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只要看到黄沙,第一个联想到的便是沙漠,而想到沙漠,第一个联想到的国家便是埃及。

没错,埃德温此刻把便位于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埃及,从西元前便已然诞生文明的国度,虽然它早已被时代的车马随抛弃,国力日渐衰弱,但其文明之中所诞生的那些传说却比任何一个大部分发达国家要多得多。

传说之所以是传说,是传闻与听说,没有亲眼所见,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它们存在。

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既有传说便自然有着流传它的人,是编造也好,是事实也罢,终究需要亲自去证明。

而现在,埃德温正在做的便是鉴证传说。

委托因特古拉帮忙调查,经过自己多方打探,埃德温最终确定了该世界的《死灵之书》所在,便位于他脚下的这片沙漠里面,掩埋在历史的宫殿之中。

想要找漫天黄沙里面寻找一样东西,专业的考古挖掘队伍会告诉你,这有多难。因为沙漠无时无刻不在移动改变它的形状和位置。

但这难不倒埃德温,他的双眼可以精准看到沙漠之下掩埋的事物,同时可以感应到散发魔力的东西。

寻找的过程,并不算漫长,仅仅只用了大概半天的时间,埃德温便锁定了《死灵之书》的位置,看其供奉的建筑年代历史久远,想来这本书已经埋藏了不知多少个岁月。

如同一只泥鳅钻入泥土之中不断深入,很快埃德温便进入了供奉《死灵之书》的建筑,取书的过程很顺利,并没有遇到陷阱之类的东西,想来前人有不认为会有人能够穿过层层黄沙拿到这本书。

两本《死灵之书》的样式几乎大同小异,里面的内容只有细微的差别。

但关键的区别在于根源性!

吸收根源性的过程很简单,就是位面只能存在一本《死灵之书》,所以另一本自然而然的被吸收,用于补全。

完成之后,埃德温感应着《死灵之书》的根源性,果然比起之前强了一些。

不要小看这细微的增长,它将会影响以书为媒介施放的法术、召唤物的强度。

心满意足的收起了书,埃德温离开了这里黄沙倒灌,将此地掩埋,亦如过去千年一般。

......

咖啡店外。

“我知道你们最近正在调查一个词语,并且完全没有头绪,对吧?”刚刚坐下没多久,马克斯韦尔便道。

因特古拉闻言缓缓点头,“你说的不错,正是这样。”

马克斯韦尔露出玩味之色,“millennium对吧?”

看着因特古拉脸色因他这句话而变,他嘴角一翘,轻点着放在桌上的箱子,“这是一份梵蒂冈的绝密文件,里面记录有着名为millennium的情报。想让我告诉你吗?真的想让我告诉你吗?”

因特古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心知这是对方想要让她低头,原本以她的骄傲是绝不会轻易妥协,但现在为了大局不得不如此,是以她最大限度的说了一个‘请’字。

马克斯韦尔得到了满足,缓缓将箱子打开,取出其中的那叠文件放到了因特古拉的面前,“这就是millennium,距今五十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第三帝国战败之后有大量**军人向国外逃亡,他们都是在第三帝国即将战败才开始行动的,不过这也是,如果是选择在战争途中逃走的话,其行为等同于叛国。而他们主要逃往了以亲德国家为主的南美。”

“这就是millennium吗?”

“不错,我们所知道的millennium是一个计划的名字,还是一个部队名,**绝密物资人员转移计划与其执行者们。”说法这里,马克斯韦尔看着因特古拉望着她的眼神不禁调侃道,“你脸上好像写着为什么我们知道?你想的没错,我们梵蒂冈帮了他们,而且还是鼎力支持!”

因特古拉眉头一皱,轻轻咬牙,她不想对梵蒂冈的行为评价什么,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距今已有50年,无论如何都无法纠正的巨大错误,现在能够做的只有想办法弥补。

两人其实并不知道,与他们相隔不远的店内,有两个人正默默的关注着他们。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其中一人正是策划吸血鬼事件的研究者冈德博士,而另一个人,便是整个计划的幕后主使,被称之为少校的代理总统。

“看来他们已经知道了,关于millennium。”

冈德博士满脸笑容,似是丝毫不担心他们的存在被人所发现。

少校对此倒是淡淡一笑,不以为意道,“知道了吗?但是在我看来,他们还和什么不知道一样。”

“少校,您看上去似乎很高兴?”

“高兴?当然,我很高兴。战争啊,你想象一下,一定会成为血流成河的战争。梵蒂冈、英国,还有我们,很美吧?战争...”

看着少校脸上露出的笑容,冈德博士目光轻闪,嘴角不自觉的微微翘起。

是战争,等待已久的战争!

是夜,海尔辛庄园。

“听说了吗?”

“嗯,听说了。”

“没想到居然真的跟他们有关,半世纪前亡灵的名字最终还是出现了。”沃尔特站在窗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语气也和以往有着不同,不复淡定。

阿卡多哼笑,“是吗?我不知为何总有这种感觉,这种有点灰暗的感觉,我以前也曾经有过。”

沃尔特闻言挑眉,“哦?为什么?”

“为什么吗?沃尔特,你居然问我为什么?那种想要把不死生物投入战场之上的只有三种人,一派是你们,一派是他们,还有一派是我。还有他们的人不死研究机构,在五十年前就已经被彻底粉碎,不是我和你以前把他们全杀光的吗?”

沃尔特闻言恍然,仿佛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一般,“是啊,我想起来了,”

“所以才说老是真的可怕。”

沃尔特摇了摇头,淡淡一笑,“对于我们英国人来说,老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说到这里,闲聊也差不多结束了,但见他收起笑容,一脸认真道,“阿卡多,准备出发了,去南美。我们可不是面对这种光明正大的挑衅都视若无睹的老好人。”

阿卡多耸了耸肩,“你们英国人就是这样,所以国力才会日渐衰弱。”

“用骨气换来的繁荣,我们宁可不要!”

二人对视一眼,脸上不由露出会心的笑容。

吱呀!

门被推开,因特古拉缓缓走了进来,“阿卡多,已经从沃尔特那里知道了吧?”

“啊!”

“命令只有一个!”因特古拉竖起一根手指,脸上挂着冷冽的笑容,“见敌必杀!”

阿卡多闻言,脸上笑容逐渐扩大,对着因特古拉深深行了一礼,“遵从您的命令,我的主人。”

待阿卡多回到属于自己的地下室之后,沃尔特轻声问道,“小姐,没问题吗?”

因特古拉摆了摆手,“不要小看我的决心!那帮家伙阴魂不散,这次就让他们彻底消失!”

“但我总觉得,事情并不会这么简单。一切的一切,都太轻易了,您不这么认为吗?”

听到沃尔特的话,因特古拉一怔,旋即若有所思,的确一切正如沃尔特所说太过顺利,就仿佛是有人在刻意引导一样。但现在的情况,哪怕明知南美那边有着陷阱,都必须要去一次,因为不甘,不甘做别人所摆弄的傀儡,不甘只能被动。她坚信以阿卡多的力量可以击破一切阴谋诡计。

只不过,这其中,必然会伴随着无辜者的牺牲,了解阿卡多的她知道,主要他兴奋起来,恐怕就会血流成河。

“让塞拉斯跟着阿卡多一起去...”

留下这个命令之后,因特古拉便离开了,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处理。

沃尔特对此笑了笑,他明白因特古拉命令的用意,让塞拉斯跟去是为了将埃德温引到南美,届时等于是跟阿卡多上了一道保险,同时若阿卡多万一遇到了棘手的事情,后者也可以与他联手。

如此一举数得,又何乐而不为?虽然现在并不知道埃德温在什么地方就是了。

被包下的专机之上,贝尔纳多特看着大白天穿着一身西装作富人打扮,丝毫不受阳光影响的阿卡多,表情有些纳闷,身为吸血鬼居然在白天喝着红酒,享受着悠闲去南美的旅程,而同样是吸血鬼的塞拉斯则躺在黑乎乎的棺材,跟行李寄放在一块。

与此同时,正乘坐飞机打算回伦敦的埃德温接到了沃尔特打来的电话,“埃德温先生,想要找你还真是不容易啊,没想到你居然不声不响的跑到了那么远的地方。”

“啊,浏览一下名胜古迹而已,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沃尔特先生。”

“倒是真有一件事情需要您亲自出马才能搞定...”说着,沃尔特将有关于millennium的调查结果说了出来,然而告知了其阿卡多以及塞拉斯前往南美的消息,“大致的事情基本就是这样。”

埃德温闻言脸上不由露出了玩味之色,“因特古拉小姐到底打的好算盘啊,不过也无所谓,正好我也想去看看这第三帝国的亡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挂断电话,埃德温便去服务台改了前往南美的机票。

从埃及也就是非洲到南美,至少需要花上6个小时的时间,这是以开罗飞巴西为例。

阿卡多等人降落的地方是在巴西,南美最大的国家,每个国家都有着破败与繁荣的一面,就譬如阿卡多选择入住的这间酒店,算是当地乃至于全国都比较有名的里约热内卢酒店。

“来之前我已经订好了房间。”

“核实一下,是J·H·马布雷先生对吗?”

“没错,是我。”

前台正要办理入住登记之时,待看到阿卡多和贝尔纳多特所带的‘行李’之时,顿时面有难色道,“很抱歉,马布雷先生,这样大小的行李是不允许被带进酒店里面的,它已经超出了我们酒店的规定...”

“我说可以。”阿卡多以不容置疑的语气淡淡道。

前台一脸迟疑,还是咬着牙道,“是真的不行。”

“我说...可以。”阿卡多缓缓伸出一根手指点向他,后者仿佛看到了一个吞噬自己神智的漩涡,意识渐渐模糊。

“可以,当然可以...”前台轻声说着,机械式的将入住登记办理完毕。

看到这一幕,贝尔纳多特一脸无语,这种能力还真是有够便利的。

到了差不多顶楼的豪华套房,一辈子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的贝尔纳多特一脸羡慕,“我说,因特古拉小姐还真是有钱啊...”

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塞拉斯听到这话不由赞同的点了点头,“的确这样,而且还很大方,记得第一次她就给了我boss将近100万英镑哦!”

“100万英镑?!”贝尔纳多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脸羡慕嫉妒恨,“可恶,我这辈子说不定都赚不到这么多钱,那个,你们老板还招人吗?我要价不高!”

看着舔着脸凑上来的贝尔纳多特,塞拉斯讲他的头一把推开,“很抱歉,不需要!”

二人吵吵闹闹的,却是未曾影响到阿卡多,因为此刻他的注意力并不在二人的身上,从他们一进酒店,他就感觉到有人在监视他们,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哪怕这是陷阱,他也想要踩一踩,一场不可避免的厮杀在别人看来是一种麻烦,对于他而言就好像是空气一般,属于必需品。

压抑的太久了,这段日子里。仅仅只是前几日吃了一点开胃小菜罢了,但那根本不够。所以,他在祈祷,祈祷这帮家伙能够多带一些人来,只有这样才会有意思。

‘来吧,快来吧,我等着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啊...’

正如阿卡多所想的那般,这的确是个陷阱。

陆续有着警车停靠在酒店的楼下,远处已经搭好了临时指挥所。

指挥所内,几名穿着西装制服,貌似高官的人一脸讨好的看着一个男人。

一个看上去作绅士打扮,皮肤黝黑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