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乐小说网 > > 瓦房之上 > 第16章 上弦月,电话线

第16章 上弦月,电话线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秦瓦凡很享受和白蒹葭的每一次交流,也很眷恋。

大概也是因为她那些不同于他的思想,洁净得似乎不与社会里的庸俗沾边,如同一块磁石,越来越牢地吸引着他,让他即使视线没能时刻在她身上,心思也完全被她圈绕。

通常,他拿着话筒,听着她如泉水叮咚般的声音不想放手,但迫于夜晚了她要休息,或是中午了她要午休,又或是她要去忙别的事,才不得不在听到她挂断后传过来的“嘟嘟”声里再用话筒摩挲一下耳朵,在恨不得永不收线或是立刻再通话的幻想般的渴望里,期待着下一次交流的到来。

而他能做的,也就是更努力地赚钱,更努力地提高自己在社会中的商业交往能力。

他很希望,有朝一日,他配得上她。

他并不知道,他在拉近差距的努力中,两人的差异,却在越拉越大。

那个时候,他哪里懂,差距与差异,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他当时认为自己的世俗与现实和着她的脱俗与追求,是他落于她后面的差距,是他甘于在她面前低到尘埃里的他的不及。

没有人告诉他,前后相距是差距,左右并排是差异。

倘若当年他能换个角度,看清透他和她之间的差异,继而能真正静下心来理解他和她的思想与追求的一致性和差异性,求同存异,勇敢些,再勇敢些。

又倘若当年的他,能看清楚她的脱俗里隐藏的对生活的当下把握的缺失,再以自己的不一样的现实感去填补;又或在仰慕她的精神高度时,能以此来拓宽他自己的心灵视野——也许,一切的一切,就会完全不一样吧。

对于自己想要的爱情,幸运女神,其实并没有冷落他,甚至给了许多的机会摆放在他的面前,是他太年轻了,单方面的执念,一直拉开着他和她的距离,只是他自己不自知而已。

时间就在秦瓦凡对白蒹葭的默默关注中,毫无觉察地流逝。

原本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并排而站的他和她的人生,正在南辕北辙。

十月的一个周三晚上九点钟,秦瓦凡照例电话过去白蒹葭的寝室。

他听见白蒹葭的室友接起电话,又听见她室友在告知有电话找她,他遥遥地看见她如同一支带露芙蓉,曲线分明地坐在了火红的电话机旁,直到他期待的声音通过她手握的话筒传了过来,他如往常般,喜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开始了一如既往的对她的倾听。

“瓦凡,我想问问你啊,作为男生,如果你天天给这个女生发qq信息,还打电话来找她,这说明这个男生喜欢这个女生么?”

听见白蒹葭这样问的时候,秦瓦凡的手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心跳加速。

她说的,是他么?他该怎么回答?

“噢,很有可能。”

秦瓦凡内心里镇定了好一会,才勉强做到说话的声线没有像手一样抖得厉害。

“喔,真的呀?嘻嘻嘻……”

秦瓦凡遥远地看着白蒹葭举着话筒,似乎笑得一手捂嘴。笑声穿过电话线,传过来的小儿女情态,让秦瓦凡有些不知所措。

“瓦凡,那你说,如果这个女孩子还在想接不接受,那该怎么办呢?”

……

白蒹葭接下来的一串隐晦的假设性的追问,让秦瓦凡的手不由自主地捏紧了话筒之后,再度捏紧。

挂了电话,话筒都是湿的,他紧张又激动得手心里满是汗了。

蒹葭真的开始对他的心思有意识了吗?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了吗?

秦瓦凡想到平日里那些铁石般的客户,被他日如一日地服务,最后买了他的产品的事情,他很可以肯定,蒹葭也终于被他打动了。

至少,是快了,只是还有薄薄的一层窗户纸,他找机会来让她明白。

平生第一次体会到如此幸福的秦瓦凡,在熄灯后还沉浸在这难以言说的欢乐里。

他想,明天找个时间咨询一下白榆,也让白榆跟着高兴高兴。

熄灯前,白榆从他身旁晃过,好像说了什么话,他压根就没听见。寝室里其他四位同学在他身边喧闹,他也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的。

他的一番心思,耳畔响着的,眼前浮现的,全是白蒹葭刚刚和他通话时的一遍遍追问和他想象的她的神情气态。

他忽然好想她,好想立刻就见到她,直白地将心里一直憋着的话告诉她,他喜欢她。是的,她一定是这样暗示他去向她告白的。

此时已经是熄灯一个小时了,室友们有的打起了鼾,有的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探讨着什么。

他轻轻地爬下床,开了寝室门,走到走廊处往对面的女生楼的二楼望下去,她应该是休息了,但能看看她的寝室门,看看她的挂着窗帘的寝室的窗户,想象她正躺在她那上铺呼吸均匀地做着美梦,他也是高兴的。

至少,能弥补他对她此刻的思之如狂。

刚好是个月圆之夜,不,仔细一看,那悬挂在两栋楼之间慢慢游走的白玉般的月亮,在上弦的边上,隐去了一小块,像小时候咬了一口的月饼,豆沙馅的,蒹葭说,这是她的最爱,一定是被她咬的。秦瓦凡脸上又显出了那一种只要想到蒹葭是自己的时,就会出现的梦幻般的,甜晶晶的笑。

月亮下的甜蜜让他真的如入梦里,竟然鬼使神差地将靠着门口的红色电话机端了出来。

他下意识地拨打着蒹葭的寝室号码,但到最后一个数字时,他又犹豫了:这么晚,打扰了她们休息怎么办?

或者,试试看?也许拔了电话线也不一定,又或者,她们也还在讨论什么八卦而热火朝天呢。蒹葭不是说过,凌晨零点就如同中午十二点么?他最终还是在忐忑中,拨全了他们寝室的号码。

“嘟嘟,嘟嘟,嘟嘟……”

忙音。在通话中。

果然还没睡,这么晚她们还有人煲电话粥。

他微微一笑,摇摇头,也算了自己一个心思,便收了线,将电话机放回寝室门靠墙处的木桌子上,又走了出来,依着走廊往前去看对面楼。

他好奇,这么晚了,她们谁还和自己一样沉浸在相思的幸福里呢?明天倒是要和蒹葭也八卦一番。

就在他看下去的一刹那,白蒹葭寝室门口一个女生捧着电话机站起了身子,大概是蹲着累了,站起来活动腿脚。

这个女生,不是别人,却是白蒹葭。

浅色的无袖针织衫,过膝的白色直筒裙,这就是白蒹葭白天里穿的衣服,再有那一头算得上特别的短发,除了她没别人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