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杰德兹村外,树林。

几声嚎叫,几声低吟,弥漫着恐怖的气氛,宛如置身于丧尸电影之中的那股末世气氛,令人惴惴不安。

塞拉斯因为其搭档出现了精神问题受到牵连,被迫来到这偏僻的地方,在接到当地报案说村子里出了命案,她便跟随自己的同伴一起赶了过来。

置身于树林之中,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心中恐惧因这些怪异的声音而无限放大。

终于,从树丛之中扑出来一人将塞拉斯的一名警察同伴扑倒在地,张口便撕咬起来。

看到这一幕,其他人吓呆了,反应最快的人拔枪警告,却无效。

惨叫惊醒他们,令枪声响起,然而中枪的人毫无反应,同时也惊醒了树林之中的其他‘人’,使得他们一个个从树丛之中冒出,朝着他们袭击过来。

奔跑,喘息,身后那些蹒跚追赶的身影令塞拉斯一刻都不敢停留,奇怪,超越自然,那些身着村民衣服的人就像疯了一样,将她的同伴吃进了肚子里,那种惨状令她不可抑制的回忆起自己幼时看到父母死去的惨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疑惑在心头闪过,她找到了一个适合的位置躲藏,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那群奇怪的人,开始四处搜寻,就在其中一个渐渐靠近她的所在之时,心跳加速,血液加快运行,恐惧弥漫身心。

那只腐烂的手伸了过来,她的眼眶开始溢出泪水,不想死,不想就这样死的没有价值,为什么会碰到这种事?

砰!

他的身体忽然爆开,就好像是人体炸弹一样,腐血,碎肉喷溅一地,几点还洒落在她脸上。

声音吸引了其他的存在靠近,当他们靠拢集中之时,不受控制的发生爆炸。

一个、两个、三个,接二连三的,将这处污染成了一片血色。

塞拉斯惊呆了,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爆炸,就在她不知所措之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印入她的眼帘,那是让她同伴发疯的人,并且曾经对她说了奇怪的话。

相信吗?超自然的事情,事实就摆在眼前。

“啊,又是这样么?其中还不乏一些处女童男,这帮家伙是真的吸血鬼么?还是人造的?人造吸血鬼?还真是有人触犯禁忌...”

埃德温双手插兜,扫视着地上的那些残尸,眉头微微皱起,人造吸血鬼,不是没有出现过,通过特殊的手术进行改造,亦或是通过古老的仪式进行转化,后者的方法极为严苛,怕是就算在这个世界也早已遗失,那么只剩下前者了。

居然有不知名的势力进行吸血鬼的改造么?还真是想要与世界为敌啊。

等等,这是那个女警?感受到塞拉斯的气息,埃德温轻笑了一声,而另一股气息出现之时,他脸上露出了玩味之色。

“站住,人类!”

但见一名身着牧师打扮的中年人挟持着塞拉斯从树丛之中走出,脸上带着阴鸷的神色,“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干掉了我的手下,但是到此为止了。我不信你能够无视这个女警的性命选择将我杀掉。”

埃德温失笑,一方面是被称之为人类,一方面是居然拿一个陌生人来威胁他,“你觉得,就凭这个女人,挡得住我杀你?”

牧师额头流下一滴冷汗,忍不住将掐住女警的手收紧了一些,使得后者呼吸一度困难,他露出因心中恐惧而扭曲的笑容,“那就动手啊,还迟疑做什么?”

埃德温笑了笑,掏出右手。

看着他缓缓抬起的手,牧师不明其意,但心中警铃大作,一度有着抛弃女警逃走的想法,然而双腿失去了力气。

“我不想死!求求你...”

塞拉斯声嘶力竭的喊声响起,对着埃德温,神色一脸哀求。

看到这一幕,埃德温怔了怔,抬起的右手顿珠在半空。

就在此时,一声巨大的枪响,但见女警的左肺被瞬间洞穿,同时也击中了牧师的心脏。

鲜血飞溅,牧师难以置信,在绝望之中哀嚎着化为灰烬。

生命垂危的女警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呼吸开始逐渐的减弱。

看着这一幕,埃德温的神色冷了下来,“我记得我并没有拜托你出手!”

“哼哼哼哼...”阴森的笑声响起,阿卡多显露身形,“你没听到吗?她的要求。”

“你想把她变成吸血鬼?”埃德温皱眉。

“没错,德拉古丽娜!”阿卡多缓缓走到女警的面前,俯身而下。

之后的事情,埃德温没兴趣去看,吸血鬼转变的过程就是由吸血鬼在汲取对方鲜血的同时反哺自己的血液,对其进行改造。

塞拉斯那恐怖的伤口逐渐愈合如初,阿卡多擦去嘴角的鲜血,脸上带着满足之色,“今天真是个好夜晚,你觉得呢?”

抽着因特古拉送的玻利瓦尔雪茄,埃德温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如果不是有人出来搅局的话,那么今天的确是个好夜晚。”

“你是在怪我抢了你的猎物吗?”阿卡多嘲弄一笑,“好心人,救救她?麻烦告诉我,你怎么救她?”

“如果不是你出现,他已经死了,而且这个女警会完好无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拖入漩涡之中。”埃德温耸了耸肩,咬着雪茄一脸不屑,“节外生枝,难怪你们hellsings机关的风评那么差。”

阿卡多阴阴一笑,对埃德温的讥讽毫不在意,“说真的,我对你的力量挺好奇的,那种能够让它们自行爆炸的力量,魔法?科技?”

“血液!”埃德温打了一击响指。

阿卡多这一刻只觉得自己全身血液被调动着,他的面色当即一变,甚至忍不住差点要攻击埃德温。

好在埃德温及时收回能力,避免了一场没必要的冲突,不过他似是刻意为之,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操控血液,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存在于外,存在于内,爆掉的原理就是把血液击中在一个地方引发它们的活性,就好像在体内制造一个炸弹一样。”

阿卡多微微微皱,“所以,你说能救她的确不是无的放矢,倒是我有些多管闲事了。”

“算你有自知之明。”埃德温冷笑。

阿卡多阴阴一笑,“这样的话,那她就交给你处置吧,虽然她是由我变成的德拉古丽娜,不过你也可以将其变成自由的吸血鬼...”

说着,他取出一把小刀割开自己的手指,一滴属于他的鲜血被其弹射向埃德温。

那滴鲜血在埃德温的面前停留,被他收入进次元空间,回过神,阿卡多早已消失不见,只留完好无损的女警躺在地上。

耸了耸肩,将女警扛起,丰滿的身材压迫之下,令埃德温挑了挑眉,喃喃道,“这么有料?看上去岁数倒是不大,不过以后岁数对于她来说也只不过是是个数字而已了。”

杰德兹成为死蜮,但这里面的麻烦却解决了,只不过这才仅仅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

梵蒂冈,天主教孤儿收容所。

“听好了,暴力只能面对异教徒和怪物使用,一脸慈祥,身材高大的金发神父正对着两名刚刚挥拳相向孩子说道,若不是他脸上的那明显的伤疤,或许你只会认为他只是个文职人员。

“安德森神父...”苍老的呼唤,令名为安德森的金发神父藏在眼镜之后的目光一闪。

催促着孩子们去午休,目送孩子的离去,安德森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转身对着那呼唤自己的老者,淡淡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最近奇怪的事情频发,特别是在英国。”

安德森淡淡一笑,“的确是有听说过。”

“是吸血鬼。”

“嚯?”安德森一脸玩味。

“英国最近不断出现吸血鬼,那个数量明显是异常的。”老者一脸郑重的说道。

安德森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这不是一件好事么?难道是英国的新教徒死多了吗?”

老者缓缓摇头,“并非如此,知道hellsings吗?比我们想象之中要能干啊,现在已经将损失减少到了最低的限度。”

“那种外行人组织和我们比起来就好像是幼稚园一样...”安德森一脸不屑,“天主教,梵蒂冈还有我们,和吸血鬼之间的战斗比起他们来说要早的多,对我来说,如果英国内乱的话,其实交给他们就好了。”

老者意味深长道,“如果是英国的话。”

安德森眉头一挑,“嚯?那么...”

“这次的事件是在爱尔兰,爱尔兰的地方都市贝多力克,已经接到了情报说hellsings已经着手准备行动。对于我们来说,这件事情也不能坐视不理。”

安德森脸上露出了讥诮的表情,“又不是自己的领土却擅自派人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啊,那帮家伙...”

“那土地不是他们的东西,是我们天主教的土地,吸血鬼也是我们的猎物,不能让他们抢先了,并且,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调查,我们派遣去往杰德兹村的牧师死亡,其原因未曾得到反馈。”

“和hellsings发生冲突的话...”

“我们是唯一的、绝对的,神在地上的代言人,绝不会受异端份子的挑拨!”

得到确切答复,安德森脸上露出了嗜血的笑容,“若有人不爱主,此人可诅可咒,而主必来,阿门...”

......

砰!

看着一脸生气将桌子险些拍坏的因特古拉,沃尔特轻声劝慰道,“小姐,冷静一点,这件事情其实也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糟糕。”

“好不容易避开了一次麻烦,结果却又要跟他们对上,早知道的话,我又何必请别人出手帮忙?”因特古拉面色有些难看,老实说她并不想接受贝多力克的任务,然而这是爱尔兰官方对英国女王的请求,作为直属女王的机关,她不得不接受这个任务。

“既然之前已经请了埃德温先生一次,这次何不...”

“不,即使是请埃德温出手,却依旧还是以hellsings的名义,这样跟我们出手没有任何区别,终究还是会跟梵蒂冈起冲突。”

“那么...”

“查清楚,梵蒂冈方面会派谁过来!”

“是,小姐。”

与此同时,埃德温刚刚从国立图书馆走出,身后跟着的,是抱着一堆书的塞拉斯。

“为什么,我一定要像个跟班一样?埃德温先生...”

听到塞拉斯的抱怨,埃德温笑了笑,“有什么不满吗?女警,这样的工作比起你以前要轻松吧?至少不会面对各种各样的危险。”

“真是这样吗?”塞拉斯一脸无奈,“跟吸血鬼战斗,跟食尸鬼战斗,这样的工作比起以前更加危险才对吧?”

“但你现在已经算是不死之身了,面对那些半吊子,这件工作难道不轻松么?”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塞拉斯苦笑,自己这就变成了吸血鬼,人生还真是奇妙啊,回想自己被洞穿,然后又愈合,醒过来变成了吸血鬼,不能吃人类的食物,不能在白天自由行动,晚上还得睡棺材,这可真是...

“为什么不想喝血呢?难道是为了让自己还像个人类?明明已经变成了吸血鬼的你,却不愿意接受变成了吸血鬼的事实。”

听到埃德温这段话,塞拉斯沉默,脸上露出了落寞之色,否定已经被否定了的自己,现在的她,难以做到。

“如果你不喝的话,可是会越来越虚弱的,虽然不至于死,但你的力量无法强大,无法在白天行走。”

“这样至少不会耽误工作不是吗?”塞拉斯忍不住反驳道。

埃德温失笑,“没错,这些半吊子的确只能在夜里出现,但是要考虑到我白天的时间很多,如果你能不能24小时为我工作的话,那么就必须扣除你的薪水了。”

“嗯?诶?!还有这样的吗?明明我已经很努力了好吧?”

“还不够啊,女警...”

正待二人边走边说着话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道身影,这道身影对埃德温来说很熟悉,对塞拉斯却是有些朦胧。

“哦?稀客,来看德拉古丽娜?”埃德温一脸玩味的问道。

那人将目光放在塞拉斯身上扫了一眼,后者当即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只听他阴阴一笑,“看上去过得还不错,只不过是什么没有让她吸血呢?这样终究只是个半吊子。”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据说下一个任务会碰到梵蒂冈的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