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梵蒂冈?”塞拉斯一脸疑惑。

埃德温解释道,“天主教国,对立于所有黑暗生物,神于地上的代言人,传播天主信仰,简而言之,就是我们的敌人。”

“那遇到他们岂不是很危险?”塞拉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没错,如果碰到他们,你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阿卡多脸上挂起了残酷的笑容,“所以,为了不死,最好离他们远一点,当然有着这家伙的保护,你也不用太过害怕就是了。”

埃德温挑眉,“上次似乎就是为了避开跟他们之间的摩擦,所以因特古拉小姐才会拜托我出手。这次为什么又是出于什么考虑?”

“谁知道呢?总而言之,这次的任务无可避免。终究要跟他们之间起摩擦。”

“那么你来告诉我这些干什么呢?”埃德温问到了关键的地方,阿卡多可不会无缘无故来找自己,这家伙多半抱着某种目的。

阿卡多闻言也不客气,哼笑道,“希望你帮我一个忙,这次还不知道梵蒂冈那边会派谁过来,不过无论是谁,那家伙都不能死在我手上,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你出手把他干掉,报酬随你开。”

“似乎是个不错的交易呢...”埃德温婆娑着下巴,一脸玩味,“交易的筹码是你的能力也可以?”

阿卡多咧嘴一笑,“学的去随你学...”

话音落下,他身形隐去。

面对神出鬼没的阿卡多,塞拉斯嘴角抽搐,自从她变成了吸血鬼之后总会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比如她现在的老板,比如刚才消失的这个人。

“好了,别发呆了,赶紧回去。”

“哦...”

居住的地方,埃德温已经从那处临时占据的公寓换到了靠近国立图书馆的一处二层小洋楼,算是脱贫致富的一种表现。

因特古拉给的报酬很可观,是一笔不菲的的数字,让埃德温的生活水平提升了一大截,虽然他一百种办法可能拿到钱,但是那些小偷小摸的手段他不屑为之,想要什么,凭借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这样才是最正确的方式,无关于原则,性格使然,格局使然。

回到家中,埃德温挂上衣服,塞拉斯将那些书房在客厅里,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老板从图书馆里拿出来这么多本书,而且全是关于欧洲的古学、神学、神话之类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即便她现在已经成为了超自然的一员。

看着埃德温津津有味的看着书,她撇了撇嘴,就退下了,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看电视。

客厅只剩下埃德温,只听到他翻阅书籍的声音,这些书都是他从三楼取出来的,通过与因特古拉的交易获取的权限。

之所以想要权限,为的也就是这些书,纵然在普通人看来,这些不过是废物,但是在他看来,却是很有价值的东西。

许许多多的历史被掩埋在书籍之中等待着有缘人去发觉它的秘密,埋葬的宝藏、遗物等,太多的秘密。

当埃德温翻阅到一本记录关于阿卜杜拉·阿尔哈萨德撰写一本名为《死灵之书》的书籍之时,他知道自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每个世界都有克苏鲁的神话,换言之每个世界都有阿卜杜拉,都有一本《死灵之书》,将每个世界作为平行的空间,大的改变、细微的改变,若不影响主体的进程,那么便存在这些看似合理却又不合理的东西。

《死灵之书》存在的影响对于这个世界微乎及微,就像魔禁世界从未有人想过有关于《死灵之书》之类的事情。

之所以想要寻找《死灵之书》,是因为在得到第一本之时,埃德温发现了其中的不完整,而这种不完整极不明显,看似好像已经记载了所有的东西,但实则却从根本上有所缺失,若是硬要说有什么缺数,那就是规则、法则、根源。

若将《死灵之书》看成一个大的维度事件,它的存在是证明克苏鲁神话的标志,那么任何平行空间里,书写者阿卜杜拉所受到的启示也将不同,书写的内容或许大同小异,但从根源上却是不径相同。

简而言之,便是有着一千本《死灵之书》,从根源之上不同,每一本都是真的,却又不是真的,只有补全了根源,才算是真正的死灵之书。

这就是为什么埃德温会对国立图书馆三楼权限感兴趣的原因,因为里面藏着的也就是他现在手上的书,其中记载着对于他来说十分有用的信息。

合上书本,埃德温吁了口气,第二本《死灵之书》,虽然不知道补全根源会有什么作用,不过已知会让这本书以及他自身的力量更上一层楼,黑魔法、眷兽、仪式,唤醒沉睡的古神,吞噬,将克苏鲁的神系纳入自己的掌控。

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就让人忍不住激动到颤抖,埃德温此刻却能保持着冷静,因为掌握不住的力量,皆为虚假。

想到这里,他又想起了刚才与阿卡多之间的对话,若报酬是阿卡多所掌握的那些力量,他倒是十分感兴趣,毕竟从认识这家伙到现在,他除了展现出自己的不死以及强大的恢复能力之外,似乎也没有太过强大的力量,不过他知道,那是因为被拘束的原因,封印了大部分的力量。

说起来,这家伙的来历倒是十分神秘啊,如此强大的吸血鬼,在历史之上不可能留不下任何的名字才对。

会是谁呢?

埃德温低头看着那一摞书籍,或许能够从这里面寻找到关于阿卡多的答案?

......

哒哒哒...

直升机直飞贝多力克境内,目标的位置位于郊野之外的一处三层别墅,这里属于一位农场主,三天之前来了一名寄宿者,好心的招待没有让他在接下来对这一家手下留情,在悉数将他们变成食尸鬼之后,他便开始扩大自己的战果,普通民众、警察、特殊部队,统统成为他的傀儡,这里也被他打造成如同堡垒一般。

但,好景不长,他的堡垒将会迎来几位特殊的客人。

肉眼可见目标的位置,阿卡多扶着直升机的左边出口,脸上挂着肆意的笑容,“差不多再行进10米左右就可以停下了,我会在那里选择着落。”

“收到!”驾驶员听从他的安排进行十米悬停。

不待停稳,便见阿卡多于其上一跃而下,继而平稳落地,与驾驶员比了一记大拇指,后者径直飞走,他压低了帽檐,缓缓走向别墅。

推开大门,浓重的血腥味钻入鼻尖,阿卡多未曾皱眉,反而满脸笑容,不自觉的舔了舔嘴角,他从怀中将枪掏出,这把13mm口径的大枪,装有受祝福的水银弹头,威力不仅仅能消灭吸血鬼,对付普通人亦或者是食尸鬼更是一枪便能轰碎他们的上半身。

抬枪,扣动扳机,枪声响起,血肉碎裂声响起,鲜血和碎肉洒落一地,嚎叫之声渐渐变的悄无声息。

扫过一楼,扫过二楼,来到三楼的扶手梯,阿卡多正要上去的那一刻,数道金光却是于其眼前闪过,他霍然回头,但见那些金光却是一张张书写满圣经文字的纸张,其上散发着神圣的气息,每张都被一把铳剑钉在墙上,形成一道无形的屏障。

“结界吗?”阿卡多似笑非笑,看到这一幕,他哪里还不知道那位梵蒂冈的来客已经到了?就在他正要抬手之际,数把铳剑忽然透体而出,那剑上所附的神圣力量正侵蚀着他的身体,令其恢复的速度变慢,在吐出鲜血的那一刻,他只听耳边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我们是神的代理人,我是神罚于地上的代行者,我们的使命,是把反抗我主的愚者,就算只剩最后一片肉也要消灭,Amen!”

与此同时,海尔辛庄园。

“局长,梵蒂冈的情报官发来报告,罗马...梵蒂冈...梵蒂冈特务局第13科【背叛者】机构开始行动!”

属下的话,令正剪着雪茄的因特古拉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背叛者】吗?既是梵蒂冈非正式特务执行机构,也是梵蒂冈拥有的唯一的最强战力,镇压异端,驱除邪魔,消灭异教的专家们,背负犹大之名,本不该存在的第13科...兵力呢?”

“派遣兵力只有一人,圣骑士,亚历山大·安德森神父...”

听到这个名字,因特古拉的面色微变,“如果是他与阿卡多碰到,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自问之下,内心的担忧浮现,想到后果,她一刻也坐不住,当即起身,“我也去贝多力克,马上给我安排直升机,同时给我枪和剑以及两名护卫!”

说着,她吩咐随侍在旁的沃尔特道,“沃尔特,梵蒂冈方面就由你来交涉了。”

“知道了!”

因特古拉以最快的速度上了直升机,却依旧觉得还是太慢,究其原因,是因为他们所派遣的这位神父,他有着太多的外号,圣骑士安德森、杀手安德森、枪剑安德森,斩首刑官安德森、天使之尘安德森,出身、年龄、人种全部不明,知道除了这些外号之外的只有一个,他是对怪物的作战专家,就像他们这边对怪物的王牌阿卡多一样,他也是第13科对怪物的王牌!

这种灭绝主义者,遇到阿卡多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王牌之间的相互碰撞,会发生什么样难以预测的事情?

带着这份担忧,直升机起飞,载着因特古拉朝着贝多力克的方向而去。

另外一边,阿卡多一边拔掉插入体内的铳剑,一边哼笑道,“受过洗礼的刀剑吗?虽然有些麻烦就是了,今晚真是好月亮啊,神父...”

“的确是个好夜晚啊,怪物...”安德森狞笑的看着阿卡多,眼中的兴奋之色一点点的向外溢出,那是狩猎者看到猎物之时的兴奋。

“梵蒂冈第13科,【背叛者】机关,动作还真是快啊...”

“正是如此,hellsings的走狗,你就是阿卡多吧?明明是吸血鬼却做人类的伙伴...”安德森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阿卡多缓缓走去,两边垂在身侧的铳剑一路滴血,“杀吸血鬼,做hellsings的垃圾处理队长。”

阿卡多闻言不置可否,同时也缓缓朝着安德森的方向走去,边走边问道,“这里的吸血鬼怎么样了?”

“解决了,都是杂鱼啊,完全不能尽兴...”

话音落下,二人已然相对而立,除却本质的不同,二人之间无论身材、气质皆是十分相近,只是一名为吸血鬼,一名为人类。

没有停步的擦肩而过,安德森将之前未曾说完的话说了出来,“现在,只剩下你了。”

“这样吗?”阿卡多一脸玩味。

一秒,两秒,背对的两人忽然动了,一人拔剑,一人抬枪,枪剑相撞发出一声金铁交鸣之音,然而枪身太过平滑使得铳剑擦过枪身直接刺入了阿卡多的肩窝之中。

趁此机会,阿卡多将枪架于左手之上,瞄准安德森暴露无遗的额头,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砰!

子弹正中额头,巨大的惯性使得安德森倒飞而出,重重摔落在地上。

看着安德森的尸体,阿卡多拔出身上的铳剑,忍不住赞赏道:“明明是在夜晚,却敢能吸血鬼战斗,真是个勇敢的神父啊...”

说着,赞赏也转变为嘲讽,“但也是个蠢货!”

转身,欲走,停顿,于此时心中警铃大作,一对铳剑透体而出,鲜血喷溅,刃上映照出阿卡多那张不敢置信的脸。

然而快速反应过来的他身体前倾,以惯性摆脱刀刃,单手撑地半跃于空中转身,同时开枪。

砰砰砰!

子弹打在了并未做出任何闪避动作的安德森身上,使得他被击倒在地,但有了一次经验的阿卡多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果不其然,安德森再次爬起,身形极速向阿卡多冲去,同时拔出铳剑斩去。

锵!

枪剑相击,二人错身,阿卡多又开数枪却被安德森硬生生挡住,下一刻,但见后者双手一抖,袖口落下数把铳剑被其紧握于指缝,猛然一挥!

铳剑化作八道银芒飞驰,冲击力震碎了走廊的玻璃朝着阿卡多激射而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