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马仙洪不明其意之时,一声爆喝在其身旁响起,“狗贼!还我金凤!”

下一刻,一股巨力将其击飞,疼痛令他面容扭曲,隐约之间,他看到一张脸谱,与球儿相似的脸谱。

虽然不认识这张脸谱,但马仙洪却认出了此人的身份,全性宿老夏柳青。

马仙洪站定,放出自己法宝‘空哭吼’,一颗舞狮所用的狮头,其能力是从嘴中喷出发出极强音波令人情不自禁的堵住双耳。

然而肖自在吃过这法器的亏,很清楚让这法器发动的结果,是以但见他一抬手,使出了少林绝学擒龙功之中的龙吸水,炁劲倒灌将那法器卷入自己手中,用力将其击碎。

失了法器,马仙洪只是眉头微皱也不惊慌,但见他一甩手,六颗赤红圆球飞出,欲要将几人隔离开来一一击破。

然而,不胜防的是忽如其来的一只手将一颗赤红圆球击碎,且神不知鬼不觉的早已欺身于其身侧,这让马仙洪大为错愕。

‘这人是谁?居然欺身到我身边如此之近,让我都察觉不到?’

面对满脸凝重的马仙洪,其身侧之人淡淡一笑,“这场战斗也看了这么久,大致算是明白了,想要解决你的话,就必须将你身上的这些法器给毁掉才行。”

马仙洪不语,眼看着众人围了上来,他狠狠咬牙,手中从冯宝宝那夺过来的刀在下一瞬挥击出一道极强刀光,使得众人被逼退,趁此功夫,他放出给乌斗铠充能以及为自己补充炁的法器,在能量与弃灌注之下,一股极强气势从其身上升腾而出,随着他因力量充斥身体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怒吼,那因力量扩散而导致的音波在众人耳边炸裂开来。

情不自禁的捂上双耳,众人之中,肖自在敏锐的观察到了马仙洪悄然攥住一只手,他大声提醒道,“各位,小心他手里,我一直在观察,他刚刚悄悄抓了一把砂石,一直没有放手!”

被识破的马仙洪忍不住皱眉,既然瞒不住,那就只能出手了,但见他一挥手,由炁所包裹的普通砂石竟变的如同法器一般,在飞向众人之时还能自主变幻移动,且十分的坚硬,居然能够穿透用来护身的炁。

夏柳青就中招了,忍不住骂道,“这业障,还真是防不胜防!”

站在修身堂废墟里的张楚岚看着这一幕,眼中满是复杂之色,有羡慕、失落等一一不足表,他旁观着,想要加入战斗,却发现并没有动手的资格,这里的每个人都很厉害,比他都要厉害不知道多少,就算看上去最年轻的球儿,比他也要厉害。但就是这些人,却依旧拿不下一个马仙洪,这也充分展现了一名八奇技拥有者的实力。

由马仙洪,他不由想到了自己的爷爷张怀义,当年他爷爷想必也是无数次如这般的恶斗,而自己呢?

“你还年轻,这句话虽然说的怕是你自己都不信,不过潜力这种东西,你应该明白吧?”

不知何时,光臣已经悄然站在张楚岚的身边,他的目光放在被人围攻的马仙洪身上,眼中不时闪动着精芒,每个八奇技功效都不同,持有者若是非要以实力论高低的话,要比的也是对于八奇技的开发程度。

同一部八奇技,两个不同的人修炼,其对八奇技的领悟以及开发程度决定了两者之间的上限,看看马仙洪,再看看被其传授神机百炼的仇让,两者之间有可比性吗?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潜力和悟性。

潜力,张楚岚自然懂,每个人也都懂,他也明白光臣对他所说潜力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告诉他,潜力决定了上限,他不能否定自己的潜力,应该坚信自己的潜力,或许现在的他只能作为一名看客,但将来的事情呢?谁都说不准!

异人界之大,超乎想象,虽说整个世界的异人不多,也就十来万左右,但其中能人异士之多可谓超乎想象,保不齐还有比老天师更厉害的人,自己在这羡慕别人,说不得将来自己也有被人羡慕的那一天。

自己爷爷那么强,其实力天赋占一部分,但更多的,怕还是由其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更是在连番恶斗之下杀出来的!

“我明白了,高叔!”

光臣闻言,看着一扫脸上复杂之色的张楚岚,欣慰的点了点头。

张楚岚看了会,忽然问道,“高叔,你觉得老马会赢吗?”

光臣眯着眼睛,“难,虽然这小子实力不俗,但百分之八十的手段都在这些法器上,一旦这些法器被破的话,基本就是他落败之时...”

话音一落,但见冯宝宝忽然弃了马仙洪朝着那半空之中悬浮为马仙洪输送炁的法器扑去,一把将其抱住使得它动弹不得。

看到这一幕,马仙洪心下暗道一声找死,这盗吞兽可以盗取别人的炁作为储存,她这么做其下场几乎可以肯定必然会被吸干,就在他冷笑着打算看冯宝宝的下场之时,之后的一幕令他错愕不已,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常识。

但见半空之中的盗吞兽变得越来越大,膨胀了近乎十倍不止,因为存储的炁越多,盗吞兽就会变得越大,眼前这一幕足以说明冯宝宝体内的炁究竟有多么恐怖,居然可以将盗吞兽变成这种样子。

眼下盗吞兽快要到极限了,如果不启动回收模式的话,必然会损毁,要知道这可是他唯一一件可以自主防护的法器。

然而,其他人又哪里会让他去回收盗吞兽,纷纷阻止他靠近盗吞兽。

夏柳青见此,立马冲着冯宝宝喊道,“小姑娘就是这样,这家伙已经慌了,继续!”

冯宝宝连连点头,任凭体内的炁被这盗吞兽给吸收,然而速度却越来越不尽人意。

眼看着马仙洪靠近,要是被这家伙回收了盗吞兽获得了冯宝宝那大量的炁,说不得就要让这家伙反败为胜了。

一直旁观的光臣这个时候他叹了口气,看了这么久的戏,再不出手就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但见他屈指一弹,一颗炁弹飞入了盗吞兽之中,下一刻,但见那盗吞兽扭曲膨胀,似是时刻都要爆炸的样子,终于在一声异响之中,盗吞兽爆碎。

看到这一幕,马仙洪面容扭曲,心下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可能会输。

此时,一股巨力轰在其身上,马仙洪的护身法器再一次碎开,待见攻击自己之人时,他一脸诧异,“你居然没死?”

“嘿,还真是抱歉让你失望了啊!”抓住马仙洪一只手的黑管儿戏谑道,“虽然有点丢人,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在不付出一定伤亡的情况之下还未必真能降住你!”

“那你就再死一次吧!”马仙洪狠狠抽出那只手,全力朝着黑管儿砸去。

黑管儿无视马仙洪的攻击,死死拽住那只手,冲着大伙喊道,”大家伙都动手,别管我!”

众人依言齐齐攻上,然而这志在必得的一击居然没有伤到马仙洪分毫。

就近的黑管儿被马仙洪一手甩来,脸上满是惊愕,“这家伙难道还有别的法器不成?”

然而奇怪的是,马仙洪此刻居然一动不动,这人众人十分诧异。

就在追都不敢轻举妄动,怕马仙洪是故意如此的时候,一道声音于众人身后响起:“别再攻击他了,你们攻击到的并不是他的法器,那是时间流逝错位而产生的裂痕...”

黑管儿转头,见来人不由挑眉,“哟,王道长,这一下伤的不轻吧?”

刚才那一瞬间,世间仿佛停止,众人的攻击其实并非被马仙洪所挡下,而是王也,而王也此刻脖颈之上的那血痕也是由马仙洪做造成。

王也摆了摆手,“这些不重要,跟我说句实话,公司要马仙洪死么?”

黑管儿想了想,道,“不清楚,但我们被交代要尽量带活的回去。”

王也缓缓点头,“好吧,这就够了,我帮你们处理他的法器,你们下手有点分寸就行,我不想任何一方再出现伤亡。”

但见他说罢,缓缓闭上双眼,一股炁流转开来,给人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

“高叔,王道长这是...”张楚岚从王也出场就一直处于懵逼状态,他不懂马仙洪为何忽然一动不动,不懂王也什么时候出来的。

光臣倒是看的一清二楚,毕竟同为修炼风后奇门,他又怎能不知王也使的是什么手段,只听他低声解释道,“乱金拆是风后奇门之中控制时间的法术,或者说是控制事物变化的法术更为准确一些,可以把所有想象成为一条传送带上行驶的汽车,车辆的行驶速度或许不同,但承载其行驶的传送带却是统一的,而这条传送带就是时间。而乱金拆并不是加速或者减速,而是直接把目标转移到其他行进速度的传送带上,也就是另一个节奏的时空,换句话说就像是类似平行空间那样。虽然看上去还在眼前,但实际上能触碰到的只有时空错位所产生的裂隙罢了,对这个裂隙施加任何力都只会原封不动的返回给施加者。”

张楚岚闻言满脸震惊,没想到居然还有能够让人转移时空的能力,不过疑惑也随之而来了,“那马仙洪现在转移到其他时空岂不是不再受任何影响?”

光臣摇了摇头,“想要影响身处于另一个时空的目标也不是没有办法,自己也跳进那个节奏里就行,不过与目标节奏相同的话,就他俩而言,与正常时间没有区别,所以还要给自己额外施加一道术法...”

“什么术法?”张楚岚好奇道。

光臣望向已经开始施术的王也,说出了令张楚岚极为错愕的话,“对自身施放乱金拆将自身放慢五十倍,同时以燃烧生命作为代价提升身体机能为平时五倍!”

“王道长他...”张楚岚怎么都没想到王也居然这么拼命,不过他也理解王也的做法,王也之所以选择插手,恐怕也是因为看出了马仙洪的颓势,与其让他落的失败被杀的下场,还不如自己出手,说不得能留其一命。

此刻,王也已经与马仙洪在另一时间之中交手,明明两人一动不动,可是交手的声响却在耳边从未停过,饶是一群见多识广且修为不俗的人此刻也被镇住了,因为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战斗。

终于,胜负于不知过了多少秒,又或者一瞬之下分出。

但见王也手中扯着马仙洪于脖颈之上的护身法器,众人瞅准机会齐齐围攻,此刻的他便犹如狂风暴雨之中的一片飘摇浮萍,时刻都有着被摧毁的下场。

好在公司开口要留马仙洪一命,是以众人在最后关头都收住了手。

不过此刻的马仙洪,已经动弹不得,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数次想要挣扎起身却终究没有任何的办法。

看到这一幕,张楚岚再也忍不住走上前,对着马仙洪劝说道,“老马,够了吧,胜负已分,跟我们回公司吧!虽然公司说不上有多好,但绝对没有你们想象之中那么恶。现在其实也不怕告诉你,主要是你炉子太危险了,如果你不造它的话,也不会造成今天的一切...”

马仙洪闻言自嘲一笑,“这样啊,原来真的一开始就是冲着我来的...”

说到这里,他与其变得极为冷硬,“那我告诉你,张楚岚,你们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我不会妥协的!那炉子就是我唯一的希望,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会完成它!”

张楚岚看着马仙洪额头之上似是被子弹射过的伤口,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叹了口气。

老好人老孟这个时候忍不住说道,“马村长,你现在还有坚持下去的必要么?无非就是大家多费点力气,再让你吃点苦头。我们对你没意见,也没有看法,我们的工作就是把你带回去。至于剩下的矛盾,是你和公司之间的,我问你,去公司,你怕么?”

“怕?我就去会一会那些高高在上的人!”

马仙洪冷笑着,心下却是忍不住叹息,‘抱歉了啊,陈朵,我这边自顾不暇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