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贴身男秘 > 第132回声色犬马不夜天

第132回声色犬马不夜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一行人出了门,来的时候早就打发各自的司机回去了,所以都坐上了朱长山带来的一辆17座考斯特。

车开动之后,赵慎三还很诧异为什么就这么几个人要用这么大一辆车,当他想跟朱长山同坐一个两人座位时,却被朱长山赶到了后排,他坐下之后才发现车上的几个人都是一个人占据了整整一个双人座,虽然他觉得十分不习惯,但客随主便,也就没做声。

谁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更加诡异了,车并没有直接去什么娱乐场所,而是去了云都市艺术学院门,快到的时候,朱长山打了一个电话,大刺刺的道:“我们快到了,出来吧。”

车还没停稳,刚打开车门,就看到前面的学校门几个女孩子在嘻嘻哈哈的打雪仗,那笑声在夜色里传出去很远,女孩子独特的青春、单纯的笑声银铃般的让人愉悦,车上的几个人也就是精神一振。

朱长山一个人一步跨下车,豪迈的叫了声:“丫头们,上来吧!”

那几个女孩子叫着“朱哥……”就都涌上了车,很自觉的往车上一个人身边坐了一个,“叽叽喳喳”的欢笑着。

赵慎三猛然间被一个身材娇的女孩子挤到了身边,一下子有点很不适应,就一个劲的往窗户那边靠,那女孩子却一个劲往里面挤,弄得他不得不用手肘把她往外推着才阻止她直接靠到他身上。

这个女孩子有点委屈了,她猛地站了起来走到了前排朱长山跟前,毫不掩饰的娇嗔道:“朱哥,后面那位大哥不喜欢人家,要不然我跟思思换换吧?”

朱长山跟前那个女孩子“噗哧”一笑道:“不会吧?我们的柔美人出马还会有人不稀罕?朱哥,后面那哥哥不是个吧?”

她这一嗓子一出,满车的人都笑了起来,朱长山就回转身对赵慎三道:“三啊,大家都是玩玩,这几个孩子很不错的,你可别太不怜香惜玉了,你看看咱们的柔柔都快哭了呢!”

赵慎三自然明白朱长山跟前那女孩子的那句英文的意思是代表同性恋,他又看了看另外几个男人们都来者不拒的和跟前的尤物坐的紧紧的。他原本就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人,自然明白自己如果再不识趣的话,可就显得跟这些人格格不入了,就赶紧笑着道:“冤枉啊姑娘,我是今天感冒着呢怕传染了你,正是因为太怜惜你了才不忍心害你的,你居然倒打一耙,既然你不怕就过来吧,哥哥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那姑娘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听到这话方才撅着嘴过来了,使性子般的坐的离他远远的道:“什么啊,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什么感冒,不用你安慰我!”

车里的人又是一阵放肆的笑声,赵慎三看事到如今,如果不赶紧表示和光同尘的话,没准就会被别的人忌惮,赶紧伸出一只胳膊一把把那个娇的女孩子揽了过去挨着她低声道:“柔妹妹是吧?为了证明我不讨厌你,要不要亲一个?”

那女孩子终于释然了,一笑躲避开了,赵慎三其实也没想真亲她,也就顺势罢了,只是不再推她,就让她紧紧地贴着他坐下了。

一时车又开进了花都大酒店,这里虽然比不上云都大酒店是五星级,但是里面却服务项目齐,是包含了洗浴、娱乐等等一系列服务的酒店,论起奢华舒服,这里比云都大酒店还强了好多,但是价格却也一点都不含糊,等闲的老百姓,还是不舍的进来痛快一晚上,然后换来一个月的勒紧裤腰带的。

走进了大堂,朱长山轻车熟路的叫了领班过来,他们几个要开房间洗浴,服务员领着他们穿过大堂到了后面的一个用一副玉女图做门脸的电梯边,带着他们上楼去了。

一走进厚厚地毯铺着的走廊里,一股热流就扑面而来,赵慎三登时打了个喷嚏,朱长山回头道:“正好,你不是感冒吗,等下好好蒸一蒸,保准就好了。”

几个人进了一个大厅,服务员拿来鞋子给他们换上了,朱长山就到:“要八个房间吧。大家都先泡泡,等下一起到歌厅玩吧。”

房间牌拿出来后,一个男人发了一个,吴克俭等人显然都不是第一回来了,站起来就走了,而他们胳膊上挂的妞儿们也都一言不发的跟着他们走了,赵慎三虽然是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但也不敢再话了,只好任由柔挂在他的胳膊上跟他进了房间里。

一走进去,更吃了一惊,原来是一个房间中央有着一个挺大的池子,里面汪满了碧蓝的热水,氤氲的热气袅袅的在灯光下漂浮着,整个房间都显得暖洋洋的,再看着身上挂着的柔,那种暧昧的气息就无处不在了。

赵慎三再看看屋子里,除了一个四折叠的古代浴女图屏风,还有侧边一个真皮的软榻之外,根本没有换衣服的地方,心里更加很不平衡起来,心想难道吴克俭陈思远他们平常就能够随意的出入这种高消费的场合,而且还能随便就跟艺术学院的女生乱来吗?

他再看了看依旧贴着他的那个柔,只见她虽然个子仅仅到他肩膀,但是此刻脱掉了羽绒衣,只穿了一件低领的羊毛衫,下身是一条短短的皮短裤,靴子适才已经换掉了,身子居然饱满成熟。再看着她脸上娇憨的笑容,更是一副毫不畏惧跟他一个男人独处的样子,就更加想起来平时男人们开玩笑,总艺术学院的女生们可以用钱包月,他总是不信,觉得那些人无聊才会拿别人家的孩子开玩笑,此刻却有点信了。信了,也就对这些不知道自重的女孩子鄙夷起来,觉得她们既然不知道珍惜自己的清白,却早早的拿来做赚钱的工具了,他又何必为她们叹息呢?

但是赵慎三却始终放不开那层学究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此时此刻,让他保持柳下惠的光荣传统他却也觉得很不必要了,就使坏般的把皮球踢给了柔,坏笑着道:“柔妹妹,这里就这么一个池子,咱们怎么泡?”

柔的脸上掠过了一丝慌乱,但是却很快就故意做出老练的样子道:“呃……还能怎么泡?一起泡呗。”

赵慎三笑了,自己去软榻那边脱起衣服来。柔看的面红耳赤,其实她也是第一次被师姐没拉出来,刚刚赵慎三惊讶这里的奢华的时候,她也同样是被震惊了,可是想到师姐谆谆善诱,教育她现在不借着年轻貌美找几个厉害的靠山,等毕业分配的时候可就抓瞎了!还告诉她今晚的客人个个都是云都市的厉害人物,朱长山也是看在大师姐刘云的份上才让她们参与的,让她要好好把握。

她看着赵慎三健美的上身已经了,禁不住心头“砰砰”直跳,几次都想落荒而逃,但是却想想自己如果离开了这里,没准毕业后就要回老家去了,就咬咬牙也开始脱衣服,谁知一抬头居然看到墙上挂着一男一女两套游泳衣,就欢笑着道:“赵首长您先等等,把这个穿上!”

赵慎三脱完了上衣也正在那里犹豫,听到柔的叫喊转过身来,一条游泳裤就飞了过去,他接住了就笑了。柔也飞快的钻进了那屏风后头,不一会儿出来,身上就穿了一套黑色的三点式的比基尼。

泡进热腾腾的水里,柔麦色的皮肤在黑色的泳衣映衬下就像一杯香浓的咖啡,看的赵慎三眼馋不已,他就试探的问道:“柔妹妹,你叫什么?”

那妮子就笑了:“嘻嘻,领导您真傻,叫着柔还问人家叫什么,人家叫尹柔啦!”

“妹妹多大了?经常跟朱大哥出来玩吗?”

“19,今天是第一次……呃,不过我师姐们出来多些。”

“哦……那你……那你知道陪我们玩对你意味着什么吗?”赵慎三这会子就看出来了这个是个老实孩子,虽然竭力想装老练,但是三两句话就露出了马脚,再看她坐在水里很不自然的缩着身子,仿佛想把她的美好都缩进壳里一般的别扭像,更明白这样的场合她也是很生疏的,就好心的问道。

“知道,不过……能陪您这样的领导玩,也是我的荣幸啊。”柔矛盾的忽闪着眼睫毛,却最终这样道。

赵慎三挺不落忍的,心想艺校是个造钱的学校,这孩子的父母也不知道多辛苦才能供她上学,而她却在这里挥霍她的青春跟父母的心血,就道:“其实只要你好好学习,以后会有一个好前程的,干吗要跟着你的师姐们出来玩?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有时候很坏的吗?要是毁了你的名声,以后你的生活会受影响的。”

没想到这妮子居然笑着道:“赵大哥,您的意思我明白,无非是想让我读完书好好找个男人嫁了对吗?可是我的那么多同学师姐们毕了业找不到工作,一个个回家嫁人了,现在看来这一辈子估计都要围着老公跟锅台转了!我可不能这样活一辈子,我要靠我自己的能力冲出去,以后留在城市里成为这里的一员,就算是你的那个……呃……只要能帮我达成心愿,我也是愿意的……”

赵慎三看着这女孩满脸的决心,心想这种事的确是个人的选择,他又不是救世主,干嘛要扭转人家的决定呢?也就不再劝了,微微闭上眼安心享受起热水来。

谁知道柔看他半天不话,就悄悄地靠近了他,把她虽不白皙却十分光滑的身体慢慢的依偎上了他,赵慎三就闭着眼睛笑了道:“姑娘,我不惹你你最好别惹我,我可也是坏男人的!”

柔却道:“我不怕,我师姐了,什么事情都有第一次,我能够第一次遇到你,也是我愿意的。”

赵慎三猛地睁开眼道:“老天!原来你这丫头真准备今晚就沉下去的?你的师姐是谁啊?她害你的吧?”

柔很信任的道:“我的大师姐就是朱大哥跟前的刘云啊!她跟我一样从农村出来,因为偶然的一次遇到了朱大哥,从此后就一步登天了,现在在市里还有房子,而且到明年暑假才毕业的,但工作也已经安排好了,就去市电视台呢!我们都羡慕的不得了呢!”

赵慎三简直是震惊了!他再没想到朱长山居然还干这种事情先找一个大学生情人,再让他的情人帮领导们找妞儿,这简直是太妖孽了!

尹柔道:“赵大哥,我没有师姐那么大的要求,今天咱们遇到了就是缘分,我情愿跟你做朋友的。”

赵慎三还没有来得及话,那妮子居然拉着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胸道:“我师姐男人喜欢这里,你……”

面对这个青涩到连**都不会的女孩子,赵慎三又是可气又是可笑,但是却也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了,他邪恶的想,朱长山办事情向来汤水不漏,他既然把她安排给了他,必然是因为别的女孩子跟那几个领导都是熟悉的了,就算今晚他不要这妮子,看她一副为了荣华富贵不惜卖身决心,也不过是便宜了别的男人,就做出一副痞子样低笑着道:“嘻嘻嘻,你对了,我也喜欢你这里的,不过你要是让我摸了这里,我恐怕就要把你的游泳衣脱下来了,你怕吗?”

“我……”尹柔的眼睫毛剧烈的抖动了几下,最后把雪白的牙齿露出来咬住了红红的嘴唇,迟疑了一下决然地道:“我不怕!”

“哈哈哈!”赵慎三终于放弃了做救世主。

一开始赵慎三对她的抗拒还让她很是恐惧,觉得这个人一定是看不上她,如果失败了的话,非但留不到城市里,以后不定师姐就会觉得她没用不再跟她玩了,要是那样的话,她可就丢脸丢大了。

完了之后,赵慎三看着她身子下面乳白色的软榻上流下的血渍,他满意的感叹着第一次的女孩子的确感觉不一样,更明白这孩子没有骗他,的确是一个原装货色。

“要不要再去泡泡了?”赵慎三问道。

赶紧把她放进了水池里,自己也跳下去靠在池边闭上了眼睛,把刚刚那荒诞的感觉赶紧赶走了。

又泡了一阵子,柔轻轻道:“赵大哥,您……您能不能告诉我您在哪里上班啊?以后……以后我要是有了为难的事情能找您吗?”

赵慎三心一软道:“柔,以后你师姐再让你出来陪别的客人你不要出来了,赵大哥会帮你留在城里的,我就在市政府工作,我的手机号是,你记住了?不过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找我,我要想找你会找你的。”

柔乖乖的点点头,居然一字不差的背出了赵慎三的手机号,他赞许的点点头。

好久之后,赵慎三才起来穿上了浴室备好的浴衣,带着柔走了出去,按照刚刚约定的地方,他们去了歌厅,谁知别的人都已经在了,看到他们进来,特别是看到柔行走时那种别别扭扭的样子,那几个依偎在男人怀里的妞儿们都怪模怪样的笑了起来。

赵慎三却欲盖弥彰的道:“感冒了就多泡一会儿,没想到大家都已经出来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吴克俭突然对他十分的热情,夸张的笑着,捏了捏他身边那个美女的脸蛋道:“丽,咱们不拆穿他们为什么晚来吧,不过要罚他们俩一人喝一瓶酒!”

一群人都叫好起来,赵慎三到了此时,明知道反正大家都一样,何必惺惺作态呢,就拎起两瓶酒道:“柔可能不会喝,我喝两瓶行了吧?”

完,就在大家的起哄中喝光了两瓶啤酒,他这一番举动果然就让那几个第一次跟他接触的男人觉得他是一个城府不深的真性情汉子,也越发对他不设防备了。

接下来,朱长山才露出了自己的底牌原来今晚的几个人除了赵慎三是新加入的,这几个权贵居然又都是朱长山构筑起来的圈子。当然,这么也不对,因为陈思远也是他刚开始拉拢,此时还在摇摆之间。

赵慎三不由得对这个人越发的敬畏起来,真不知道这个人在云都各行各业里分别有几张面孔?他手里有握着几副这样能量巨大的牌?

“丫头们,闹腾了半夜饿了吧?你们一起去餐厅吃东西去吧,别给大哥省钱,想吃什么点什么啊!”吴克俭突然道。

妮子们明白这是领导们要谈事情了,就很乖巧的在刘云的带领下出去了。

彭会平道:“思远兄弟,看来克俭这次是铁了心要下去了,既然这样,你能不能跟林书记侧面推荐一下,要是他下去了,弟兄们以后想在顺风区办点事情,岂不是更方便了?”

陈思远谨慎的道:“不是这么的彭局,林老板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一个人,发起火来可是了不得的!我上次听克俭起这个意思就问过他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没有自己的人选的。但是我能做的也就是敲敲边鼓,如果真推荐的话,我的力量还是太,非得组织部出面不可!宏伟部长不是跟刘部长是一家子吗?求我哪里比得上求他?”

刘宏伟赶紧摆手道:“切!思远兄弟你又把我放在火炉上烤吗?就因为我跟刘部长都姓刘,现在都被传扬成我是刘部长的亲弟弟了,你还拿这个开玩笑吗?再了,我是个地方官,要推荐你肯定要找市领导出面了啊?我怎么行呢!”

林曾道:“其实依我看分两步走,一边让正山书记跟林书记提议要你过去,另一边找人跟林书记推荐你,这样的话就能万无一失了!不过给林书记推荐你的人一定要非常得林书记信任才行,否则的话被林书记怀疑成串联,那可就适得其反了!”

吴克俭就对着赵慎三可怜兮兮的道:“赵兄弟,哥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能不能留在市里可就看你了,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赵慎三抱定了只听不的态度,正在暗暗为他们谈的这么深而感到诧异,猛然间听到吴克俭居然叫到了他,毫无心理准备的他便很有些无措般的道:“啊?我?这我怎么能帮得上忙啊?老实话除了郑市长,别的领导谁知道我是谁呀?”

朱长山击掌道:“哈哈哈,一句话到点子上了!这个郑市长还真是最最合适做这个推荐人的人选的!”

赵慎三道:“郑市长是政府的领导,跟林书记又有着一些过节,怎么能够选择她当推荐人呢?朱大哥您……应该了解其中的奥秘啊!”

朱长山神秘的道:“赵,至于我为什么这么自有我的道理,非但是我,就连思远也明白我这么并非信开河吧?领导们之间,矛盾跟信任永远是共存的,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林书记最信任的恐怕就是郑市长了。只要赵能够动郑市长出面,这件事一定成!”

吴克俭其实自己跟郑焰红关系也不错,但正因为如此,他才不能出面挑破这层纸,要不然不是显得他太过没水平,居然猜测起郑焰红跟林书记的关系来了吗?

赵慎三看着几个人都殷切的看着他,怎么能够出不行两个字呢?而且他第一次加入他们的圈子,怎么能显得那么窝囊呢?也就奓着胆子道:“既然你们都这么,那么我就试试吧,行不行的我可不敢打包票。”

他答应了大家也就都轻松了,林曾就开起他的玩笑来:“赵兄弟,刚才跟美女泡了那么久累不累啊?要不要让老朱替你要一杯虎鞭酒补补啊哈哈哈!”

赵慎三看着大家都哄堂大笑,就借酒盖脸道:“咱年轻,顶得住!就不知道大哥们顶不顶得住啊?”

又是一阵哄笑声,女孩子们恰好回来了,就又一起唱了会儿歌,然后各自开了房间去休息了。

吴克俭拉过赵慎三,塞给他一张卡道:“兄弟,咱们做秘书的,指不定啥时候就需要安排客人,这张卡你拿着,以后来花都随时可以刷。良宵苦短,快带着你的柔妹妹休息去吧,哥哥的事情当心点就是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