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贝尔纳多特队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战争会在伦敦被打响么?”

“我们什么时候变成警卫了?”

“又是哪个有钱人想要满足自己拥有军队的欲望?”

被众人七嘴八舌询问的对象,那被称为贝尔纳多特队长的,是一名左眼戴着黑色眼罩,气质剽悍的青年,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百战老兵的气息,令人难以忽视。

他一开口,其他人便纷纷安静了下来,“不,都不是,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们今后的工作是消灭怪物。”

“消灭怪物?喂喂喂,哪里有怪物?”

“神话之中吗?难道我们和书本做斗争?”

众人忍不住哄笑起来,而下一刻...

“嗨嗨嗨,大家看这里!看这里!”

喧闹短暂停止,佣兵们的视线集中到了塞拉斯的身上,这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关注令她难免有些不太自在。但是没办法,毕竟已经接下了这份无法拒绝的工作,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了。

“听到各位刚才提起怪物,似乎并不相信这个世界有怪物对吗?也是,毕竟你们从未接触过那种吸了血就不老不死的吸血鬼,而吸血鬼也不是大家从书上看到的那样,只要有圣水、大蒜以及白木桩就能杀死他。只有砍下他的头,破坏他的心脏,将他烧成灰才能有效的杀死吸血鬼。”

听到塞拉斯的话,佣兵纷纷嗤笑。

“真是愚蠢至极啊,这样的说法。”

“就好像是哄小孩睡觉的恐怖故事。”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吸血鬼?”

塞拉斯听众人反驳,缓缓举起了右手,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我就是...”

众人为之一静,继而哄堂大笑,一个可爱的少女自称自己是吸血鬼?还有比这个更荒谬更滑稽的事情么?

但见那贝尔纳多特队长缓缓起身,一脸玩味的朝着塞拉斯走去,“我说,可爱的小姐,还是不要装神弄鬼的比较好...”

说着,他伸手朝着塞拉斯抓去。

砰!

贝尔纳多特脑子有些发懵,他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额头一痛,还未曾等他反应过来,接二连三的疼痛来袭。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其他人早已看呆。

有什么比起在他们心目之中近乎无敌的队长居然会被一名少女弹脑瓜崩弹的差点昏倒且流出鲜血来的震撼?

贝尔纳多特的身体素质毕竟要比一般人强,在塞拉斯收手之后,捂住肿起的额头,他一脸难以置信,“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和速度?只是轻轻的弹指就...”

“现在你们相信了吧?”塞拉斯抠了抠脸,一脸无奈,“老实说其实我不想动手的,但是为了完成工作所以没办法。从今往后,大家会遇到的,可能比我弱,也可能比我强,所以还请收起最初的轻视之心,因为这个比起你们打仗的时候还要危险。如果说,跟人战斗或许有一半的机会存活,跟怪物战斗的话,可能连一半的机会都没有。”

贝尔纳多特闻言一怔,旋即脸上出现了兴趣盎然的笑容,“这样才正合我意啊!”

就在塞拉斯招待新来的佣兵之时,因特古拉也收到了来自【背叛者】13科的一封邀请函,其上面的署名只要在这个圈子里的人几乎是无人不知。

“梵蒂冈特务13科,【背叛者】机关长,恩里克·马克斯韦尔!”

拆开新,稍稍浏览之后,恩特古拉不禁皱眉,“这家伙,约我下午三点到皇家博物馆见面,说他手中有着我们想要的情报。”

沃尔特微微一笑,“所以大小姐,您决定要前去赴约么?”

“当然!如果不搞清楚是什么的事情,恐怕我未来会寝食难安。”

皇家博物馆,时间准时到达下午三点。

换上一袭礼服的因特古拉面色有些不耐,贵族礼仪之中,绅士的做派之中,守时是必要的条件,作为一名男士主动邀请女士,居然会迟到,这样的做法若是换做其他时候,恐怕当事人早就已经拂袖而去,亦或者从此不再与这人来往。

但那位马克斯韦尔机关长似乎有恃无恐一般,其中不乏故意而为之的嫌疑。

“沃尔特,你说他们会不会故意引我们过来,这里已经布置好了陷阱之类的?”

面对因特古拉的询问,沃尔特缓缓摇头,“大小姐,我不认为对方有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的胆子,更何况这还是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

“所以我可以判定对方是故意的了。”因特古拉的面色更冷了。

正待此时,一老一少,两名无论穿着气质都与常人不同的人缓缓靠近,只听那有着一头白发扎着马尾戴着眼镜,且文质彬彬的青年笑道,“真不愧是皇家图书馆啊,看上去十分震撼呢...”

“是啊...”

当青年注意到因特古拉和沃尔特静立于约定好的那幅画下之时,他不由的一怔,对着身边的同伴询问道,“我们是不是来晚了?”

老者轻轻点头,满不在乎道,“好像是这样。”

青年当即一脸歉意,脚步不停,“不还意思啊,因为想要看看这里,所以...”

“不要再靠近了!”因特古拉冷喝道,顿时令那青年有些尴尬的顿住了脚步,“梵蒂冈到底要做什么?而且是哭泣的孩童听了都会停止哭泣的屠杀机关【背叛者】!”

青年一脸无奈,“我好像被讨厌了啊,首先让我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背叛者】的指挥官,恩里克·马克斯韦尔,认识你很高兴,因特古拉小姐。”

“自我介绍就免了,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因特古拉并不打算跟这人浪费时间,该更何况对方已经浪费了她不少的时间。

“不要那么鸡蛋里挑骨头嘛,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跟你们吵架的。”马克斯韦尔一脸无奈,看上去就好像是位性格和善的好好先生。

然而,因特古拉并不吃他这一套,“鬼才信,你们严重违反了协定,向北爱尔兰的贝多力克派遣了代理人神父亚历山大·安德森,并且攻击了我的代理人,险些造成死伤,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说忘...”

啪!

不知何时,马克斯韦尔捏碎了被摘掉的眼镜,一改之前好好先生的模样,冷笑道,“那又怎么样?对你们稍稍客气点就蹬鼻子上脸了,我管你们这些新教徒死多少,如果没有教皇猊下亲自下达的命令的话,我才不会跟你们这些下贱的人说话,你只配乖乖闭嘴听我说,新教的母猪!”

该说是原形毕露,还是其本性如此?其性格之恶劣也不愧是被称之为【背叛者】机构的机关长,并且有着严重歧视异教徒以及异端的心理。

因特古拉面对马克斯韦尔的辱骂无动于衷,因为她知道会有人帮自己找回面子,而这个人,现在正在行动。

“你说母猪?不愧是连孩童听了都不敢哭的第13科,说出来的话果然不一般,从2000年前起就是这样,你们罗马一点都没有变!”穿过墙壁,阿卡多出现在不远处,脸上挂着嘲弄的神色。

面对嘲讽,马克斯韦尔并不在意,反而一脸微笑道,“吸血鬼阿卡多,hellsing的垃圾处理队长,对怪物的王牌,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初次见面,阿卡多哟,我的名字是马克斯韦尔...”

“初次见面,马克斯韦尔,然后,永别了!”

阿卡多可不是那种自己的主人被侮辱都能坐视不理的人,但见他掏枪瞄准了马克斯韦尔,一脸冷笑道,“你侮辱了我的主人,就别想活着从这里走出,人类,我要杀了你!”

面对死亡的威胁,马克斯韦尔并不在意,反而一脸调侃道,“这还真是可怕啊,被这么可怕的保镖拿着枪指着自己的脑袋。既然你们选择出手的话,那我也只能奉陪了,现在就进入对峙状态吧...”

说着,他轻轻打了一记响指,“安德森!!”

走廊的尽头,神父将手中的铳剑插入地面,嘴中念诵着圣经的章节,“向吾祈求,吾赐汝诸国以嗣业,至地之尽头,皆为汝物。汝,手持黑铁之杖将彼等如陶器般击碎,因此诸王,浮现身来接受审判者的教示,诚惶诚恐的侍奉你的主,欣然赴战,亲吻你的孩子吧,因为天之女将送汝进灭途,其怒火如此迅速蔓延将烧尽一切,彼等将成为无可依靠知识...”

初时还是满脸微笑的马克斯韦尔在听到安德森这段话之时,越听越不对劲,熟悉他的知道他已经动了不死不休的杀心,面色当即就变了,急忙拦住了安德森的去路,“不行,住手,安德森,现在还不能...”

然而马克斯韦尔又哪里能够拦得住安德森?其如同婴儿阻拦成年人一般无力。

迫开马克斯韦尔,安德森一脸直视着阿卡多,“明明只需要一击就能解决的事情,放着眼前的敌人不管,算什么背叛者,算什么梵蒂冈,”

阿卡多此刻也踱步上前,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

两人还差数步之时,默契十足的同时拔出自己的武器,形成对峙之势,就好像是二人所立之下的那幅画!

“这样才对,不这样不行,就这样来吧,犹大的祭司!”

“呵呵呵...现在可不会像上次一样哦,吸血鬼...”

不约而同的撂下狠话,二人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

而作为他们管理者的因特古拉和马克斯韦尔却是暗道一声不好,明明只是希望对峙,但是一旦变成战斗且将皇家博物馆毁掉的话,那么问题就严重了。

然而,他们彼此都了解各自下部下的性格如何,是以一时之间有些束手无策。

就在两人即将动手之时,忽然只见塞拉斯带着一群老弱妇孺缓缓从二人身边走过,对着他们的长相、穿着以及武器品头论足,丝毫没有感到畏惧的意思。

随着人群缓慢的走过,阿卡多面无表情的收起了枪,“好像没什么打斗的气氛了。”

安德森缓缓点头,“啊,的确是这样啊。”

“回家睡觉!大清早起来的很困!”说罢,阿卡多缓缓转身离去,仿佛刚才拿着枪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安德森与此同时也缓缓转身,在路过马克斯韦尔之时,他驻足说道,“机关长,我回罗马了,话说这真是家不错的博物馆啊,下次把孤儿院的孩子们也一起带来吧?”

“啊,我知道了...”

安德森继续向前,嘴里忍不住碎碎念,“下次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马克斯韦尔还没来得及松了口气,身后此时传来了因特古拉的笑声,“看来我们都有令自己很头疼的部下啊,你说是不是啊,公猪?”

马克斯韦尔一脸郁闷的拍了拍脑门,“刚才的回敬吗?算了,我就忍了。事情就到外面的咖啡馆去说可以吧?”

因特古拉缓缓点头,“可以。”

两个人其实都是聪明人,初次见面说白了其实就是给彼此一个下马威,试图从未来占据一定的主动权,但是很明显,两个人因为阿卡多和安德森的胡闹差点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下才算是回归正常。

塞拉斯眼见自己化解一场危机忍不住高兴,尤其是看到沃尔特从她比了个大拇指之后。她就是这样一个容易满足的人,不过要是boss能夸一夸她就好了。

但是想了想,如果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他的话,脑子里不由自主会浮现出他一本正经的说道,“为什么要阻止?打出脑浆都不关我的事情,事情闹得越大越好,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你难道不觉得越混乱也好浑水摸鱼么?你这样做可是失去了很多机会。”

“应该会是这样吧?”塞拉斯抠了抠脸颊,忍不住嘴角抽搐,她家的boss就是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不过说起来,今天一早就没有看到他的人,会是去了什么地方呢?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神神秘秘。

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遥的埃德温看着连绵无尽的黄沙,忍不住眯起了双眼。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