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我可不是来替那些孩子讨什么公道的,我就是单纯来会友的。圣人不仁?别给自己找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了,你我连做个正常人都难,还圣人?老兄,醒醒吧,你我都是醉心于死,渴望杀戮的变态罢了,身处黑暗,若心中还有一丝向往光明,那我便教你一个办法!”肖自在此刻的表情变得极为诡异,“黑吃黑!”

仿佛是被戳中自己心思有些恼羞成怒,又仿佛是单纯的觉得肖自在就是个神经病,赵归真怒骂出声,“你是神经病吧?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话?”

忽然,肖自在的炁猛然爆发,冒出体表之外近乎三丈高,令人难以直视。

赵归真忍不住以手遮住自己的双眼,那强烈的光芒让他只觉极为刺眼。

下一刻,轰的一声,赵归真只觉自己被强劲的力道所轰飞,再度睁眼之时,护住自己周身的护体炁罩,轰然爆碎,碎片飞腾于他那张震惊的脸庞。

“仗着有护身法器,所以托大么?这玩意被攻击了那么多次,早就已经到达了极限。”

就在肖自在轰碎了赵归真的护体法器之时,其他几位临时工也找到了其他的上根器,他们并没有太过分散,基本为两人一组,就像现在老孟和黑管儿,他们找上了三名上根器。

丁子恒、钟小龙以及哈日查盖,他们三人呆在陈朵的院子外面闲聊着,谈论的话题是关于临时工的,其内容无非就是这些人还要赖在村子里多久。

这个时候,老孟一脸默然的出现在,三人本以为他这么晚来可能是找陈朵谈心的,哪曾想,他的炁忽然催动,不远几只飞鸟盘旋而下朝着三人电射而去!

三人随意的将这并不算强的攻击挡下,心下都在疑惑为何看似和气又怂的老孟会出手?却不防忽然从暗处射出的炁劲准确的命中了丁子恒的双腿。

一声惨叫,惊变还未使得钟小龙和哈日查盖反应过来,暗中的炁劲再次射出,又将丁子恒的双手手骨打断。

疼痛使得丁子恒瞬间晕了过去,四肢俱断的痛楚与心灵之上的创口短时间内令人难以接受。

钟小龙拖着丁子恒躲到了安全的地方,一脸愤怒和焦急的对着哈日查盖说道,“那家伙躲在我的视野之外,而我们却在他的视野之内,若是不想个办法的,恐怕咱们三个都得折在这里!”

哈日查盖平素看上去就像个傻大个一般,加之又沉默寡言,在十二上根器里面也不算出众,其他人都以为这家伙就是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然而,在这个危急的时候,他却表现出了与平日里不一样的举动,但见他霍然起身,沉声道,“你带着子恒去找教主,我来挡住他们!”

说罢,他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迎着暗中黑管儿的攻击,无视身上的疼痛。

看到这一幕,钟小龙狠狠用手锤在了墙上,纵然是鲜血滴落,手上的伤口却并不使他感到疼痛,他只觉这种无能为力的滋味真不好受,不过只要教主在的话,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想到这里,他将丁子恒背在背上,朝着山上的旧庙奔去。

其实,钟小龙又哪里知道,村子里的动静皆在马仙洪的掌握之中?即便他远在碧游村之外,都能知道碧游村的情况,这便是科学与法器所结合的功效。

马仙洪摘去自己耳中以神机百炼炼出的监听法器,一脸复杂的看着光臣,“我说为何高真人这么晚还会来找我闲聊,原来你们今夜已经准备动手抢回陈朵了?”

光臣不答,这时旧庙大门被推开,但见张楚岚走了进来,先是对着光臣点了点头,示意计划已经开始,随后准备对着马仙洪劝说道,“老马...”

马仙洪抬手止住张楚岚接下来的话,自顾自的对着法器说道,“通知所有上根器,他们伤了子恒,不用跟他们客气,记住,尽量要抓活的,到时候我好跟公司谈判。”

发出这命令之后,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张楚岚,“所以,你们以为拴住我在这里就能有用么?”

张楚岚闻言皱眉,“不是拴住你,而是为了看住你!老马,要不是看在你我前代的渊源上,你以为我会留在这里跟你软磨硬泡吗?其他人怎么样我不管,只有你,我不想你跟公司为敌!”

说到这里,他一脸激动,“老马,就当我求求你了,就在这里等着吧,你对陈朵已经仁至义尽了,在这里等着,等着你的上根器和那些人分出胜负!”

马仙洪默然了半响,拍了拍张楚岚的肩膀,道,“跟我说说吧,你和怀义老爷子这些年的事情...”

这算是变相答应了张楚岚的请求,使得后者也松了口气。

眼见张楚岚稳住了马仙洪,光臣也悄然从旧庙离去,他的作用是以防事败,作为计划的后手,是以必须暗中观察所有人的举措,只要发现情况超出预想,他便会出手。

上根器都接到了马仙洪的传讯,闻言皆是立马行动了起来,唯有傅蓉这边出了点意外,而这个意外则是来自诸葛青。

“傅蓉,一定要去帮忙么?”

正准备去帮忙的傅蓉闻言停住了脚步,皱眉向说出这话的诸葛青问道,“你什么意思?”

诸葛青耸了耸肩,“字面上的意思,不能不去帮忙么?”

傅蓉闻言当即便怒了,“怎么可能不去?他们要抓走陈朵诶?”

诸葛青一脸毫不在意,“哪有怎么样?你跟陈朵交情很好么?”

傅蓉一时语塞,一脸我不愿意搭理你的样子,强辩道,“哪又怎么样?都是一个村子的,我不能见死不救!而且这个时候,还分什么关系好不好的...”

“当然要分!”诸葛青一把拉着了傅蓉,“不要做不值得的事,陈朵做了什么,你大致也知道吧?抓她不是没有原因的,再说进村的那些人可不好惹,你根本就不知道你们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傅蓉闻言非但未曾被其劝动,反而愈发的恼怒,但见她一把甩开了诸葛青的手,怒斥道,“诸葛青,我看错了你,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诸葛青一脸纳闷,“哪种人?”

“无情无义之人!”傅蓉冷冷道。

诸葛青叹了口气,“谁说我没有情义?我只不过不是跟谁都讲情义罢了,除了你,我跟这村子里的人都谈不上交情。你来这村子里的时间也不长,除了五魁之外,跟其他人之间的关系不好也不坏,你对教主摆弄的东西也没啥兴趣,到现在你也不告诉你为什么来村子,你不提我也不问,我只想你慎重一点,值得的话可以为其送命,但这村子里,又有什么是值得你付出的?”

傅蓉闻言默然以对,纵然是诸葛青话说的不好听,但不得不说有道理。只是,她无法做出违心之举,但见她深深的看了诸葛青一眼,在其错愕的眼神之中毅然转身,“青,你说得对,我不该勉强你!”

诸葛青闻言叹了口气,旋即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在傅蓉诧异的眼神之中追上了她,彼此对视之间,只看到浓浓情意。

纵然你做的事情是错的,纵然豁出性命,也不能见你独自一人蹒跚。

画面再次转到赵归真与肖自在处,二人之间从赵归真法器被破便已经分出了胜负。

赵归真最终的结果便是被肖自在所虐杀,这位作恶多端的上清道爷,在临死之前痛哭流涕,也算是应了那句恶人自有恶人磨。

另一边村子里,光臣看到了让他哭笑不得的一幕,冯宝宝顺走了那仇让的法器鎏金如意,被其追着满村子跑,前者做了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放火烧村!

待火势越烧越旺,大部分人都跑去救火,碧游村此刻一片乱糟糟。

光臣此时注意到了两道本不该出现,却仍旧出现在此间的身影,这其中一人,赫然便是全性的宿老夏柳青,其旁边的那位一身气势极为不俗,身材高大,显然也是全性之中的高手。

“不枉费我等这么几天,果然这帮家伙出手了...”夏柳青嘿嘿一笑,他早已在碧游村潜伏多日,目的就是为了趁乱将梅金凤救走,为此他还请动了全性的另一位高手。

“如果为了和平,根本就不可能来这么多高手,只要有点耐心,这些人一定会为我们创造一个绝好的营救机会。”全性高手淡淡一笑,继而又问了夏柳青一个问题,“夏老,为什么只找我一个人?难道你在全性里的人际关系这么差?”

夏柳青闻言冷哼一声,“其他人?他们现在自顾不暇。”

全性于不久之前大闹龙虎山,算是捅了异人界的马蜂窝,这帮人如果不躲着点,一旦被找到其下场可想而知,是以现在都是八仙过海,各现藏匿的本事。

也只有夏柳青这样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宿老敢无惧生死,再有就是这位无惧一切的全性高手。

“走了,热闹也看够了,是时候找找金凤...”

夏柳青冲着那全性高手招了招手,后者点了点头。

随着此二人离去,光臣也将注意力放到了其他人的身上,待他发现诸葛青和傅蓉与老孟对峙之时,眉头不禁一挑,‘这位武侯派的嫡传终究还是越线了...’

“等等,先别动手!”老孟抬手止住了傅蓉想要攻击的动作。

傅蓉停住,冷冷问道,“你们把陈朵怎么样了?”

老孟一脸诧异,“陈朵的事情,好像跟你无关吧?不过正好你们两个来了,有些事我也要向你们交代一下...”

随后,他将公司的命令说了出来。

傅蓉闻言,面色当即就变了,“什么?陈朵还不是你们的首要目的?你们是为了瓦解碧游村铲除新截?”

倒是诸葛青一点都不意外,开始他就觉得事有蹊跷,为了陈朵,何以来了如此之多的高手,现在看来,果然是别有目的。

老孟点了点头,“你先别急,也不要怒,别一听到瓦解和铲除就把我们当成没有人性的坏人,我们的目标只是新截,只要你们不和新截这帮人搅在一起的话,就能相安无事。我们在村子里放火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事态进一步扩大,以如此明火,那些普通人必然可以逃生。”

傅蓉闻言依旧不能被说服,但见她咬着牙,道,“从我进村子以来,除了袭击过一次全性之外,从来没有见过马教主做什么恶事。相反,他一直在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你们要毁掉这么一个人苦心经营的村子,还说不是害人?”

老孟解释道,“马仙洪个人好坏先放一边,这个人的问题是太过狂妄,刚愎自用,所以才会失察收留了赵归真这种畜生。傅蓉,你跟其他上根器不一样,其他人对马仙洪都是有所图,你没有,你也没有必要为了他们和我们作对...”

话未说完,傅蓉将其冷冷打断,“谁说我没有?我在这里就是为了图个心安。马村长在我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收留我,我有义务在他危难的时刻保护他的村子!”

“傅蓉,我不想跟你动手,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你别逼我!”

“少废话!你们不想变成刺身就给我滚出村子!”

老孟见傅蓉朝冲来,立马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扔向了她,“你先看看这个!”

傅蓉接过纸,一见上面的内容顿时怔住了,整个人瞬间沉默了下来。

诸葛青见此不禁好奇,“这上面有什么?”

说着,他朝着傅蓉靠去。

“别过来!”傅蓉挥刀止住了诸葛青的靠近,一张脸满是阴沉之色。

老孟见此,低声道,“诸葛青,你们最近似乎走的很近,我不知道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是怎样的,不过这张纸上记录的是她的另一面,这些没有向你展现过的一面。”

傅蓉沉默,也不反驳老孟的话,此刻,她已然是不敢与诸葛青对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