏入南美,他便在布置,从事件发生到现在,他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而今阿卡多以这样的方式在回敬他之前的招待,却是令他不怒反笑,笑的非常开心,“多么漂亮的宣战啊,真高兴,战争啊,这样就又有战争了,看看那个男人的样子,不详的令人恐惧,那是我们期待的,在生与死之间起舞的,游走于疯狂和理智之间得存在,看到他还是这么健康真的很开心,来自于黑暗的访客,和我们一样都是非人的不死的同类,我的战友,我的吸血鬼殿下,让这令人怀念的战争交响乐和阿鼻的叫唤混声合唱...”

无人敢靠近,此时非人的阿卡多将恐怖散布,不少人已经失去了围观的兴趣,因为死亡的危险,那种不详笼罩于其身。

啪啪...

突兀的掌声响起,但见人群之中挤出一道身影缓缓朝着阿卡多走去,“你进食的样子还真是漂亮啊,不愧是名声远扬的阿卡多。请容许我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托巴鲁卡因·阿罕布拉,不过熟人都叫我帅哥。”

“是你让那些可怜的家伙攻过来的吗?”阿卡多一边问着,一边一步步朝着台阶下缓缓走去。

托巴鲁卡因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那些可怜的家伙吗?他们是因为有白痴的长官才会变成那个样子,他们即使把部下全部牺牲也要获得永恒的生命。”

阿卡多闻言冷冷一笑,“没救的蠢货们!永远的东西是不可能存在于这世上的。”

托巴鲁卡因不置可否,“就算是如此,那些可怜的家伙们也帮了我一点忙,你引以为傲的特殊弹还整下几分呢?阿卡多...”

“别再吹嘘了,你想怎么做?托巴鲁卡因·阿罕布拉...”

托巴鲁卡因淡淡一笑,“你的性命,我们就收下了,因为时候到了,你注定了要成为我们微不足道的样本之一,在我们millennium之下...”

话音一落,一张张扑克牌飞舞如同一条长龙在其周身围绕,又随着其指尖的挑动,纷纷朝着阿卡多涌去。

面对围绕周身的扑克牌,阿卡多毫不在意,正待此时,一张扑克牌带着爆裂的速度划过他的侧脸,在其脸上留下来了一道伤痕,感受着轻微的刺痛,他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原来如此,是啊,完全让人想不到,无可救药的家伙,这样再自然不过了,就让我来作为你们的对手吧,只毁灭一次还什么都不懂吗?”

托巴鲁卡因已经听腻了阿卡多的废话,他现在只想将这家伙解决掉,但见那扑克牌在他手上灵活转动,一张张,一层层,一叠叠,忽然,他双手弹动,但见几张扑克化作一道极快的流光激射而出。

阿卡多纵身一跃闪过攻击,之前落脚的地方已经被那几张扑克牌炸的惨不忍睹。

子弹、扑克牌,在此时化身夺人性命的致命武器,不断制造的爆炸和打偏的扑克收割着围观者的性命,二人对此毫不在意,他们眼中只有自己,只有胜利。

不得不说,托巴鲁卡因比起阿卡多之前所遇的那些吸血鬼都要来的强,其不但攻击无迹可寻,速度也是极快,头脑也十分灵活,数次让他变得被动。

但是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一个纵身跃向酒店的墙壁,阿卡多朝着顶层的天台跑去。

托巴鲁卡因尾随其后,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所谓的阿卡多,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就像是一只夹着尾巴逃跑的老鼠...”

与此同时,贝尔纳多特悄悄摸进了指挥所之中,他伪装成突击部队的模样,疯狂的制造着破坏,毕竟拿了报酬,总要做出一些事情来才对得起这份报酬。

扑克牌飞舞,于半空之中将阿卡多的手脚切断,跌落在地,鲜血洒落,他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血流不止,看来不是普通的牌,也不是普通的能力,是他们吗?看来的确是这样,我所熟悉的,你说对吗?托巴鲁卡因·阿罕布拉。”

“准备的如何了?阿卡多,准备好的话,那就回到地狱深处去吧,回到你美丽的故乡。”

“哼哼哼...”阿卡多笑了,笑的很开心。

托巴鲁卡因皱眉,“有什么可笑的?”

“我是高兴啊,十分高兴,原来这世界上还有像你们这么可怕的混蛋存在,millennium,最后的大队,对吗?疯狂的少校率领的非人的军队,看来世界还充满着疯狂啊,那么来吧,阿罕布拉,准备好发出如猪一般的哀嚎了吗?”

蝙蝠飞舞,阿卡多此刻的表情变得极为恐怖,熟悉他的人知道,他现在已经稍稍认真了起来。

“哀嚎?我会哀嚎?还不明白吗?太天真了,阿卡多,你的每一滴脑浆都天真到家了...”托巴鲁卡因一脸讥讽的甩出了一张扑克,那张扑克之上所灌注的是他至少八成的能力,他要将阿卡多彻底击碎,彻底摧毁。

酒店之内,依旧还有着突击部队的身影,纵然阿卡多已经离去,但塞拉斯却还在其中,正如埃德温之前所想的那样,这家伙必然会连累到塞拉斯,因为这个这家伙疯起来是个不管不顾的家伙。

塞拉斯现在的处境很不妙,数个突击小队的火力对其压制,手中的加农炮弹药也所剩无几,她并没有对这些下死手,因为他们都是普通的人类。杀吸血鬼,杀食尸鬼,她没有任何的负担,但是普通人类却不一样,她内心仍然保留着身为人类最后的那一部分,心灵。

而正是这样,才让她落得现在这般。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